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汉末(二合一)
    江苍取完字,感觉差不多,就回去帐篷睡了。

    往后几天,依旧如常,在打拳练劲中匆过。

    一直到第七日上午。

    江苍从帐篷内走出,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才没有接着打拳,而是吃了一些药膳,就坐在了小河边静心打坐。

    ‘哗啦’小河溪水流淌。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

    太阳渐渐升到了正中午头。

    江苍最后看了看时间,现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出现迷雾之后,自己也有个模模糊糊的感应,是觉察到‘这片林间将要出现迷雾。’

    且也是这个时间阶段。

    在另一个城市郊区处,靠近田野的一条公路上。

    枭正开着一辆中档轿车,带着后座上盘膝打坐的武弘乱闲逛,准备通过飞鸟探寻,或者看看新闻,查找哪里有迷雾出现,自己也好快赶往。

    只是这时。

    枭刚过了一个路口过后,当时间走到了上午十一点时,却忽然现自己脑海内有个提示,大约为‘三百二十里外,将会有迷雾出现。’

    “迷雾?有提示的迷雾?”枭现这个提示,是反问出声,但手还是很稳的在开着车,又向着后座上的武弘询问道:“武师傅有迷雾提示吗?”

    “西、三百二十里。”武弘睁开双眼,望向了后视镜,目光对向了枭询问的眼神,“枭师傅,你说所有人是否都有这个提示?武某指的是所有元能者,还有你所说的神通者。咱们一样的人。”

    “也许会吧..”枭不太肯定,“但这次,或者说是‘三百二十里的这片迷雾’好像和往常有些不太一样。平常都是我们再找迷雾,如今却反了过来,是这片迷雾在寻找我们,指引我们过去?”

    枭说到这里,最后问了一句,“武师傅,我们去吗?我相信江师傅若是得知的话,也会去往。并且江师傅说过,他要请咱们喝酒。”

    “定然去往!”武弘大笑一声,又盘膝坐在了后座上,“且不止喝酒一事。以武某看,如果是迷雾寻人,或许会有许多人,许多自认为武艺无双的人寻找捷径,赶往这处不需寻找的迷雾。”

    “这更要小心了。”枭回了一句,又把车子在路口一掉头,朝着西边行去,“但反过来说,我们还有可能在这个世界里面找到更多的朋友。神通者。”

    “那更妙。”武弘高赞一声,闭着双眼,“武某技拙,正想领教,来会会这万千元能者,看看他们的元能有何奇异。”

    “行事要小心。”枭破天荒的反驳了一句,又像是关心,像是劝解道:“我们虽然是先行者,先驱者,但众相万千,总有不会输于我们的人。毕竟气运一说本就缥缈,我们能获得这样的机缘,相信别人也可以。就像是那个周盼,他的元能好像是关于‘伤势恢复’的?挺适合战斗。”

    “枭师傅此言不错。”武弘眼睛未睁开,“武某虽不会小瞧任何人,但也不会妄自菲薄。”

    武弘说到这里,当静等几息之后,听到枭没有再回话,就安稳打坐了。

    而枭也不是不想说话,只是他听到了武弘的话以后,就知道自己劝了像是没劝,便不想再言了,还是安稳开车吧。

    但这也像是他与江苍所言的那样,‘先驱者组织’里面不会有什么你干扰我,我干扰你的事情生。

    大家都很自由,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想怎么做,都是自己的事情。

    起码枭是觉得自己劝劝说说是可以,但最后的决定还是武弘自己选择。

    呼呼——

    再一提,伴随着窗外风声,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了。

    枭专心开车,向西边林间行去。

    而在林间小河处。

    江苍打坐盘膝等过了一会,当时间走到中午十二点时,也看到林间这片地域内浮现迷雾。

    按照资料记载,这片迷雾应该是蔓延了方圆三里左右。

    持续时间,是六天。

    但里面的世界时间是多少,资料里面却没有记载。

    可不管怎么说。

    等到迷雾出现的时候,江苍想归想,但也在河边走了‘三百数’,等到了大门的出现。

    ‘嗒嗒嗒’轻敲三声,再一推开。

    江苍一步跨入之后,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一条野外土路,连着几座小山坡,道路曲曲折折,不少树木都是斜着长得,树叶垂到了土坡上,有些干枯,也有些坏死坑洞。

    且与此同时。

    自己脑海内也出现了一个提示,是自己的身份。

    大致为‘流浪的人。’

