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顺任务(二合一)
    “怀伯言过了。”江苍听到张兴这自肺腑之言,是起身回礼,又把他给扶了起来,意思是这‘重任’自己接了,先在开阳待着,有力,便为之。

    因为这不管是为了任务,还是自身安稳提升实力,或者再以两人的关系来说,自己如今有个‘引路人’作为引线,总比乱无目的游逛来得强。

    这是个好事,关系到自己的实力提升。

    “辰钟兄此言当真?!”张兴见到自己兄长同意留下,是高兴的疲惫顿消,使得他刚才那副为国为民的操劳样子就像是装出来的一样。

    但说实话。

    张兴和江苍从小玩到大,是知晓自己兄长有一种‘自由洒脱’的任侠性格,喜欢无拘无束。

    并且他刚才的言语,也只是这几年来太累了,想找人诉苦,却没想到自己兄长真留下来了!

    那这对于他来说,更是好事!

    毕竟说句不好听的,他身在徐州,始终是‘外人’,可如今有个‘自己人’帮衬,那是打心眼的踏实、高兴!

    以至于张兴想了想,直接像是土皇帝一样,圆了自己之前所说的话,向着江苍许了一个官职道:“辰钟兄,开阳尚缺一位城将掌军。而兴知官小,屈兄长大才。依看,从秦时..”

    张兴说着,古时记载搬出,是想举个名人例子,再变相的追捧一下江苍。

    尤其张兴性格本就温和,两人又是至交好友。

    那么他主内务,江苍有武艺在身,掌开阳军事,这一内、一外,都是好事,更是正事。

    没有什么邪门歪道,相互堤防。

    因为这内忧黄巾军、外患各路诸侯,傻子才会在这屁大的地方,弄手两个‘班子’,分个体系,来权个平衡。

    当然,江苍也知道自己能不能坐稳这城将的位置,继而再获得什么东西,完善什么任务,提升自身体质实力,都不再是朝廷说的算,而是看自己的本事。

    看自己能不能镇住开阳,再从中获取实质性报酬。

    不过,这话,张兴是没说,反倒是一心支持自己兄长。

    反正他是觉得自己兄长别说当城将了,就算是当大将军,那也是绰绰有余!

    无它,就是好友信任。

    就如古时很多人都是任友、任亲为官一样。

    而江苍听到张兴长篇大论的表露肝胆意思,又变相的来追捧自己,且半天还没有停歇的劲,便是指了指茶水,又端起一敬,学着张兴咬文嚼字般的算是开玩笑道,

    “多年不见,怀伯怎么学的如此这般?你我自**好,不需这些客套。”

    江苍言尽,把茶水一干,“城将一职,江苍接了。且这是好事、喜事,江苍一介白身,没有什么屈才不屈才。”

    “是极是极!”张兴看到自己兄长最终答应下来,又知道自己兄长一诺千金的性格,那是开怀大笑,端起茶水回敬,再言道:“是兴自从当了这官,和士族来往多了,话也有些多了,未免有些生疏,让兄长见笑。”

    “那就别喝茶了。”江苍在屋内扫视了一圈,看了看桌子上已经翻改完的文案,“如若怀伯的政务处理完了,喝酒吧。”

    “兄长还是兴所认识的兄长!”张兴大笑,不言有它,命府内的人拿酒水饭菜摆上。

    并且在稍后吃饭喝酒的时候。

    张兴还说了一下开阳的守军、民生,以及一些各方面关于开阳的问题。

    江苍听来听去,总结一下,大致就是开阳兵有‘六百’,且这六百之中,多半还是‘半参军’的人。

    意思是,这些人都是百姓,只是冬季无农作的时候,才来驻守城池,让一年三季训练、值守的将士们轮着休息一下。

    也难怪。

    自己来往镇边的时候,看到有些将士的体质不高,精神也不太‘锋利’,不太符合灵气浓郁的这个世界,更不像是这年头的战乱兵士。

    感情是半路拉过来替换的。

    而除了这些,其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

    比如附近山里有山匪,但不算太严重。

    城内百姓如今还有田种,开阳还算是稳定。

    说来说去,都是一个能安稳提升自己实力的好地方。

    当然,江苍也想着其余元能者们,会不会一开始就在洛阳等地方,并且那里的东西会不会更好?

