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吸血姬的堕落 > 第8章 西涼妖莊
    “哦,你说的是她吧。”西门情又指了指一旁沙发。

    秦雨瑶一看,那里果然躺着一具骷髅,嘴里正发着“噢~噢~”的声音。不过这具骷髅居然还穿着一套性感的低胸T恤和超短裙,外面又套了一件白大褂,这就很诡异了。

    “啊!”秦雨瑶立刻抱紧了西门情,“你,你怎么不怕啊?”

    “哎呀,别慌,”西门情道,“她是住你对门白虎苑的大门紫,我们一般管她叫呆萌子,你别看她现在嘴里‘噢噢’的,其实就是酒喝多了在那里‘呕呕’而已。”

    “骷髅?喝酒?”秦雨瑶都快急哭了,“你在说什么啊?为什么你会这么淡定?这些是妖怪吧,我们快逃吧,刚才我还在厨房看到她们杀死了一个人,刀都插进去那么深了!”

    哪知西门情听后居然一拍额头:“哦,你不说我都忘了,来来来,这位置不对,我够不着,你帮我拔出来吧。”

    说着,她转过身,秦雨瑶的一双眼睛顿时瞪到了最大。她这时候才发现,西门情现在身上唯一穿着的那条三角正是黑色玫瑰花纹镂空的!

    她……就是那具女尸!

    “妈呀!!!”秦雨瑶拔腿就跑,这次大门口倒是没人拦着了。

    她赤着脚才跑到院子大门处,却是被一只手给牢牢地抓住了。

    西门情一脸疑惑地看着她:“我说,你这么大惊小怪地干什么?没见过妖怪是怎么的?”

    “正常人怎么可能见过妖怪?”秦雨瑶一边挣扎,一边哭着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死。”

    “你神经病啊?”西门情翻了个白眼,“谁要杀你啊,进门的时候那么大的门牌你看不到啊?现在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门牌?你说什么啊?”秦雨瑶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就是这……”西门情往旁边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啧,还真是便宜没好货。”

    说着,她往旁边的LED灯箱上踹了一脚。

    只见,原本闪烁着“西涼女莊”四字的灯箱上,“女”的旁边忽然亮起了一个“夭”。

    于是乎,“西涼女莊”就变成了“西涼妖莊”。

    “呐,”西门情指着灯箱对秦雨瑶道,“这里是西涼妖莊,本来就是给妖怪住的地方,你不是妖怪你怎么住进来的?”

    看到灯箱的变化,秦雨瑶差点又没吓晕过去。她哭着道:“我,我就是在网上看到了出租信息,然后打了个电话,再过来交了个房租啊,我真没干别的,你放我走吧,我想上厕所。”

    西门情眉头一皱,忽然伸手在秦雨瑶身上摸了摸,又在她心口捏了捏:“你真是个人?”

    “100%纯天然的。”

    “谈过男朋友没有?”

    “没有,唉?问这个干什么?”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西门情拉着她往里走,“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了,放心,妖怪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不吃人的,也不会操控你去勾引男人,其实严格地说起来,我们本质上还是算人类的。”

    “我大学没毕业,你别骗我。”秦雨瑶哭丧着说道。

    她力气太小了,根本比不过西门情。整个人直接被她单手拎着就带回了别墅。

    西门情道:“你用脑子想想嘛,如果我们真要吃了你,你有机会逃吗?”

    感受着西门情手上的力量,秦雨瑶可怜又无助地摇了摇头。

    “这不就对了,”西门情一边打开冰箱,一边道,“生活就像是被人强啪,既然没办法反抗,你为什么不先感受一下呢?万一爽了呢?”

    她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一个西红柿叼在嘴里,然后顺手拿出了一袋冰。

    那袋冰被她丢在了大门紫的骷髅头上:“喂,醒醒,你吓到咱们的新房客了!”

    “唔……嗯……”大门紫一边哼哼,一边揉着脑袋。不过这冰袋的刺激总算让她清醒了一些,原本只是一具森白枯骨的她竟然眨眼间变成了一个肤白胸挺的性感御姐。

    秦雨瑶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下巴都快脱臼了。

    西门情这时候也对一直站在一旁的白狼道:“小乖,你也别老是维持这个样子了,快变回来。”

    秦雨瑶立刻朝白狼看去,只见白狼身形迅速缩小,几秒钟的时间竟然从一只两米多的巨兽变成了一个身高还不到一米四小萝莉。

    【好萌啊!】即便看到她从狼变人的过程,秦雨瑶还是忍不住赞叹。因为眼前这个小萝莉实在是太可爱了,这简直就是最精品的3D动画建模才做得出来的容颜,没想到现实中竟然真的存在。

    她原本害怕的情绪顿时削减了一大截,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捏捏小萝莉的脸蛋。但是伸到一半就立刻被她另一只手给制止了。

    【不行不行!秦雨瑶你是不是傻?她是妖怪啊!】

    【但是好可爱!】

    【那么大一只狼,那些牙齿你忘了?】

    【好想亲亲那婴儿肥的脸啊!】

    ……

    她内心不断地在纠结。

    西门情则是介绍道:“她是住一楼‘蟠桃园’的房客,叫……叫……叫什么来着?哎呀不管了,反正我都叫她小乖的啦。”

    这时候,小乖冷着脸,酷酷地说道:“我,似鸽杀手,我,莫得名字,也,莫得感情,更,莫得钅、哎呀!”

    她“钱”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后方突然飞来的一只拖鞋给砸中了后脑勺,脸朝下摔在了地板上。

    “没钱也要给我交房租!”这是宋云舞的声音。

    听到这一声呵斥,西门情瞬间将手中的西红柿塞到了大门紫的奶孑中间,然后自己装作没事人一样东瞅瞅西看看,没事还在大腿根挠几下。

    秦雨瑶看到宋云舞,顿时又是一惊,心想:【这一屋子都是妖怪,那房东岂不是妖怪头子?她又是什么变的呢?】

    宋云舞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想法,一边走过来一边道:“你别想太多,我是人,地地道道的黄种人,不是什么妖怪。”

    秦雨瑶半信半疑:“可……为、为什么她们好像都很怕你。”

    “那是当然啦,”宋云舞狠狠地瞪了西门情一眼,“我就是专门负责监管这些家伙的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