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吸血姬的堕落 > 第174章 宋爸爸(为盟主“multicrayon”加更7)
    宋云舞将西门情绑好之后就带着小乖和金绘媛出门了。

    小乖和金绘媛是想要买一些新的乐器还有电脑配件。而她则是要去买菜。

    没办法,家里有个喜欢半夜翻冰箱的家伙,东西根本摆不久。

    以前,西门情还只是拿西红柿这种红色的东西,但最近她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老干妈,什么东西涂上一层老干妈就会变成红油油的,冰箱一下子就遭了灾。

    “下次应该研究一种密码符贴冰箱上,不输入密码就没办法开门,”宋云舞念叨着,“不行,这样还不够,应该设置成输错会被电。”

    一旁的金绘媛听到她的自言自语顿时一阵哆嗦。她最近对“电”这个字特别有阴影,就连弹吉他都不敢插电。更何况,其实半夜翻冰箱的事情她也有份。

    三人正准备等公交车去菜市场,忽然一辆轿车停在了她们面前。公交站里正巧有两个男人,见到这车后,他们立刻开始小声交谈。

    “我靠!我没看错吧,这难道是巴赫62s?”

    “啧,快拍张照片啊,千万级的豪车啊,怎么开公交站来了?”

    “等等,这车牌不会是宋爸爸的吧?我记着好像是这个数。”

    “真的假的?快上网查一下。”

    ……

    看到这辆车,宋云舞脸色变了变,随即往前走了一步。

    与此同时,车子后座的车窗缓缓降下,一个面相威严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她们面前。

    “爸。”宋云舞开口道。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宋云舞的父亲,宋翰林。曾经在某个排行榜上连续3年蝉联全国富,在网上有着不小的名气,不少人喊他宋爸爸。

    “上车,”宋翰林看了一眼两个孩子,“她们也一起吧。”

    “不用了,”宋云舞摇摇头,然后对金绘媛和小乖道,“你们就先自己去买东西吧,我到时候打电话给你们。”

    “哦。”小乖点点头,然后和金绘媛一同向宋翰林挥挥手就离开了。买菜的话要坐公交,但是买电脑配件得去电脑城,坐地铁比较快。

    宋云舞上了车,坐在了后座宋翰林的旁边。公交车站的两个男的趁机拍了好多照片。

    “刚刚那女的是谁?她和宋爸爸有什么关系吗?哇,怎么感觉咱们弄到个大新闻?”

    “对啊对啊,这照片可以卖到新闻杂志社去啊,肯定值钱。”

    两人正惦记着赚钱呢,浑然没有现自己手中的手机已经黑屏了。

    巴赫62s中,司机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夹着一张即将燃尽的符纸,符纸上还闪烁着一些电光。

    这是最简单的招雷符,召来的细微电流可以轻而易举地破坏手机、摄像机之类的数码产品。

    “人家买一只手机不容易的。”宋云舞说道。

    “姑姑放心,”司机笑道,“我会送他们一人一台新手机的。”

    “那要是人家手机里有很重要的文件呢?有刚出生孩子的满月照呢?有花了不少钱在微信买来的小视频呢?”

    “呃……”宋云舞直接一个三连,让司机哑口无言。

    好在宋翰林及时开口:“行了,小进刚来给我当司机,难免有些地方不到位,你就别为难他了。”

    “我就随便说说,”宋云舞耸耸肩,“大侄子你别当真。”

    “呃呵呵呵……”司机干笑了几声。

    宋家家系很大,司机宋进虽然只比宋云舞小了3岁,但辈分上却低了一辈。是宋云舞一个表哥的儿子,所以喊她姑姑或者表姑。

    “话说回来,”宋翰林忽然话锋一转,“你刚才说的微信买来的小视频是怎么回事?你这些年都接触了些什么东西?”

    “呃……”宋云舞也是一愣,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自然地说出“小视频”。这肯定是和那个白痴僵尸呆久了,被传染了。

    “我就随便一说,你不要想那么多,还是说正事吧,你怎么有空来找我的?”

    宋翰林始终板着脸,道:“我来,是为了你弟弟的事情,你传回去的信息是……苏菲·阿佳妮缠上他了?”

    宋云舞脸色一暗,果然是为了弟弟来的吗?

    “我已经说过了,他在海上救了苏菲·阿佳妮一次,然后在不知道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确定了恋爱关系,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你那时候在干什么?”

    “我喝醉了。”

    “喝醉?你居然喝醉了!”

    宋翰林的每一句话仿佛都在质问宋云舞,为什么在你弟弟生那么重要的事情关头你居然去喝酒而且喝醉了?你这个当姐姐的责任呢?

    宋云舞心里很难受,但她也懒得辩解:“现在苏菲·阿佳妮就住在我家对面,她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如果和她解释清楚的话,她应该不会抓着云歌不放的。”

    “八凶好说话?你这笑话可一点也不好笑,”宋翰林道,“算了,这事你还是不用管了,跟我回家,你弟弟的事情我会请姜家那位出手的。”

    “我的家就在这里,我哪儿也不去。”宋云舞说罢,直接双手结印。

    只见嘭地一声,她的身体忽然变成了一张符纸,在空中边燃烧边坠落。符纸烧得很快,还没落地就烧尽了。

    与此同时,宋云舞出现在了一座大厦的顶上,她抱着双膝坐下,任凭大风吹着,只是看着下方的都市呆。

    巴赫62s上,宋翰林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消失在面前。

    “怎么一言不合就用替身符?我话还没说完呢?”

    “我关心她几句怎么就不开心了?”

    “唉,这女儿长大了真是越来越叛逆了。”

    ……

    “三舅老爷,我感觉你下次说话可以说得再清楚一些。”宋进能当司机,自然在察言观色这一方有一些天赋。

    宋翰林刚刚问宋云舞为什么喝酒绝不是在责难她,只是单纯地关心自己女儿为什么会喝醉而已。要带她回家也是担心她的安危。

    只不过,这位在商场上纵横无敌的大佬在和女儿说话的时候总是会很紧张,直观的表现就是板着脸显得很不开心。

    这样的表情再搭配上那样的话,自然而然会让人觉得他是在责难而非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