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第51章 不守妇道
    第一天去恒阳集团,时清欢起的很早。

    楮墨翻身下床,她已经换好衣服在化妆了。

    楮墨坐在床沿,看着她……

    时清欢穿了一件一字领白色套头衬衣、微微露出肩膀,下身一条牛仔荷叶裙,很端庄得体。

    可是,楮墨却是怎么看、怎么碍眼。

    “啧。”楮墨皱眉,“你要穿成这样出门?”

    “嗯?”时清欢正在画眉毛的手停下,回头看着他,“这样……怎么了?哪儿不对吗?”

    哼……

    楮墨勾唇,无声冷笑,起身走过来。

    什么话也没说,俯身吻在她勃颈上。

    “嘶——”时清欢皱眉轻呼,眉笔掉到了地上,推搡着。

    “你干什么?快别!”

    这一大早的发情,昨晚弄到两点还没够吗?

    楮墨不理不睬,在她脖子上用力吸着……一下接一下,渐渐的喘气也粗了。

    “别……”时清欢真担心他继续下去,会耽误了时间。

    妥协了,“晚上,晚上行吗?晚上你要怎么样都行……”

    “噢。”

    楮墨松开了,一脸得逞的表情,“那算了,等到晚上吧。”

    说完,转身进了浴室。

    时清欢皱眉,捡起眉笔。

    对着镜子,僵住了……这个男人,把她脖子上吸的都是吻痕!要她怎么出门啊!

    “哈!”时清欢气的笑了。

    这才是他的目的吧?这么一来,身上这件衬衣是穿不了了!

    没办法,时清欢只能进衣帽间重新找了件高领的换上,将那些吻痕包的严严实实。

    “什么人啊!真是,变态!”

    正抱怨着,楮墨冲完澡出来了。

    时清欢立即安静了,还堵了嘟嘴。

    这些小表情被楮墨尽数看在眼底,下意识的勾了唇……真是可爱啊,23岁的女人,却还像当初他们相遇时一样可爱。

    楮墨收了笑容,冷冷道。

    “以后就这么穿,不能穿的那么暴露!穿的那么暴露,是要勾引谁?那些不守妇道的衣服,只能穿给我看!”

    哈……时清欢哭笑不得,一字领就是暴露?穿一字领就是不守妇道?

    真的,这个男人,一定是有心理问题!

    时清欢不想惹怒他,只想着怎么挨过这一个月。

    扯着嘴角笑笑,“好,我知道了。”

    ——

    恒阳集团。

    时清欢成年后是第一次踏上这里,小的时候,外公温峥嵘还没病倒时,她倒是经常来的。

    父亲加班时,她也曾跟着母亲来给父亲送过饭……

    只是现在想起来,已经是物是人非。

    时清欢眨眨眼,忍住眼底的湿意。

    “这位小姐,您不能进去。”

    前台尽职尽责,上前来拦住时清欢。

    时清欢笑笑,“麻烦你通知董事会,还有你们时总,就说……我是时清欢。”

    时清欢……

    前台微微一怔,她虽然没有见过,但这个名字她却是听过的,毕竟作为恒阳集团的一员。

    “呃……大小姐?”前台微微躬身,态度立即变了。

    时清欢微一颔首,“我是。”

    “那您请……”前台立即侧过身子,比了一下手势,“您先上去,我这就给董事会、时总打电话,今天是周一……按例是在大会议室召开股东大会的。”

    时清欢点点头,“我知道,谢谢。”

    “不……客气。”前台讪讪的笑笑,把时清欢送进了电梯。

    电梯门一合上,时清欢捏紧了包袋……不是不紧张的。

    前台已经炸锅……

    “哎!大小姐回来了!”

    “呀!听说老总裁一走,父女反目是不是真的?”

    “怕是啊!时总现在有老婆孩子,哎……大小姐真可怜,虽然是名正言顺,可惜没有母亲帮着!”

    ……

    这边,董事会上,时劲松接到了电话。

    暴跳的站起来,“什么?怎么会让她进来的?她有什么资格进来?”

    吱嘎……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时清欢微卷的头发在脑后轻轻一束,显得干练而清爽,颇有几分职场精英女性的风范。

    里面,顿时鸦雀无声。

    时清欢迈开步子,款款走进来。

    看着时劲松,“怎么,时总,我不能来吗?”

    时劲松惊愕,瞪着她,“你……”

    “哼。”时清欢淡笑,“在外公的遗嘱上,我是第一继承人,难道,我没有坐在这里的资格?”

    此话一出,诸位董事坐不住了,纷纷交换眼神,小声议论着。

    “这是不是真的?”

    “老总裁的遗嘱,好像还没有办理……”

    “按理来说,大小姐确实是最亲的人。”

    时劲松心虚了,吞了吞口水。

    “时清欢,你要这么说,那你也应该清楚……你现在还没有继承的资格!你结婚了吗?”

    时清欢面色一僵,双手不自觉的握紧。

    “呵……”时劲松得意的笑了,“所以现在,你觉得你有资格进入董事会吗?”

    来这里之前,时清欢知道,她不可能一步成功,心里也是有想法的。

    她要夺回恒阳,就必须在恒阳打下根基。

    毕竟这么多年,恒阳内部都是时劲松的人了……

    时清欢咬牙,努力挤出微笑。

    “时总说的是,我并没有想过一步登天……不过,身为第一继承人,将来我总要独当一面,所以,我今天来,是想说……我从今天起要进入恒阳,跟着各位叔叔伯伯学习。”

    说着,时清欢微微躬身,朝着各位董事鞠躬行礼。

    “哎哟,大小姐。”

    董事们纷纷站了起来,“大小姐您客气了。”

    “各位叔叔伯伯……”时清欢谦逊有礼,“清欢,还请多多指教。”

    在葬礼上,各位董事都是见过她的了。

    此刻,也不免寒暄。

    “清欢小姐,太客气。”

    “清欢小姐,快快起来……”

    时劲松看着看,恨的痒痒。

    父女俩的视线撞在一起,迸发出火花!那含义,不言而喻。

    时清欢挑眉,“时总,您看……我从哪里做起比较好呢?”

    董事们里有附和的,“是啊,是要开始学习……这以后,恒阳还要靠大小姐!”

    时劲松气的,直点头,“好、好……我一定安排个好位子给你!”

    “呵。”时清欢迎着他的目光,“谢谢时总。”父女俩,到了这种地步……岂止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