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零七章 ‘以牙还牙’(二合一)
    “好..”宋剀没有想那么多,起步车子就驶出了这片村庄,按照江苍所指的‘拍卖会场地’行去。

    而一路上虽然不太好走,哪里都是土坑,但途中却没有生什么意外。

    在晚上八点左右的时候。

    车子路过了几座小山道路,就来到了一座镇子外面。

    朝前里面望去。

    江苍看到镇上的街道,是水泥路和土路半掺着,各种商店、饭店、镇边一家游戏厅,该有的东西都有。

    “晚上去哪吃饭..”

    侧耳聆听,商店灯光照着,街上人来人往,还挺繁华的,三三两两的人走着。

    但是朝后面望去。

    这处镇子外面附近却没有什么庄稼农田,而是东西两面都有大山、小山围着。

    南北边则是一条高公路贯穿两省,坐落在镇外东边大路的交叉口。

    再拿着车上一张破旧的地图看了看。

    江苍现这处镇子的地理位置,算是靠近两省之间,多多少少也差不了十来公里。

    不过。

    自己倒不是从南北公路上来的,反倒是从正西边的山间小道穿插了过来。

    那里路不好走。

    自己也是领教过了。

    二十里的路程,硬是走上了一个多小时。

    尤其这还是破面包车硬开,逢坑进坑,封石压石,一点都不耽误。

    可若是换成了好车子,这开个百十米,估计就心疼坏了,还是下来地奔吧。

    而江苍一手捧着地图,一边根据脑海中的提示,现这个镇子里面,除了有字迹提示的‘两日后的拍卖会位置’,也有一个‘仇家’在这里。

    这就不用说了。

    既然字迹都提示了,那就是要‘如今结算的人。’

    等结算了他,才会浮现往后的清算流程,

    “江哥..”宋剀这时把车停到小镇里的一家旅馆边上,又没听到江苍说接下来要往哪里走,就问道:“咱们还往里走吗?还是先找个地方吃饭?”

    “你先找个地方吃饭。”江苍放下手里的地图,再根据脑海中提示的位置,现那个仇家离得不远,就没让宋剀跟着,而是从口袋内拿出了两百块钱,递给宋剀道:“我去找个人。你不用跟我了。让车也歇歇吧,跑一天了,它也累得慌。”

    “您给我的还有不少钱..”宋剀笑着说了一句,又看到江苍拿着钱看着他,没有任何要收回的意思以后,怕大老板生气,就道谢一声,把钱给收了。

    但他心中却更加感激,决定会把专职司机这行干的更加利索。

    简洁一点,就是江苍让他往哪里开,只要不开到悬崖里面,他就二话不说。

    “吃完饭就在这宾馆住吧。”江苍指了指宾馆,也是觉得宋剀这人可以,起码今天跑来跑去的数百里地,他这车子开着,一路上让自己省了不少劲力,还不用站路边拦车,耽误任务时间。

    同时。

    江苍刚下了车,看到宋剀和自己告别一声,又把钱装到口袋内时,却现这个仇家的任务里,还突然多出了一个新的字迹任务,为‘一顿饭钱。’

    再根据眼前的这一幕。

    江苍觉得这任务八成就是宋剀触的!

    是类似于‘金钱的任务?’

    想了想。

    江苍感觉应该是这样,比如自己一直‘给引路人钱’,继而规则触了‘金钱?’

    反正不管怎样,这是顺任务白来的钱,不要白不要。

    尤其上个特殊世界里面就没有金钱任务,让自己的资金链有些短缺,手里黄金没剩下多少了。

    那走着吧。

    还是那句话,钱到手,饭到口,谁都不会嫌弃自己钱多。

    江苍思索到这里,朝南边天空望去,正好能看到远处的一排家属楼,在街道商店的后面。

    约莫一下,这个‘仇家’离大约三百米的路程,真的不远。

    再朝前走。

    江苍的听力也放开,听着路人的交谈,还想看看能不能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比如是关于‘两日后、南边一里外的拍卖会。’

    特别是一路上街道繁华,夜市摊、小吃摆着。

    听力一放开,那是各种交谈声蜂拥而来。

    江苍走在路上,看到三十米外的右边,正有两名青年满头热汗,赤着膀子,吃着红油牛肚,还喊了一声,“老板再来两瓶啤酒,二十串羊肉串,多放点辣椒。”

    “镇子里面好像来了不少好车..我刚才还见龙哥也来了”几位青年交谈着,也从自己身边路过。

    “作业写完了吗?我抄抄..”几个背着书包的学生,从附近游戏厅里出来,神情上还带着兴奋,说了两句作业,就改口说刚才的‘三国战记。’

    只是自己听来听去,没啥用,他们技术不太好,四个人玩着,第一关都过不去,尽浪费钱,但也给老板省电了,让机器开着,能上更多的人。

    再路过游戏厅,旁边还有个小巷子。

    里面有三个人,正在打着一个人,拳脚一块上着,嘴里还骂着,“草,叫你连我!你刚才不是连的很顺吗?大门四连,草稚京七连!你现在再给我连一个看看啊!”