    但反过来说,他们要是接到了什么任务,是关于‘刺杀’十八路诸侯和董卓的,那又是左右为难了。

    因为不说曹操等人势大,武将高手如云。

    单说元能者们都是现代人,大致知晓一些历史,更别说这著名的‘东汉末。’

    那他们来这个世界的第一时间,只要不傻,都会先了解一下时间走向,再把目光集中到十八路诸侯这里。

    这好了,万众瞩目。

    大家都在看着。

    突然有一个不是历史中的人物,横穿到这十八路诸侯里面,看似要获得一些‘东西?’

    谁会愿意?

    尤其这人身份暴露了,是处于‘明。’

    暗处的元能者们稍微添油加醋,捣些幺蛾子,或者再有奇异的能力去干扰他,这暴露的人能好过嘛?

    这不就是谁动、谁死。

    起码以江苍这样的性格,要是见到了有人虎着脸去掺和,也会去看一看。

    那更别说其他人了。

    他们有可能就是包藏祸心,直接掂着刀子去了,明摆着要杀人,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拿。

    更别说曹操等枭雄到时候会不会保护这个人。

    最简单的例子,元能者们是没‘身份’,这就是一个前期最大的难题,没有哪位诸侯会傻着重用‘黑户’的。

    哪怕就算是重用。

    各路诸侯手底下众派林立,士族关系错综复杂,这人真要进去了,没根没底的,估计还没被同行元能者害死,就被这些士族给吃了。

    而也是想到这里。

    江苍突然觉得那些一介白身,上来就是体穿,还是黑户的人,是怎么吟诗几,便在三国世界内呼风唤雨,又搭上各路诸侯关系的。

    这要是哪位元能者依葫芦画瓢的去学,加上这元能者们都隐藏在暗处,估计自己就能看个笑话了。

    看看他是怎么惊鸿一现,又突然暴毙的。

    同样。

    江苍想完了这些,还是觉得自身实力是关键。

    因此,酒宴一过,自己什么都不说了。

    告别了醉意醺醺的张兴。

    江苍在两位侍女的搀扶,又不让搀扶的护送中,来到了后院一间厢房。

    再让帮自己宽衣解带的两位侍女离去,往明显是新铺的床上一坐。

    运转着功法。

    当静下心来以后,江苍就现空气中有很多灵气再往自己的身体内涌进。

    如若比方,自己在现实世界内运转功法的时候,这些吸收而来的灵气,就是‘点滴’清水,能仔细感受到一颗水滴、一颗水滴的汇聚。

    但这里就像是水龙头浅浅半开着,成一条细线,虽然水流不大,但已经无法数有多少水滴了。

    反正当一夜过后,早晨五六点的时候。

    江苍睁开双眼,略一感知,现自己的体质从获得四种神力、模组的‘3.24’,达到了‘3.25’,是立竿见影!

    大致相当于融合了‘两颗普通元能!’

    而也是想到功法这里。

    江苍起床活动了一下身子,又联想到了武弘如今来这个世界没有。

    算是自己身为龙头关心他,也是想到他的功法‘升级’了没有。

    除此之外。

    自己没啥想法了,又来到院内活动了一下拳脚。

    伴随着‘嗒嗒’打拳声。

    没过一会,冬季天色还未亮。

    张兴也早早的起床,来到了院门口这里。

    江苍听到脚步声望去,看到他身后还跟着两名端热水的侍女,是昨天晚上的那两位。

    “辰钟兄!”张兴看到江苍望来,是笑着捧手一礼,指了指身后的两位侍女道:“辰钟兄,兴..”

    “我自己来就行。”江苍知道张兴要让人服侍自己,便摆手打断,几步来到了张兴的旁边,在两位侍女想说什么,且又紧张的目光中,双手伸入盆内,水温正好,就大差不差的抹了一把脸。

    末了,再拿起另一位侍女手中的布,一擦,完事。

    但从头到尾,两位侍女是很无辜,睁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张兴,还有一些惶恐在眼神里,以为自己做的不够好,怠慢了自家老爷的贵客、兄长。

    可是张兴见了,却和颜悦色的让她们离去,又扭头颇无奈的向着江苍道:“辰钟兄,兴本想为兄长接风洗尘,可是兄长这..唉..倒把兴弄得像是恶人一样..以为兴要让这两位女子干什么..”