    意思是指自己是没有户籍的人,也就是黑户。

    但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反正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自己随便编个户籍,或者想个办法弄个户籍就好了,还方便,只要有关系、金钱,想落户哪里就落户哪里。

    毕竟,按照自己所看的三国书籍来说,这上至几品的朝廷命官都能买了,还差一个平常的户籍嘛。

    若是这个事还难办,那真的是笑话了。

    只是,除了身份以外,自己脑海内就没有多余的提示了。

    好似是这个世界内没有元能,或者就是如丧尸世界一样,是不定时的出现。

    反正不管怎么样。

    江苍在土路上走了几步,是觉得这个世界内哪怕是没有元能,但也是一个修炼的好地方!

    因为这个世界内充满了‘灵气!’

    最少是现实世界的十倍!

    如若比方,哪怕是没有任何修炼功法的人,都能呼吸之间把灵气吸入体内!

    当然,最后能成功的融合炼化多少,那就是根据功法和人的体质了。

    可无独有偶。

    自己恰巧就有一本聚灵功法。

    再按照这个世界的灵气浓郁度,在这多待一天,就能朝着现实世界内十几天的修炼进程!

    相当于三天获得一颗‘普通元能。’

    而自己脑海内还有一个指引,是关于‘书画’的提示。

    大致为,‘两个小时内,赶到‘大约五十里外的一个地方,好似是救一个人。’

    并且这个任务的隐隐约约中,透漏出自己救得这个人,会告诉自己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情报。’

    应该是属于‘情报任务?’

    江苍想了想,接着查探提示,现救完这人之后,自己还要再去一个地方,把字画交给一个人。

    这才是‘交情任务。’

    那么这样想来,之前的‘救人、情报任务’就是穿插的,属于‘白送。’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世界内既然有灵气,说不得就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自己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先去探探路,打探一下情报再说吧。

    呼——

    扔出纸马,进步一跨。

    江苍策马一调,奔上了土坡,朝着提示中的五十里外行去。

    ‘嗒嗒’一路扬沙,留下道道蹄印。

    五十里距离不远,以纸马的脚程,就算是路途太过坑洼,也不过一个小时左右,就来到了一处林子附近。

    ‘蹄’策马一停。

    江苍略一打量,右边是林子,里面树木错立,茂密树叶,围着了几座大山。

    左边是一片荒废的农田,如今是一片杂草地。

    朝下望,自己脚下的路,是人走出来的,杂草枯萎,腐烂到泥土里面,灰黄相间。

    再等打量完这些。

    江苍现没什么情况,就打坐盘膝,调整着自己的精神状态。

    尤其是这个世界内的灵气真的丰厚。

    无任何修炼功法的纸马在树边站着,都能缓缓的吸收一点灵气,来恢复着刚才消耗的劲力。

    按照这样的度,纸马休息一天,就能恢复所有的劲力,不需要自己再帮它恢复什么。

    但就算是自己帮它恢复,也就是耽误个十来分钟而已,无关紧要。

    而随着时间的过去,一直到大约一个小时过后。

    ‘啪嗒’

    江苍正打坐时,突然听到远处山脚林口那传来阵阵马蹄声,还有一些人的呼喝听不太清。

    距离自己,大约有三百多米。

    要不是自己拥有四种神力,还真不一定能听得到。

    但不管为何,这八成就是自己要找、要等的人!

    ‘铿锵’刀鞘附于腰侧。

    江苍翻身上马,朝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策马行去。

    也没走上多远。

    随着林口附近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江苍就见到了三名手持暗红血迹的山匪、还是强盗?正在追着前方一位脸色露出惊恐,打扮像是一位东汉文士的长衫青年,只是他手里也有一把剑,可惜断掉了一半,应该是没有打过这三人。

    “快..”

    而这位文士刚纵马拐出山口,见到大约百米外策马而来的江苍时,亦是高喊一声,想要让江苍一起跑,因为后面是三名杀人不眨眼的山匪,他之前没有打过。

    并且他也是无意间露出了钱财,才会被这三名出游的山匪惦记上。

    “驾!”三名山匪打量了百米外的江苍一眼,是没过多关注,反而贪婪的目光是瞄着文士马侧的口袋。

    他们知道里面装的钱财,足够自己兄弟三人无忧无虑的潇洒一段时间。

    而江苍听到文士所言,却没有走,反倒是策马一架,纸马‘萧萧’鸣叫,蹄嗒泥土,直向着山匪冲去!

