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第67章 重新爱上他
    哎……

    时清欢无奈的叹息,看吧,人还是不能作恶啊。

    这个恶魔,现在居然成了个……‘小白痴’?

    总不能把个‘小白痴’留在医院吧?他以前虽然变态,好歹没少过她吃喝穿……

    一咬牙,时清欢还是不忍心扔了他。

    “走吧,跟我走。”

    “嗯!”楮墨狭长的眼眸眯起,笑嘻嘻的。

    时清欢讶然,微张着唇瓣,失忆真是可怕啊……这和前两天那个‘变态’简直是判若两人啊。

    一转身,时清欢走在前面。

    楮墨跟在后面,去拉她的手。

    “嘶!”时清欢吓了一跳,把手一挥,“你干什么?”

    楮墨一脸无辜,指指路过的情侣,“不是应该这样吗?我看……他们都是这样的。”

    “嗯?”时清欢瞪眼,恶狠狠的朝他吼,“别碰我!人家那是一对儿!你知道一对儿是什么意思吗?他们是相互喜欢的!可是,我不喜欢你!所以,你不能碰我!”

    “……噢。”

    楮墨失落的低下头,双手在身前握着,一副受气包的表情。

    “……”时清欢张了张嘴,“算了!走吧!”

    楮墨默默眯起眼,垂下的刘海,藏住了他眸底的心思。

    呵……不喜欢他吗?恼火!她竟敢!

    之前的方法不管用,那么,他就换一种方式!

    总有办法让她想起来……如果想不起来,那么,她也必须重新爱上他!

    ——

    回到时家老宅,远远就听见里面乱糟糟的一团。

    时家人在忙着找时清欢,连左右邻居都出动了。

    时清欢带着楮墨不敢走正门,牵住他的手,从后门进去。

    楮墨一怔,垂眸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

    “这是……哪里?”

    “嘘!”时清欢皱眉,朝他摇摇头,压低了声音,“小点声……这是我家!”

    ……这丫头,竟然带他回家?楮墨眯起眼,唇角勾起。

    前边儿,时清欢自然不敢去,她带着楮墨从后院楼梯爬上了阁楼。

    “来,上来。”

    阁楼很矮,楮墨个子高,需要弯腰才能进去。里面还是矮了,楮墨一进去就撞到了脑袋,立即伸手捂着,“呃——”

    “哈哈。”时清欢忍不住笑了,“你没事长那么高干什么?”

    楮墨看着她,冒出来一句,“男人高大,是为了保护女人!”

    “嘁。”时清欢哂笑,“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保护女人?”

    心里更为不屑,这家伙要是知道自己以前的‘恶行’,还有脸面说这种话吗?

    “我能保护你的。”楮墨握住时清欢的手,眸光真诚,“相信我。”

    那么一瞬,时清欢看进他眼底,心跳竟然……漏了一拍!

    “呃……”时清欢慌张的抽出手,“你在这里呆着,我一会儿给你送吃的来。”

    楮墨拉住她,“你要走吗?”

    时清欢以为他害怕,拍拍他的手,“不用怕,这个阁楼我家里人不会上来的,你在这里很安全……我不会扔下你,在你回到自己的生活里之前,我会照顾你。”

    ……

    时清欢下楼,刚好撞上了时清雅。

    “哟!”时清雅抱着胳膊,冷笑道,“时大小姐可真能折腾!家里人满世界疯找你,原来你好好的在家里呢!”

    时清欢攥紧手心,不想和她废话。

    “别走!”时清雅一把拉住她的手,“不说话?你哑巴啊?你说,你这次干嘛来了?”

    “……”时清欢一回头,咬牙瞪着时清雅。

    时清雅见她不说话,越发狂妄,“瞪什么瞪?你不是都和我爸脱离关系了吗?你还来参加爷爷的寿宴干什么?说实话吧,你是不是又打什么主意?”

    “哼。”时清欢笑了,“我打什么主意?时清雅,我和时劲松尚且有关系可以脱离……你呢?你才是压根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你是在时劲松的户籍上吗?”

    “你!”时清雅气的脸色都变了。

    眉眼一扫,看到了时清欢手上的水泡……刚才被药汁烫的。

    顿时,一伸手,扼住时清欢的胳膊,正是水泡处!

    “啊!”时清欢疼的五官直皱,越是挣扎越是疼,“时清雅!放开!你快放开!”

    “不放,我就是不放!”时清雅得意的笑了。

    “你不是很能耐吗?怎么,也会疼啊?”

    阁楼上,楮墨坐在窗沿,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他双眸似寒星,迸发出冷冽的光芒!

    时家院子种了颗杏树,刚好朝着阁楼方向生长——楮墨歪过身子,刚好能够到。

    他略一勾唇,冷笑。

    楮墨手上一用力,朝着时清雅的方向瞄准、用力掷出去!

    “啊!”

    时清雅兀自狂妄,冷不防脸上被什么东西砸了,手上便松开了。

    “什么?什么东西?”

    脸上挨了重重一下不说,抬手一抹,还有汁水?顿时,连妆也花了。

    “……”时清欢一瞪眼,忍不住笑了,“哈哈……”

    “你!”时清雅狼狈不已,指着时清欢,“是你!时清欢!啊……”

    时清欢摊手,“时清雅,我可没动!”

    “那是怎么回事?”时清雅尖叫着,“这里只有我们,不是你是谁?难道它自己砸下来的?”

    嘴巴里,又中了一颗——让她被迫闭上了嘴。

    “唔——”时清雅一副见鬼的样子,捂住了嘴巴。

    “哈哈……”时清欢笑的肚子痛,蹲在地上大笑不止。

    时清雅四处看了看,抓狂到,“谁?是谁?”

    时清欢捶地,“时清雅,老天爷来收拾你了!哈哈……”

    “时清欢,你等着!”时清雅狼狈不已,灰头土脸的跑了。

    时清欢揉着肚子,想到了什么。

    蓦地抬起头,看向阁楼方向……

    那是离杏树最近的位置,难道,会是他吗?如果是的话,那个恶魔失忆了之后,还是蛮可爱的嘛。

    黑暗中,楮墨看着时清欢欢快的笑着的模样,心上柔软的一塌糊涂……

    腰间,手机一直在震动。

    他的手机是防震、防水的,没那么容易坏。

    这个时候,一定是容曜。

    楮墨神色一凛,转身进去接起。

    “嗯,我。”楮墨淡淡道,“我没事……不过,暂时不能回去,他们不是希望我出事吗?你就当做,我已经出事了。我……要留在这里,多久?暂时还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