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吸血姬的堕落 > 第426章 赌败天王
    正疑惑着呢,接着又来了一个更加诡异的人。

    这个穿着女仆装却戴着口罩的人一出现就让崔明日很是介意,但是他一开始还没想明白其中原委。

    直到两人手握手,突然一阵触电的感觉让崔明日瞪大了眼睛:“你——”

    一直以来,都有双胞胎之间存在着特殊感应的说法。有的双胞胎有时会莫名同步,而有的双胞胎即便从小分开第一次见面时也能立刻认出对方等等。

    崔家姐弟俩的感应没那么夸张,但是这细微触电的感觉正是其中之一。

    他一下就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在意这个穿女仆的人,因为她才是真正的崔明月!

    “你跑哪里去了?”崔明日小声道,“我可是听说你被绑架了的!”

    “过程很复杂,一下说不清楚。”崔明月道。

    “那你现在既然自由了,赶紧把我换回去啊!”崔明月急道。

    “暂时还不行,我还有事要做,”崔明月小声道,“小日,既然你都这样了,干脆帮忙帮到底,我这时候来的话,很容易出破绽的。”

    “崔明月!你还有没有良心了?你弟弟就是这么给你糟践的吗?”崔明日难以置信,这可真是自己亲姐,坑弟啊!“你知道这几个月我有多难受吗?连上厕所都不敢站着!每次在舞台上穿那么暴露还扭来扭去的,我精神都快崩溃了!”

    崔明月安慰道:“好啦好啦,想开点,被一群妹纸围着有什么不开心的?大不了以后姐姐摸摸你的头当奖励好不好。”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还摸头……”崔明日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1o秒时间已经到了,崔明月挣脱他的手离开。

    【不——】崔明日不敢大喊,但是那表情、那尔康手表明了一切。

    排崔明月后面的粉丝见了,顿时觉得“哇塞,明月好宠粉啊!真是爱死她了!”。

    殊不知,此时的崔明日的心中都在流泪。

    这是猛男落泪,谁有能懂他的痛?

    ……

    “行了吧,咱们可以回去了吗?”和崔明月握完手,周雨迫不及待地想要回飞船。

    然而崔明月却和他道:“治疗还有最后一步。”

    “还有!!?”周雨也和崔明日一样想哭了。

    “是的,”崔明月道,“其实有一件事情忘记告诉主人了。”

    “什么?”

    “防护膜什么的,持续时间其实只有1小时。”

    “哦,这个啊,这有什么……嗯?!1小时!!”周雨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刚才光是从奶茶店到体育馆就不止1小时了,也就是说,防护膜什么的早就没有了。

    他以为自己披着一层不会影响触感的防护膜,实际上他一直是在和人类直接接触的。

    一想到这里,周雨就觉得自己脖子痒,呼吸也开始变得困难,整张脸一下就红了起来。

    崔明月见状连忙道:“请主人你认清现实,你现在并没有和人接触,刚才和人接触的时候也没有作,无论如何,你现在都没有病的理由。”

    只可惜,心理疾病要是那么容易就想通就不是心理疾病了。她的话并没有让周雨好转,他甚至开始像羊癫疯一样抽搐了起来。

    心中后悔的崔明月连忙上前扶住他,拍着他的背想让他舒服一些:“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太急了。”

    渐渐地,周雨的呼吸平稳了下来,身上的红疹也消退了,身体也不抽搐了。

    “咦?”周雨本人是最惊讶的,“怎么没事了?我还没吃药呢。”

    阿智虽然没有研究出治愈他病症的方式,但还是开出一种药物可以暂时压制他的病症状。崔明月正想给他拿呢,结果看到他自然好转也是一脸懵逼。

    怎么回事?这是病好了吗?

    “我这是治好了吗?”周雨问道。

    崔明月摇摇头,心中则是默默询问阿智。

    结果阿智也无法得出结论。

    不过既然好了,她也就不再扶着他了,松开手站到了一边。

    谁想到,就在崔明月松手后不久,周雨竟再次开始病,捂着喉咙眼睛都要翻白了。

    “又怎么了?!”

