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遍地是宝贝(二合一)
    ‘蹄嗒’

    伴随着马蹄声。

    江苍一路未在停留,在大约二十来分钟左右,便行过了十二路程,来到了开阳县外。

    ‘嗒嗒’策马站着一条有农夫来往的土路上。

    前方的农夫听到身后的马蹄声,则是回身、或侧头瞄了一眼策马而立的江苍,也是没人敢与这位气质看似‘不一般’的侠士交谈,而是接着朝大约三百米远的开阳县行去。

    江苍见了,朝前望,也看到开阳县那里的城墙不算多高,但也不薄。

    鹰眼凝视,城墙土石夯实,贴着悬赏犯人的公告。

    城墙上来回巡逻着守城将士,城门处还站着八名精神抖擞的士兵,估计是城内自招的人,或是怎么着的。

    反正这战乱年头里,黄巾军、山匪横行,哪个地方没点兵守城?

    就连村里还有私制兵甲,民兵,这都是正当防卫,没什么好奇怪的。

    ‘稀落落’他们来回走动,晃动着衣甲,时刻打量出城、入城的行人,以防有贼子与城墙上贴的‘要犯’混入。

    附近来往的百姓、商客,亦是有序排队,慢慢走入城中,没有一个人敢加队、越队。

    除了有一位看似是城内的‘文官’,也许是汇报什么事情,才一路越过了百姓,又在两位将士的捧手中走入县里。

    而远处的江苍见到这一幕,又看见附近无人,便伸手纸马一收,一边温养着纸马劲力,一边向着镇门口行去。

    等来到了队伍末尾。

    好好排队吧,自己又不是什么大官,加上这入城又不要钱,就没必要充什么大妖蛾子,整点稀罕事,来个万众瞩目。

    并且在这排队的时候。

    江苍侧耳听去,还听到城边有两位像是相别的好友,当他们走的远了,感觉离开了‘大庭广众’之后,还在说着一些关于‘十八路诸侯讨董’的事情。

    “听说..很多将军都去洛阳围剿董贼了..”一位青年在问,还不时搓了一下双手,是这天有些冷,已经入冬了。

    “那是当朝国师!”另一个人听到好友把董卓比喻‘董贼’,是突然吓了一条,又皱眉小声告诫他一句。

    同时,他还来回扫视了一圈,当看到没人注意自己,才再言道:“你别管是董贼还是将军,这都不是咱们能说的事..”

    “唉..我知晓..”青年摇了摇头,一叹,“我这也是看李兄走南闯北,也许知道的多,才问问..想知道那董贼死了没有..”

    青年说着,或许是悲从心来,声音又稍微大了一些,“只要董贼死了。我便准备在来年二月前回往洛阳家里,看看我母亲..我已经在外游历了一年多..许久未见了..”

    “你..”另一人赶忙捂着青年嘴巴,再压低声音,“小声、莫言!再提董卓的名字,小心传到有心人的耳里,让你掉了脑袋!”

    “我..”青年突然醒悟过来,悲伤情绪全散,慌忙点头,再看到这人不说,也不敢接着问了,是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唐突犯傻了。

    “走..”先前那人还是不放心,话落,就拉着青年走了,远离了开阳县这边,省得自己好友在路上出现什么意外。

    毕竟青年喊他为‘兄’,那就是哥哥、大哥的意思,那他在开阳为主人、又为兄长。

    那不管是为了客人安危,还是弟弟的安全,都要亲自送送。

    而不远处的江苍见了,倒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因为古时大致都是这样,文人武人,都重气节、重名望,更重承诺、忠义。

    除此之外。

    自己听听这两人聊天,那边的商人交谈,还有城墙上的将士交接时说些外话,再算上之前的文士所言,也把这个时期点给彻底摸清楚了。

    总结一句,就是十八路诸侯已经出了,说不定如今正在虎牢关外扎着,就差斗董卓了。

    那自己就有不少选择。

    一是,自己可以去那里看看曹操这位枭雄的英姿,或是去看看那飞将吕布‘天下第一’的威势。

    二,自己则是顺着任务,先‘提升自己的实力。’

    因为随着自己排队接近开阳县城门之后,除了交情任务以外,自己脑海中又突然出现了不少‘任务点。’

    大致一盘算,总计有五个之多!

