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287章 不学无术的东西
    第287章 不学无术的东西

    “王爷,说话要有证据!”景玹悠悠开口,似没看到他眼中的锋芒。

    景煜冷笑,指着黎霄说道:“这位是谁?难道不是碧血宫之人?世子坚持与他一道,就别怪本王不客气了!”

    在他眼神示意下,那些弓弩手又将目标对准景玹。

    一触即发的状态,大家都屏住呼吸。

    夏梨落也不由担忧起来。可是看他成竹在胸的模样,难道真有什么后招?

    正疑惑间,见景玹气定神闲拿出一卷明黄的圣旨。

    “皇上有旨!”他抖开圣旨,在景煜面前晃了一下,接着道,“碧血宫自建立以来,行事端正,奉公守纪,忠于王师。今既求依附,其情坚于恭顺,其恩靳于柔怀。兹特封皇城司碧血宫处。宫主黎应光封外使,赐之敕命,于戏!尔其念臣职之当修,密行伺察之责,固卫于皇城。钦此!”

    景煜傻了眼,瞪圆了眼盯着那道圣旨,不好置信。

    碧血宫居然归顺朝廷?父皇竟然同意了?还将碧血宫归属皇城司?

    这到底要做什么?

    景煜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背脊窜起,想到他这阵子仗着德妃娘娘执掌后宫,皇帝病重,暗中招揽了不少同党,又安插了不少心腹到职能部门。

    以前皇城司的人少,监察之责流于形式。现在碧血宫加入,以他们那强大的情报网,有有皇上给的特权,还有什么查不到的?

    不过,好在他将碧血宫灭了大半,还有一个线人在里面,将来……

    一时间思绪纷杂,也忘了接旨。

    “诚王,您还坚持要铲除这碧血宫吗?”景玹收起圣旨,漫不经心地瞟了他一眼。

    景煜猛的回神,忙让手下把弓弩都收起来。脸上堆笑,眼中却一片冰冷。

    “世子好手段,竟能说服碧血宫归顺我朝,父皇少不得嘉奖你吧?”

    景玹捋了捋袖子,笑着纠正:“非本世子的手段,实乃碧血宫深明大义,仰慕我皇,自愿归附,又与本世子何干?”

    景煜哼了一声,假惺惺!

    又抬头瞪了夏梨落等人一眼,气呼呼地带着兵走了。

    夏梨落总算松了口气。虽不认为诚王那些兵能伤到自己,但有一队人在身后追着,像一群苍蝇一样,也是很让人讨厌的事。

    只是,她没想到景玹会来。

    抬眼,正对上他深沉的眸子。里面的情绪复杂,她竟有些看不懂。

    也来不及深究,就听见黎霄急切地问:“梨落姐,我爹爹他们呢?”

    “他们就在这里面。”夏瑾墨已经替她回答。

    黎霄这才想起龙隐洞中有母亲的棺椁。只是他并不知晓如何打开那道门。

    上前拍打了一阵,纹丝不动,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抓住夏瑾墨的手臂,问道:“尊使可知道如何进去?”

    “少主都不知我又如何知?”夏瑾墨抽回手,淡淡地回了一句。

    黎霄懊恼不已,早些年父亲曾跟他们说过进入之法,可他那时候还小,一心只想着玩,根本就不想进那个可以冻死人的冰窖,哪里还会用心记住?

    他挠了挠头,说道:“太久了,我早都忘了。”

    “如此重要的东西少主竟然忘了?”夏瑾墨也很无语。黎应光这宫主行事沉稳有度,怎的生的两个孩子,都这么……让人头疼啊!

    他刚才试过,用黎应光的独门心法,是可以转动那机关,但他并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转,转几下。若是转错了,只怕这洞里就该毒箭四射,甚至更严重。

    几人都束手无策。黎霄在冥思苦想,夏瑾墨在小心试探。

    夏梨落站在一旁看着,没留意景玹何时到了身边。

    “你,还好吗?”

    一声轻轻的问候,饱含了深深的情意,有种让她心颤的留恋。夏梨落却情愿没有听到。

    她转过头并不看他,面无表情地说:“我好不好也和你没有关系了。”

    景玹心口一滞,讷讷不能言。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在没有能力守护她时,就不要给她带来危险。

    景玹很快调整了情绪,上前看着那面光滑的石壁,又看了眼黎霄。

    那小子还蹲在地上,拧眉苦想。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这话是问夏瑾墨的。

    夏瑾墨如今对他极为厌恶,理都不想理他,直接走到一旁,把位置让给他。

    夏梨落视而未见,走到夏瑾墨身边,低声说道:“哥哥,如若不行,我们就将这扇门毁了吧。”

    “这门没那么简单。没看到这洞里没有机关吗?宫主绝对不会让人侵犯宫主夫人,所以这扇门也是连着机关暗器的,稍有差池,这洞里就是入侵者的葬身之地。”

    夏瑾墨说这话时,景玹正摸上那道凹陷,不由停住了。

    “啊,我想起来了!”黎霄忽然跳了起来,一脸欣喜。

    这时,门里也发出一道尖锐的叫声,隐隐传了出来。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黎霄跳到石壁前,急得不行。

    夏瑾墨忙说道:“你想起什么了,快点开门啊!”

    黎霄慌忙按上那处凹陷,运功,过了一瞬,脸都涨红了,也没能将门打开。

    夏梨落奇怪地看着他,正要问怎么回事。就见他垮下脸,说:“我只想起父亲说的什么左四右三,可是我,我功力不够,还是,还是打不开。”

    “打不开就让开!”夏瑾墨真被他气到了,不学无术的东西!

    夏瑾墨默念着左四右三,按他说的方法转动几下,果然听到细微的“咔嚓”一声,接着,石门缓缓升起,浓密的白雾飘了出来。

    夏瑾墨也顾不上寒冷,一跃进入。眼前的情景渐渐清晰,却见到黎应光趴在一具棺椁上,一动不动。

    周围空无一人,那棺椁也被移动过,露出棺椁下面的洞口。

    “爹爹!”黎霄冲过去,扶起他,满脸惊惶,“爹爹,你醒醒,你醒醒啊!不要吓唬我!”

    景玹一把拽开他,伸手捏住黎应光的脉搏。

    黎霄踉跄了两下站稳,见他点了黎应光的几处大穴,又一手抵在他背上,这才回过神来。

    夏梨落也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是被人一刀捅在胸口,差点伤到心脏。

    也许是他最后一瞬移动了身子,才避开那致命的一击。可到底伤势过重,才昏厥在棺盖上。

    她又仔细检查了地上,冰砖上滴了一条线的血迹,在离洞口不远的地方有一滩血。可见他是被人捅了一刀之后,忍着痛走到棺椁处。

    可临进门前那声呼叫又是谁发出的?

    夏梨落奇怪地扫了扫四周,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而夏瑾墨则慢慢走向那具水晶棺,脚步谨慎,仿佛前面有什么危险。

    夏梨落也跟了过去,想看看那个被黎应光保存这么多年的女人,究竟生得如何动人。

    还没等她靠近,夏瑾墨一把拉住了她,“别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