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一十章 歇一歇、取个字(二合一)
    现实世界。

    下午两点左右。

    在一处省外林中,随着‘呼呼’一阵微风吹过,此地汇聚的迷雾消散,显露出了站在林内的江苍身影。

    而江苍从元能世界回归以后,先是打量了附近一眼,当看到了远处自己所埋的背包,就确定了上个世界内就自己一个人。

    不然,自己早就传到其它地方了。

    但这样也好,反正上个世界本就是自己独吃的任务、元能,要是其余人过来了,也是白跑一趟。

    自己是什么都不会让给他们。

    若是说的不好听了,要是真有人过来和自己抢,自己又不是迂腐的人,再跟他们说说缘由,而直接会把他们也给办了。

    理由嘛,和杀荣哥一样。

    想到这里。

    江苍望了望自己身上染血的衣服,‘沙沙’把背包挖出来,干净的衣服一换,还顺手拿出了背包内的手机,看了看时间。

    第一眼,日期过了四天,还又再加两个小时。

    那如果自己没有猜错。

    上个元能世界的时间,好像是和现实世界的时间流差不了多少。

    随后,江苍就想起自己幸好没有在那里再留两天,不然等自己出来的时候,这黄花菜都凉了,第七个世界绝对会去晚。

    而下个世界要去哪里,自己亦是想好了。

    也巧,‘瓷瓶、字画’的元物指引,也是指着自己将要去的迷雾出现位置。

    或者说,也只有这个‘历史中的战争世界、“东汉末年”’,才能‘符合’这两件古董。

    毕竟都是与历史相关的元能世界和元物,这理论上是相匹配的,错了错不了多少。

    同样,自己能知道这个世界的信息,也是这个‘汉末世界’为第一个‘战争迷雾’世界。

    总结一点,就是乱,乱到了让很多元能者都听说过,枭特此记载过。

    因为在‘战争迷雾世界’出现的时候,所有元能者,都能感应到这个迷雾的所在位置!

    并且武弘就是死在了这里。

    尤其不止是武弘,就连很多‘特殊元能者’在这样的战争世界中,也是大海中的一粒水滴,随时都能泯灭于风浪当中。

    而再具体的事情、事件,资料里面都没有描写了,或许是武弘死后,资料编辑者‘枭’的心情不太好,不想过多描写这个世界的详情。

    但这些事情都是小事。

    江苍想了想,就决定用剩下的几日时间中去图书馆,或者网上,去查找翻阅一下三国之类的书籍,大致了解一下,心里好有个底子。

    反正是历史世界,总会有共同之处,起码人名是不会变的。

    也是想到这里。

    江苍看到自身没有什么血迹问题后,就出了林子,走上了几里山路,来到了一条镇外公路上等车。

    没过多久。

    十来分钟,就有一辆出租路过。

    伸手一招,最近的火车站。

    还是那句话,赶早不赶巧,先到地方再说吧。

    而随着时间的过去。

    江苍先到市内书店,买本三国之类的书籍,再订票、安检,上车。

    一路上伴随着‘隆隆’火车响声。

    看着书,整理着资料,不时抿一口茶水,也算是无忧无虑。

    就这样,一天时间过去。

    在第四天中午到达地方省内。

    江苍还特意在山省边上的一个市区火车站下了车,又打了一辆出租,购买了一些野外用品,向着靠省外的一处林区行去,准备再野炊一次。

    因为伴随着第一次元能世界的出现后,现实世界内也渐渐浮现‘灵气。’

    让常人看来,就是空气清新了,天也蓝了,雾也少了,功劳都是上头的,这没得说。

    只是让元能者们来看,他们很多人都觉察到现实世界的空气,和元能世界内的空气差不多了,再按照一定的功法、或者运转一些‘元能体质’,都可以让自身身体素质缓缓增强。

    特别是在这种大山、或者山清水秀的地方,比平常地方的‘蓝天效果’更明显。

    这也是自己能住大山里面,就不住酒店的原因之一。

    毕竟自己扎摊到这里,除了等元能世界出现,自己可以第一时间踏入以外,这里也是一个修炼的好地方。

    而如今。

    等林区到了。

    江苍下了车,就提着大包小包的出了公里,来到了林区之间,又走了大约一里多路,找了一个有小河的地方驻扎,撑起了帐篷。

    同时,先打拳,等劲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再打坐盘膝,一边强化身体,一边恢复劲力。

