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天命赊刀人 > 第1681章狗血剧
    九点多,京城鼎鼎大名的工体夜场,一家酒吧门前,王赞和蒋哲从车上下来,走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弥红灯的招牌异常刺眼,门口前停车场上,基本一水的小跑,这是个开奥迪a6和宝马5系过来都会略显寒碜的地方。

    京城的富家少爷有权公子有很多,他们的夜生活都极其的丰富,一般都是下午找个地方约个饭,然后八九点钟左右订个台,就一直都嗨到后半夜了。

    王赞和蒋哲走进了babyface,一进门就顿时差点被一股弥漫着青春还有荷尔蒙的气息给冲着了。

    这家酒吧倒是够火的了,这才九点半的时间还没到最热的点呢,居然差点就要人满为患了。

    舞池最靠前的一张台子里,坐着七个年龄都相仿的年轻人,三女四男,桌子上放了不少的酒还有果盘。

    王赞哪怕是很少来这种地方,以前也听王小北描述过,像夜场里的这种台子再配上酒水的话,起步基本都要六万左右了,而且如果跟这边的销售或者经理要是不熟的话,你都有可能订不到位置,到最后要是喝高了的话,这一晚上的消费整不好就得奔着六位数去了。

    曾经网上就报过,某位国民老公在夜场的酒水消费有二三十万,当时下面的评论一片惊讶不已,很多人都不可置信光是喝个酒怎么能花出这么多的钱来,但说实话这个消费也就算正常了,北上广深的顶级夜场里,这种靠近舞池的大台子一晚上下来过十万的比比皆是,而五七万块钱的花销就属于常态了。

    蒋哲进来后眼睛就盯着台子里软沙发上坐着的一个姑娘就愣了下,对方正在低着脑袋摆弄手机,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头发扎了一根马尾。

    王赞是没有看到对方的正脸,但从侧面来看的话,这姑娘的颜值至少得有七八十分了。

    女孩的皮肤细腻很不错,五官比较精致,手腕上还戴着一款明显就挺小众也价值不菲的手表,座位旁边放着个大Logo的包,这种装扮的姑娘一看就明显是条件比较顶尖的了,你再一看她旁边的几个朋友,几乎都是个个如此,这就是人以类聚么,癞蛤蟆和青蛙能坐在一起,白天鹅和黑天鹅凑一桌,圈子的定义非常明确。

    蒋哲愣了半晌后就回过了神,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迈步就走了过去,台子里面有个少女看见他之后,就赶紧扒拉了下摆弄手机的姑娘,她抬起脑袋望向蒋哲的时候,眼神里有点光彩闪过,但却很快的就皱起了眉头。

    蒋哲的状态不咋好,胡子拉碴头发蓬松,熬夜加上酒醉让他看起来非常没有精神,明明才二十啷当岁的年纪却展现出了颓废大叔的风采,这人很惰啊。

    王赞不用相面都能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余情未了”四个字了。

    蒋哲和这姑娘之间,明显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节奏啊,要是这么整下去的话那搞不好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发展趋势了。

    姑娘并没有站起来,似乎肚子里还在揣着气,于是索性的就转过了脑袋。

    台子里的几人明显跟蒋哲也很熟悉,一个青年就起身招呼他坐过来。

    “凯子这是我大学同学王赞……”蒋哲给双方介绍了下,到了白裙子姑娘那,他顿了一下后嘴里就简单的吐出了对方的名字“程晓申”,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王赞和蒋哲坐下来后,他俩里程晓申那边就隔了一个女的,对方非常知趣的抬起屁股挪到了另外一边,将中间这里给空了下来。

    气氛一时间略微有点沉寂。

    再配合着震耳欲聋的隐约就显得有点诡异了。

    叫凯子的青年见状,就主动的承担起了热场的责任,起了一瓶礼炮之后挨个杯子倒上了酒,然后端起酒杯说道:“来,来,喝酒了我们,今天是晓申的生日,恭喜她又年轻了一岁,咱们大家共同祝寿星佬一杯,干了,干了……”

    几个人都一饮而尽,蒋哲喝的更是干脆利索一滴都没有剩下,那个叫程晓申的姑娘端着酒杯居然也很利索的一口给干了,紧接着就捂着嘴巴咳嗽了几声,蒋哲皱了下眉头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一个女孩轻声说道:“晓申,你不能喝酒就别喝了,以前你喝点啤酒就多了”

    程晓申放下手一本正经的说道:“今天我过生日我为什么不能喝?过生日就是要高兴,要玩起来,不喝干嘛来了,看着一帮男男女女的跳舞么?”

    那姑娘无奈的说道:“要不我给你换成啤酒吧?”

    “不,我就要喝这个,再给我来一杯……”

    往下的节奏就明显是王赞他们看着程晓申和蒋哲在表演了,这两人都没有说话,蒋哲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眉头始终都是拧紧了的,而程晓申则是咬着牙看他喝了一杯之后,自己也跟着喝了起来。

    这明显是在赌气呢,两人彼此都还有情,但是却被世俗的枷锁给拴上了,王赞这时候想到,自己和白濮的事情会不会被她的家里所反对呢?

    “咳咳,咳咳……”程晓申又喝了一杯酒后,就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蒋哲见状只是稍微顿了顿,就站了起来连忙走了过去,低着脑袋说道:“不能喝就别喝了,行么?你以前也不怎么喝酒的,何必呢?”

    程晓申抬起脑袋,嘶吼道:“我死了都不用你管,你谁啊?”

    蒋哲顿时哑口无言。

    程晓申看着他冷笑道:“你怂不怂?啊,我问你怂不怂,你在我面前连自己是谁都不敢答应了?你以前跟我说的那些山盟海誓,都是在放屁么,说好的我们一辈子不离不弃呢?”

    蒋哲捏着拳头,明显是非常的激动,身子都颤了好几下,但却最终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晓申……”台子外面,两个青年走了过来,扫了眼在场的人后,其中一个人温文尔雅的轻声说道:“你电话关机了,然后给阿姨打了电话,她说你过生日可能是和朋友来工体这边玩了,我就一家一家的找了过来,还好,在这终于碰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