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吸血姬的堕落 > 第339章 妈妈,兔子!
    赵振英的婚礼圆满结束,西门情她们在享受了一番顶级渡假岛的服务之后也是乘飞机回了夏空市。

    和来时不同,这次她们乘坐是徐东来的私人飞机。

    除了徐东来夫妇以外,还有他们的女儿徐茜和徐茜的三个同学李瑾、李煜祁、岑馨,以及电视剧《天龙八部》的导演丁岩。

    当然,也少不了波斯猫狗子。

    岑千山因为还要处理案子后续的问题,所以没有和女儿搭乘同一班飞机。苏缘樱的经纪人裘萍找到了,她似乎是在婚礼当天早上被替换的,杀手“先知”没有杀她,只是将她藏到了行李箱中,这也算是运气了。

    飞机上,西门情抱着狗子,小声问道:“所以你前一天晚上就跟那只橘猫有接触了是吧?结果你都没现它跟你一样也是僵尸?”

    狗子道:“我当时hIgh到不行,哪里管那么多喵,说实话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猫那么耐操,让它就这么跑了真是可惜了喵。”

    “矜持点,”西门情拍了它脑袋一下,“你能不能不要那么饥渴?”

    “喵~”狗子很委屈的叫了一声。它一百多年也没遇到合适的伴侣,能不饥渴么。

    西门情感慨道:“大概也就世界能咬出顶得住你的猫了,要是你这次能怀孕就好了,到时候生出来的是橘猫宝宝呢?还是波斯猫宝宝?”

    “我无所谓,能怀上就好,”狗子打了个哈切,“我想要孩子很久了。”

    僵尸是很难怀孕的,更别说它这种特殊的僵尸了,所以僵尸们对自己的后代格外珍惜。

    “情儿老师,你和小白的关系真的很好呀,”徐茜这时候凑过来和西门情说话,略微有些羡慕地看着能托住整只波斯猫的缓冲垫,“你身材真好。”

    西门情顿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摸了摸她的头:“你放心,你还年轻,还是有展潜力的。”

    其实她想摸胸的,但包租婆在一旁虎视眈眈,她还是收敛了一些。

    徐茜胸前的规模的确可观,说她有潜力可不是客套话。相比之下,一旁的岑馨就有点可怜了,都高三了还在打地基,估计此生就要止步于a了。

    西门情感应不到她体内的任何僵尸血脉,想来她和李煜祁一样也是不能觉醒的那种,如果能觉醒的话还有二次育的机会。就比如说李瑾,她现在就已经有了c的基础,马上就要晋升d甚至e了。

    “谢谢老师。”得到西门情的鼓励,徐茜显然十分开心,立马跑去和李煜祁炫耀了。

    徐茜离开后,西门情转而看向宋云舞:“包租婆,你看我刚才应对地得体吧,有没有奖励?”

    宋云舞正在呆,没有第一时间听到她说话,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啊?你在说什么?”

    “没啥,”西门情没打算继续说了,反而问道,“你刚刚在想什么?”

    “我在想岛上的事情,实在是太离奇了,那个暗中出手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照道理,你和小雨瑶在场,雪帝也在一边,什么样的手段能瞒过你们的眼睛?”

    西门情坐正了些,道:“其实吧,我有一个猜测,虽然很离谱,但是如果找不到其他更合理的解释,或许我这个荒诞的猜测才是真相。”

    “什么猜测?”宋云舞忙问。

    西门情却神秘一笑:“我先卖个关子,你自己好好想想,提示的话就是姜铁头的话。”

    姜渐鸿也出席了婚礼,不过他来得快走的也快,就是和赵振英敬了一杯酒,然后和雪帝、秦雨瑶说了几句话,西门情才走过去他就匆匆离开了。搞得西门情还以为他在故意针对自己,要不然别的八凶都打招呼了,为啥不跟她说话?

    后来问了秦雨瑶,秦雨瑶说她已经将事情和姜渐鸿说过了。结果姜渐鸿说整座岛其实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毕竟这周围都是海水。关于解决先知和安成诺的人他也是知道的,但是他没有告诉秦雨瑶。

    宋云舞思考了一下就觉得头疼了,她对西门情道:“你这是在为难我,有什么事情不能直接说非要卖关子,想得我头大。”

    “别急别急,有什么事情咱们下了飞机再说。”西门情却坚持保密。

    ……

    西门情她们还在飞机上的时候,小乖三人已经瞬移回了西涼妖莊。

    “真无聊。”小乖抱怨道。

    整场婚礼她除了假扮服务员到处端茶递水以外,什么事情也没干,这跟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金绘媛也有些疑惑:“难道情报错了?为什么先知没有动手呢?”

