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零八章 清算(二合一)
    话落。

    江苍过了马路,走进了迪厅里面。

    放眼望去。

    伴随着‘咚咚’的音乐声响,好似震动人心,里面五颜六色的灯光开着,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混合香水味,算是有些呛鼻,可也有些好闻。

    但或许是现在的时间太早。

    江苍看到此时玩乐的客人没有多少,左边领舞高台的位置还是空的。

    坐在卡座上喝酒的人,比场地中间跳舞的人还要多。

    而旁边一位身穿迪厅工作装的女孩,当见到了江苍进来,是打量了江苍的脸庞几眼,心里道了一声‘好帅’,才不经意间顺了一下型,走过来问道:“您好,请问..”

    “去一楼。”江苍从口袋内拿出了邀请函,递给了这位女孩。

    “您好..这不用给我的..”女孩一摆手,又见到江苍朝自己望来,倒是腼腆的笑了一下,虚引着高台后面,“请..请您跟我来吧。”

    “多谢。”江苍点头,跟着女孩绕过了高台,来到了后面的服装、休息室过道,入口还站着两位身穿皮夹克的青年。

    他们看到女孩带着江苍过来,则是伸手一拦江苍,很客气的问道:“朋友,里面正在装修。”

    江苍没说话,是直接亮出了邀请函。

    “这位小哥是去一楼的。”女孩解释了一句,“有老板的名片。”

    “您请。”两人看了看邀请函,歉意一笑,一人让开了身子,一人代替了女孩引路。

    女孩见了,向着江苍又笑了笑,拐回头走了。

    只是等她回去的时候,到了门口,又见到了一位青年进来,给自己出示了一下邀请函,倒是一指高台后面,标准化的言语道:“您好,一楼入口在那里。”

    女孩说完,就不理这人了,因为她又看到了附近卡座上,正有一位仅次于江苍的帅哥在向着她招手。

    而过道这里。

    江苍跟着那人走到末尾,打开了一间休息室的房门,现里面没有什么板凳,而是靠里有一条向下的楼梯。

    再走到旁边,朝下望。

    一道道微弱交谈声传来,还有一抹泛黄的灯光,打在了楼梯拐角,和屋内向下的灯光交叉映叠。

    “您请。”夹克青年虚引了一下楼梯,就拐回头走了,顺便把门给带上,但屋内的灯一直没有关。

    江苍见了,抬步下了半层台阶,走到拐角处的时候,别的还没看见,倒是闻到了一股烟味从下面飘来。

    再走了几步,一拐进。

    视野一宽。

    江苍看到这个地下拍卖会的面积不算小,约莫三四百多平方。

    里面泛黄的灯光照着,左边摆了四十来张桌子,基本坐满。

    右边则是一个新搭的简易木头台子,估计就是等会拍卖物品的高台。

    而如今。

    大厅内有穿西装的、搭着背心露出纹身的,还有两三人穿着晚礼服,像是参加什么高级聚会一样。

    反正让自己看来,这拍卖会里的人八成是各行各业都有,不一定非得都是‘道上’的。

    并且如今拍卖会还没开始的时候,他们正坐在桌旁一边交谈着,或是三三两两的人四处走动、和附近的人抽烟,攀谈,说着一些经久不变的生意经。

    偶尔,他们遇到认识的,有人还会拉着一张桌子拼到一块,没有那种正规拍卖会的‘严肃架势。’

    毕竟组织这个拍卖会的老板,本身就是镇里的地头蛇,结交的肯定有不少三教九流的人,有讲究的,规矩的,难免也会有这些比较随意的。

    但不管怎么样。

    江苍往靠后的位置一坐,听着众人这七嘴八舌的乱吹牛,却觉得这气氛挺热闹的,就像是这两天自己经常去的夜市摊一样。

    可是,再朝东边望。

    江苍却看到提前自己几分钟来的喜子等人,倒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靠中间侧面的一张桌旁,好似在谈论着什么事情。

    侧耳听去。

    他们说的是等会拍卖的事情,并且他们说了一大堆,大致就是不论如何,都要把东西拍到手,然后再用更高的价格,出售给另一位因为私人恩怨,继而不能来这里参加拍卖会的老板。

    尤其喜子说到这里,还揉着鼻子,低声骂道:“那人和迪厅老板‘荣哥’有生意上的仇,不能来这。咱们混着的都能理解,安全第一嘛。但是他可以先给咱们拨点钱,让咱们兄弟帮他拍下来就行,最后再给点报酬就好..可这狗东西就是不相信老子,非得让老子先垫钱,拐回头再卖给他?这倒腾来倒腾去,真他妈的费事!”

    “他也是怕咱们黑他钱。”喜子旁边的一人弹了弹烟灰,“人家是大老板,怕咱们不规矩。拿了钱,不办事。”

    这人说着,又嘿嘿笑道:“咱们要是真跑了,他真不好找咱们。但他的公司就在明面上放着,咱们买完了东西,好找到他。估计这位老板也是想着这茬,就钓钓咱?毕竟第一次合作嘛,他肯定不相信咱们。喜子哥也别气了,搁不住。”

    他说到这里,又压低声音,“老一都杀了,钱应该够了吧?”

