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吸血姬的堕落 > 第325章 加入国足
    “你爸爸不是还有事要跟你谈吗?”贵妇人忽然对徐茜道。

    “啊!对啊!”徐茜答应了要出演钟灵,但是这不是说句话就好的,有很多方面要处理。可以预见,未来的一段时间有得她忙了。

    “那锦鲤,我们之后再聊,我先走啦。”

    “嗯,学姐慢走。”告别了徐茜,贵妇人也微笑着向两人告辞。

    剩下李瑾一个人抱着狗子。

    她忽然低下头看着怀中的波斯猫:“狗子前辈,我要怎么和你沟通啊?我不懂喵语的,你会说人话吗?”

    狗子直接翻了个个白眼,然后闭着眼睛趴在了她的臂弯上。

    就在李瑾疑惑之际,她的表情忽然一变,感觉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你当我是八哥啊?怎么可能说人话?”

    说完这句,她的表情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惊讶道:“哎呀!还能这么玩?”

    表情再度变化:“别闹,基本操作而已,你还是带我去遇到那家伙的地方看看先吧。”

    “哦,好的好的。”

    李瑾就这么在呆萌和冷艳之间不停转换,自己和自己交谈,若是有人在一旁看着,铁定要以为她精分了。

    她抱着狗子来到了海湾边上,一直趴在她怀里的狗子忽然起身耸动鼻子嗅了嗅。

    “怎么了?有什么现吗?”

    “嗯,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那……”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那家伙不是跑了,是被抓走了,而且估计下场好不到哪里去。”

    “抓走?谁啊?”

    “咱们青衣教的左护法,正好我们最近打算带你去见一见他,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就今天吧。”

    “左护法啊,那一定很厉害吧。”

    “……你见了就知道了。”

    狗子正准备带李瑾去找岑千山,忽然听到远处海边传来一阵焦急的呼喊。

    “李煜祁!李煜祁你怎么!”

    李瑾心中一惊,连忙跑过去查看。

    只见李煜祁一动不动地躺在沙滩上,身边是一幅惊慌模样的岑馨。

    “哥哥!”她心中一急,连忙想要过去。

    不过脚步却没有迈开,因为狗子这时候控制住了她的身体:“别急,只是溺水而已,问题不大。”

    “溺水?怎么会?我哥哥水性明明很好的!”李瑾难以置信。

    “谁知道呢,不过我觉得你现在最好不要出去。”

    “为什么?”

    “你平时都不看狗血电视剧的吗?夜晚的沙滩、四周没人然后还有人溺水,接下来人工呼吸才是重点吧?”

    “你、你是说、人工、那个、接、接吻?”李瑾的脸一下就红了,“那……那我不去了。”

    她甚至怀疑自己哥哥是不是故意溺水的,这操作,高玩啊!

    看来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她担心了。

    李瑾不知道的是,李煜祁才不是故意溺水的,他是被人在水下拉住了脚,没办法挣脱才溺水的。

    而做这件事情的人……正是吴妈。

    海湾里,吴妈站在海床上,侧耳倾听水面上的动静:【sao爷,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些的,虽然吃了点苦头,但我都是为你好的啊。】

    真是一家子都在助攻,再进不了球他就可以进国足了。

    沙滩上,紧张了一会儿的岑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别急,学校有教过的,溺水的急救措施……先清除口鼻异物保证呼吸通畅,再……”

    一通操作过后,她没有做人工呼吸,反而想到了心脏按压。

    “要有节奏,每分钟6o到8o次,每次……5厘米!”

    “嗷、呕——”5厘米可不短,岑馨这一下大力,直接把李煜祁压得痛醒了过来。

    猛地吐了几口海水,他瘫软在地上:“你要杀了我吗?”

    “没、没有啊!我刚刚打算救你来着,现在你不是醒了嘛,看来老师教的东西还是有用的。”

    “我骨头都快被你摁断了,嘶——”李煜祁揉着胸口,抱怨道,“我就不应该来参加这什么沙雕活动。”

    “活动?什么活动?”岑馨疑惑道。

    ……

    “嘭!”海床上,吴妈一把捏碎了附近的一块珊瑚礁。她觉得真的可以考虑送李煜祁去国足了。

    ……

    百雁岛的某间酒店18层,18o1室门口,李瑾站在那儿。

    “就是这里了。”

    “那我们接下来要对什么暗号吗?”

    “对什么暗号,直接按门铃。”

    “啊?哦。”

    叮咚——

    屋内很快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进来。”

    与此同时,房门自动打开了。

    李瑾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房间,只见这里面的灯都没有打开。

    咔嚓!

    她身后的门忽然关上了,吓得她猛地一回头。

    此时整个房间都变得漆黑一片,若不是僵尸,此时应该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

    噗~

    忽然一支蜡烛燃起,突如其来的光线让才开启夜视的李瑾不禁眯起了眼睛。

    她隐约看到蜡烛的后方坐着一个人,双手呈“几”字形搭在桌子上,正好遮住嘴巴。

    【好神秘!】当时她就被这氛围所感染,心中更是对左护法的印象无限拔高。这绝对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但是她怀中的狗子却操纵着她的身体抬头看去:“你的特殊能力难道是毁灭附近的电灯泡吗?为什么你每到一个地方灯都会坏?这酒店档次可不低的,不可能是质量问题。”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原本神秘的左护法忽然一幅抱怨的语气道,“刚刚我忽然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丢了,一紧张就把灯震碎了,但是那感觉就像一阵风一下又没了,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呢。”

    他说的“刚刚”正是岑馨把李煜祁拖上岸的时候。

    “你可拉倒吧,借口都找得那么烂。”狗子用李瑾的身体不屑道。

    “我说的可都是真话,”岑千山郁闷道,“对了,这丫头谁啊?你怎么又换身体了?”

    “她可不是普通人。”狗子当即将李瑾的身份介绍了一下。

    “嗯?”岑千山这才意识到,眼前这小姑娘不正是刚才他遇见的那人吗?

    “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高手,原来是自己人,”岑千山一拍脑门,“那我还废那么大力气偷偷把人带走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