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吸血姬的堕落 > 第398章 红星二锅头
    “嗯?”宋少卿一抬头,就瞧见一个白人大帅比拿着一杯奶茶在那里跟他打招呼。

    “这么巧?”他这才想起自己之前是打算来找奎师那的,只不过苏缘樱的事情把他脑子搞混了。现在能误打误撞碰到,不得不说是缘分。

    “嗯?巧?”奎师那眉头一皱,“你不是来找我的?”

    看他那委屈的样子,宋少卿连忙道:“呃……不是,我就是来找你的。”

    奎师那闻言瞬间喜笑颜开:“是嘛,那真是太好了,我正无聊呢!”

    “你的戏拍完了?”宋少卿问道。

    “嗨,别提了,”奎师那道,“我来了之后才知道是我搞错了,我的戏明天才开拍,今天根本没我的事。”

    他这里说的“我搞错了”指的是他的白马化身搞错了,当然,一般人根本听不出来。

    不过这点事情根本影响不到他的乐观:“你现在有事吗?没事咱们去喝一杯?”

    “我……没事。”宋少卿心里也乱着呢,便同意了他的邀请。

    两人出了宋城,让宋家司机带他们去了间会员制酒吧。

    结果才进去,就看见吧台上坐着一个熟人。

    “唉,这是赶了什么巧了?”奎师那欣喜地上去打招呼,“嘿!虞!”

    “昂?”醉醺醺的虞一博抬起头,盯着奎师那看了好一会儿,“哦,是你,你也是这边的会员?”

    “对啊。”奎师那点点头。其实是宋少卿刚给他办的。

    “那正好,来来来,”虞一博招呼他坐下,然后对酒保道,“把我存的那个拿出来。”

    “你要请我喝什么酒啊?”奎师那好奇道。

    醉醺醺的虞一博得意一笑:“好东西。”

    这时,酒保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瓶酒。

    奎师那眼神好,一下就看到了瓶身上写着:红星二锅头。

    “这……”他还以为会是什么珍稀的洋酒呢。

    身为一个毛子国人,他自然也是喜欢喝酒的,好酒也尝过不少,但真是没想到虞一博居然在柜台上存了一瓶二锅头。

    这是个什么操作?

    “怎么?看不起咱们花国的酒?我跟你说,这可是国宝……”已经醉了的虞一博说话已经有些没条理了,他主动给奎师那倒了一杯,“来,干了!”

    “好。”奎师那自然不会嫌弃,他端起酒杯一口就闷了下去。

    本来嘛,他以为二锅头烈虽烈,但还不至于让他上头。但是这一杯下去,顿时一股气直冲后脑勺,然后在脑子里打了个转从鼻子里钻了出来。

    当时他白人特有的白皙皮肤直接变成了熟透的小龙虾色:“6лядb!这什么鬼?”

    “哈哈哈……”虞一博看他这样子,顿时大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他直接从凳子上滑了下去。

    好在宋少卿眼疾手快架住了他,不然就摔在地上了。

    宋少卿看出来他醉的厉害,便将他抬到了一旁的卡座中,奎师那则拿着二锅头和酒杯跟了过来。

    “喂,虞,你这不是一般的二锅头吧,怎么那么凶?”他忍不住又喝了一口,这次刺激得他把舌头都吐出来了,还出“噫噫”的声音。

    醉醺醺的虞一博见状笑道:“这是我一个粉丝送我的,其实这酒吧的会员资格也是他送我的,我也不知道这酒是什么来头,总之就是够劲,任你是酒鬼转世,三杯也要倒,哈哈哈哈……”

    “这么厉害?”奎师那惊叹道,然后又喝了一口。

    “嘶——”这次他脖子都缩起来了,脸也比之前还要红,“够gIao!”

    他本来是想说“够劲”的,结果大舌头了。

    这模样刺激得虞一博捧腹大笑,但是笑着笑着,他忽然就哭了起来。

    宋少卿关心道:“你怎么了?”

    奎师那也大着舌头问道:“zou什么不开胸的吗?”

    也许是喝醉了的缘故,又或许是面对陌生人没那么多顾忌,虞一博忽然道:“我的女儿其实不是我的女儿。”

    听到这话,宋少卿当时心中就是一突:【卧槽!他这什么意思?说给我听的?他认出我来了?】

    而奎师那也是心中一紧:【卧槽!他现那是我的化身之一了?】

    两个人因为不同的原因,都紧张地看着虞一博。

    “你这是什么意思?”宋少卿小心翼翼地问道。

    虞一博喃喃道:“我知道的,我其实一直都知道的,我跟她青梅竹马,她喜欢他我怎么会不知道?……”

    他、黄小雨、宋少卿三个人当年形影不离,三人之间的感情早就越了普通朋友。

    他们两个都喜欢她,而她也喜欢他们。那时候还小,他们都还不懂什么叫做“爱”,只是很懵懂的感情。

    所以他对外宣称她是自己女朋友的时候,她没有否认。

    后来那一夜的冲动也是因此。

    现那件事之后,虞一博就一直在想,是不是那两个人才是一对?自己才是那个捣乱的第三者?

