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吸血姬的堕落 > 番外 其五
    全记酒楼是京城有数的名店,每日慕名而来者不计其数,是以想要在这里订到一张桌子是十分难得的事情,更别说是二楼的雅座了。

    这天,二楼的一张桌子上摆满了全记的招牌菜,其中有不少更是御膳房的菜品,一般人一年赚的钱可能都还不够买半桌的。

    而面对这么满满一桌子菜,只有一个人在动筷子。

    这个人的名字并不重要,就瞎掰一个叫他夏白好了。

    夏白夹起一个狮子头,晃晃悠悠地递到自己的嘴边,先是舔了舔酱汁,然后再一口咬了下去。

    “唔——”他露出了极度享受的表情,然后对身后的影子道,“荀夜,你真的不吃吗?”

    一个声音直接在他脑中响起:“僵尸不需要进食,我们吸收月华即可。”

    “那真是可惜了呢,”夏白一边吃一边嘀咕道,“这得失去多少乐趣?人生在世,无非吃喝玩乐、女人……还有装逼,不吃东西也太亏了?”

    荀夜答道:“以此为代价,我们获得得更多,至少我并不后悔。”

    “是嘛,那你说教主为什么一直不肯把我变成僵尸?我明明都求她那么久了。”夏白郁闷地放下筷子。

    他是真的很想和教主有更深层次的联系,但是每次他提起这件事情,她都会拒绝,并告诉他“时候未到”。

    他看了看窗外:“午时都到了,怎么我的时候还没到呢?”

    正说着呢,忽然一楼传来了一阵骚动。

    全记的二楼中间是天井一样的设计,可以直接看到一楼生的事情。

    夏白往那边一瞅,就看到一个白白净净的少年此时正被一群人围着。

    围着他的人应该是全记的打手,毕竟店做大了,安保问题肯定是重中之重,为了防止有人捣乱,店家常年养着一批打手。

    人群之外还倒着一个人,这人夏白认识,是跑堂的,进店时还这人还招呼过夏白。

    情况很明了了,这个少年不知道为什么把跑堂的给打了,然后打手出来对付他。

    面对七八根裹了铁片的棍棒,少年并未有多少畏惧,只是不忿道:“是他先动的手,你们城里人真霸道,连还手都不让了。”

    掌柜的则在那里喝令:“打出去,把他打出去,手脚打断,然后报官!”

    打手们自然尊令,一群人一齐向着少年攻去。

    少年灵活闪避,在一群棍棒的招呼下接连撩翻了好几个打手,不过他自己也被砸中好几下。呲牙咧嘴的样子显然疼得不行。

    夏白问道:“他这是什么路数?”

    影子里的荀夜道:“普通的拳脚功夫而已,不过这少年天赋不错,小小年纪达到这种程度算是百年难得一见了。”

    “可是他还是被揍得满头包啊。”夏白道。

    “那是自然,武术又不是仙术,双拳难敌四手,加之这些打手也不是废物,他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可能?”

    荀夜话音刚落,少年已经打倒了最后一个打手,不过他本人也受了点伤。最明显的是脑门上一个红色的印子,那是被棍子抽的,换成别人,怕是早就晕过去了。

    “来人!快来人!”被惊到的掌柜连忙又喊出一群打手,这是抽调酒楼全部的战力了。

    少年一看又来那么多人,顿时也大感头疼,准备跑路。

    就在这时,夏白在二楼趴在栏杆上朝下面喊道:“哎,这是我请的客人,你们打他干什么?”

    “啊?”掌柜一看是二楼的客人话,顿时大感惊讶。

    夏白悄悄对荀夜道:“估计他在抱怨我为什么不早说,非要等打成这样了才说。”

    荀夜道:“先生为什么要插手呢?莫不是说书人的故事挺多了,想要豪迈交友一回?”

    “去去去,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说书人算什么?我的故事比他们精彩多了,改天我给你讲个无限恐怖的故事,让你开开眼。”

    夏白和荀夜交谈的这会儿,一楼也已经解决了问题。因为是二楼贵客开口了,所以掌柜的没有再找少年的麻烦,而是让人领着少年来到了夏白的桌边。

    看到那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少年很明显地咽了口口水,同时他的肚子更加明显地叫了起来。

    “肚子饿了?”夏白问道。

    少年点点头。

    “身上没钱吗?”

    少年继续点头。

    “想不想吃这些?”

    少年兴奋地点头:“可、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夏白掰开一只大龙虾道,“这都是我花钱买的,凭啥要免费给你吃?”

