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零九章 元能补全!(二合一)
    在众人震惊、或思索的时候。

    江苍上了楼梯,来到了屋内,手腕一转瓷瓶,一颗半个拇指大小、似圆润丹药的灰色元能从瓶内滑了出来。

    瞬间融合。

    伴随着暖暖的感觉。

    江苍先是打开了房门,接着朝外走,省得走的晚了,再被楼下拿枪的人给围起来。

    同时,神念放开。

    江苍觉察到楼下的人还未追来,迪厅内的人也没有持枪以后,想了想,放慢了脚步度,节省体力。

    “您好..”过道内的两位夹克青年,当看到江苍出来,是笑着虚引迪厅方向,还不知道下面生了什么事情。

    不然,他们面对这样不似人类,说杀人就杀人的‘练气士?’,哪还敢问什么话。

    小命要紧,早就跑了。

    ‘咚咚’

    而江苍再往前走,一阵阵动感音乐声传来。

    等出了过道。

    江苍看到晚上十点这会,迪厅内的客人也是变多了。

    近的,是舞池内的人跟着音乐狂扭。

    领舞台的女孩穿的暴露。

    远的,卡座上的人品着小酒,眼光四处打量,寻找今晚的猎艳目标。

    江苍见了,打量几眼,现没什么情况,也有没枪械在暗中瞄着自己,就接着朝外走。

    “先生..”门口旁边,原先带路的那位女孩见到这位帅哥又来了,则是笑着想要说些什么,比如留个电话号码。

    “多谢引路。”江苍则是一步踏出了门外,直接转身朝东头走去,是什么都没有多讲,让女孩有些愣住、也有些失落。

    但说实话,不管这女孩漂亮不漂亮,此时真不是一个说废话的时间。

    因为不说自己杀人了,留在人家地盘容易出事。

    单说宋剀在镇东口等着自己,加上这能‘安全’接着自己的车,都是自己快撤离,以及节省劲力的正事。

    并且宋剀那里还是‘遗物’所标记的地方。

    这不管怎么说,都比这女孩有用。

    而行去的一路上,伴随着暖暖的感觉。

    江苍也现自己骨骼筋肉好似有一些‘变化?’,来回握了握双手,有一种类似‘绷紧结实’的感觉。

    再感受了一下这颗元能的属性。

    江苍最后一总结,现这颗元能就是让自己的体质变得更加‘结实’,也就是所谓的‘刀枪不入’,和武弘那种‘坚硬皮肤’类似。

    如果再按照拍卖师所言的话语,这个瓶子是一个‘仙人装仙丹的瓷瓶’,那这颗元能,岂不就是一颗‘仙药?’

    而所谓仙药,不就是‘延寿年年,刀枪不入’,求的是一个生命本质的‘凡!’

    尤其这个世界的‘主线任务’和上个世界的‘元能模组’有关联。

    江苍盘算了一会,觉得等这颗元能强化过后,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更完美的挥‘四种神力’的力量,不用怕自己一吨的拳力打在别人身上,别人还没受伤,自己的手却先骨折了。

    毕竟‘四种神力的爆力量’,本就是属于越自己体质所能承受的极限,很容易让自己在反作用力下受伤。

    但如今自己加上了这幅强化过后的‘筋骨’,岂不是如鱼得水,实力再次上升一个台阶!

    简单来说。

    自己就是可以完美的挥全部实力,把‘四种神力’的主动技能,当成被动技能来用,可以如自己眼睛一样‘永恒开启!’

    当然,前提是自己的体力能跟得上。

    不然空有一身坚韧的筋骨,但没力气使用这些‘爆技’,那还是说的和没说一样。

    而一路行过。

    快要走到镇东头的时候,江苍看到一辆面包车在前面停着,神识所过,宋剀正在车内抽烟等着自己。

    那这不用说,人家够意思,起码没有让自己追着他找最后的‘遗物。’

    自己也是避着行人的目光,左手上出现了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装得是五万块钱,是刚才杀喜子的瞬间,从喜子身后的座椅上收来的。

    虽然这钱不是元物,但能给宋剀今后生活上用,权当他在这个世界帮自己开车,又遵守诺言的报酬。

    再随着走近。

    车里头的宋剀从倒车镜内看到江苍以后,亦是慌忙下车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又笑着向走来的江苍道:“江哥,我在前面那家面馆吃的,这是..”