    “都是小事。”江苍不以为意,也是防范于未然吧,没动情何必祸害人家什么。

    因为在古时,这很多事情说开了,就像是赵少那句‘嘿嘿嘿’,三个字就能简单概括一切。

    而江苍也懂,但更多的事还在自己身上压着,脑海内的四个升级点都是大事,早点不处理完,心里很难安的。

    也由此。

    张兴稍后带江苍去寻访的时候,江苍是一直在盘算着任务的事。

    除了见了见城门的各个城防,江苍会说两句话以外,别的没什么好看的了,昨天都看过了。

    四处城门,绕着走一圈。

    天色也放亮了,大街上行人渐多。

    伴随着声声叫卖,城内、城外的百姓、商贩出城、入城。

    也等这事结束。

    从城北门下来,一队将士护卫相送。

    张兴看了看自己兄长的衣着、腰侧的双刀,又看到江苍好似有些‘神出天外’,倒是突然开口道:“兄长如今贵为城将,当配一身衣甲兵器。而兴在此城多年,就知两家店铺专为打造衣甲兵器。”

    张兴说着,侧身望了望身后护卫的十几名将士,“开阳将士们的兵器衣甲,也皆是出自于他们之手。”

    “有此?劳烦怀伯引路。”江苍听到正事来了,是心里暗道一声‘原来任务是这样衔接的’,但表面上是虚引一下,让张兴引路。

    “兴果然是猜对了..”张兴见到自己兄长果然是好兵器衣甲,大过于之前的交接城防,是笑回一句,不言其它,引路就是。

    并且这也没什么错的。

    江苍如今贵为城将,是该有一套衣甲,那才体面一些。

    而一路行过。

    如今天色早已放亮,大街上人来人往,小贩叫卖。

    但当他们见到了江苍、张县令一行人,皆是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笑着行礼问好。

    尤其随行的十几名将士挺胸抬,‘哗啦啦’兵甲乱响,更是添足了江苍一行人的威势。

    导致了不少行人,或是孩童,远远的望着前方的江苍一行人,是羡慕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这样。

    可不管众人怎么想的。

    张兴是走一路,笑着还礼一路,口中还说着“这是我兄长”之类,把江苍的城将身份点明。

    特别是张兴受开阳百姓爱戴,百姓也是很相信县令的决断,没有什么半路有人跳出捣乱,变着法的找死。

    没见,那十六位将士的兵器在手上最近地方放着。

    谁要敢跳出来,在张县令兄长的上任日子捣乱,那就是血溅大街,没有多余废话。

    而当一路行过。

    第一件去往的是兵器店。

    再有张县令在这站着。

    江苍只对行礼的,又仔细倾听的铁架师傅说了几句,‘兵器,还是要加重’就完事了。

    剩下的,把兵器留下,让铁匠修造。

    这个点一结。

    江苍又和张兴与一众将士,来到了距离不远的布店。

    ‘哗啦啦’将士往门口一站,分侧两排。

    江苍和张兴走进店内,看到店家正在店内行礼,估计他刚听到门外的伙计说‘县令好似要过来’以后,就赶忙起身要迎接。

    可惜,他还没迎出店里,江苍就来了。

    “店家。”

    江苍进入店内,是没什么多余的话,直接开言道:“我需一副护腕、衣甲,而衣甲最好用兽皮打磨。”

    江苍说着,看到店家好似不太明白,则是又比划了一下,再让店内伙计拿了点水,用手指沾着,描绘了一个样式,添了一些细节。

    大致来看,就像是江湖侠客的布甲衣衫,经不经打不知道,反正是很好看,自己早就想要了。

    但让店家来看,他还真没做过这个样式,可既然是县令领来的贵客,又是开阳的城将,那自己往后可是在人家手底下混饭吃,这不管如何难造,肯定是要千方百计的做出来!

    不然,他们商队、车队经过城门口,被这位城将一令扣下,自己就完事了,求谁都不管用!

    毕竟开阳的‘老一’还叫这位城将兄长,谁敢管?

    “江城将放心就是!”店家想到这里,又瞄了图案两眼,是满口答应下来,什么二话都没有。

    “劳烦店家。”江苍看到人家这么上心,亦是回礼抱拳。

    可江苍这般客气,更是让店家受宠若惊,大呼“不敢”,又作为担保,三日之内,必将送于府中,双手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