    但说实在了。

    现实世界总归是灵气才复苏,高也高不到哪里去,充其量也就是和末世世界差不多,算是扣扣减减的,聊胜于无吧。

    可江苍是深知‘蚂蚁再小,那也是肉。’

    自己不吃,别人一直再吃,总会比自己要胖上一点。

    说的严重点了,压死骆驼,有时候就是这一根稻草。

    那说来说去,还是练吧。

    一时。

    江苍什么不都想,又开始了日复一日的练功打拳,不停的打磨着自己的劲力。

    一直到晚上八点,拳打完了,打坐也过了。

    ‘吱吱’虫鸣,月色东上。

    江苍才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筋骨,又稍后挽起了裤腿,去小河里摸了两条鱼。

    ‘啪嗒’两条鲤鱼扔到岸上。

    以自己的刀功,匕一洗、一消、一剃,再去附近拾了一些干枯适合作为柴火的树枝,又拿着自己买来的小锅一架,泉水一盛,仍上了一包人家调好的作料。

    往旁边一坐,火一点,望着锅,齐活儿。

    等着吃就行了。

    但也是想起吃。

    江苍等到鱼汤好了,又从盒子内拿出了一瓶买来的啤酒,倒进去了一点,去腥,添鲜。

    自己吃饭就喜欢这样,反正只要是带汤的饭菜,不管是面条,还是羊肉汤,自己都喜欢点进去一些啤酒,这吃起来舒服。

    ‘滴嗒’等啤酒倒入一些,滴落许些香油覆盖的鱼汤上面。

    勺子一搅,舀起一勺鱼汤。

    在这微凉的夜色林中,品着上一口鲜美的汤汁,口中就如温玉一样,甜丝丝的,还有一种酒香四溢,爽滑清润可口。

    滚烂无鱼刺的鱼肉剜下一勺,品上一口,更是入嘴即化,唇齿留香。

    等回味过来。

    江苍拿着匕‘噼啪’拨了一下柴火,让小火滚着,又放了一点辣油,汤里红白相间,圆圆的油印花,相信不仅好看,等会还会更好吃。

    只是。

    也是这个时候。

    江苍正在锅旁边等着鱼汤再次滚开,准备把鱼肉滚化、彻底融入到这鲜美的汤汁里面时。

    ‘叮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是自己的,拿出来一看,这荒郊野外的还有信号。

    但来电显示却是陌生号码,可是自己却记得这个数字,是枭的,是自己在末世世界和他相互留的。

    就是为了在每次元能世界结束后,相互通讯一番,看看大家是否还‘活’着。

    “什么事。”江苍接起电话,是早就知道枭不会死,也就没那么多客气话,“我正在做饭,没事我就先挂了,怕汤糊了。”

    “江师傅做的什么饭?”

    而在一处小区内,枭看到电话打通以后,传来龙头熟悉的声音,是下意识问了一句,又有些不好意思道:“现在九点。我以为江师傅吃过了,才联系您的。”

    “那这点挺巧,我正在熬鱼汤。”江苍拨了拨火柴,舀了一勺子又尝了尝,“自己熬的,味道还算是可以吧。专门熬了半个多小时,填的是小麦啤酒,小河里的野生鱼,吃起来清香入口。就是鱼汤有点淡,还准备放点盐。”

    “鱼汤..”枭听到江苍所说,是不答江苍的厨艺如何,反而是如今当得知道同伴们都安然无恙,心情大好,也就打趣笑着道:“我想起网上的一句流行语。您这不是鱼汤放盐,是深夜放毒。说的我都饿了,准备等会叫个外卖。”

    “枭师傅自己吗?”江苍把锅盖盖上,“您那里挺安静的。可我如今有事在外面,不然就去找您喝酒了。”

    “我可是当真了。”枭坐在屋里,“再叫上武师傅,咱们还没聚过。”

    “会聚的。”江苍言了一句,又问道:“在丧尸世界里见到周盼了吗?”

    “见到了,也没见到。”枭手心浮现一个小盒子,取出了一本笔记,“我的宠物见到他了,他是在一个基地市内待着,并且还是那个基地市内的进化者。尤其他离去前的一月内,还获得了一颗元能,好似是某种蜥蜴的?我猜测,这种元能的属性,应该是再生能力。”

    枭说着,把笔记打开,上面记载的是他所现的‘元能兽’,一共有一百七十多只,其中绝大部分是在大山里面,根本进不去。

    其余外面的元能兽,又有一些被‘进化者’斩杀。

    来自于现实世界的人,或者是元能者们,根本没有获得多少。

    “我这有一份资料。”枭拿着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又通过手机号查询,加了江苍的聊天好友,“一会给您过去。上面记载的都是我所现的元能者,以及他们的样子外貌,还有所获得的元能种类,或是疑似元物的兵器、道具。”