    他说着,拿出了十来张整的零的钞票,还要把花了多少钱的账和江苍说说。

    但是江苍见了,则是指了指车子,“开车,原路回去。”

    话落。

    江苍上了车子,顺手拿起了宋剀昨天买的报纸,因为‘遗物’提示的标记,就是在这张报纸里面,或者说是报纸中的一个新闻。

    ‘咔嚓’宋剀上了车子,是二话不说的就开始启动。

    而随着‘嗡嗡’车声,车子朝前镇边行去。

    江苍没打量附近的商店、行人,反倒是把报纸翻了翻,看了看提示中的一则新闻。

    其大约讲的是,一个旅行团旅游的时候,无意间现了一个古墓,又上报了。

    可惜等专业人士过去时现,古墓在前一段时间被盗了。

    如今,他们正在检查古墓的年限,以及这是谁的墓。

    同时。

    也是这个新闻看完。

    江苍突然现装元能的那个‘瓷瓶’,也变为了一件‘交情元物’,或者是说‘易忝的遗物’,是易忝感激自己为他报仇,继而留给自己的。

    特别是自己完成这个任务瞬间,回归时间也出现了,为‘两日内、任意时间。’

    觉察到这里。

    江苍是知道自己的‘主线任务’完成了,可以随时回去。

    但自己又望了望在专心开车,还不知道之前生什么事情的宋剀,则是觉得自己一走虽然完事了,但跟着自己一路的宋剀,或许就因为这些事情为难了,总会有人找不到自己,再去找他。

    也是想到这里,江苍还现了自己的脑海中又多了一个新的提示,为‘跟踪。’

    其大致流程为‘剪掉身后跟来的尾巴,让“引路人”在元能世界内安稳生活。’

    并且还有一个物品提示,在自己身后的两里外,大约镇西头的迪厅位置。

    再随着时间过去,携带物品的人,还在不停的接近自己。

    江苍朝后望了望,镇东口的行人不少,自己也看不了那么远,不知道是谁再追着自己。

    但按照任务提示,以及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拍卖会的那些人,他们如今正带着任务奖励的东西,从迪厅出,从西头追上来了!

    而他们能找到自己,估计就是他们问了问迪厅附近的眼线,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往东边走了。

    同样,他们来追自己,或许就是为了自己的‘瓷瓶!’

    因为单以拍卖会的那一幕来讲,自己这样的‘高手’都非常在意的东西,再加上那个拍卖师所言的‘仙人。’

    总有可能让荣哥等人震惊过后,忽然明白过来,觉得自己这个瓷瓶里面,也许真的有‘仙丹!’

    这样一来,财帛动人心嘛,以及这是枪炮横走的年代。

    以荣哥他们的想法,自己这位‘高手’就算是再厉害,难道还能厉害过数把杀人于几十米外的枪械?

    江苍盘算到这,觉得自己猜的应该不错。

    且也没想过他们会来找自己商谈,好好做生意,因为谁会把‘仙家宝贝’拱手让人?

    可不管为了什么,这都是一个‘尾巴。’

    得剪了。

    只要自己把能做的做完,‘引路人’在元能世界的今后生活中就没有任何危险。

    无它、元能世界既然有任务,就会确保任务的后续完善。

    于此。

    江苍想了想,不管是为了任务,还是为了不想连累人家,再拖累自己,就向着旁边的宋剀道:“你走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江哥..”宋剀心里一紧,看到镇口还没出去,江苍就让自己走以后,却以为自己办错事了,或者怎么着,还想多问一句。

    “这里有五万。”江苍则是把所料袋递给他,“回去看着做个小生意,你脑子灵光。”

    “五..万..?”宋剀一听这么多钱,是把车慢了下来,心里很慌,不敢接,更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但直觉上,他感觉这事好像有点不简单。

    而江苍看到车慢下来了,又指了指前面的路口,“就那家宾馆门口停吧,后面有人接我。而你也不用问我干什么,更不用找我。等明天,或者后天,也许新闻上就报道了,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但记得,到时候别说认识我,不然麻烦事多。”

    话落,车子也停了。

    江苍望着有些沉默的宋剀,拍了拍他的肩膀,“可不管新闻上讲的是什么,钱是干净着,你只管用就是。没麻烦,我说的。”

    ‘咔嚓’

    江苍打开了车门,顺带一关,摆手让他走了。

    再随着车子缓缓驶去。

    映着阴影。

    江苍站在宾馆旁边,稍微一避,双手浮现双刀,望向了来路的方向,没管附近的行人对自己投来了诧异、或慌忙避开的目光。

    因为后面的尾巴快追上了,自己总不能空手空拳的上吧。

    ‘嗡嗡’再随着汽车声响,行人避着自己走。

    没过半分钟的时间。

    江苍就看到前方街口拐出了五辆轿车、一辆面包车,并且正在朝着自己这边镇口宾馆的方向行驶而来。

    与此同时。

    车队靠后一辆车内的荣哥,当看到了四十米外宾馆门口的江苍时,又瞅了瞅江苍手中的长刀,则是忽然让小弟停下车子,喊道,

    “快!开枪,打死他!”荣哥表情有些激动,“这练气士都抢着要的东西,绝对是一个好宝贝!”