    崔明月一头雾水。这时阿智提示她,让她去扶住周雨。

    她照做后,周雨的症状立马又消退了。

    “嗯?”这算什么?崔明月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崔明日撒娇的样子,哎呀我摔倒了,要姐姐抱抱才能起来。

    所以周雨现在是“哎呀,我犯病了,要女仆扶我才会好”吗?

    “哈!哈哈!”周雨这时候也察觉到了,他惊喜地看着崔明月,“我明白了!哈哈哈哈!”

    【你又明白什么了?】

    周雨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激动道:“你就是我的特效药啊,因为你不是人,所以我碰到你也不会有事,而我接触你的时候,自然就想不起来和别人接触时候的感觉了,准确地说就是触觉被覆盖了,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就不怕犯病了!”

    【你才不是人!】崔明月那叫一个郁闷。

    然而阿智给出的结论也差不多,不过并非周雨所说的触觉覆盖,只是心理依靠。周雨之所以会得人类过敏症,主要还是曾经受过严重的心理创伤,下意识地觉得“全人类都是肮脏的”。

    而他把崔明月当成仿生人,打心底信任她,她就变成了他的心灵支柱。只要有她在,他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根据演算,这应该就是最有可能的情况了。”

    “这算什么?我以后都要拉着他的手不放开了吗?”

    “可以在一段时间后尝试放开,主要是主人这段时间太过在意自己曾经和人接触的事情,等他没那么在意了,病状应该不会复的。”

    “好吧。”崔明月心中叹了一口气。果然,有心理疾病的人是真的麻烦,根本不能用常识去理解他们,不然肯定要郁闷死。

    阿智又道:“好消息是,这次的事件可以成为一个突破口,说不定真有机会治愈主人,请你再坚持一下。”

    “希望能成功吧。”

    ……

    陈光明等了杜子腾很久,因为后者是dd,每个妹子都要去见面。

    “所以说你们这种弟弟粉是真的麻烦,”陈光明吐槽道,“专一点不好吗?”

    “都那么可爱,我怎么舍得放弃?”杜子腾道,“她们都是我的心头肉。”

    “你那是心肌肥大,”陈光明摇摇头,“行了,见面会也参加了,是时候回去了。”

    “这么急着回去干嘛?好不容易来一趟夏空市,好歹过个夜享受一下这个国际大都市的夜生活啊。”杜子腾道。

    陈光明却不屑一顾:“我在这里读了三年书,一点新鲜感也没有了,倒是有个该死的大叔,我现在正压制着自己的杀意,就怕自己上门去给他一个响指。”

    说着,他还拿出了自己最新改造的霹雳手套,只要打一个响指就会放出一道雷电去攻击目标。

    “那个大叔到底怎么你了?”杜子腾好奇道。

    陈光明对自己的过往很少提及,所以即便是好友的他也不太清楚他和赵振英的恩怨。

    “那家伙毁了我的青春,”陈光明一提起这事就恨得牙痒痒,“你说为什么我就不能有点特权呢?这样我就能把他抓起来了。”

    “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说说呗。”杜子腾还在怂恿。

    陈光明刚想开口,忽然就止住了:“才不告诉你,跟你说了,你肯定会写到小说里去的。”

    “唉,怎么会呢?我的人格你要相信啊。”

    “我信你个鬼,你们这帮写小说的什么尿性我能不知道吗?”陈光明果断拒绝,“不提这个了,你要体验夜生活的话,就去黑马会所吧,那是夏空市最大的娱乐会所了,我以前是穷学生根本没机会去,光听别的富二代同学拿去过那里装逼了。”

    “行啊。”杜子腾刚应下,忽然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哦……是吗?……这样啊,可以可以……那我这就来……”

    挂掉电话,他对陈光明道:“有个老板打电话说找我谈生意,反正现在还早,你要不陪我一起去一趟?”

