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混子的江湖 > 第九百二十九章兄弟?嗯,兄弟
    张猴子皱着眉头,有点上火的说道:“就是新城西地块,刚开工的项目啊,那的经理姓丁,他要是给我一口回绝了,我还有话说,这人家没说不同意,就说跟工地的人商量一下,我能怎么办!”

    “扯几把毛蛋!”段小波瞪着眼珠子说道:“这他妈不就等于回绝你了吗,你没跟他提你是龙腾的?”

    “废话,波哥,我怎么不提啊,我去了就提了好么!人家好像根本就没把在龙腾建业放在眼里!”张猴子有点儿后知后觉的说。

    “艹,你这才明白过味儿来啊!就一个土方的活儿,他一个经理,至于跟别人商量吗!这不就是个托辞吗,也是,要是让你去他工地偷钢筋,估计你能连他打的桩都能给搬来,这事儿让你去,的确是有点强人所难了!”段小波拍了下张猴子说。

    “可不是吗!”张猴子摊着俩手说:“我这进去,让他几句话给我说没词儿了,妈的,那个经理一看就是南方人,老油子一个!”

    “南方来的老板,他背景有多深厚?来了不拜山头,他工程能顺利干下来,我把脑袋拧下来,挂外面旗杆子上!这他妈就是不拿你当回事儿,知道吗!”段小波指着张猴子说道。

    “你行,你去呗!”张猴子表情有点不忿的说道。

    “呀,忘了谁是你大哥了是吗!”段小波一瞪眼,故意拍了下桌子,笑着问道。

    “不是,小波!我喊你一天大哥,那你这辈子都是我大哥,不过,这不是这个事儿,你说……”

    张猴子没说完,段小波就抠了抠脸蛋子,说道:“你这样,我得把你培养成全能型的人才,你这一次的挫折,就轻易放弃,那可不行,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啊!你得多晒晒太阳!”

    “我去,你意思我再去一次呗?”

    段小波举着饮料瓶子,对他说道:“从哪跌倒的,就得从哪爬起来嘛,再说了,人家不是还没说不答应嘛,兴许你再去,就把土方的活给你了,再去试试哈!”

    张猴子舔了舔嘴唇,说:“那行,我再给他点时间,考虑考虑,回头吃完饭,我再跑一趟,备不住这次就能拿下来了!”

    “对嘛,千锤百炼,才能造就出人才来嘛,你看你波哥这两天这口才,是不是蹭蹭的往上蹿啊!这都在一个磨练,知道不!”段小波笑着说道。

    “口才没看到,脸皮是越来越厚……”张猴子小声回道。

    ……

    江东市,后广场,一台银灰色别克陆尊,停在了一间奶茶店的门口。

    车门打开,从车上陆续跳下来四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为首的一个,身材健硕,脑后扎着个小辫子。

    此时,奶茶店内的小杰冲他们一招手。

    随后,左学利同小杰两个人从奶茶店的大门走了出来。

    “柴斌,最近干大生意了啊,小西服穿的笔挺!”小杰走出大门,冲那个小辫子调侃了一句。

    被叫做柴斌的小辫子,看向左学利说道:“利哥,怎么意思,我听小杰说,有人在江东这跟咱比胳膊根子粗?”

    “你们现在都做正行了,我不想再麻烦你们,不过,眼前有人让我过不去,那我也没辙了!”左学利面沉似水的说道。

    “说了半天,谁啊!”柴斌一边问着,掏出一盒中华,递给了左学利。

    左学利摆了下手,表示不抽,随后说道:“还记得麻子吗!锦贵的拜把子兄弟,锦贵儿死了,他跳起来了!现在恐怕是投奔了皇朝,他以为自己也涨行市了!”

    “艹!”柴斌粗鄙的朝地上啐了口唾沫,说道:“不就是麻子吗,咋了,还真拿自己当二五饼了?说吧,他怎么咱了,利哥,我一定把事儿给你办仔细了!”

    左学利左右看了下,随后说道:“这样,咱们先找个地方再说吧!”

    “行,那上我的车!”柴斌指着那台别克陆尊,说道。

    左学利跟着柴斌上了他的车后,随即柴斌脚下给了一脚油门,车子开了出去。

    “利哥,最近江东这边事情发生的挺多啊,本来作为兄弟,我们是该早过来帮帮你的,可你也知道,我们现在自己也都有自己的一摊子了,有时候也是事与愿违,分身乏力啊!”柴斌一边开着车说道。

    左学利点了点头,说:“我让小杰给你和钟勇吹哨子,你能这么快就过来,就说明你还拿我当兄弟!”

    “呵呵,利哥,说什么话呢,咱们可是过命的交情啊!不就是麻子吗!我要不把他 打得跪地上叫爷,我就不叫柴斌……”

    吱嘎!

    突然,拐角处一台装载货物的大车,直接朝着这边怼了过来。

    “我艹!”柴斌大喊了一声,下意识猛地将方向盘往左边打。

    那台大车蹭着柴斌的这台车直接开了过去。

    “我草他妈的,逆行还开这么快!”这时,坐在车上的人说道。

    “妈的,看看他是不是醉驾,给逼直接送派所去!”这时,柴斌也是冒了一头冷汗,车子瞬间停住了。

    刚才大骂那人走下车,指着那台大车骂着就过去了。

    “草泥马,他妈的会开车吗!下来!”

    与此同时,跟着柴斌来的其他几人,也跟着跳下车,奔着那台大货车走去。

    踏踏踏!

    与此同时,从斜侧一帮手持着钢管,砍刀的人迅速冲了过来。

    “我艹!有埋伏!快上车!”柴斌冲下车的那几人大喊道。

    ……

    一台宝马X5停在了新城西段的开发工地大门口。

    车门打开,张猴子从车上走下来,抬眼看了下大门口上挂着的大标语。

    随后咽了口唾沫,点上一根烟,直接走了进去。

    这次,看门的老头一看到是他,就早早的迎了出来,还没走到他跟前,就问道:“哎,你怎么又来了啊,人没见到?”

    “呵呵,我都说了,跟你们经理是亲戚呢,这不有点事儿,还没办完吗,他在这了吗?”张猴子说着话,掏出中华烟,递给了老头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