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民秘境时代 > 第十七章 改变与文官体系(改)
    和不打算冒政治风险的老者相比,此时的李子木也需要做出选择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秘境开启者的处境也是越来越艰困,完成不了任务进而被杀更是常有的事情。

    在这十天里,整个台县相继出现了两次秘境降临事件。

    一次是发生在北宋太祖年间的全师雄起义,另外一次则是发生在南宋建炎年间的钟相、杨幺起义。

    这两个秘境的等级都不低,前者被评为二阶,而后面发生的钟相、杨幺起义更是被评为三阶,这也是两宋时期最大的起义军之一,在鼎盛时期,其势力范围甚至涵盖了洞庭湖地区7个州所属的19个县。

    手下的将领更是多达十余人,像是首领杨钦、刘衡、金琮、刘诜、黄佐等,俱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每一个的等级都在玄铁初阶以上。

    从情报上得知,这伙人盘踞在台县下属的建青镇,就在凤山镇的北侧。

    整个建青镇的人口多达5.8万人,比之凤山镇还要多出两万余人,是名副其实的大镇。

    即便是以最保守的预估,钟相、杨幺等人也只需两个月便可完成一统。

    这是比赵家还要可怕的势力。

    而这件事也让李子木开始重新思考人手问题。

    在他原本的规划中,一直都是抱着抢夺的心思,也就是前期先苟着,等到时机成熟,再一举灭掉赵家,到时候城池、粮食便全都是我的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子木一直都采取着保守策略,前期所招收的这一百多人,仅仅只是为了熟悉政务,同时也想看看政策的执行效果,为以后执掌凤山城做准备。

    但现在却不行了,有钟相、杨幺这个大敌在,他需要有赵家这个角色在前面顶着。

    而且从内心里,李子木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凤山城的位置,距离梓河太远,取水极不方面,这相当于给自己找麻烦。

    而他所选择的地点却很好,不仅旁边有水源,由于梓河的流经路线,正好形成了一个类似U型的包裹圈,中间是平原,面积足有五平方公里,东西南三面有水,只有北面一处出口,连护城河都省了。

    即便以后扩建,也可将其当做内城来规划。

    ……

    做出了决定之后,李子木也不打算隐藏了,而做出的第一个决定,便是加快民居的建设速度。

    由于缺乏水泥,所以民居的建造材料多是以石砖、泥土、木材为主,在坚固和耐久程度上自然要差一些,但至少可以遮风挡雨,只要不发生地震,也不太可能出现坍塌的现象。

    新历元年九月二十四日,在经过十余天的突击之后,累计三十五座民居已经全部建成。

    李子木按照之前的规划,将总共十九户、一百三十六人全部安顿好,设立了第一个卫所,取名左营卫。

    左营卫下辖十个保,一百个甲,总计一千户,预计人口将达到六千人。

    其主要职能可简化成两个字,即“治、养”。

    治即自治治理,养即自养养人。

    这是一个着重发展的综合性组织。

    卫所的最高长官为知事,以左营卫举例,也可称之为左营卫知事,是最基层的官员。

    再往上便是都所了,五卫设一都,都所的最高长官为给事。

    至于给事以上,还有管理一镇之地的乡正、一县之地的县正、一市之地的太守、一省之地的牧守。

    这个文官体系是李子木深思熟虑才做出来的决定,总结起来就两点:其一是待遇好,其二是权责分明。

    以后在他的治下,将分成五个相对独立的系统,即文官(负责管理农业、商业和人口户籍)、武官(负责军事)、司法官(负责案件的判断与裁定)、治安官(负责治安管理与刑事案件的侦查)以及位居朝堂之上的阁官(负责律法的制定、政策的推行)。

    如果仅从文官来看,整个文官体系只有六个等级,也只需要负责他们的任免(上级官员有提名权、统筹权以及直辖地区管理权)。

    至于他们手下的“小内阁”,可自行招募人手,只要上报就行,原则上不会变动。

    当然,上面会根据地区的发展水平统一将钱下发到官员的手上,你如果觉得钱不够,也可提出来,等到下个年度再去调整。

    这么做虽然可以简化官员体系,但也相当于放权了。

    在交通不便的当下,信息的流通本身就很困难,如何快速地解决问题才是根本,这都需要地方有一定的自主权。

    至于由此而衍生的贪污、受贿问题,李子木也有自己的想法。

    抑制肯定是要去做,但想要完全杜绝根本不可能,你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是圣人。

    只要不超过红线,地方的治理在你的手上可以得到发展,每年的“绩效考评”都通过了,你就可以继续做。

    创业前期,发展才是一切的根本,如何让更多的人活下来才是唯一的德政。

    我给你地方充分的自主权,你只要可以把发展搞好,随你怎么折腾,你如果搞不好,就算是清官,也得给我滚蛋!

    在乱世,有道德洁癖的统治者是走不远的,我既然给了你权利,你就要做好,能力始终要放在第一位。

    而且在内心深处,李子木对于清朝所采取的中央集权制度极度恶心!

    天底下就你皇帝一人聪明,文治武功无所不能,所有大小事务都要由你一人把关、裁决。

    这种制度遇到一个勤勉的皇帝还好一些,一旦遇到个极品,权利就很容易被个人或者某个团体把控着。

    试想一下,当这帮居于朝堂之上的大臣躲在一个昏暗的角落里,三言两语就决定了一个地方大员的前途,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光是想一想,李子木就觉得心中发寒,要知道,一个地区的发展,起决定作用的,不是那些善于斗争的朝堂大员,而且仰赖于一大批兢兢业业的地方官员。

    李子木不想让神圣的朝堂变成权利斗争的温床,而应该成为政策的辩论之所、律法的讨论之所、教育的推行之所、人才的选拔之所。

    在以后,发展经济、养活百姓交给地方,推行政策、普及教育、定制律法、选拔人才交给朝堂。

    只有权利分明,才会避免这种情况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