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混子的江湖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道太窄
    孙同发放下电话的同时,两只眼睛怔怔的看着大闯,说:“能给人留条路吗?”

    大闯手捋着军刺说:“我们只求财,不把人逼绝了!”

    “……好。”孙同发点了点头:“江东市的保温工程,还是你们的。”

    “工程是郑老板的,但事是咱俩的,我还是那句话,郑老板是生意人,跟我走的不是一路子,你有事就冲我来!”大闯话说的很地道,他帮老郑铲事,还将事情往自己身上揽,这让老郑觉得心里意外的托底,觉得大闯这人很讲究。

    “孙老板,你铺了你的路,我也有我的道,前边你们是啥关系,我不管,但只要后面我看不到你和你公司的人,出现在甲方的办公室就行,直到郑老板中标!”大闯继续说道。

    “……行!”孙老板狠狠点了下头。

    在这次工程上,孙老板前前后后花了十几万铺路,本想着放长线钓大鱼,但奈何肉就这么大块,给了你,人家就少一块,都是狼,谁也不愿意少吃一口,那既然相持不下,就角逐一次!很显然,这一回合,孙老板败了,败的彻彻底底,外焦里嫩……

    孙同发自认为,自己上有老下有小,他犯不上为这事搭上命。认一次怂不怕,真把自己逼没路,就不值当了。

    大闯见孙同发吐口,便一笑,说:“孙老板,你的家我朋友也认识了,以后要是有啥事的话,那也短不了联系。”

    孙同发一听,赶紧摆手:“我说不掺合,就绝对不掺合了,赔多少钱,我认,但你千万别动我的家人!”

    大闯一笑,说:“行!”随后,将军刺“哆”的一下,插在桌上,说:“我们道上玩儿的,说话算话,说让你长点记性,就得长点记性!孙老板,自己看看留下点啥物件吧?!”

    “你别整孙老板!”这时,乔金发愣着眼冲大闯喊了一声。

    “砰!”

    与此同时,景三儿手中的枪响了。

    饶是乔金来混了多年,吃过见过,也被吓了一跳,但随后,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自乔金发的口中发出。

    景三儿这一枪,打在了他的脚面上。

    乔金发竟是疼得躺在地上直打滚。

    “说了让你别动,我的枪子从来都只吃肉,开枪必见血!再废话,下一枪我往上挪个半米!” 景三儿瞪着地上来回直打滚的乔金发说道。

    此时的孙同发,已经吓得俩手直哆嗦,他看着桌上的军刺,眼泪已经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了。

    大闯知道,这样对孙同发或许是有些残忍,但既然出手,就必须让他知道疼,要么就不要出手,这是大闯一贯的行事准则。

    三分钟后,孙同发一行人,从包房出去,三人两个伤残,而孙同发缺的是左手一根小拇指。

    至此,江东保温行业几乎被郑老板的北凯公司垄断,而大闯在北凯的股份,也由原先的百分之十,提升到了百分之十五。而后来多出那百分之五的股份,大闯分给了景三儿三股,另外的两股,给了当时去孙同发家里“问候”他媳妇和六岁儿子的胖五。

    ……

    段小波一行人,到了市中的格林连锁宾馆大门口,果然,在大门口看到了那辆骚红色的玛莎拉蒂就停在车场内。

    “我这线人就是牛逼哈,这钱他就没有白花的!”段小波挺兴奋的说道。

    佑硕也认出了那辆玛莎拉蒂,果然看车牌号,就是印象中他们当初在消防队门口看到的那辆。

    “看车应该没问题。”佑硕跟了一句说。

    这时,一旁的张猴子就问道:“车,哪呢?”

    段小波就指给张猴子那辆玛莎拉蒂,粗鄙的说:“看见了吗,就那辆月经红的!”

    “……艹。”张猴子一笑:“你这是有多恨他。”

    “反正他这罪过,够枪毙他五分钟的!”段小波说话间,摘下了挎着的肩包。

    “先等会儿。”张猴子这时候说道。

    “怎么了,临阵缩缩?”佑硕这时候问他道。

    张猴子瞥了他一眼:“笑话,啥事能让我缩缩过?”随后俩眼放亮的对段小波说:“你说那辆车是他的,他又是个官二代,对吧,那这辆车就肯定不是好来的,我分析的没错吧?”

    段小波点了点头:“理论上是这样,怎么了?”

    “咱要是把这辆车弄走,你说他敢报案吗?!”张猴子舔了舔嘴唇说。

    “我艹,你打算弄他这辆车?”段小波问道。

    “没错,这车最少也得一百多个,咱三个人,可不少分了!”张猴子表情兴奋的说道。

    张猴子指的三人,是段小波,佑硕,和他自己,而根本没把李红算进去,在张猴子的眼里,就根本没把李红当回事。

    段小波眼珠一转,说:“行。这也算报仇的一个项目,但不能耽误我的总计划!”

    “那行,你该办的办!但你得等一天,就一天!我回头把车开出来,完事我停在一没人的地方,咱再商量!”张猴子说。

    佑硕瞥着张猴子说:“你看好了,那可是玛莎拉蒂,不是他妈夏利,防盗杠杠的,你说开就开啊?!”

    张猴子砸吧了下嘴,问道:“看过《贼公子》吗?我就是贼大爷!”

    李红这时拽着段小波说:“那啥,小波,咱过来报仇没说的,可偷人家车……”

    “放心,大红红,咱这么铁瓷,回头我会分你一份的!”段小波说着,便推开了李红的手,问张猴子说:“那我怎么帮你吧,把风还是干啥?”

    张猴子眯着眼一笑,摆手说:“啥都不用,就只今晚上先别动那小子,就行。回来咱就分钱!”

    “我艹,有这好事?你不会是那小子派来的逗兵吧?跟我这玩儿拖刀计?”佑硕很不理解的挑着眉毛问道。

    “你要不信我,你就跟我在这守着,不过,我可告诉你,在这可不能动手,我得等!”张猴子说。

    “等啥玩应啊?猴子!你还劫富济贫啊?别告诉我你玩儿点没技术含量的啊!”段小波说道。

    “你啥时候见过我玩儿没技术含量的玩应了?放心,只要我看上了,那车就妥妥是咱的了!”张猴子表情难以抑制的兴奋道。

    段小波挠着脑袋说:“那我就信你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