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重生之修罗归来 > 第一五六章 真人当前
    荣昌和,茅山!

    茅山派也是华夏国术法的发源地之一,曾经辉煌一时,名气很强,提起道士二字,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茅山道士、武当道士、龙虎山道士。

    然而,时过境迁,随着岁月更迭,在当今术法普遍低迷的大环境中,茅山派如今的发展也是盛极而衰,辉煌不在,门人凋零。

    感觉到荣昌和看似谦虚实则那咄咄逼人的锋芒锐气后,裴君临眼眸中忍不住有冷芒一闪而逝,毫不客气的冷叱道:“就你一个修道才堪堪踏入巅峰的人,也配来这里当教官?”

    术法界的修行被称为修道者,它的修行和武道境界截然不同,境界也没有那么麻烦,只是被分为简简单单的四个层次,分别是修道初期,修道中期、修道巅峰,以及最后的真人!

    其中修道初期的实力就差不多等同于武者的明劲级别,修道中期等同于武者的暗劲,修道巅峰堪比武者的宗师境界,至于真人则就堪比先天强者。

    至于品级之间的对比,就远没有那么详细了,实力的强大完全靠个人的综合实力。

    裴君临如今的修为,被人称之为真人,一念动而天地惊,万木俯首,画地为牢,看不起荣昌和区区修道巅峰实属正常。

    然而,这话落到荣昌和的耳中却觉得是一种羞辱,太狂了!

    他乃是当今术法界少有的修道巅峰的大人物,走到哪里都是受万人崇拜的存在,由于当今术法界普遍低迷的情况,虽然他是一名修道巅峰的强者,可就算是武者中的先天强者,见了他有时候也很客气。

    因为,修道者所掌握的各种风水、阵法、符篆、玄学等等降妖除魔的本领,是武者根本不具备的。

    在物以稀为贵的基础上,修道巅峰的强者,在当今地位极高,就连国家都客客气气对待,荣昌和就是被国家重金请来的术法教官。

    没想到,如今却被裴君临这么一个年轻人当面羞辱,向来骄傲惯了的荣昌和岂能不恼火!

    “竖子放肆!”

    荣昌和大怒,一身道袍无风自动,身上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势,手中金笔嗡嗡作响。

    “今日本道长倒要会一会裴教官有几分真实本领,胆敢如此口出狂言!”

    话音未落,荣昌和手中已经多出一叠早已经制作好的符纸,其中两张迅速往自己身上一贴,刹那间,一阵金光暴起,荣昌和全身被笼罩在一层金色的光罩之中,看上去神威勇武,如同传说中降魔除妖的大天师!

    再然后,他剩下的符纸对着裴君临一抛,哗啦啦,但见漫天金光涌现,这些符纸飞出去的瞬间,已经化作一柄柄金光闪闪的小金剑,足足有七柄,齐刷刷剑芒对准了裴君临的身体,发出阵阵剑鸣之声。

    “神念御剑!”

    学员的阵营中,传来一大片不可思议的惊呼声,所有学员全都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震惊,夹杂着还有一股难掩的兴奋。

    神念御剑,这是一种在无数人心目中,特别牛逼的本领,就如同许多电影、电视上所表现出来的画面一般无二,强大的修道者可以神念操控飞剑,隔空斩人头,杀人于千里之外!

    没想到,在如今的现实中,却活生生的亲眼看到了,如何不让人兴奋!

    此刻的荣昌和,全身金光笼罩,身前更是有七柄金光闪闪的小金剑虚空悬浮着,剑鸣声不绝入耳,端的是神威不凡,堪比传说中的神仙,风头一时无两。

    “小子,这就是我茅山派大名鼎鼎的金光御剑术,念你小小年纪,就有此等修为,想来天资不菲,赶紧道歉,本道长就饶恕你这一次的无知!”

    荣昌和威严如狱的声音响彻整个操场上空,惊动了不少人,基地四面八方,一道道强大的意念朝着这边探来,更有人影闪烁,不断有强者朝着这边靠近。

    “怎么会是他!”

    一处密林中,有两个身影聚在一起,当看清操场上站着的裴君临容貌时,不由露出震惊之色,这两人赫然是之前曾在青州时,遇到的那孔麟、关越二人。

    “金光御剑术?”

    然而,出人预料,面对荣昌和如此霸气神武的气势,裴君临那张面孔上神色却毫无任何变化,不仅如此,他的嘴角隐隐还露出一抹不加掩饰的讥讽,轻轻叹气道:“无怪乎如今的茅山派人才凋零,风景不在,原来门人都是如此的井底之蛙!”

