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裁爹地太给力 > 第二百七十五章:捣乱的何子昊
    可是两人到底没有继续说话,只看着王舒云慢步离开了别墅。

    等到她完全离开了,何子桑这才朝着陆云琛问道:“怎么回事啊?你不会又去找她约谈了什么吧?”

    陆云琛也是难得的一头雾水,“我天天都和你在一起,怎么有可能有时间和她谈!”

    何子桑更加奇怪了,“那她这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上次去陆家,她明明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她突然想通了吧!”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陆云琛还是凝眉说道:“且不论她的态度转变吧!按照礼节来说,今天我们确实应该回门,想来爸爸应该也等的着急了。”

    陆云琛这不是第一次直接叫何远雄为“爸爸”了,但是每一次何子桑听到他这样称呼,她总能感觉心里暖暖的!

    吃过早餐后,两人便直接赶往何家家宅去了!

    陆云琛早已经准备好了一些礼品,何子桑是丝毫没有操心的。

    车辆发动后,何子桑起初倒还蛮开心的!

    可是当车辆越发接近何家家宅,她的表情就越发的奇怪起来。

    望着周边如此熟悉的景色,她感到十分的怅然。

    所有的一切都在改变,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很是熟悉的东西,也终究变得陌生起来。

    终于汽车在何家门前停下。

    管家依旧带着一张熟悉的笑脸,看着何子桑回来,他更是欣喜。

    急忙着想要告诉何远雄的样子,却是被何子桑给制止了。

    何子桑挽着陆云琛,迈步进入到何家家宅。

    经过门前的石板小路,两侧的花圃中,正有开的正盛的各色花朵。

    陆家就在眼前了。

    何子桑却感觉脚下异常沉重。

    因为她已经看到坐在轮椅上,身处花圃之中的何远雄了。

    何远雄在参加完婚礼之后,身体本就有好转,心情也明朗起来。

    没了田蕊在家里捣乱,他也可以在家里清净的小住几日。

    只不过,到底是有些寂寞了!

    田蕊虽然总是嚣张的模样,可是好歹也能和他上两句话的,怎么说这些日子里,他们也是相互走过了那么多年了!

    就算她是有些尖酸刻薄,说话总没个分寸,可是好歹这在何远雄身边也能造个人气儿来。

    再者何子昊是他的亲生儿子,虽然他不见得会那么喜欢和何远雄说话,但是怎么也算是有一个人可以陪在何远雄的身边了。

    可是现在何子桑看到的只有那么一个孤单的背影。

    如果没有一侧的佣人守着他,那何远雄就像一座冰冷的雕塑,看着周围的一切变换生长,却岿然不动,冰冷孤独。

    似乎他在进行长时间的思考和凝望。

    等到何子桑走到他身侧,他都完全没有感觉。

    “爸!”

    何子桑每一次叫他的时候,她总感觉自己用尽了全身力气。

    从前她对他是因为血缘之间的亲情,得知真相之后的,她对他是有一些同情的。

    不过无论怎样,她每一次喊他时,都是饱含着真情的。

    何远雄似乎没有想到这会儿会见着她,很是惊喜的看着她,“你怎么来了?”

    “新婚三日要回门,我是何家的人,自然是要回来看看的,爸爸欢迎我吗?”

    何原先笑眯眯的说着,“哪能不欢迎你啊,只是我没有办法站起来来迎接你,感觉有些不自在!”

    “自家女儿回家,你干嘛还要迎接?你只要觉得开心就好了。不过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

    何远雄听着何子桑的问题,又将视线转去了眼前的地方,然后才沉沉的说道:“看草木生长,看万物变化。”

    何远雄似乎有一种参透红尘的感觉,说话间有意识的停顿,都似乎带着深沉。

    何子桑顺着他的眼神,才看到哪花圃中有一片开得正盛的扶桑花。

    心中又是一阵怅然。

    扶桑花有着全年的花期,夏秋季是为花开最盛时期。

    似乎它没有凋谢的时候,可是它的花叶总会有发黄的时候。

    所以它每一年的样子,似乎都是一如既往的。

    可其实它每一年绽放在花心的那几片花瓣都已经新旧更替过了。

    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不会变,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对于何远雄思考的问题,何子桑也只是稍稍有些领悟而已。

    她知道此时需要做的事情是多陪陪这个孤单的老人。

    她双手撑着在轮椅两侧的把手,轻轻将何远雄往前推了推。

    一边推着一边朝着何远雄说道:“爸,这一次我回来,还是在家里多住几天吧!我也好久没有在家里住了,好像很久没有和你好好摆谈心事了,小的时候我和你还是很亲近的,后来妈妈去世之后,我和你就有些疏离了,现在我们总该需要好好和解一下了吧!”

    当年她因为田蕊的出现,开始远离父亲,如今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即便眼前这个人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但是这些年他给她的陪伴也不少了。

    她当年觉得对父亲的亏欠,如今还给他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何伟雄倒是笑了笑,“是啊,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了。你也长大了,不是当年那个小孩子了,当年很多事情都是我对不起你,吴炜告诉说你已经原谅我了,可是我知道有些事情不会像你所说的那么简单的,不过既然是和解,那咱们确实要好好的聊一聊了!”

    对于何远雄此时的精神状态,何子桑在心里更是感到一种愧然,但是听着他的话,她却是欣喜的。

    陆云琛从两人一见面开始,就努力的把自己隐藏的像个透明人一般!

    眼见着两人在花圃里走去更远的地方,他也没有丝毫的担忧,反而是把该留下的东西让人收好,然后也让人备了椅子,坐在一处,感受着何家的魅力。

    此时的场景可见一片和谐,可是越是这样祥和,就越是有人来打扰。

    陆云琛的眼神一直在何子桑的身上。

    却突然感觉余光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带着奇怪颜色的物种。

    他倒是审视了好几眼,才看出那时何子昊的头发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