    三人喊着,轻拳重脚一块上,打的是酣畅淋漓,不时还补上一击重拳,让倒地的那人毫无招架之力。

    江苍看到,现这是个人恩怨,就没有去管,但心里也知道他们八成玩的是如今正火爆的‘拳皇97’

    就是那种上防、下防、实在防不住了,等对方连上了,自己就能点根烟等死的那种游戏。

    但不说这些无用的交谈声。

    江苍听了一会,最后总结了一下,现百十句无用的话过滤掉,只有那句‘镇里来了不少好车、我刚才还见龙哥也来了’有用。

    且这句话往深里来说,应该能证明这个‘拍卖会’的主人,看似有点能耐,八成是叫了不少‘有钱人、或者大哥’过来捧场。

    江苍想着,回身一望,目光从身后远处的几位青年身上瞄过,刚才说出这句话的人,就是他们其中一个。

    自己鬼眼打探下,还现这人身上有一点淡淡的煞气,不是什么好人,难怪注意的事情都和旁人不同,知道的消息也多。

    江苍想到这里,避着了路上的行人,手放在了上衣内侧,刺星匕浮现出来,又瞅了瞅近在眼前的居民楼,还是选择往街角的居民楼入口走去,结主线任务吧。

    旁边的几位青年都是平常人,泛不着见了这煞气,坏了人家平静。

    哗啦——

    再往里走,江苍路过了门口,一辆电动车从居民楼的车棚里面出来。

    他旁边,就是任务提示的门栋。

    等他走了。

    江苍才走到了这栋居民楼门前,四下打量了一眼,看到目标在四楼,但里面的灯是灭的,好似屋内没人。

    看到这一幕。

    江苍觉得这人应该有些谨慎,那么以‘先前那人的尸体,诈他开门’的想法,八成是不能实现。

    毕竟死人和活人还是很容易区分的。

    再望了望,窗户口还装有防盗窗。

    ‘呲呲’

    江苍搓了一下匕,想了想,觉得自己攀爬到四楼,再割掉钢筋的话,响动也太大了。

    自己过两日还要参加拍卖会,没必要去冒险引人注意。

    起码自己再拿到元能之前,还是稳点来。

    嗒嗒——

    江苍想法落下,走上了楼梯,四层不高,一步将近半层台阶,几息功夫就站在四楼右边门前。

    ‘哒哒’敲敲了这铁门。

    门内什么动静都没有。

    但自己神识所过,却看到里面有个人悄悄走到了门口,正通过猫眼观察自己。

    顿时。

    江苍表情也没什么波动,而是毫不在意的又敲了敲门,当过了十来秒,才拿出了拿出邀请函在门眼晃了一下,声音不大道:“我是老四的朋友,他说你在这住着。让我过来送个东西。”

    老四,就是自己傍晚杀的那个人。

    说不定两人都认识,就先唬他一下,看看他开不开门。

    这也是自己都选择来‘软’的,还不试试吧。

    等不行的话,

    切了门,再切了人。

    “老四?”

    而过了几息,门内的人好似打量清楚这个邀请函以后,又现门外的人是知道自己在,便出声疑问一句,还把门给打开了。

    因为他住在这里的消息,只有喜子几人知道。

    并且他住在这里的时间,也不过三天,是他来这镇里租的房子。

    所以,他觉得江苍找来,应该是有什么事情。

    那么事关‘喜子哥’拍卖的事情,他不管谨慎不谨慎,都要问清楚,这是他提前来这里的职责,打探情报。

    也是为了打探情报,他这几天都没有找女人,感觉自己够意思了。

    但他开门归开门,身子却掩在了门后,保护住了自己的身体要害,手还一直放在了门侧,好似拿着什么东西,同时向着江苍问道,

    “不是说好两天后集合吗?老四这是啥意思?让你过来送东西,是老四不来了?还是你替他?”

    “他来不了了。”江苍看到这人把门打开以后,倒是笑了,“但我会送您去见他。”

    ‘有问题..’这人听到江苍所言,思索瞬息,心里一惊,预感不对,觉得老四有可能被这人给抓进去了,或者是死了?

