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民秘境时代 > 第九十七章 南越军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明玉珍看着异常顺利的收割计划,心里总有一丝不安。

    即便九黎城派出了军队来袭扰,这里面也包含了为数不少的精锐。

    既有身高超过两米、气势逼人的重装步兵,也有射程惊人的弓手,几次袭扰下来,自己也损失了五千多兵马。

    但这个数字还是太少了,自己可是抢夺的粮草,对方不可能不重视。

    以九黎城的实力,即便无法尽数斩杀一队人马,但也不可能仅仅只有五千人。

    这不是一个全力以赴的态度。

    扶着脑袋想了半天,无论他预想了多少可能,也没发现任何漏洞。

    运粮队已经陆续前往盐县,此次抢收下来,至少也有二十万旦(元末一旦等于57公斤,二十万旦就是一万一千吨),而如此多的粮草,别说李子木了,就算是他也极为眼热。

    “运粮队?”

    一道惊雷仿佛在他脑海里闪过,明玉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头对着副将说道:“运粮队可有回话?”

    “还没有,算算时间,此时的运粮队应该已经进入了盐县,最多一个时辰,就能抵达大夏城。”

    “至于报信之人,想来也会在一个时辰之内到来。”

    副将低头算了下时间,开口回着。

    “有些疏忽了,当初没有把运粮的速度考虑进来,如果九黎城直接进入盐县阻击,也并非没有可能。”

    “主公有些多虑了,运粮小队足有十几处,而且多是分开运送,即便九黎城的军卒再精锐,也无法阻止,能够得手一两次便属幸运。”

    “除非他直接攻城,但根据探子回报,九黎城内还留有五万兵马,若是去除掉袭扰的五万兵马,已所剩无几,靠着这些人绝无成功的可能。”

    这副将也极有经验,仅仅是稍微估算一下,便知道不可能。

    实际上,击杀运粮小队是十分愚蠢的决定,即便你每次都能成功个一两次,也于事无补,反而损失的更多。

    毕竟水稻在一直收割着,不将自己这些人解决掉,反而放任不管,明显是失智的做法。

    在他们的规划里,只要可以“安心”地抢收个四五天,就可以得到两百万旦稻米,到时候再放火烧掉一部分,这个损失可就大了。

    在听到副将说完之后,明玉珍也是暂时将心中的不安压下。

    道理他也都懂,但九黎城过往的战绩太过于彪悍,不得不让他心生忌惮。

    ——

    另一边,关胜和华雄在合力击杀完最后一支运粮小队之后,随后不约而同地长舒了一口气。

    长距离奔袭最是折磨人,即便他们的等级都已达到了超神阶,但也难掩疲惫之色。

    “也不知王校尉查探的如何了。”一声轻叹,关胜抬头看了眼前方,低声说道。

    这一次能够大获全胜,至少有一半的功劳要记在王境宇的身上,没有对方在盐县上空侦查,就算他们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竟全功。

    对于这位十三岁的少年,两人也都表露出了足够的尊重。

    关胜这话一说完,华雄便揉了揉粗壮的手臂,恨恨地回着:“这明玉珍也端是狡猾,竟然分兵十余处,如若不然,定能一举灭之。”

    “依某看,倒不如领兵攻打大夏城,声东击西!将这贼人给引出来。”

    听到这话,关胜用狭长的丹凤眼瞥了一眼对方,随后又下意识地轻抚着胡须。

    用六千人去攻打十万人驻守的大夏城?还企图将其引出来?

    对方要蠢到什么程度才会上当?

    主公三番五次责令你多读兵法,看来效果并不理想啊!

    有些不想搭理他,关胜一边领兵往台县的方向走,一边转移着话题,此时开口问道:“华将军训练的南越军如何了?”

    “颇为勇武!”似乎提到了他的得意处,华雄一张大方脸上满是笑意。

    南越军是府衙下令打造的,本意是为了执行以越治越的策略。

    但在打造的过程当中,却出现了些许偏差。

    当初他在询问训练细节的时候,李子木随口说了一句以九黎兵的标准训练。

    误会也就从此诞生了。

    九黎兵由于身体素质在那摆着,训练的量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

    但华雄却谨遵“旨意”,完全按照李子木的“要求”去做,这也导致了一系列惨案的发生。

    几乎是在第一天,南越军便有一百多人被活活累死。

    之后又连续出现了好几天这种情况,忍受不住的南越人终于发生了哗变。

    但华雄可是跟随贾诩治理南越的主力,哪里能够忍受这种事情,直接下令击杀了上千人,这才堪堪稳住了局势。

    在这之后,南越军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着。

    甚至已经不能用令行禁止来形容了,你就算下令他们往数米深的坑洞里跳,他们也能在瞬间给填平了。

    这是一群疯子,或者说是一群没有思想的杀人机器。

    而华雄则是他们的主心骨,忠诚度让人匪夷所思。

    用李子木的话来说,这根本就是一群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

    整个南越军足足有一万五千人,这也成为了李子木手底下的一支秘密武器,而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