潮派小说网 >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 第八百零一章 教育试点
    在追求力量的一生中,伏地魔只失败过两次,一次没死透,一次死透了。

    从表面上来看,他前一次因为傲慢而败在了莉莉·伊万斯·波特的保护咒上,后一次则是因为愚蠢而败在了哈利、纳威以及邓布利多精心布置的老魔杖陷阱上。

    但是严格意义来说,真正致死的那道魔咒,都是他自己发射出去的阿瓦达啃大瓜。

    换而言之,除了在原著《凤凰社》中差点死于邓布利多的“水遁·水牢之术”外,纵观整个魔法界,真正能杀死伏地魔的,只有伏地魔自己——至少曾经是这样。

    多疑、隐忍、畏惧死亡、崇拜强权……

    这些既是汤姆·里德尔的缺点,同样也是支撑他走向强大的因素。

    “听着,德拉科,你的机会只有一次。”

    艾琳娜看着已经比她高出半个头的小马尔福,表情严肃地说道。

    “根据邓布利多教授给出的信息,学生时期的汤姆·里德尔已经可以做到熟练的运用摄神取念了,这种魔法技巧你或许听起来有点陌生,简单来说它可能会做到以下几点:1、部分读取你的记忆;2、影响乃至于篡改你的部分思想。”

    虽然邓布利多并没有解释得十分清楚,但是凭借着Jk罗琳的指引,艾琳娜很清楚辣心老萝卜这些推测的来源——在前往冈特老宅谋杀莫芬·冈特的时候,汤姆·里德尔就曾使用过这样的能力,不同于单纯的记忆魔法,这其实更接近于一种更加高明的夺魂咒。

    不过万幸的是,在如今的世界,这种层级魔法造诣倒也不是仅有伏地魔可以触及到。

    “在激活汤姆·里德尔的日记本的过程中,你可能需要暂时开放自己的心灵、魔力去为它进行充能,这也是整个计划之中最危险和容易出问题的部分,因此……”

    “为了确保伏地魔不会提前发现这是一个陷阱,洛哈特教授会在你的记忆外围植入一层虚假的‘记忆防护层’,而这份记忆它所能拖延的时间则取决于它的内容量。虽然我们会在一切结束后移除这份虚假的记忆,但它终归会在你的脑海中残留下些许的痕迹。”

    艾琳娜稍微顿了顿,朝着旁边的吉德罗·洛哈特看了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

    “倘若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能在记忆魔法领域胜过伏地魔,那么洛哈特教授绝对是那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关于这方面,洛哈特教授可是有些相当丰富的主刀经验。”

    “植入……虚假的记忆?”

    德拉科·马尔福的面色一僵,有些困惑地看向吉德罗·洛哈特。

    “你可以理解为是一场非常真实的梦境。”

    吉德罗·洛哈特摊开手,咧开嘴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无比认真地解释道。

    “譬如说,你们这个年纪的小男生那些青春躁动,虽然随着时间推移,它会逐渐消散模糊最后在未来某一天彻底消失,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不可避免地会影响你。”

    “……非常逼真的梦境么?也就是说只要我能找到现实中的真实……”

    德拉科·马尔福视线下意识从艾琳娜的脸庞上移过,旋即坚定地点了点头。

    “放心吧,大姐头,我一定可以回来的——不过是一个写日记的人,在上学年期末的黑魔御实战试炼之中,我不止一次朝着黑魔头举起魔杖,等这次试验结束我就……”

    “嘘——后面的话就不用说出来了。”

    艾琳娜手中的魔杖飞快地挑动了一下,一团粘稠的魔力啪地封住了马尔福的嘴。

    她曾经相信科学,但是自从来到这个魔法真正存在的世界,艾琳娜认为自己对于一些玄学还是应该给予最基本的尊重——在过去一年中,邓布利多教授的前车之鉴已经够多了。

    “总而言之,你只有十五分钟写日记的时间——”

    艾琳娜从胸口取出一块银色的怀表看了看,语气平静地说道。

    “到了时间之后,无论伏地魔的灵体是否出现,你都必须按照应急手册上的方式,立刻戴上分院帽切断与笔记本之间的联系,并且进行撤离——倘若你没有做出正确回应,我们会默认你被伏地魔控制或者寄生……如果最糟糕的情况发生,我们会照顾你的父母。”

    没好气地看了一眼德拉科·马尔福,艾琳娜继续说道。

    “事实上,按照本来的计划,这个角色本来应该是由我来承担的。不过既然现在计划发生了变化,那么一些基本的话术和应对技巧,我还是给你简单说一下……”

    “当然,一时间没办法完全记住也不用担心,洛哈特教授会帮你把它们植入记忆。”

    说到这里的时候,艾琳娜似有所感地转过头看了眼不远处的某位老巫师。

    在她看来,魔法界之中不少魔法在使用方面其实都有不少问题。

    倒不是说巫师们在这些魔法的理念上存在多大的纰漏,只是在遇到新问题的时候,他们更多时候总是倾向于不断创造新魔法,而不是去发掘那些曾经魔法的额外用法。

    譬如说吉德罗·洛哈特所擅长的遗忘咒,其实本身就是一种非常适合用于教学的魔法。

    无论是暂时遮住学生们的瞬时记忆,让学生们可以重复地、新奇地在一段时间内大剂量地进行家庭作业或者模拟题测试,亦或者是直接植入记忆,让小巫师们可以在越过漫长的学习时间成本,在脑海中直接导入一节、乃至数十个魔法课时的上课过程……

    毋庸置疑,当人类开始涉及记忆的输入和抹去时,文明进程会呈现出极为可怕的跃进。

    只不过,对于这种游离在社会伦理边缘的另类教学方式,阿不思·邓布利多、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纽特·斯卡曼德……这些传统教育下的巫师大多表现出了抗拒情绪。

    而另一方面,哪怕是作为这个想法的提出者,艾琳娜自己本人同样也有一定的犹豫。

    倘若不是因为德拉科·马尔福,这个全新教育模式的第一次试点本来可能会延后到很久以后,毕竟但凡涉及到灵魂和记忆方面的事情,这无论在哪一个时代都充满了人性方面的质疑。

    万幸的是……

    正如同人类历史上无数次的巧合,正义的伙伴总会在最恰当的时间聚集在一起,而那些侍奉魔王的家族,也会在最恰当的时间,参与到改变世界的进程之中。

    ————

    ————

    咕吖~没咕!膨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