    “这没准..”喜子瞄了他一眼,“要是钱不够,拍不下来,老一可是白死了啊~”

    几人说着,看到拍卖会的人越来越多,旁边的桌子也坐满一桌后,不再说了,又开始谈论其余的事,例如晚上玩什么。

    而江苍听了听他们所说的‘帮老板买,再卖给老板’的事情,也现了这就是所谓的‘麻杆打狼、两头害怕。’

    或者说,有时候生意就这么奇怪,非得两人相互猜测着,防着、一个简单的交易,都留一手,这事情才能办成,办的利索。

    如若比方,就像是海上走毒交易一样,两边人在岸边枪杆子一拉,一手钱,一手货,这样大家才都安心,走了还能握握手,说声‘合作愉快。’

    并且也在江苍思索这事的时候,高台后面出来了几个人。

    其中一位走在几人前面,身穿西转,光亮皮鞋的中年,当上了高台,像是测试一样拍了拍高台上的话筒。

    随着四周音响内传来‘砰砰’的轻微闷响后,台下的人一静。

    他才开口笑着道,

    “朋友们都是来买东西,照顾我荣子生意的。我荣子心里明亮亮,不说那么多废话。等拍卖完了,想喝酒,楼上随便,只要别给老弟喝穷就行!”

    “荣哥客气了!”

    “荣老板看这话说的!”

    “荣子财大气粗,不差那点钱!”

    台下的人起哄,都是追捧、道谢。

    荣哥也是脸上带笑,慌忙拱着手走到了台下,和坐到前几桌的人打着招呼,相互让着烟,交谈起来。

    “第一件..”台上剩余的几人里,一位三十左右的男性看到老板下了高台,倒是走前几步,握着了话筒,开始拍卖会的流程。

    另外几人,是推着一个小架子,上面放着拍卖的一副字画,来回在台下桌子附近走动,不时停一停,也没有什么投影。

    江苍见到,朝着那辆小推车望了望,又听到有人在向着第一次来的朋友解释,也知道了这‘推车’是荣哥拍卖会的特色。

    就是‘所有拍卖物件’都让人看一看,带着手套摸一摸,看看上不上手,心里是不是实打实的喜欢。

    当然,要是客人弄坏了,或者碰坏了,荣哥也不会讹人,而是按照收购的价格,让人赔钱。

    不过,这是不是原价,那谁都不知道了。

    反正这么多年以来,拍卖会举行过三十四次,只生过一次这样的事情,还是那人喝多了,手滑。

    最后怎么解决的,不知道,反正两人是结仇了,并且那人还是个外省的大老板。

    于此,荣哥的拍卖会里,也定了一个新规定,就是能抽烟,能吹牛,但就是不能喝酒。

    “五万..”而随着这件字画展示,很多人也开始了叫价。

    一时间。

    伴随着随着几千、一万加的喊声,不一会就把这字画抄到了十万二。

    但江苍却没有任何想法,还是在后面坐着。

    等‘咕噜’车子推到了自己身前,一些人眼光跟着车子望来,自己就学着先前几人,摆手不看。

    同样。

    不止是江苍一点想法都没,就连喜子他们,或是一些人,也是该抽烟的抽烟,等着自己的物件。

    这一直随着时间的过去。

    大量的资金流动,十万、二十万的东西交易成功。

    在晚上十点左右。

    拍卖师都换了一位,终于也上来了喜子他们想要的物件。

    是一件古董。

    江苍鹰眼望去,看到古董上面蓝色青花纹印着,边角少了一块,样子像是瓷瓶,比巴掌大不了多少。

    同时。

    几人推着车游视的时候,拍卖师也在介绍瓶子的来历。

    “这件瓷器,按照鉴定,时间是在一千年前左右,或是更早..”

    拍卖师说着,反正模模糊糊就是吹,不管早不早的,吹上来就是好的。

    末了。

    他思索了几息,也是为了更加煽动众人竞争购买的情绪,还自个编了一个稀奇古怪的小故事,

    “尤其按照原有主人所说,这个瓶子是出土于一间密室内。并且他拿到瓶子以后,还遇见了一些奇怪的事。就是在第二天夜晚,他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位‘仙人’告诉他,这是一个装仙药的瓶子!”

    拍卖师说到这里,虽然是自己编的瞎话,但自己还是很有代入感,说的眉飞色舞,一大堆有理有据的事情摆出来,让自己觉得这事是真的。

    “然后呢..”不少老板也忘了自己是过来拍卖的,反而当他们如今听到了这曲折离奇的故事,还叫好着让拍卖师继续讲。

    但台上的说归说,老板们听归听,权当听故事会里的神怪故事。

    可是台下面还有不少人在小声骂道:“尽他妈胡说八道..瞎胡咧咧..历史上哪里有仙人?最多就是一个忽悠人的方士!还跨越几千年的托梦?去他妈的,这是哪请来的拍卖师?别拍卖了,去找个地方说书去吧!”