    “知道了荣哥!”驾驶位的司机听到了荣哥让他开枪,也没管这里是不是大街上,而是直接一停车子,猛按一声喇叭,是暗号,意思是‘前面的车子都停下、开枪!打死拍卖会里的那个练气士!’

    且也是这个时候。

    宾馆门口的江苍,亦是听到了众人在车内的言语,便在车队内的五名枪手,分别把枪伸出车窗的一瞬间,前走几步冲向车队,又提前朝左闪去。

    一时间随着‘砰砰’枪响,五枪落空,打在宾馆地面附近‘吭嘭’作响,水泥路面上打出了几个小坑洞,再弹射起来,劲力已经消散的差不多,撞在了四周墙壁上,变形的子弹‘铿锵’掉落。

    而大街上的众人,在听到枪响一愣的同时,又看到灯光下这金晃晃的子弹,不知谁喊了几声“杀人了!”、“是枪声!”等惊叫声以后,又喧闹声响起一片,四散乱跑!

    但江苍在这五名枪手开二枪的缝隙间,已经冲到了车队前方,长刀划去,车前面的挡风玻璃‘咔嚓’尽碎,两颗人头滚到了座椅下面,枪也无力脱手而出。

    ‘嗖’的风响,江苍反身匕掷出,‘哗啦’洞穿了最后方车前的玻璃,使得荣哥身边的枪手被匕穿胸,‘噗呲’钉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再前走几步,绕过另一辆汽车。

    江苍弯身避开,‘铿锵’子弹在自己身后的车身上打出火花、印记。

    与此同时,江苍短刀横出,‘咯吱’驾驶位上的车门洞穿,里面的枪手胸口中刀,又步了那几人的后尘。

    “开枪!”

    “快跑!”

    顿时,荣哥和另外几人看到江苍竟然能躲开子弹以后,是吓得脸色一白,有点惶恐不安!

    但也有人是杀红了眼,想要杀了江苍,抢到‘仙瓶’,是接着朝江苍开枪,可却只响了一声,就再无音讯。

    “走走走..”更有的人是被江苍吓破了胆,转身打开了车门,扔下了手里的刀具,朝着远处跑去。

    或是有人推开了尸体,坐上了驾驶位置,却手脚软,半天也挂不上档位。

    可不管他们如何,既然是动刀了,又结仇了,江苍是杀完了枪手以后,再分别追上了逃跑的人,一一斩于刀下,血液溅洒到了附近的商店。

    一时间。

    夜色下,街道附近两头虽然有一些胆大的行人偷偷看着,但车队这里却是一片安静,只有遍地的尸体,躺在了车队四周。

    ‘呲呲’无头脖颈处的血液,顺着水泥道路摊开,渐渐渗入地面,好似要把整条街道染红。

    空气中哪里都是血腥。

    仿佛刀尖滴血的声音,都入耳清晰可闻。

    两头的行人是看呆了,脸色木的不敢多言一句,也不敢离开这里,怕被尸体中的那个染血人影杀死。

    而江苍杀完了前车的这些手下,才来到了最后一辆车附近,望向了里面正哆嗦着手,拿枪对准自己的荣哥。

    同时,‘砰’的一声枪响,好似巨锤击在了街道两头的众人心口。

    江苍侧头,子弹从耳边侧面过去,又走到了荣哥身前,在他惊恐的目光中,掂起滴血的长刀,

    “五把枪,算上你的六把。还是太少了,快不过我江苍的刀。”

    噗呲——

    血液从窗内溅洒街面,人头扬起,顺着车边滚落。

    江苍觉察追来的人全部杀完以后,则是走到了后备箱位置,长刀横着一划中心,双刀入鞘,双手朝着划口缝隙内蓄力朝两边一拽。

    随着‘嘎嘣’钢铁扭曲声响,后备箱车盖扭曲,露出了里面的烟酒,还有一张字画。

    伸手拿起。

    江苍直接收了起来,又再离去之前,最后打量了一眼满地的尸体,与街道两头惊恐望着自己的行人。

    忽然觉得,枪火与刀,或许不再是不对等的交锋。

    他们,就是这时代的见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