    再伴随着自己进入城门,先是看看大街上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任务点,是一间‘布店’,门口还有一辆马车停着,两位伙计再来回搬运着车内的布匹、兽皮。

    那按照往日的任务样式来说,这挂‘布’字的店面,应该是关于自己的‘升级任务’,或是‘装备。’

    于是,这还用说什么。

    肯定是先提升自己的实力、装备为第一前提!

    并且这个镇里有这么多任务点出现,难不保就是元能世界里的‘保护机制’在提示自己这位‘破坏规则的神通者’,自己实力太低了,去了虎牢关也是送死。

    如果比方,就如很多游戏都有关卡阻拦,不到一定的等级,就不会让自己‘出新手城。’

    当然,这里不是游戏,是现实,很自由,自己想走就走,天高任飞。

    但反过来说,这是现实,命只有一条,走了,死了,就没有再重来的机会了。

    一时间。

    江苍想到这里,又想起此方世界灵气浓郁,那么这些飞将、武圣都不知有多厉害以后,还真觉得‘保护机制’的这事八成是真的!

    万军当中取敌将级,或许也不是道听途说的传闻。

    那么以自己的武力,若是如今去了虎牢关,也许当个小将可以,可要是对上那些大将,就是实打实的送命又丢人了。

    尤其这命,自己有草人,还算是无忧。

    可丢人是实实在在的,自己就有些接受不了了。

    而江苍思索片刻,就不管这些事情了,还是先看看这些任务都在什么位置,标记着什么再说。

    顿时。

    江苍是抱有期待,接着往前走,不时避着来往的小贩、行人,把不太繁华的开阳县给转了一遍,也算是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

    随着一两个小时过去。

    伴随着小贩的叫卖声,行人的交谈。

    江苍大致转悠一遍过后,总结了一下,现五个任务点内,包含了‘马、布、药、兵、酒楼’五个地方。

    前四个都好理解。

    应该‘纸马、衣甲、药膳、兵器’,这四个关系到自己实力的元物升级地方

    最后的一个酒楼,这个就不知道了,或许是打探情报的,还是什么。

    反正自己如今都没有接这些任务,而是先顺了顺,有个大体章程印象再说,省得太再乱了,有头没尾的。

    但。就以此来讲。

    江苍也现了,这里除了是一个修炼的元能世界以外,更是一个专注于升级装备、功法的好地方!

    这一眼望去,自己才来这里,就是一大堆的宝贝等自己来捡!

    当然,按照所有元能者都有‘迷雾提示’来说,这个元能世界应该还是一个乱战的世界。

    不仅防乱世,还要防备其余的元能者。

    总之就是机遇特别多,但也非常危险。

    就按自己所在的这个城镇而言,说实话,在这个历史洪流当中,还真的只是一个平凡之地。

    单以面临大军攻城而言,个人武力只要没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好似都是无关紧要。

    所以,江苍想来想去,当先前提,还是要提升实力。

    起码在这乱世当中要有自保之力。

    而江苍思索完了这些事情,也没有去往那几个任务点领任务,而是先来到了‘交情任务’所标记的城镇靠中心位置,准备先结了交情任务。

    因为在自己脑海内,交情任务的指引最为强烈,应该是潜意识的提示自己,‘自己只要先结了交情任务,那么往后的升级任务,都会变得简单。’

    反正大致就是这个意思,错不了六七八九十。

    同时。

    在自己经过了一条大街,朝那个交情任务点望去,也看到了这任务标记的地方,是开阳县的城府,也就‘县令’所办公的地方。

    而也是这个时候。

    江苍刚朝那里走了几步,自己脑海中就突然浮现一个‘记忆身份。’

