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第66章 全世界我只认识你
    楮墨缓缓睁开眼,他现在躺在医院里。

    急诊部比较简陋,床与床之间,只用帘子简单隔开。

    隔着帘子,他能听到时清欢在和医生说话。

    “医生,他没什么事吧?”时清欢担心的问着。

    医生点点头,“现在还不好确定,外伤是没什么问题,不过……他脑子这里撞了一下,具体是什么情况等他醒来再说。”

    “啊!”时清欢听了,很着急,“哎……我知道了。”

    楮墨浓眉紧蹙,他想不通……她明明是这样善良,口口声声叫着他恶魔,一心想着从他这里逃离,可是看到他有难,还是会伸出援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么善良的绵绵……当年会背叛他?

    ‘哗啦’,帘子掀开了。

    时清欢一眼看到楮墨醒了,神情立即充满了戒备。

    “你……你醒了?”

    时清欢不敢靠近,“你……你怎么样?你感觉还好吗?”

    她这一副据他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好像他真是洪水猛兽!

    想到她跳海之前绝望的眼神,楮墨心上隐隐揪痛。

    医生走了过来,手上拿着病历,“你醒了,正好……姓名,年龄,怎么受的伤?你还记得吗?”

    楮墨微微蹙眉,心念一动。

    他突然看向时清欢,一脸无辜。

    时清欢诧异,“医生问你话,你回答啊!看我干什么?”

    楮墨懵懂,朝时清欢伸出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一睁开眼就看到你在亲我……你不是我老婆吗?”

    医生瞄了他们一眼,那眼神太意味深长……

    时清欢惊愕、蹦了起来,像只炸毛的小猫,“你胡说什么?谁是你老婆!”

    “亲爱的……”楮墨委屈的朝时清欢眨眼,“你不要我了吗?”

    时清欢张着粉唇、满是不可思议,只好去看医生,“医生,他这是什么毛病啊?”

    “脑部受伤。”医生拿起刚出来的脑补cT,指了指其中一块,“这里有一小块阴影……”

    一边说,一边指给时清欢看,“这可能是导致他现在这个状态的原因……”

    “啊?”时清欢惊愕,“那他现在是什么状态?”

    “功能性记忆缺失。”医生说了个专业名词。

    时清欢惊讶的张开嘴,她虽然不是医生,但这是什么意思她还是懂的!失忆?她竟然在海边捡回了失忆的容曜!要不要这么狗血?哈哈……天道轮回,这个恶魔,竟然失忆了!

    窃喜过后,时清欢又懵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时清欢吞了吞口水。

    恶魔失忆了,要怎么处理?

    医生摇摇头,“他很清醒,说明没有大问题。这块阴影很小,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影响,我建议你们……现在就可以办理出院,回去观察。医院嘛,有什么好住的?把伤口清洗包扎一下,回家养着吧。”

    “……啊。”

    时清欢张着嘴,接过医生开的单子。

    好半天,她都没缓过神来……

    猛回头,楮墨正无辜的眨着眼,“老婆……”

    “闭嘴啊!”时清欢怒吼,“谁是你老婆,不要乱喊!我告诉你,我不认识你!你很有钱的,你自己去缴费、包一下伤口吧!我走了!”

    一边说,一边把单子扔给了他,转身就走。

    “老婆!”

    “啊——”

    时清欢捂着耳朵,匆匆跑了。

    医院门口,就有公车,时清欢忙冲了上去,走到最后一排坐下。

    把那个恶魔扔在那里没事吧!他那么坏,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都是上天的报应!像他这样的人,活该!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她已经救了他的命了,还要怎么样?

    对,她仁至义尽了。

    这么想着,时清欢觉得挺妥当。

    可是,转念又一想。

    不行啊,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受了伤躺在海边,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钱?哎呀,他失忆了,知道钱是什么东西吗?

    哎呀!烦死了!她为什么要替那个恶魔考虑那么多?他是生是死,是不是露宿街头,和她有什么关系?

    车子到站了,吱嘎一声,门开了。

    霍地,时清欢站了起来,下了车。

    ……

    “呼!”时清欢长吐一口气,她今天还真是……总是出尔反尔,说是不管他的,却又折回来了。

    回到医院,急诊室里,已经没了楮墨的影子。

    时清欢慌忙拉住护士,指着楮墨睡过的床,“护士小姐,这位患者呢?”

    “他啊。”护士淡淡说道,“他没钱,已经走了,连伤口都没包……”

    “什么?”时清欢惊愕,当即怒火噌噌。

    “你们怎么能这样!这是医院!就因为他没钱,就赶他走了?你们还有没有点同情心?”

    护士:“……”哑口无言。

    时清欢冷哼,“他要是有事,我闹死你们医院!”

    一转身,跑出去找楮墨。

    “容曜!容曜!”

    时清欢急的大喊,才记起来,他失忆了……叫他容曜,他能知道是在喊他吗?真是,急死人了!

    “那个……”

    急诊楼拐角的阶梯上,楮墨站了起来。

    那么高的个子,束手站着,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老婆,你是在喊我吗?”

    “……”

    时清欢一怔,猛回头看着他,眼睛一下子湿了。

    小跑着冲上前,一拳头捶在他胸膛上,“你乱跑什么?我说扔下你不管了吗?”

    楮墨抿嘴笑着,“……没有。”

    虽然是她蛮不讲理,不过,很可爱啊。

    “真是。”时清欢不好意思的瘪瘪嘴,上前来,拉着楮墨,“走!去缝合室处理伤口。”

    “噢。”

    她交完费回来,看到楮墨脑袋上裹了一圈绷带——明明是很滑稽的装束,但这个英俊的男人愣是能将这画面变得极富有时尚感。

    “嘁!”时清欢瘪嘴,男人长的太好看了,也是祸害!桃花朵朵开!花心大萝卜!

    时清欢收起单据,走过去。

    “喂,都好了,你不走吗?”

    楮墨抬头看她,眼眸清澈,因为刘海垂了下来,还显得有那么几分天真的孩子气,“我去哪儿?”

    “……”时清欢一愣,“你问我?我哪儿知道啊?你该不会讹上我吧?”

    楮墨无辜的眨眼,“可是,全世界我只认识你。”

    那眼神,像小狗一样……可怜兮兮,无辜的很。

    时清欢吞了吞口水,恻隐之心又起来了。“喂,你身上没有联系方式吗?手机、名片之类的?”

    “没有。”楮墨摇摇头,掏了掏口袋,都是空的。

    时清欢也傻眼,他现在连脑袋都是空的!

    楮墨害怕的拉住时清欢的手,“你不要丢下我。”

    时清欢一瞪眼,“你就不怕我把你给卖了?”“不怕。”楮墨咧嘴,“这么说,你不会丢下我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