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吸血姬的堕落 > 第59章 尾行(求推荐票,求收藏)
    小乖再次从兜里掏出任务单,借着公交车站灯箱的光确认了一遍。这时候,西门情和秦雨瑶也来到了她的后方,并没有敢太接近,毕竟隐身符也不是万能的,靠近到一米以内肯定会被小乖现。

    借着僵尸的夜视能力,西门情看清楚了任务单上的内容。任务目标是一个少年,任务要求被挡住了没看清楚,地址倒是很明晰地标注在最上方,西王小区8号。

    西王小区西门情知道,那是一个别墅区,住的都是达官显贵,坐公交肯定是到不了的,不过坐11路可以到电视台,然后走5分钟路就到了。

    小乖跑到站牌下看了看,手指一个个站点过去,现了电视台之后点点头,然后就站在那儿准备等车来了。

    “糟糕!”然而,西门情和秦雨瑶都不怎么高兴,因为……小乖忘记看往返方向了。

    她如果在这里上车,只会离电视台越来越远。

    “她要是就这么坐到终点站,然后现大家都下车了,电视台却还没到,肯定会大受打击的,”西门情念叨着,“不行,必须得想个办法让她意识到这点才行。”

    “可是要怎么做啊?”秦雨瑶问道。她们两个又不能直接上前提醒小乖。

    西门情左右看了看,然后对着秦雨瑶露出了诡异的微笑:“这次带你出来真是太对了,轮到你挥的时候了,汝瑶。”

    “啊?”秦雨瑶还一脸茫然呢,就被西门情拽着拖到了街道的拐角,然后她随便找了个男的。

    “就他了,汝瑶,上去魅惑他,然后让他去提醒小乖。”西门情伸手一指,仿佛在指挥一个神奇宝贝。

    “唉????”秦雨瑶显然没想到居然会这样,她有些不情愿,“我还没交过男朋友呢,去诱惑一个男人好羞耻的。”

    “没事,只是说句话就好了,”西门情劝道,“难道你想看到小乖伤心难过的样子吗?”

    “那……好吧。”秦雨瑶定了定神,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去诱惑一个陌生男人。

    只见她从胸前取出隐身符,然后走到那个男人面前说了几句。

    那男的在看到她时眼睛就瞪得老大,眨都不眨一下,听完她的话,哦呼一声就朝着公交站跑去了。

    西门情赶紧上前拉住秦雨瑶,两人跟过去一看。

    只见那男的来到公交站假装要坐车,还像模像样地走到站牌边上看了看。一边看一边道:“电视台、电视台……有了,嗯?怎么方向不对,这得到对面去坐才能到电视台啊。”

    说着,他便走开了。

    小乖自然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连忙跑到站牌处确认一下,终于现了自己的失误,然后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现之后小脸微微一红,然后就过街去另一边等了。

    “耶!”西门情和秦雨瑶一击掌,感觉特别有成就感。

    小乖和那个被秦雨瑶迷惑的家伙一起等来了11路公交,西门情和秦雨瑶则是从后门溜了进去。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坐公交没给钱。”秦雨瑶小声地对西门情说道。

    “刺激吧,”西门情笑了笑,“进化者的能力可以说从各方面都能影响普通人的社会,关键我们的数量又太少,根本无法离开普通人独自生存,所以如何正确融入社会是我们千百年来一直在研究的课题。”

    秦雨瑶闻言若有所思。

    在获得乎常人的能力时,往往也会有各种问题与之相伴,这世上就没有只拿好处不付代价的事情。

    过了大概半小时,电视台到了,小乖和那个男人都下了车,西门情和秦雨瑶则是从后面的车窗钻了出去。没办法,上车的时候还能从后门进和小乖保持一定距离,下车的时候小乖也从后门走,她们要是等小乖下去了再走,司机就关门了。

    西门情揉了揉胸,呲牙咧嘴道:“哎哟,痛死我了,有时候还是挺羡慕那些搓衣板的。”

    秦雨瑶做着和她相同的动作,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你疼吗?我来给你揉揉嘿嘿。”

    “啪!”秦雨瑶拍开西门情的手,“不用了,谢谢。”

    “汝瑶你变了,”西门情伤心道,“你再也不是那个哭着要跟我一起洗澡的你了。”

    “我就没那么做过,”秦雨瑶翻了个白眼,然后向旁边一看,“西门姐快跟上,小乖快走远了。”

    只见小乖下车后便向着右边走去,两人交谈的时候她已经走出去几百米了,而那个被秦雨瑶魅惑的男人则是站在原地呆:“唉?我怎么会在这里的?我刚刚要做什么来着?”

    两人继续尾行,只见小乖很有目的性地向前走去,遇到岔道毫不犹豫地就拐弯。

    秦雨瑶感叹道:“她以前来过这里吗?怎么那么熟练?”

    “并没有,”西门情察觉到了问题所在,“你难道没有现,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在左拐吗?”

    “啊?难道……”

    “没错,她迷路了!”西门情捂着额头,难受道,“她以前不是路痴的。”

    “那这是怎么回事?”

    西门情指了指上方:“你看看天上。”

    “天上有什么?飞机?也没啊,我就看到一个月亮。”

    “就是月亮啊,”西门情道,“她这是老毛病犯了。”

    “什么呀?”秦雨瑶刚刚问出口,就看到小乖忽然跳到一座路灯顶上,然后对着天上“嗷呜——”地叫了起来。

    “她这是……”秦雨瑶目瞪口呆,“你们不是说小乖是共工血脉,那狼只是她拟态出来的吗?怎么现在人形还会模仿狼的?”

    西门情解释道:“她8岁以前都是在狼窝长大的,一直误以为自己是一头狼,我跟包租婆努力了好几年也没能让她彻底改掉对月亮嚎的习惯。”

    “哦,我知道了,”秦雨瑶了然,“这就跟你一直幻想自己是男人一样,难怪你老是对我们动手动脚。”

    “我那不是幻想!我以前真是纯爷们!直径5厘米的那种!艹哭你哟!”西门情欲哭无泪,说起来都是伤心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