    大致为,

    自己的这幅字画、是‘开阳县县令、张兴、张怀伯’留的。

    尤其自己和这位县令张兴,曾经是一个村子里的好友。

    这关系,如果比方,就堪比之前城门口的那两位青年,看着好友有危险,都会出手帮助的那种。

    特别是自己的记忆身份里,还有一个小故事,也算是点名了自己和他的交情咋样,让自己有个底子。

    故事为,七年前,两人大致都十七八左右的时候。

    两人出去游玩喝酒,回来路上碰上了山匪。

    而后,张兴想垫后,豁出性命让好友先走。

    自己则是也让他走。

    反正说来说去,眼看着自己和他都跑不了的时候,最后是碰上了一个经过这里的游侠,帮两人解了围,杀了这几名山匪。

    也已自己这个记忆中的小故事来说,自己和他不说生死与共,也是患难之交。

    只是当时正逢乱世,买官卖官,张兴的父亲又因为跟着人家跑商,了一笔财,就在这个时候,托人买了一个官位,任开阳县的县令。

    张兴也跟着出来了,来到了几百里外的徐州。

    但在这七八年内,他父亲却因为剿黄巾军死了,县令一职空缺。

    并且这个时候,正逢董卓内乱朝纲,也没人管。

    张兴再添点钱,加上他有学问,读过书,之前还跟着他父亲做文官副手,有经验,有声望,县里的百姓都支持他。

    最终,这县令一职就传承下来了。

    像是玩笑话,很儿科的定了一个七品官员的事情。

    但在这乱世内,本就是乱,皇帝都能卖官,谁又能摸清里面的道道。

    可不管怎么说。

    江苍盘算完了这个身份,又当得知了自己有个县令好友以后,是觉得这‘交情任务’安排的周到!

    起码自己一开始就比其余元能者们的高,还有个势力防身,不至于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那这还有什么说的。

    见见七八年未见的好友吧。

    也是想到这里。

    江苍伸手掩着,取出了字画,来到了城府门口,向着望来的两位护卫将士抱拳道:“江苍、江辰钟。有劳两位通报张县令,故友来访。”

    ‘张县令的故友..’

    两位将士对视一眼,又看到江苍仪表不凡,不似游笑之辈,便有一位将士向着江苍捧手道:“县衙重地,闲人不得前往。恕冒昧,可有信件?小人为之通报。”

    “请。”江苍没动步子,没踏上台阶,而是平手把字画递出。

    “请。”将士还礼,下了台阶接过字画,一掂,很轻,不像是有东西藏着,就向着江苍一点头,道了句“担待”,便拐回头朝城府内走去。

    再走的远了,他怕门外的那位衣着得体之人,真是自家上司的好友,脚步更是越走越快,直向着后院赶往。

    而江苍就站在门外等着,望着附近的行人,看到他们都是离城府近了,便稍微绕一点走。

    但没过一会,随着一道有些激动的声音,一位文袍青年就在那位将士的赔笑中快步而出。

    “原来是辰钟兄来了啊!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莫怪这两位将士,他们为职责所在,是兴之过错,未能提前言明,让辰钟兄久等..”

    张兴说着,看似要拥抱江苍一下,是非常想念。但他又想起自己这位兄长不喜欢这种儿女矫情,便又止住了步子,换为了笑着邀请府内道:“辰钟兄,你我一别七年,兴有许多话想说。不如泡上茶水、进寒舍一叙?”

    “请。”江苍抱拳,又向着那两位赔笑的将士还礼,一笑,在张兴的邀请中进了府内。

    再穿过有护卫把守的前院,众人向自己和张兴行礼。

    等来到了后院一间屋中。

    茶水被张兴亲自摆上。

    张兴才有些怀念的叹息道:“辰钟兄,兴自从随父亲出来,已有七年。曾听闻村内遭遇了山匪。而庆幸,辰钟兄出游学武..”

    “是学武艺去了。”江苍接过茶杯,看到张兴摇头叹息的,倒是笑着道:“这不是武艺学成回来了,路过徐州,来开阳看看怀伯。”

    “哈哈哈!”

    在屋内,张兴没有在外威严,反而听到兄长惦记自己,还专程来往,是大笑一声,打散了郁气,心里只有高兴。

    但随后,他又不知想到了什么,换为了正色道:“辰钟兄在外游历七载,习得武艺。如不嫌弃,可愿先留在此城,助兴,守开阳?”

    张兴说到这里,脸上不再遮掩操劳疲惫之色,而又站起身子,向着江苍捧手道:“这世道内患..兴、虽无抱负,但想为开阳百姓守一份安土。可兴只有一人,始终、时穷有尽,力有所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