    “一共多少人。”江苍看到枭的好友申请,一只飞鸟的头像,备注‘枭’,点击同意,“武师傅结了追杀了么,我还没问他,没他联系方式。”

    “杀了七十多人,一名元能者。”枭如实回答,“现在武师傅过得好好的,我刚才和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喝酒。听他说,他今天还把他的老板给抄了,理由是旷工了一个月多,歇的不想去上班了。”

    “武师傅什么工作?”江苍闲得无事,想到这回归现实总不能一直练功过去,就多言几句,权当打时间,也算是自己身为龙头,多了解一下同伴的行情。

    “公司内的文员,管方案设计的。”枭站起身子,去屋子角落的饮水机处倒了一杯凉水,“还是本科毕业。”

    “本科。”江苍顿了一下,笑了,“我说我怎么总感觉武师傅说话方方正正的,原来还是个高材生,没看出来。”

    “对。”枭也笑了,打趣道:“其实我刚知道武师傅工作学历的时候,也觉得这五大三粗的人,怎么会是一个公司文员。”

    “元能神奇吧。”江苍把火灭了,“也许是获得元能以后,再接触这样的世界久了,性格或许就变了。我在元能世界内就见过不少人被活生生的逼死,也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其实武师傅学文挺好的。”枭沉默了一会,又道:“武师傅和我说过,他要是不辞职的话,其实这个月就能升职的,他们公司老板很看重他。但咱们活在这样的世界,随时命会不保,所以武师傅就狠下心来,又放狠话辞职的,算是辜负了他们老板的看重。”

    枭喝了一口水,叹道:“这不,他心情不好,喝了两天酒,总感觉对不起他们老板..”

    “那你说他下个世界会极端吗?”江苍好似明白了什么,“以他的脾性,会不会放战天下,打散心中的郁气?”

    “我觉得有可能。”枭没什么意外,“所以我准备明天找他,一块去寻找下个世界的出现地点,省得他出现什么意外。”

    “嗯..”江苍点头,又再闲聊两句,就把电话挂了,没说什么关于‘战争迷雾’的事情。

    因为自己不用说这件事情,枭他们也会知道。

    不说战争迷雾会‘指引’元能者,单说枭可是有一手‘飞燕秘术’,总能打听到一些不隐秘的事情。

    当然,这飞燕秘术也只是打听大体情报有用,若是打听人家的隐私,相信有很多人都会屏蔽左右,保隐秘万全。

    而除此之外。

    自己也知道枭是做生意的,但却是小本买卖,如今存的钱,足够他每天吃饭,不需要再多操心,早就收摊不干了。

    可有意思的是。

    江苍从电话交谈中还得知枭的业余爱好是‘画画’,难怪他画工有底子,能把人的模样画出六七分。

    这也是个本事。

    起码自己拿刀剃肉削骨可以,但若是让自己拿起来笔墨,自己第一个想法就是捣人家的眼睛、咽喉,可以一击致命。

    ‘咔嗒’江苍想到这里,勺子敲了敲汤锅,不去想了,还是喝鱼汤吧。

    这暖和和的一锅鱼汤刚好,配上这凉风夜景小河,手边一瓶美酒,要是再垂钓片刻,那真是悠然自在。

    ‘哗啦啦’小河鱼水。

    再拿起碗筷盛上一碗,走到小河旁边,一股股泥土香味飘来,仿佛也为鱼汤带来了一份鲜美。

    远处、天上的星辰作伴,陈画诗景,也似美人相陪。

    如自己将要去的汉末,古时四大美女之一的闭月貂蝉?

    但也是想到这里。

    江苍又提了提神,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去三国世界了,是不是要取一个‘字?’

    且这‘姓名与字’的关系,讲究一点,就是自身姓名的解释和补充。

    由此江苍想了想。

    自己姓名江苍,是浩瀚湖江、茫茫苍天的意思,可以取字,‘天象。’

    江天象。

    但这‘字’实在太过霸道,不太符合那个年代。

    以后或许可以取,可现在有些不入。

    那再仔细想来。

    天也为星辰,江湖行义事。

    忠臣义士,取‘忠’和‘辰’吧。

    再以忠换为‘钟’,晨钟暮鼓,时刻提醒自己。

    江苍想了想,天为星辰,义为钟鼓,这忠义、天意皆在,就取字为‘辰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