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民秘境时代 > 第七十五章 希望
    “要杀人了吗?”

    这话刚一说完,在场的所有现代人,都感受到了一丝彻骨的寒意。

    此时抬头看着一脸漠然的李子木,心里更是胆寒。

    这里可不是灾变之前,他说要杀,就没有任何人敢提出意见。

    眼见气氛有些沉重,一旁的王洪低着头,左脚刚想挪动了一下,又赶紧退回,连续数次之后,这才硬着头皮说道:“我支持大人的决定,任何人都要对自己所犯的错误买单,他们既然犯了错,就应该接受惩罚!”

    “我也支持大人!”

    “还有我!”

    “……”

    此时能够登上宝船的,都不会是普通人,最差的,都是一名令吏。

    有掌管卫所的知事,也有掌管都所的给事,当然,像一些技术官僚也不少,比如农业、渔业、冶铁和盐业的相关主管。

    既然能够做到这一步,不说人情通达,但至少不会傻。

    之前的李子木一直采取放任自流、无为而治的策略,对现代人也称得上礼遇。

    不仅不用亲上战场,很多没有劳动能力的老人、妇幼也都养着,时间长了,难免会让一些人失去该有的敬畏。

    当初李顺来袭的时候,的确有人做出了投敌的举动。

    但这种人并不多,被直接抓到证据的,只有十七人,如今已经被控制起来。

    “如果直接杀掉的话……”心里仿佛有个过不去的坎,不少人的心里难免会有些不舒服。

    对于这些人的表情,李子木一个不落的看在眼里,同时也有些嗤之以鼻。

    这是没有造成实质上的损害,如果九黎城就此被攻破了,不知道这些人还会不会有这类的想法。

    在心里将他们记下之后,李子木也不打算让其继续干下去了。

    九黎城百分之六十的文吏都是前期选拔出来的,现在看来,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弊端。

    由于经历的惨事较少,很多人的心态还没有调整过来,无法用理智来看待问题。

    如果九黎城的文吏全部都是这种人,还怎么发展?

    一名合格的文吏,必须要人情练达,既不能过于残酷,但也不能温情脉脉。

    这个尺度要把握好,尤其在大是大非面前,一定要明确。

    投敌者所损害的可是绝大多数人的身家性命,死不足惜。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在从宝船上下来之后,紧接着便前往下一站。

    ……

    “大家都排好队一个个来,不要抢,我在这里保证,绝对会让所有人吃上饭,我也知道大家都饿了,但不守秩序的话,反而会更慢。”

    “哎,大爷,你往哪里插队呢?”

    “我的小孙女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现在已经晕倒了!”

    “快带过来让我看看!”

    “医学院的人呢!赶紧把神药拿来,这里有个小孩快不行了!”

    一名青年听到这话,一边往前狂奔,一边将身上的急救箱拿出来。

    看到躺在地上的小女孩,先是将一片延龄草叶子塞进她的嘴里,随后又拿出一个小瓷瓶,将一小股淡绿色的液体倒了进去。

    伸手试探了一下小女孩的鼻息,感觉到手指上的温热之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没什么大事,只是饿昏了过去。”

    吩咐两名护士将其抱到担架上,青年不敢停留,收拾急救箱便往其他地方跑去。

    ……

    “人们都说多难兴邦,这并不是盼望多灾多难,而是指在一定条件下,可以激励人们奋发图强,战胜困难,凝聚向心力。

    现在的九黎城,每天都会有一大批难民涌入,这些难民在提醒人们的同时,也洗涤着人心。”

    此时看着被抱起来的小女孩,李子木忍不住感慨道。

    听闻,一旁的刘卫华也很有感触:“或多难以固邦国,或殷忧以启圣明,在大是大非面前,华夏人的立场从来都是最为坚定的。

    当看到那名不怕劳累,一路飞奔的青年之时,我觉得现代人还有希望。”

    这话说完,刘卫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而问道:“听说您要立法?”

    “立法是必须要做的,现在的九黎城靠着道德规范还能维持一阵子,等到人数多起来,就很难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反而认为要先将刑法立起来。”

    “刑法?”

    “对,刑法是一切法律的基础,也是规范行为的最低标准,如果没有发生投敌的事件,我也觉得不用着急,但现在看起来,却是迫在眉睫了。”

    “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您不能保证所有人都是道德模范,等到局势稳定下来,杀人、奸淫的现象肯定会发生,到时候没有法律依据,很容易造成混乱,毕竟有条文在,心里也会有一些安全感。”

    “我会考虑的。”

    心里有些意动,此时想着两个小时之前才被处斩的投敌者,李子木也有些明悟。

    公开处斩的确是加强了自身的威望,但也不能说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如果没有法律这张大网在,这种不安可就不仅体现在罪犯身上了,还会投射到他的身上。

    他虽然不惧这些流言蜚语,但也不能不食肉糜,装作没看见。

    刘卫华这话也是在提醒他,你可以去强化名与器,但也要顾及人情世故,最好是能够兼顾。

    以如今来看,立法便是最好的解决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