    阿佳妮则是拿着从厨房顺来的可丽饼在吃:“哎呀,这个煎饼果子真好吃。”

    这时大门紫穿着一件大号男士衬衫,露出一双雪白的大长腿走了过来:“你们这是去哪儿了?我刚刚喊你们吃饭都不在。”

    “嘘——”小乖神秘兮兮地道,“这是秘密。”

    “秘密?”大门紫笑眯眯地看着小乖,“那我等情儿回来问问她。”

    “别!”金绘媛立刻紧张了起来,“要是被姐姐现我们带着阿佳妮姐姐出门,会被骂死的。”

    大门紫道:“呃哼,我其实也想帮你们的,但是……没有理由啊。”

    小乖闻言立刻伸手摸到自己的肚子上。

    只见她身体的一部分包括衣服都变成了水,她的手就这么从水里面抓出了一只酒瓶。

    她将酒瓶举到大门紫面前:“给,我从婚宴上拿的。”

    “哟,这酒不错呀,”大门紫摸了摸小乖的脑袋,“你们放心,我嘴巴很严的。”

    小乖一本正经地回头朝金绘媛竖起大拇指比了一个“搞定”的动作。

    “老大~”金绘媛感动了。老大就是老大,手段好厉害。

    阿佳妮:“哈呣哈呣哈呣,煎饼果子真好吃。”

    ……

    时间再稍稍往前推几个小时。

    夏空市的火车站中走出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特殊在哪儿呢?

    主要是型。

    “妈妈,兔子!”一个小女孩叫喊道。

    “别瞎说,”她的母亲连忙按下了她的手,“不能这么说没有头的人,这很不礼貌的。”

    少年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微笑着朝母女俩双手合十:“女施主,小僧有头的,不是秃子,只是家乡比较流行清爽的型而已。”

    “哦……”母亲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朝光头少年尴尬地笑了笑。

    少年接着道:“女施主,不知你女儿的生辰八字如何。”

    “你会算命?”听他小僧小僧地自称,想来应该是个和尚了,这位母亲还以为他是要算命骗钱。

    结果光头少年很老实地摇了摇头:“非也,我只是想算算小姑娘什么时候到14岁,到时候我打算来求婚看看成不成。”

    “神经病!”妇人连忙带着自己的女儿走开了,临走时还丢给了光头少年一个鄙视的眼神。

    少年郁闷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可惜了,挺可爱的一个小姑娘,看来这也不是我的缘啊。”

    说罢,他便打算离开火车站,但是回头一看不由得愣住了:“唉?我的包呢?”

    几秒钟后,他一拍手,恍然大悟:“哦~我遭贼了。”

    “这可怎么办?师叔给的地址和电话还在里面呢,我该怎么找人?”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少年摸摸自己的光头,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火车站。

    他随便挑了一个方向,就开始一路往前走。

    沿路他也向路人求助,但是没几个人理他,毕竟穿得那么干净,还剃了个光头,脸上表情还那么轻松,怎么看也不像是落难的样子。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每见一个女施主都要问一下对方有没有男朋友,有的话再问对方有没有女儿之类的,基本上每次都会被当成神经病。

    “果然,山下的人都特别冷漠呢,”走在路上,少年感慨道,“我需要一对奶孑,一对能够温暖心灵的奶孑,真是受够了那一山的光头了。”

    忽然,他脚步一顿,抬头看向远处的一座小山丘。

    如果有人在他身边,就能现他原本茶色的眼眸此时竟然变成了钻石的模样,一个一个的小平面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有妖气啊!”

    光头少年顿时加快了脚步,他的目的地正是西涼妖莊。

    不过才来到山脚,他便被两个人挡住了。

    “站住,哪儿来的?”

    连烽和姜书菱一直在西涼妖莊的山下驻守着,他们现在也已经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他们要盯着的根本不是山上的那几个大佬,而是像光头这种没事自己去作死的家伙。

    “啊,女施主好漂亮,可惜……年纪大了些,”光头少年见到姜书菱先是眼前一亮,但随即有些失落,“不知道你有女儿没有?如果有的话,等她14岁了我来娶她可好?”

    如果是漫画,此时姜书菱的脑门上已经布满了“#”:“哪里来的神经病?老娘哪里老了?我今年才23好不好!”

    连烽想笑,但又害怕被友军痛击,所以憋的很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