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吸血姬的堕落 > 第285章 我养你
    倪珂本来就没什么钱,买的半串香蕉其实也就8根,她寻思着这要是再掰个一根,到时候去探病就拿不出手了。

    但是这橘猫真的好可爱,会撒娇,叫起来声音也好听。

    她一下没忍住,就掰了一根下来准备剥给它吃。

    哪想到,就在她两只手都放在香蕉上准备剥皮的时候,那只橘猫叼起剩下的7根香蕉撒丫子就蹿回了草丛中。

    “啊!”倪珂大惊,连忙追上去,结果哪里还有毛的影子。

    她看了看自己裙子上粘上的土,又看了看手中孤零零的香蕉,气得想哭。

    怎么办呢?来都来了,总不至于在这里回去吧?

    倪珂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楼,找到了那个大叔的病房。

    这病房的钱还是她垫的,当时她身上钱不多,所以就只能住这最低档的病房,也不知道那个大叔后来有没有换,他看起来挺有钱的。

    好在并没有。这病房是三人间,但进去后她却现左右两张床都空了,只剩大叔一个人躺在床上,旁边也没什么人。

    【他没有家人吗?】看大叔脸色苍白的样子,倪珂的同情心一下就被激出来了。

    ……

    赵振英只感觉脑袋浑糟糟的,昨天晚上他好像见鬼了。但是醒来后现自己躺在病床上,仿佛一切都没有生一样。

    “难不成是我听了鬼故事,晚上做梦梦见了相似的内容?”他只能这么对自己解释。

    不过就算是做梦,他也还是觉得身体有点虚。为了保险起见,他选择了延迟一天出院。

    倒是旁边两床的病人,都是在今天出院了,一下子就剩他一个人在这空落落的病房里。

    一个人的时候总容易瞎想,赵振英就忽然想起了两边的病人都有人陪,就他自己从住院开始就没一个人来看过他。唯一一个电话还是编辑打来提醒他别拖稿的,他也没说自己生病的事,也就随口应付过去了。

    现在一些年轻人总觉得自己一个人过得很舒服,完全不需要伴侣,哪怕注孤生也没什么好怕的。赵振英离婚后的一阵子也是这么想的,甚至还开红酒庆祝了一番。

    直到这几天,当他身体虚弱到极限的时候,忽然就感觉很害怕,害怕自己要是就这么没了的话,是不是连个通知他乡下爸妈的人都没有。

    他之所以不换病房,一是懒得动,二也是想身边有点人气。没想到结果还是变成了他一个人。

    【人果然还是得有两个笔画啊,得找个能相互支撑的人才行。】大病初愈的赵振英开始认真考虑起再婚的事情。

    最好是能找个不介意他大宝剑的人,当然那种人很少,那就只能他自己努力努力,千万别再被抓了。

    赵振英敢这么想,是因为他有这个底气。高中起到现在画了将近2o年漫画,他手上的钱其实挺多的。光是早年在夏空市买的几处房子,现在就已经升值到总值过亿了。

    这还没算离婚时被前妻分走的那些。他前妻是个很强势的人,结婚后也不怎么做家务,而是在外面工作,每个月拿2万的工资,很风光。

    算上奖金,两人结婚8年她大概赚了有小3oo万,然后离婚的时候分走了两套总价值3ooo万的房子。

    正瞎想着呢,赵振英忽然看到病房门口站着一个人:“咦?是你?”

    他怎么也没想到,前几天见过的那个圆角妹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见被现,倪珂只好尴尬地打了个招呼:“你好,身体好些了么?我来看看你。”

    “看我?”赵振英怎么也没想到,住院这么多天,唯一来看自己的居然是圆角认识的妹纸。

    莫名地就觉得鼻子一酸,好在比他给忍住了。

    倪珂走到病床边,把剩下的那根香蕉递过去:“吃香蕉吗?本来是带了一串的,不过被楼下一只猫咪给抢走了。”

    “吃,吃!”赵振英一把抓过香蕉就吃了起来。

    “唉,皮还没剥呢!”

    赵振英完全没在听,一边吃一边流泪。

    “哇,大叔你怎么了?”倪珂被吓了一跳,她心想这难道是病灶转移,脑子出问题了?

    赵振英忽然扭头看着她:“妹纸,跟我结婚好不好?别再圆角了,我养你。”

    去他妹的大宝剑,为了她,让他戒了大宝剑也心甘情愿!

    所以说男人有的时候就是很实在,他前妻名牌大学毕业、工作体面、相貌也不差,但是他宁愿和她离婚也要去大宝剑。

    而现在这个妹纸,大学没毕业、家里条件差、见识也不多,赵振英却在她提都没提的情况下下决心要改。

    “结结结……结婚!!!?”倪珂吓傻了。

    她就是闲着没事来看一眼大叔,顺便看看能不能蹭一餐饭,这怎么就变成求婚了?

    意外来的太突然,她都没办法思考了。

    ……

    两人都没有现,病房窗外的一颗大树上,一只波斯猫正趴在那儿睡觉。

    当赵振英提出结婚吓到倪珂的时候,波斯猫睁起了一只眼,往病房里看了一眼,然后就继续睡觉了。

    医院的某个角落,一辆豪车里,电工牛师傅正和一个贵妇坐在后排。

    贵妇忽然开口道:“就是个普通来探病的姑娘,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牛师傅道:“那小子还真能藏,不过真以为我们找不到他了?”

    “年轻人嘛,总是有些天真的,”贵妇冷笑道,“得罪了教主还想跑?”

    几日前,左护法岑千山给所有夏空市的青衣教成员传递了一个信息:教主抓了一个进化者送到了警局,并且后续还在关注。

    这条信息对他们来说,无疑就等同于“教主很在意,必须要赶紧解决”。

    这一下,几乎整个城市的僵尸都动员了起来。其中又以牛师傅抓到的那个病人家属为突破口,让他们锁定了这家医院。

    “不过你怎么亲自过来了?”牛师傅问道,“你不是应该负责城东的么?还是你觉得我一个人搞不定?”

    “切,谁管你啊,”贵妇道,“我来这儿,主要是听说这儿最近出了一只公猫,很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