    “只是区区一个术法而已,竟然也配称得上御剑术三个字?!”

    咚!

    就在话语刚刚落下的时候,裴君临突然一步跨出,这一步如同高高在上的巨灵神大步落下,引起整个操场都是一阵晃动,如同地震来临,引起阵阵惊呼声不断。

    再然后,所有人就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以裴君临和荣昌和两人身体为中心,脚下大地猛地裂开一道道缝隙,一株株疯狂的藤蔓树根破土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将荣昌和整个人缠住。

    那原本笼罩在荣昌和身体四周的金光,在坚韧锋利的藤蔓下,好像气泡一般,直接破碎。

    更有一道道带着尖刺的藤蔓宛如灵蛇一般,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刺向了半空中那虚空漂浮的七柄小金剑。

    当坚韧的藤蔓碰触小金剑的瞬间,这些原本在学员们心目中神圣无比的小金剑,也是脆弱如豆腐渣,一个个化作了漫天金光,消失与虚无。

    战斗来得快,结束的也快,一直到荣昌和整个人被粗如手臂的藤蔓缠住,捆绑在半空中,无数根带着尖刺的藤条如吐着信子的灵蛇,遥遥对准时,所有人方才如梦初醒,一个个下巴惊掉了一地。

    更有学员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俏脸发白,充满了恐惧!

    而至于荣昌和本人,也彻底呆住了,被困在层层藤蔓中的他,一张面孔充满了彷徨无助,似乎连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操场的四周,一道道赶来观战的身影有不少强者的眼眸中也爆射出浓浓精光,充满了震惊。

    军事堡垒的某处高地所在,陆晴空不知何时已经和两名差不多岁数的老者站在那里,他们全局目睹了下方操场上所发生的一切,不断点头。

    “当真是后生可畏啊!原本我以为传言多有不实,今日一见,这个裴君临还真是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一位头发雪白,面色红润的老者赞许道。

    “只是可惜了,这样的天才人物,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尿性,很少有人想被束缚的!”另一个老者忽然摇头叹气。

    陆晴空笑容灿烂:“那可未必!只要方法用对了,找准了每个人的弱点,任凭这些人再天才,他们也得乖乖为国家效力!”

    两个老人同时一愣,紧接着双双露出灿烂的表情,同时拿手指着陆晴空道:“你这个老家伙啊!再狡猾的猎物,也难以逃脱猎人的手……不过,为啥我们听着这么高兴呢!”

    三个年级加起来都快超过两百岁的老人,笑的极为快乐,如同孩子……

    下方操场上,气氛死寂一片,所有人都被裴君临的手段给震住了,尤其是那些学员更是大脑一片空白,他们何曾见到过如此玄幻性的一幕。

    地底好端端的藤蔓、树根会突兀的破土而出,好像一根根绳索,将人捆绑成粽子,而且一些藤条甚至还拥有了生命,长出一根根利刺,化成灵蛇,吐着蛇信……

    这难道就是术法真正的威力么?!

    这一刻,原本对裴君临抱有怀疑态度的所有学员,再没有任何人有这种念头,取而代之是一种敬畏不已的情绪,看向裴君临的目光如同看着神灵,充满了崇拜。

    而至于被困在牢笼中的荣昌和,则是终于反应了过来,一张面孔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念在你刚才并没有真正对我产生杀意,我将原话送给你,同样饶恕你这一次的无知!”

    裴君临冰冷刺骨的声音缓缓响起:“但有下次,你将会被这些藤蔓利刺,穿成千疮百孔!”

    哗啦啦!

    禁锢荣昌和身体的藤蔓树根快速退去,一根根带着利刺的藤条也缩回了地底,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唯有破裂的大地证明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噗通!

    荣昌和摔在地上,姿态十分狼狈,可他却丝毫不在乎这一切,双眸紧紧盯着裴君临的面孔,呼吸急促道:“你……你是不是已经踏入了真人的境界?”

    裴君临不语,良久之后,淡淡道:“算是吧!之前的确有人这么称呼过我!”

    荣昌和忽然身体颤抖起来,神色阴晴不定,有惭愧也有苦涩,最后化为了惶恐和兴奋,麻利的从地上一个咕噜爬起来,弯腰九十度,对着裴君临行大礼道:“原来是真人在前,恕老朽有眼不识泰山!”

    当那真人二字落下时,不远处本来刚刚恢复些许神智的学员们,再一次呆住了,一个个心神如遭雷击,彻底陷入一片空白。

    真人!

    一直都被他们当成是传说中的存在,言出法随,竟然就活生生的站在眼前,而且年龄还如此年轻,如此帅气,如此迷人……!

    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