    “呃……”少年就如同即将飞跃龙门却被一棍子打落的鲤鱼一般,直接蔫了下去。

    夏白咬着龙虾,道:“你是不是在埋怨我既然不请你吃,为什么要问你那些问题?”

    少年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

    “答案很简单啊,”夏白笑道,“有个馋得流口水的人在旁边看着,你说是不是会更有胃口?”

    少年瞪大了眼睛,仿佛在说“你就是为了这个才喊我上来的?你是魔鬼吗?”一般。

    实际上夏白猜他心里八成就是这么想的。

    “哎呀,开玩笑的啦,坐下吃吧,”夏白指着桌边的凳子道,“那么多东西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分你一份也无妨。”

    少年顿时大喜,原来只是开玩笑啊。

    他兴匆匆地坐下,拿起筷子就准备夹菜。

    但是这时候夏白忽然又道:“等一下!”

    “还、还有什么事吗?”少年有些受不了了,他都要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故意搞他的。

    夏白道:“吃呢,当然可以,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吃了我的饭,就得回答我几个问题。”

    “可以可以,你尽管问。”少年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块东坡肉进嘴边,哧溜一下就吸了进去,然后捧起饭碗哗哗哗哗地往嘴里赶饭。

    一张嘴塞得满满的,活像一只仓鼠。

    夏白吐槽道:“这一桌子的菜摆着,你居然去吃米饭?真够实在的。”

    少年努力咀嚼了几下,然后吞下嘴里的饭:“你还没问呢。”

    “哦,对了,那就先从名字开始吧,你叫什么?”

    “我叫姜渐鸿,姜尚的姜,磐止何曾有渐鸿的渐鸿。”

    “姜渐鸿小兄弟,那么你是第一次来京城吗?”

    “对啊,你怎么看出来的?”姜渐鸿扯了两只鸡腿,有些纠结要不要放回去一只。

    夏白挥挥手:“都拿去,都拿去,就你这土包子进城的样子,瞎子才看不出来呢。”

    “哈哈!”姜渐鸿欣喜地拿起两只鸡腿,左右开弓啃了起来。

    夏白推了一壶桃子汁过去:“慢点吃,别噎着了,你来京城干什么的?”

    “求仙,”姜渐鸿抽空回答道,“我自幼练武,当达到一定程度后我就现人是有极限的,想要突破这个极限,必须达到非人的境界才行,教我功夫的师傅告诉我,要想越武人,唯有成仙方可,而仙人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自然就是这天子脚下了。”

    “我手上要是有一块石面具真想立刻扣你脸上。”夏白吐槽道。

    “啊?什么?”

    “没什么,我是说,你的梦想怕是要破灭了。”

    “什么!?”姜渐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夏白,“仙人什么的果然是骗小孩的吗?其实根本不存在?”

    “不,存在的,”夏白纠正道,“只是你们所谓的仙人,其实都是天赐的,只有老天爷让你成的时候你才能成,老天不让,你的任何努力都将毫无意义。”

    “太好了!”本以为会失望的姜渐鸿听了夏白的话后却是大喜,“仙人竟然是真的!”

    夏白道:“你没听我说吗?这玩意儿看命的,你除了等哪天天上掉馅饼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那也比没有希望好,”姜渐鸿斗志昂扬,“而且这只是你的一家之言,也许是你见识不够,其实是存在成仙之法的呢?”

    夏白:“……”

    他本来是想打击一下姜渐鸿的,结果没想到这货居然那么乐观,反倒让夏白难受得一匹。

    “好吧,我实话告诉你,办法的确有一个,”夏白道,“也是目前全天下公认的唯一一个方法,你想不想知道?”

    “想,当然想!”姜渐鸿很实诚。

    “那你得先经过考验才行。”夏白道。

    “考验?什么考验?”

    “很简单,我肩膀酸了,先给我揉揉肩。”

    “好的。”姜渐鸿说着就站了起来。

    夏白惊呼道:“擦手!擦手啊!这油滋滋的你想干嘛?”

    “哦哦哦。”

    就这样,自这日起,青衣教的大祭司身后多了一个跟班,负责拎包、揉肩、捶腿以及殴打街边小混混。

    由于夏白的强烈要求,这个跟班每次出拳的时候都要大喊“木大木大”。

    “大哥,这是你的烤鸭。”

    “大哥,喝水。”

    “大哥,你腿酸不酸?”

    “大哥,咱们今天打谁?”

    “大哥,大嫂真漂亮。”

    ……

    每当这个时候,夏白就会指着世界对姜渐鸿道:“小渐渐啊,你要搞清楚,这个腹黑的丫头怎么可能是你大嫂呢?我心中的挚爱永远只有教主大人一个,其他的女人都是屑,屑你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