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混子的江湖 > 第九百二十四章参悟
    大闯听到段小波的话,挺愁的抠了抠脸蛋子,问道:“你们现在在哪了?”

    “我俩已经出来了,好么,看这意思,就是存心整咱们啊,你说他们图啥呢,哥?”段小波问道。

    大闯拧着眉头,沉声说道:“我不知道,但我想,一定是有人在暗处使劲了,要不然,不会是现在这个情况!”

    “哥,现在跟咱有仇的人不少,但是跟咱抢活儿干的,那就是陆建明的公司了,你这意思,是陆建明捣鼓的?!”段小波继续问道。

    “我有这个想法,但是,现在没有证据,咱们说啥都没用不是!”大闯面露难色的说。

    的确,如果都是同道中人,那大闯有很多种办法办事,但是,现在他们面对的是官面上的人,那就只能找更高的关系,寻求更大的保护伞来罩着自己了。

    眼下,大闯虽然已经打通了江东市上层的不少关系,但这种关系却非常的脆弱,根本就没有达到牢固的地步,所以,大闯不敢确定,现在找到谁,能把这件事情摆平。

    所以,眼下这件事让大闯犯起了难。

    这时,段小波那边说道:“那哥,我俩就先回来了啊!我瞅着就连门口看门的大爷,瞅我们的眼神,都跟我们欠了他两百万似的!”

    就在这时,手机另一头,佑硕说道:“去你大爷的,你家看门老头趁两百万啊!”

    “那我不就是个形容词么,你看你还激动个啥!”段小波挺无语的说道。

    ……

    大闯将手机放下后,看向面前坐着的聂远东,说道:“情况,你都看见了,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聂远东端起面前的茶杯,呷了一口,说:“这件事,明摆着是有人摆咱们一道,但是,这人却玩儿的很深,不过,我分析,这还只是前奏而已。”

    大闯听后,拧着眉头问道:“啥玩意叫前奏啊?”

    聂远东抿了下嘴,随后看向大闯说:“我只是以己度人,如果是我的话,我绝不会就这么整你一下就完的,因为现在停你的工,虽然着急,耽误工期,但是不至于伤筋动骨!”

    “你这话啥意思?”大闯随后问道。

    “我的意思,也许对方的人,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想,如果咱们龙腾建业这么顺利就把工程干起来的话,那你会不会怀疑这其中有事?”聂远东问道。

    大闯点了下头,说:“不过,咱们开工典礼的龙腾之夜,不是着了一场大火么。”

    “大火?不够,大火只是让你旺一下,虽然你有损失,但是不足以对你造成多大的伤害,并且,你忘了,你不是已经找记者,帮你平息这次的舆论了吗,而且,带头示威的人,还差点让咱给整死!”聂远东缓缓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挺有道理的啊,那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在这一击之后,再紧跟着来一套组合拳的,因为只是在刚开工时停工,真的不能伤筋动骨,那既然出手,就最起码要把对方打残!”大闯舔了舔嘴唇, 说道。

    聂远东微微点了下头,说:“你说的没错,就是这样。而且,我现在已经大概知道这幕后的人是谁了!”

    “谁?!”大闯虚着眼睛,看着聂远东问道。

    聂远东冲他一摆手,随后说:“咱们都在桌上写出一个字来,看看咱们想的是否一致。”

    随即,聂远东伸出食指,在茶杯中沾了点茶水。

    大闯也是如法炮制,伸手沾了点茶水。

    随后,两个人同时在茶几上写出了一个“陆”字。

    大闯同聂远东两个人同时抬头,聂远东对他微微一笑,说:“就是这个人!”

    大闯冷哼了一声,随后问道:“那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做?”

    聂远东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先照着整改单上的去整改,然后规规矩矩照相,规规矩矩把回复打出来,送过去报验!当然,还不能差事儿!”

    “真的,就你最后这一句,最他妈气人!”大闯磨着牙说。

    聂远东微微一笑,说:“气人,但也是最管用的!听我的,就这么办,后面的事情,咱们一步一步的来,江东终归是你的地界,咱还能让他一个外来户成了精?!”

    ……

    皇朝慢摇吧,二层小果儿的办公室内。

    麻子敲门走进了屋子。

    小果儿斜靠着转椅,双脚搭在办公桌上,一抬眼皮看到是麻子进来,跟着一笑说:“以后进来,就不必敲门了,咱都是兄弟,不需要客气!”

    麻子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随后问道:“小果儿,你找我来干啥?”

    “哦,是这样。”小果儿说着话,坐直了身子,随后说:“是这样,咱们斜对门的新鼎,就是你以前的东家,着火了,现在已经停业,估计他们干不长了,怎么样,你有没有信心,把那里收过来?”

    麻子听到这,舔了下嘴唇,问道:“你让我怎么收购?”

    小果儿一笑:“这事儿,还用我教你吗,如果是和平谈判的话,你觉得我会找你来吗!”

    麻子听后,手抹了下嘴角,说:“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小果儿点了下头,随后从桌上拿起一盒玉溪,抽出一根撇给麻子,说:“先不急,这样,我还有事情跟你说,你先把门关上。”说完,小果儿自己抽出一根烟,咔的点上了。

    麻子将大门关上后,转过身问小果儿说:“还有啥事儿?”

    小果儿吐了一口烟,随即俩眼盯着麻子,说道:“最近龙腾建业发生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了吧。”

    麻子微微点了下头,问道:“你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小果儿微微一笑:“行,很聪明,我一说,你就知道我要让你干啥!是这样,利用你以前的关系,帮我查出是谁在背后搞的鬼,记住,一定要隐蔽,别打草惊蛇!”

    麻子抠了下脸,说道:“这事,我不能跟你保证一定就能办到,不过,我会尽力的!”

    “那好,尽力就好,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忙活的!事成之后,还有你的好处!”小果儿说话的同时,从办公桌抽屉中取出两厚沓百元钞票,拍到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