    这样的想法,在得知宋少卿的死讯之后升到了最高顶点。

    所以他不顾一切,带着她逃离了京城,用自己的青春、健康去对她做出“补偿”。

    渐渐地,两人似乎忘记了最初的想法,彼此之间都把对方当做了自己的恋人。没有人揭穿,他们过得就像是真的一家人一般。

    他也一直沉浸在这份“幸福”当中。

    直到虞一博无意间看到宋云舞的样子,那赤裸裸的现实撕碎了他一直以来的自欺欺人,让他无法逃避现实。

    所以,他彷徨了,迷茫了,感觉自己卑微得像一条狗。

    “啪!”忽然一声拍桌子的声音打断了正在讲述自己心路历程的虞一博。

    他和奎师那都是吓了一跳,奎师那手里的酒都洒出来了,而他也是一脸懵逼地看向拍桌子的人。

    眼前是一张愤怒的脸,宋少卿一把抓住虞一博的衣领,骂道:“你个驴蛋!漫画画多了脑子出问题了吧!?瞎脑补什么啊!”

    “啊?”虞一博被他骂得清醒了一些,不过还是搞不懂,“你干嘛……”

    “老子在骂你啊,你个羊驼!”

    “驴蛋?羊驼?”这熟悉的感觉,虞一博仿佛回到了学生时期,那时候宋少卿最喜欢的就是骂人驴蛋和羊驼了。

    “跟她一起生活了15年的是你!孩子喊了15年爸爸的也是你!这踏马难道是假的吗?”宋少卿眼睛都红了,“人家撑死了也就是一天的感情,比得上你们15年的相濡以沫?区区血缘关系,比得上你15年的养育之恩?你对孩子不好吗?为什么不相信孩子也是爱你的?那男人对你老婆来说顶多就是个前男友,是过去式了,那就是个屁!你有什么好纠结的!?羊驼!你的脑子里装的是驴蛋吗?”

    “唉唉唉,”眼看着宋少卿的口水都要喷虞一博一脸了,奎师那连忙制止,“别那么激动,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我……”宋少卿哑然,他松开了手,坐回自己的位置,“我就是气不过,怎么会有那么傻的人?”

    他宁愿不和自己的亲生骨肉相认都想要成全他们,结果却现虞一博在纠结这些,他怎么能不气?当然也有看到自己死党如此怯懦的怒其不争。

    “你自信一点啊!你老婆这些年来,有提过那个男人一句吗?”

    “有的。”虞一博虽然被吓傻了,但听到这个问题还是老实地点点头

    “……”宋少卿后面的话直接被他给堵死了。

    “她每年清明都会给他去上香。”虞一博接着道。

    “你怎么了?”奎师那问宋少卿,“怎么脸比我还红?你也喝酒了?”

    宋少卿摇摇头,他这是想要吐血。

    刚想给人家灌点鸡汤,谁晓得居然被反怼了一下,这真的要岔气了。

    “总……总而言之,”他顺了顺气,对虞一博道,“我觉得你不应该一个人在这里瞎想,回去好好看看你的老婆,你的女儿,她们是独属于你的家人,没有人能抢走你们15年的羁绊,哪怕是孩子的生父也没有资格。”

    虞一博面容呆滞,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少卿见他这样,也懒得多说,抢过奎师那手中的二锅头倒了一杯就闷了下去,想要冲散心头的郁闷。

    结果才下肚,他的眼睛就瞪得跟个金鱼一样。

    “这酒……有点东西。”

    然后啪地一下就倒在了沙上。

    “哈哈哈,你也太弱了!”奎师那见状大笑。

    “啪”忽然他瞥见虞一博也倒了,他们来之前虞一博就喝到坐不稳了,会倒也是意料之中。

    只剩奎师那拿回二锅头接着喝了起来:“嘶——咂咂咂,给力,不过宋怎么知道是15年的?虞刚刚有说具体年份吗?哎呀,不管了,反正第一化身日子过得好就行。”

    ……

    第二天一早,宋少卿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就觉得一阵头疼。这是宿醉的后遗症。

    那二锅头是什么鬼?他这个进化者竟然都顶不住。

    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男人的脸:“你醒啦。”

    “挖槽!”宋少卿吓得从床上跌了下去。

    站在床边的奎师那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有那么恐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