    “这拍卖师没上个好..”也有人附和,都觉得这拍卖师满嘴跑火车,太不实诚。

    而江苍听到拍卖师所言,虽然也知道这事是假的,此方世界里的确没有神仙。

    只是,这瓶子可是‘元能’的依附物件。

    那如果自己没有猜错,‘拍卖师所说的话’,其实就像是很多元能的事件,介绍字迹、或是人物台词一样,是在介绍着这个‘元能的效果!’

    由此想来。

    这个元能有可能是‘特殊元能!’

    于是。

    江苍是在仔细听,听这位拍卖师说着自己所编的故事,好揣摩这个元能的功用。

    同样,不止是江苍在听,就连喜子他们也在听。

    “老古董..”附近还有几位老板也对这瓶子感兴趣。

    因为东西是在这放着,出土时间也是在东汉时期左右。

    那这不管是出自于谁谁谁的墓,或者是瞎胡拉的仙人托梦。

    不可否认,这瓶子确实是个老物件,是个‘真古董。’

    毕竟关于古董的年代、时间鉴定方面,拍卖会是不可能作假的,荣哥不会闲得慌,毁自己多年建起来的招牌。

    “十万!”有人开口了,上来就是高价,想要压着所有人。

    “二十万!”前排也有人回了一句,又伸手磕着瓜子。

    “五十万!”喜子这边也招手了,他准备的钱是三百万。

    但随着他的话落,是没人喊价了,都觉得买来不一定值,没那种死磕着就要喊价的。

    “五十万两次!”拍卖师是满脸通红,觉得自己这故事编的真好!因为这瓶子是荣哥一万块钱在外面收的,但年份上确实没假。

    只是这瓶子外貌、品行,还缺了一角等等,都不太符合市场,值不了多少钱。

    可不管怎么说,能卖出这样的价格就可以了,拍卖师很开心,荣哥也很开心,五十万捏着,总比让上头奖励一个旗子来的好。

    且也随着此次物品成交。

    一人托着瓷瓶朝喜子他们这里过来。

    江苍脑海中也浮现一个字迹任务,为‘遗物’

    大致为,‘自己可以结算喜子等人,并且融合元能。但往后还有一些东西需要取过来。’

    而江苍思索到这里,又瞧见喜子等人接过瓷瓶以后,就起身向着他们走去。

    三四十米的距离。

    将要走到他们这里。

    江苍抖了抖双手,朝着十米外正在付钱的喜子等人道:“这钱是老一的吧。你拿着老一的钱,买了东西。我拿着老一的钱,收了你们的命。这恩情和物件都到了,正好。很公道。”

    “你他妈是谁啊?”喜子站在桌旁,勾头望了望江苍,呼哧笑道:“朋友你是不是神经了?什么老一不老一的?”

    “这人找事的?”喜子旁边的几人也站起身子,走到了桌边,眼睛望向继续走来的江苍,“你别没事找不自在啊。”

    “哥几个先别吵。”旁边几桌,还有工作人员看着江苍几人好似有仇,还在劝道:“有什么事慢慢说,别动手啊。”

    “咋回事?”前面几桌,包括荣哥,还有台上的拍卖师等人看到中间这里好似出事了,也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目光望了过来。

    且也是这个时候。

    江苍走到八人前方的两米左右,望向这对自己怒目圆瞪的八人,

    “老四和住四楼那人,都是你们的人吧。也正好,今个都齐了,我送你们见他。”

    话落。

    江苍在他们心下一惊,还未反应过来时,便猛然踏出一步,双手或拳、或爪、朝右抹来,伴随着‘咔嚓’连续碎响。

    短短两三秒之内,喜子等人皆是心口、喉咙要害塌陷,紫红血印,骨刺倒插皮肉透出!

    在江苍接过瓷瓶的同时,他们身体才下意识的朝前、或受巨力打击,倾斜一下后‘啪嗒’依次倒下,无一生还。

    但他们死之前的挣扎内,也明白顺子和老四怎么死的了。

    而一时间。

    伴随着尸体倒地的声音。

    拍卖场的气氛也是猛的一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江苍身上,神情中带有震惊、不可思议,是没想到江苍会杀人,更没想到一个人能赤手空拳,在一瞬间内杀死八个人!

    只是,江苍见到众人愣住后,神识所过,觉察到荣哥那里有几人带着枪械,则是没有任何停留,转身就朝五十米外的楼梯口行去。

    ‘嗒嗒’一步跨出,十三四米瞬过,在灯光的映照下,江苍身后还带有一丝丝残影,三步出了拍卖会大厅。

    这让荣哥等人瞧见了,又下意识扭头望向了台上早已惊呆的拍卖师。

    因为此时此刻,他们根据今天生的这一幕,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在回荡。

    ‘这仙人托梦的事情..也许是真的..?

    或许,刚才的那个人就是一个传说中的古时练气士?是专门为了这个“宝物”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