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混子的江湖 > 第九百三十章不卖你面子
    看门的老头,一见到张猴子递给他烟,就接过烟,笑着说道:“你要是经理的亲戚的话,那以后再过来,你就跟我打个招呼,直接就进去了,没事儿,呵呵。”说完,老头还把烟在鼻子下捋了一下,仿佛他多懂烟似的。

    张猴子点了下头,没有多说话,自己点上一根烟,就向着先前来的那间办公室走去。

    这次,张猴子再走到办公室门口时,透过窗户,就看到原本只有一个人在的经理室里,此时里面坐着四五个戴着各颜色安全帽子的人。

    开会了?张猴子琢磨了一下,但是,看他们坐着的姿势,又根本不像是开会的。

    犹豫了一下,张猴子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他刚走进去,那个丁经理就目光不善的看着他,似乎和先前他来的时候,表情判若两人。

    张猴子觉得屋内的气氛不大对,但还是舔了下嘴唇,问道:“丁经理,咱们谈的事情,你们商量的怎样了?这土方的活,是不是给我们做啊?”

    丁经理从桌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根烟“咔”的点上了。

    而就在此时,坐在他旁边不远的一个黑瘦男人,噌的一下站起身,操着一口四川口音,指着张猴子骂道:“小哈皮,老子给你个锤子!给老子滚!”

    张猴子听到这话,瞬间一怔,而与此同时,坐在屋内的其他几个人,也全都站起身,操着各种口音,对着张猴子大骂。

    “妈的,到老子这来装地头蛇,也不看看老子是谁!”

    ……

    张猴子一时间有点懵,随即看向丁经理,问道:“丁经理,这是怎么回事啊?”

    丁经理弹了一下手中的烟灰,随后抬着眼皮,看着张猴子,面无表情的说道:“怎么回事?这里的土方生意,我们已经有人做了!”

    “谁做的?你先前怎么没跟我说!”张猴子问道。

    “先前?我以为你知趣,就不会再过来了,谁知道你自己又过来了!我奉劝你一句,别跟我玩儿社会上那套,你就是个小杂皮,我不为难你,赶紧走吧!这个口子,我要是开了的话,那以后我得应付多少像你们这样的小地痞?这个工地还干不干了?!”

    张猴子听到这话,瞬间表情一怔,指着丁经理说道:“我都是跟你谈生意的,你啥时候看到我跟你胡搅蛮缠了?土方生意,你不给我做,给别人做,比我的价格还要贵,你难道愿意当那个冤大头!”

    丁经理手敲着桌子,说道:“哎哎,别给你脸不要脸啊!趁着现在,我手底下人还没发火,赶紧给我出去把门带上,啊,要不,我这帮兄弟们脾气上来,可连我都控制不住他们!”

    张猴子一听到这话,顿时火就上来了。

    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屋内的这些人,很明显就是为自己准备的。

    如果现在他不肯吃亏,非要跟这帮人硬到底的话,那这帮人给不给自己锤子不知道,自己肯定得让人当成锤子锤的!

    张猴子点了点头,指着丁经理说:“行,丁经理,你跟我玩儿阳奉阴违,是吧,行!搁着你的,放着我的!咱们有说道的时候!”

    丁经理只是冲他冷笑了一声,说:“不送!”

    张猴子转身使劲拽开办公室大门,摔门快步走了出去。

    “草泥马的!小哈皮!”

    “跟谁俩呢!妈个比的,老子弄死你!”

    就在张猴子走出去的同时,屋内传来了不止一个人的骂声,而且,方言各异。

    张猴子刚走出工地大门口,就发现自己那台宝马车,前挡风玻璃上的雨刷被人拽掉了,车头上的车牌,也被人喷上了蓝油漆,一个数字都看不见了。

    “我艹!”张猴子瞬间怒火中烧,转过身看向了大门内的那间传达室,随后快步跑了过去。

    此时,办公室内的那个老头还躺在床上手中拿着个电匣子。

    “啪啪啪!”张猴子猛拍了几下窗玻璃。

    那老头吓了一跳,立刻从床铺上坐起身,看到是张猴子,就皱着眉毛问道:“咋的了,你吓我一跳你,吓坏了你还得给我看病去啊!”

    张猴子指着门外的那台车,冲老头问道:“我的车,是他妈谁搞的!”

    老头顺着张猴子的手,向外看了眼,随后又瞅着他,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你他妈在这看门的,你说不知道!?”张猴子瞪着眼珠子问道。

    “哎,你这小崽子,这么小的岁数,你骂我?我都快当你爷爷的岁数了,你跟我骂街你?再说,老子他妈看的是工地,我管你外面啥情况呢!那要照你这么说,大马路上,我都得管了?没那事嘛!”老头子胡搅蛮缠的说道。

    “你他妈的,是不是跟工地蹿通的!”张猴子急赤白脸的问道。

    就在此时,张猴子就听到身后传来喊声。

    “你他妈跟谁俩喊呢!”

    张猴子猛转过身, 就见十几名穿着各样迷彩服,电工服的工地人员,手持着钢筋棍,等家伙事儿,朝着他这边走过来。

    ……

    别克陆尊快速行驶在道路上,此时,车上也只有开车的柴斌,同坐在后座的左学利和小杰了。

    下车的那几个人,他们根本就来不及顾不上了。

    对方冲过来的人太多了,如果稍一耽搁,那就谁都走不了了。

    “利哥,刚从都他妈是哪来的人啊,怎么那么猛啊!”柴斌一边把着方向盘,咽了口唾沫,惊魂未定的说道。

    “不知道,不过我在江东没有什么仇人,如果有人要干我的话,那就只能是麻子了!”左学利舔了下嘴唇说。

    “咱们现在去哪啊,江东的路我不太熟,咱们往哪拐?!”柴斌皱着眉头问道。

    “到前面,先往右拐!往左有条死胡同!”小杰这时接过话说道。

    叮铃铃!

    与此同时,左学利裤兜中的手机响了起来。

    左学利掏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后,迅速接通了电话。

    “喂,钟勇!?”左学利俩眼放亮的说了句。

    “利哥,你在哪了?”对面,传来一道低沉沙哑的男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