    “什么老板啊?还得亲自打电话给你?”陈光明好奇道。

    “以前有合作过,挺熟的,”杜子腾道,“蛮荒妖的老总,《宅男救世录》里面有一章就是我写的。”

    “啥?”陈光明惊讶道,“我可没听说有这种事情啊,你写的哪一章?说!师傅是不是你写死的?!”

    “当然不是,”杜子腾果断否认,“我是那种喜欢靠写死人来刺激读者的1o比作者吗?不存在的。”

    其实他心里在想的是:【不好意思,就是那一章,写死了你喜欢的角色真是不好意思啊,诶嘿。】

    “真的?”陈光明将信将疑,“那算了,只要不是你写死的师傅,那就没事,咱们去蛮荒妖公司吧,我以前看广告区up主给他们打过广告,这次我也要进去参观参观,你说他们会不会送我一个手办?”

    “这肯定的,他们那里手办多得是,可以说是妻妾成群啊。”杜子腾满口答应。

    ……

    是夜,西门情接到穿刺公的电话。

    “怎么了?打赌输了打算赔钱吗?”

    “真是奇了怪了,”穿刺公嘀咕道,“为什么这么大一个城市,会没有赌场呢?”

    “也有可能是本来有的,然后你和我打赌之后,这些赌场就都没了。”西门情笑道。

    “那怎么可能,”穿刺公道,“那我们再打个赌,这次就赌我要找的狂仙在不在夏空市,我赌在。”

    “行啊,那我赌不在好了,”西门情随口道,“这次你打算赌多少钱?”

    “1个亿,米刀!”穿刺公信誓旦旦地说道。

    “ok。”有人送钱上门,西门情自然乐得接受。

    她为何如此自信?因为她曾经听原来的青衣教主说过,穿刺公此人……打赌就从来就没赢过。

    他非常喜欢赌,可以说是嗜赌如命,但是真的一次都没有赢过。即便有人不惜作弊想要输给他,都会因为各种不可抗力最终获得胜利。

    这真的是很玄乎。

    穿刺公曾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阿佳妮给诅咒了,但是搞到后来才现,他只是真的赢不了而已,跟阿佳妮并没有什么关系。

    当然,穿刺公本人是不信的。他觉得,自己堂堂八凶,获得的神格也没有任何逢赌必输的诅咒,凭什么一次都赢不了?

    这肯定是偶然,即便再小的几率,只要不为o,那就是有可能碰上的。他觉得自己只是很不走运地碰上了那很小很小的连败几率而已。

    只要他赌博的次数够多,总有一天能走出这片阴影。

    所以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第一时间去寻找赌场,然后不停地赌。

    可惜的是至今为止他依旧没能获得一次胜利。

    就,很惨。

    惨到西门情都把这个事情当成了一个笑话。

    “哈哈,你上当了!”西门情才答应,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穿刺公年迈的狂笑,“我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个家伙现在就在夏空市,是我赢了!我终于赢了一回!”

    西门情不慌不忙:“证据呢?”

    “你来黑马会所,我这就给你看证据。”

    “行吧。”西门情穿好衣服,悄悄地从房间里溜出去,临走时还看了看秦雨瑶的房间。

    嗯,没被现,那就行。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男人去娱乐会所什么的,总是有几分心虚的。

    打车到了黑马会所门口,西门情一下车就看到一个戴着大金链子的老头靠在电线杆边。

    “哟,来啦。”一看到她出现,穿刺公立刻激动地道,“快来快来!”

    “还是慢慢来吧,”西门情道,“你再开心一会儿,不然等一下你就笑不出来了。”

    “不可能的,我分明看到那家伙进去的,”穿刺公道,“今天,我就要撕掉逢赌必败的标签!证明我不是赌败天王!”

    西门情笑了。

    两人进去之后,立刻有服务员来接待他们。西门情就任由穿刺公熟练地应对,然后跟在后面见识见识传说中的销金窟。

    结果她刚走到吧台,就看见两个有点眼熟的背影。

    又来了吗?我这看谁都眼熟的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