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吸血姬的堕落 > 第130章 神的恶作剧(求收藏,求推荐)
    封落是一个高一的学生,家住京城,成绩一般、颜值一般,个子一般,沉迷二次元,但家里很有钱。

    寒假的时候,家里给他请了一个家庭教师。

    一开始他其实是拒绝的,高中学业已经那么忙了,再来个家庭教师谁顶得住啊?

    但是,当见到老师之后,看着那被撑得高高的毛衣,他就不反对了,这谁顶得住啊~

    这个家庭教师是封落母亲同事的女儿,两家关系不错,甚至连过年都邀请她在家里一起过。

    后来他得知老师是单亲家庭,她父亲过年的时候都在外面工作,所以每次过年都是一个人孤零零在家里。

    大年初一那天,他们一家人出去拜年,晚上回来看到老师一个人孤零零坐在钢琴前面,他忽然觉得很心疼。

    封落忽然想起了前一阵子在一个叫做“二次元咸鱼集中营”的群里听一个管理员提起过一个叫做“神的恶作剧”的网站。

    他也是这个群的管理员之一,当时还调侃过,说这个链接点进去肯定是一堆黄图。

    但是后来有个群员说她试过,这个网站居然是真的。

    封落将信将疑,私聊了那个群员,大致询问了一下那个网站。

    然后,他根据群友指点登录了“神的恶作剧”。

    老师父亲的照片他在她朋友圈翻到了,落脚处也从她口中套出,最后他选择了那位群友推荐的执行官“啸月”。

    几天后,他果然从母亲那里得知了老师父亲被人揍得满脸开花的事情。

    他当时心里那个乐的啊,当然表面上还是要憋住的,他安慰了一下老师,然后回头就给那个啸月一套“5星好评+打赏”的连击。

    “老头,敢让我老婆流泪,这就是代价!”

    正是最中二的年纪,他在心里已经厚颜无耻地将老师称呼为“老婆”了。

    元宵节,老师还是和他们一家一起过。

    封落本来是盛了一碗汤圆捧去给老师吃的,结果刚走到她面前就一个喷嚏,给汤圆加了一记大料。

    这就很尴尬了。

    “我去给你换一碗。”他连忙要回头。

    “等一下!”老师却喊住了他,然后拿出手帕给他脸上擦了擦,“家里有暖气,你别往外边跑,不然很容易感冒的。”

    被这么温柔对待的封落愣愣地点了点头,心里其实已经有个小人在癫了。

    【她的手帕!是她的手帕!她的手碰到我的脸啦!耶!耶!噢耶!】

    后方,封落母亲正在小声地和封落父亲道:“孩子他爸,看来有搞头啊,我的计划成功了!”

    “老金回来要是知道了,会捶你的。”

    “没事,我是女人,他不敢的,顶多就是捶你。”

    “……”

    换了一碗新汤圆,四人一同围坐在电视前收看元宵晚会。

    但主电视台的节目越来越跟时代脱节,看着实在无聊,没一会儿封落父亲就忍不住换台了。

    “是我们老了吗?现在这些东西都是做给年轻人看的?”

    “爸,你怕是对年轻人有什么误解,我们才不会喜欢这种东西呢。”

    当调到夏空台的时候,正巧是小品《卖拐》上演。

    “大忽悠……大忽悠……”

    “嗯?”听到这个台词,封落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先前情儿老师放在微博上的那部短篇条漫。

    其实,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那便是舞情老师的催更党。有事没事他就喜欢去舞情两位老师的微博下面催更,当然有时候字打快也也会变成吹根。都是输入法的问题。

    封落父亲正准备继续换台,封落连忙拦住:“等一下,看看这个?”

    “这个有意思么?”

    “应该吧。”

    封落也不敢确信,他一边和家人看小品,一边打开手机在群里a了所有人。

    “都出来,快看夏空台,舞情老师的漫画上电视了!”

    下面立刻就有回复。

    “我靠!真的!我当时就觉得这漫画像小品,没想到真有人演。”

    “嘿嘿,你们都在电视前面看,我是直接坐在台底下看现场的。”

    “卧槽!大佬牛啤啊!吹起牛来草稿都不用。”

    “不信拉倒,刚刚镜头还拍到我来着。”

    ……

    封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电视,正巧镜头转到观众鼓掌的画面。

    “我靠!”他看到了老师的父亲此时正坐在最前排,那脸上的淤青绝对错不了。

    这时,他旁边的老师疑惑地看着他:“你也认识我爸吗?”

    “不,不认识,我说的是我靠在沙上挺舒服的。”

    ……

    元宵晚会的收视率虽然不如春晚,而且还是地方电视台,但《卖拐》还是引起了一定范围内的讨论。

    这已经不限于二次元了,这个小品真的很有意思,哪怕是年纪大的人看了也会很喜欢。

    而那些知道漫画的人,每当听到有人谈论《卖拐》,便会得意地凑过去:“你们不知道吧,其实这个小品是根据漫画改编的。”狠狠地装一波逼。

    ……

    “你不知道吧,这个小品其实……”

    “漫画改编的嘛,我知道啊,”秦雨瑶对同学道,“这漫画我还画了一部分的。”

    “靠!那个望舒真是你啊!”同学惊呼道,“我一直以为只是长得像。”

    秦雨瑶捧起果汁,然后拉下围巾喝了一口,也没有多说什么。

    西门姐说过的那什么来着?哦,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她回老家已经半个月了,该走访的亲戚早就完事了,现在是被初中同学喊出来开同学会。

    这大冬天的,她戴着针织帽,围巾高高地拉到鼻子下面,还戴着一副无镜片黑框眼镜,一般还真认不出她就是那个漫画家望舒。

    不过她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同学间一下子就传遍了这件事情。

    “秦雨瑶,你真成漫画家了啊?”好几个人都围了上来。

    “我记得你以前美术课不都是一直跟我一起垫底的吗?九年义务教育之后你上哪儿补课了?”

    “你包那么严实干什么?你照片是不是p的?怎么可能那么漂亮。”

    “对啊对啊,都老同学了,让大家看看嘛,不过你的皮肤是真的好。”

    ……

    秦雨瑶半推半就,将围巾和眼镜框拿开,kTV的包间里空气忽然陷入了安静,就仿佛服务员忽然进来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