    “有胆!”山匪见此一幕,怒笑一声,和两位兄弟打了一个眼色,距离渐渐拉开了一些,准备清了这个有胆的‘外人’,再去追前面那只‘肥羊。’

    铿锵——

    可随着百十米距离瞬过,江苍越过了文士的同时,双手松开了缰绳,两手一探,双刀出鞘,长刀划过,短刀横架。

    仅仅纵马而过的短瞬,伴随着两颗人头飞起,尸体在奔跑马匹上落地的声音,两名山匪已被江苍斩于马下!

    ‘噗呲’长刀再一探。

    靠后的那名山匪只来得及架起兵器,就被江苍长刀穿过胸口,被硬生生的从马匹上挑了起来,举至半空!

    “这..”刚和江苍侧身而过的文士听到重物落地声,又回头见到了两具无头尸体倒地,一具尸体悬挂半空,是看呆了。

    都没有注意那三只马匹从自己身旁跑过,差点撞到了自己。

    而随后。

    他惊讶归惊讶,当见到江苍挑下了尸体,策马向自己行来的时候,是赶忙整理了一下心神,悄悄打量了一下江苍,想着自己该怎么称呼这位救命恩人。

    再随着他望去,他看到江苍一身白袍,上面滴血未沾,反而有些儒雅的样子,好像是与自己一样的文士。

    但出刀见血,冷峻的模样又像是英雄好汉,一匹俊美白马,更像是沙场的将军。

    可气质上,又过潇洒,好似饮酒作画的诗人。

    最后这位文士总结了一下,向着策马而立的江苍捧手道:“多谢这位..侠士仗义出手相救!”

    “顺手而为之事。”江苍言语简骇,没有多聊这个事情,而是直接询问一句,也没如这文士一样咬文嚼字,“江苍行了一路到此地,不知如今距离最近的城县还有多远,望..这位先生告知。”

    江苍虽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具体哪个时间,但既然指引有说,自己再问问哪里离城池近,一是有个落脚的地方,二是也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先生之名不敢当..在下..”文士听到江苍询问,是慌忙摆手,随即还言告了自己姓名,以及自己要去哪里,又为何遇到了山匪,像是放松刚才带来的生死压力。

    而江苍听来,也是听到了许多有用的消息,就没打乱他的话语。

    比如,按照文士所言,随着黄巾军各路渠帅、也就是各路领头人在‘五年前’被杀以后,不少黄巾军余孽都落草为寇,打劫着过往的商队,或是黎民百姓,用来维持生计。

    并且江苍根据这‘五年前’一词,也一下子明白了这是什么时候了。

    ‘情报’是知道了。

    再依照历史记载,自己了解的远远比这位文士还多,更是知道朝廷想管这些黄巾军余孽,其实也管不过来。

    因为随着黄巾军被灭以后,这五年里生的事情太多了。

    先是汉灵帝驾崩,太子刘辩登基,董卓进京,再把陈留王‘立为’汉献帝,又自称自己为太师。

    但他除了淫乱宫中以外,是什么正事都没有做。

    一直到到了如今,189年,黄巾军的余孽还是清除不清。

    可也是189年这个时间点。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马上就会有十八路诸侯讨董!

    尤其是再根据这个世界里的灵气浓度。

    江苍想了想,觉得这应该不是正史,反而应该是和‘三国演义’之类的沾点‘玄。’

    也许,那获得太平要术的张角,还是真的‘半仙!’

    当然,以贴合实际的角度来讲,张角应该是唤为‘练气士、修道者。’

    不然,他要是真成‘仙’的话,哪还会起义失败。

    除此之外。

    等文士说完了这些事情,江苍在听到了文士也不是什么名人以后,就不多替他的姓名了。

    毕竟身在江湖,萍水相逢嘛。

    自己救了他一命,他也无意告诉了自己许多事情。

    这恩情已经两清。

    而文士等前因后果说完了,感觉自己心神平稳一些,才觉得自己话有些多了,便有些尴尬的笑着再言道:“是在下多言了..而侠士此去十二里,便是徐州开阳县。”

    “多谢。”江苍最后再知道了自己所处位置后,是策马一调,笑着拱手道:“再会。”

    话落,江苍朝着东边赶往,准备先交了这交情任务。

    “侠..”文士虚拦了一下,看到救命恩人连顿酒水都不喝以后,则是诚心诚意的向着江苍离去的方向捧手,一直到江苍的身影消失一会儿,他才礼落、上马,向自己的南边家中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