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吸血姬的堕落 > 第110章 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求收藏,求推荐)
    在《黑凤梨》出现之前,《九九八十一》一直是V家中文曲中最快达到传说曲的歌。而在它之前这项记录是《普通disco》保持的。

    在2o16年的那个春节,bi1ibi1i翻唱区到处可以看到《九九八十一》,有男声的、有女声的、有抒情的、有加的,甚至还有几个伪声大佬合唱的。而且但凡是唱得在水准线上的,都能获得不错的点击量。

    甚至于,在一年半以后bi1ibi1i将这一歌Ip化,打算展开一个所谓的“取经计划”。成功与否暂且不论,一歌能够展出一个Ip,足可见这歌当年有多火了。

    而这样一歌出现在另一个世界的B站,其结果是怎样的呢?

    其火爆程度甚至过了西门情本人的预期。也许是宋云舞和秦雨瑶两人的画太美,又或许是这样风格的曲子正是当下年轻人最喜欢的,总之靠着这一歌,西门情在春节期间粉丝数目成功突破2oo万,跻身B站有数的几位巨头之列。

    除了翻唱热潮比另一个世界还要凶猛以外,看到这一系列情况的B站官方也联系上了西门情。无独有偶,这边竟然也是打算和西门情一起联手开这歌的剩余价值。

    西门情暂时没回,她忙着和大家一起吃宵夜呢。

    包租婆因为过年,难得大方了一次,一口气拿出一箱子的血包让她尽情喝。

    西门情自是大喜。

    “你知道吗?”露娜·琼斯道,“我以前看穿刺公把血兑到酒里,据说这样可以让血变得更加美味。”

    “真的假的?”西门情尝试了一下,现味道果然和以前的大不相同。

    这就好像是单纯的蜂皇浆直接吃太腻,兑了水之后反而口味刚刚好一样。

    而且,她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兑了酒水之后,1包血就变成了5包量的血酒。

    这是5倍的快乐啊!

    “哈哈,穿刺公真是个天才!”西门情不禁赞美起那位身在米国的八凶。

    感觉像是一夜暴富,西门情尽情地喝着血酒。喝着喝着……她就断片了。

    等到再次醒来时,她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块晃晃悠悠的木板上,并且眼前一片漆黑。

    “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她伸手在脸上一摸,结果现居然是一个纯白色棉质的胸罩。这一手难以掌握的尺寸……是包租婆!

    西门情一下就认了出来。

    “为什么包租婆的私密衣物会在我脸上?”西门情疑惑的同时,又察觉到了一丝违和,自己两腿中间怎么凉飕飕的?

    她伸手一摸:“卧槽!哪个天杀的把老娘内裤偷走了?!”

    妈耶,一觉醒来居然变成了真空,这有点恐怖啊。

    “昨天晚上到底生了什么?”她揉着还有些疼的脑袋,努力想要回想起昨晚的事情。然而只有隐约一些片段浮现,她记得自己好像是跳舞了来着,跳的什么却忘了。

    “说起来,这里是哪里啊?”西门情这才有时间环顾四周,她此时竟然是在大海的正中央,身下是一块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木板。

    太阳径直地照射在她的身上,完全没有冬天的寒冷,反而还很热。

    “咦?我居然没事。”西门情惊讶地现,自己此时被太阳照到了也没有虚脱,甚至还很舒服。

    那么,结论就只可能是一个了……包租婆的封印破了!

    但是力量并没有暴走,西门情感觉以前一直很难掌控的天女魃之力此时居然如臂指使,她随手就搓了个大火球出来,然后揉揉搓搓挤成一个小团子塞进嘴里嚼了嚼。

    “嗝——”她打了一个火气十足的嗝,海面上直接燃起了一片大火,即便接触到了水,这些火也没有任何要熄灭的意思。

    西门情接着又打了一个响指,这些火焰瞬间便熄灭了。

    “居然能够这么顺手,昨天晚上到底生了什么?”西门情愈对她断片后生的事情感到好奇。

    她看着包租婆的胸罩,心想宋云舞肯定知道些什么,那就先找到她再说吧。

    西门情背后忽然凝聚出一对火焰翅膀,带着她飞了起来。

    她一直向上,飞得很高很高,一直穿过对流层到了平流层的位置,这才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大致方位。

    “我什么时候跑到印度洋了?”

    难怪先前感觉那么暖和,她居然莫名其妙地从北半球跑到了南半球。

    “算了,不管了,先回去再说。”

    她判断了一下方向,开始向北面飞去。

    她也不怕被卫星拍到,到了能动用卫星观测到她的那个层级,基本都是对进化者有一定了解的。那些人非但不会暴露她,反而还会为她隐藏身份。

    而且就算现了又如何,她现在可是蒙着面的,谁也认不出来。

    至于用什么蒙面,自然是就近取材咯。

    西门情一路向北,途中遇到了一架向东飞去的飞机,她干脆就落到了飞机上,打算搭个便机。

    结果飞机舱门忽然打开,一道身影从中蹿了出来。

    “青衣教主大人,你是来拿酒的吗?我这正要给你送去呢。”来人竟然是狼王霍兰。

    “哈?”西门情则是一脸懵逼,“给我送酒?为啥啊?”

    霍兰道:“这不是昨天晚上您和琼斯大人一起吩咐我的吗?”

    西门情忽然意识到这家伙似乎对昨晚的事情有所了解,连忙问他:“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记不太清楚了,你说说我们一起喝酒之后都生了什么?”

    霍兰也没有犹豫,直接道:“当时您和琼斯大人喝得兴起,他说自己在腐国的庄园中藏有87年的拉菲,您对此十分感兴趣,于是大人便派我回国取酒了,我现在正在回去的路上呢,没想到就遇见您了。”

    “所以你一开始就走了?”西门情揉揉还有些疼的脑袋,“后面的事情你都不知道?”

    “正是,不过我想安德莉雅应该会知道的,”霍兰道,“要不要我给她打个打电话问问?”

    “行吧,你打个看看。”

    然而,当霍兰给安德莉雅打了一个电话过去之后,他的脸上随即露出了疑惑:“她挂我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