    但他想归想,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

    可江苍却觉察到他右手突然摸向了一把手枪,从旁侧门后阴影处朝自己瞄来。

    同时,他开口道:“你进来。咱们慢慢说。”

    “是太近了。不用说了。”江苍探手一抹,‘咔嚓’脖颈骨骼脆响,他的喉骨被自己拳指砸断、凹陷。

    一瞬间。

    这人只感觉脖子一痛,睁大了眼睛,带着心里的疑惑,到死都没有机会开枪。

    ‘啪嗒’

    江苍一步跨入屋内,用盒子收了他的尸体、枪械,反手把房门带上,楼栋过道内又陷入了一片安静。

    再神识扫所,江苍朝后望去,看到四楼邻居还是在家里看着电视,不知道刚才现的事情,便在这人屋中朝前走了几步。

    ‘咔嚓’,一个落地柜子打开。

    江苍看到里面单单放着一张银行卡,是在缝里别着的。

    仔细望去,一行字迹还在银行卡上浮现,是密码。

    同是这个时候。

    自己脑海中的任务又变,为‘以牙还牙。’

    大致剧情流程为‘等两日后,喜子他们拍下了东西,元能才会出现。而自己这时就可以动手清算。’

    如若比方,就像是书信中的易忝。

    易忝刚把东西换成了钱,喜子他们就动手杀害了易忝。

    按照任务意思,确实是以牙还牙。

    江苍挽了一下匕,收了起来,又打量屋内一眼,现没有什么遗漏,就走出了屋内,把门锁好,钥匙也收到了盒子内。

    而随着时间的过去。

    往后两天,江苍都在宾馆内住着。

    宋剀什么都没问,只是每天跟着江苍在镇子上吃喝。

    一直到二天过去。

    第三天晚上七点。

    江苍还像是平常吃夜市摊一样,带着宋剀来到了镇南边,拍卖会附近的一家面馆门前。

    对面东边大街,就是拍卖会的建筑。

    但表面是一家蹦迪厅。

    可若是朝下瞅,地下一楼就是拍卖会,平常是赌博室。

    而如今。

    江苍站在面馆门前,就像是等人、或接人吃饭一样,但就是没有进去占座。

    宋剀还是没有问,单单四处打量着。

    一直到十分钟左右过去。

    迪厅门口车来人往,或是有人进去,有人出来以后。

    时间来到七点十八。

    江苍看到有八名男性从西边走了过来。

    离近五十米左右。

    这八人走到了迪厅旁边,其中一位壮硕的中年,还拿出了手机看了看。

    “老四和顺子去哪了?”中年揉了揉鼻子,有点痒,鼻翼上下动了几下,“说好了今个都过来,这他妈都快到点子上了,两个人尽他妈出差皮事!”

    中年说着,朝着东边望了望,还又骂道:“草,尤其是顺子这货,说好了他先来镇里,在这接头咱们。这他妈都快开场了,人还不知道死到哪了!”

    “这两货就这样。”旁边一大汉点着了香烟,“懒驴上磨屎尿多。我都说了,都不应该给顺子钱,让他过来帮咱们踩点。毕竟他激灵归激灵,但是人太爱玩了。你看这倒好,人不见了,估计又拿着钱去玩女人了。”

    大汉说到这里,还又笑了,“你也别生气,等他钱花完了,应该就会回来了,到时候再说吧,现在别耽搁什么,那头快开场了。”

    “等他回来非得收拾他!”中年收回东边的目光,又拍了拍大汉的肩膀,对身边其他兄弟道:“走吧,他俩不来去求,东西分了没他们的份,自己作儿的。大家伙都看见了,不是我喜子不排场。”

    “喜子哥这话说的。”几人一笑,身子让了让,让喜子先行。

    喜子见了,也忽然笑了,朝着几人道:“等东西拍下来了,咱们吃顿好的,就去西头来路上看到的那家酒店。听说那里是镇里最贵的,还有啥服务,咱们今个晚上去试试?”

    “好!”

    “谢谢喜子哥!”

    几人叫好一声,围着喜子朝迪厅内走进,一副忠心护主的架势。

    但内心的想法嘛,都期待晚上玩点什么。

    而也等他们刚进去没两分钟。

    江苍就收回了目光,拿出三百块钱,递给了宋剀,又指了指东边道:“一会有几位朋友请我吃饭,我得空出来肚子。你先去回去东边吧,找个饭店垫垫肚子,别饿着了。”

    说着,江苍朝着迪厅走了两步,又回头交代道:“等吃完饭了,开车,在东边镇口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