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当街!(二合一)
    两日后。

    店家如约而至,一大早的就双手捧着一套灰白相间的长袍布甲,来到了开阳城府门口。

    他身后,还跟着一名伙计,手里捧着一副暗黑色的皮碗,上面三对针眼,系着牛筋搓的皮绳。

    一时间,让门口的这两位值守将士望去,先不说店家与伙计手里的衣甲防御力怎样,单说这色泽上是挺好看的,也非常匹对,没有那种花花绿绿的色彩反差感。

    “还望通报江城将..”店家脸上笑意满面,望着打量自己手里衣服的两位将士,心里是觉得这事三成完善了,不然怎会让人打量这么久?

    “稍候..”一位将士抱拳一礼,是认识镇里的这位布店老板,更听过江城将说‘人来了,就通报’以后,继而也没有多余话语,就赶去通报了。

    这没过一会。

    早上练完拳,如今正在休息的江苍就从府内出来,也瞧见了在门口静静等待的店家二人。

    “劳烦店家相送。”

    江苍走出府内,望着店家抱拳一礼,也是没想到这店家真把东西送来了,还这么准时准点的。

    要再说仔细了,还有三个时辰,才到两天。

    可是这衣甲却做出来了,并且还是一整套的元物!

    自己出门的一瞬间就现了,是那种不需要开锋,就能出入各个世界的‘元物’,省了一次开锋任务。

    或者这就是交情任务带来的收益,先给自己一套衣甲?

    “江城将哪里的话..”店家看到城将向自己抱拳,那是又惊又喜,慌忙连捧着衣服,向着江苍躬身行礼。

    “城将..”他身后的伙计也是有模学样,和店家一同躬身。

    但江苍见了,倒是一手扶着一个,一扳、一推。

    两人还没明白过来,只感觉身子朝后一仰,就站直了身子。

    顿时,他二人有些啧啧称奇,觉得城将的力气好大!

    “店家辛劳。”江苍则是没什么外话,直接从怀内摸出了一些碎银子,准备给店家,不够再填,毕竟是成品的元物,那花多少钱都不贵。

    而店家看到城将不仅为人客气,最后还要给自己钱,那是先把衣服交给了伙计,又真的慌忙摇头,表情中还有一些苦笑道:“城将,这是小人应该做的..城将要是给小人钱,才是折煞了小人啊..”

    店家说着,浑然没有生意人做买卖赚钱的天经地义,反而是痛心疾,仿佛自己要是拿了江苍的钱,那就是罪不可恕,要千刀万剐,百世罪人!

    不由得。

    江苍见到店家的这番模样,又见到身后的两位将士,以及眼前的伙计也是觉得他老板不收自己的钱是对的以后,忽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只能说,自己还是有点不太了解这个时代,不太了解自己的官职对这些走商的店家而言,那就是一言定生死的‘角儿!’

    但如今通过这件事,江苍也算是明白了,明白了店家只要还在开阳待着,那他送自己东西还真是‘天经地义。’

    哪怕是在规则判定中,被视为‘珍贵无比’的元物,也是该送。

    因为以店家的视角来说,他一是不知道元物一事,二是,城防将士可是保他们商队来回进城,又帮开阳百姓隔着山匪的守护神一样。

    这本就保护开阳的救命之恩,哪是一件衣服就说钱的?

    这要是传出去了,‘店家收江城将的钱’,不说开阳的百姓数落他。

    单说自己要是真有疙瘩了,往后给他穿个小鞋,随便找个能说的过去的理由,见到他的商队就拦,他用不了几日,就得断货从开阳内滚蛋。

    没办法。

    自己好友张兴太厉害了,让店家从先天上就怕了自己。

    可也是想到这。

    再论实事,以自己目光来看,守护开阳的‘救命之恩’不也是对等了元物的价值。

    同样。

    再以这个身份来说,江苍觉得哪位元能者要是一开始来到自己城内,就算是自己不动手,也能活活整死他。

    当然,这叫以势压人、滥用私权。

    但还有个好称呼,叫‘借势、合理运用资源。’

    反正不管怎么样。

    江苍看到店家不要自己钱以后,也不说话了,只能说自己做好自己目前的本职,护卫开阳安全,这没的说,是引路人任务流程,也是天经地义。

    随后。

    江苍回府,去试衣服。

    店家则是让伙计先回去,而又小步跟往附中,站在院中等候,以防衣服不合身了,自己还要拿回去重做。

    而江苍走入屋内,先前衣服一脱,一身衣甲穿上去,护腕一带,牛筋绳一系,再活动的一下,现和店家量的尺寸正好。

    虽然长袍侠客样式、但却非常合身,不影响自身任何实力。

    反之,布甲里面的缠丝软带,纵横交错,又能起到很好的防御作用。

    如若比方,就像是传说中刀枪不入的‘金丝软甲’一样,大致都是通过‘金丝’阻拦,继而削弱刀剑的‘利。’

    尤其手腕上的护甲里面还有一种软质的精钢,一共十八小竖排串连着,不仅不影响自己的手腕转动,必要时,还能当成武器。

    或者格挡一些利器的攻击。

    这都是江苍让店家添进去的,没想到还真的做出来了。

    自己只能感叹店家手艺高,还是元物的规则神奇,让店家做出了出这个时代的工艺?

    但也是这样想来,说不定也是这个‘灵气时代’的工艺神奇,不关规则的事。

    那要是这样,‘雪狼皮’和‘战靴’是否也能找个机会升级一下,看看能不能再进一个档次。

    可不管怎么说吧。

    这事随时的,就先不想了,到时候走走转转就知道了。

    而兵器也在昨天就送回来了,同样不用做‘升级开锋任务。’

    如今正在自己腰侧的刀鞘内合着,长刀二十八斤,短刀二十六斤,衣侧匕五斤,正好合手。

    最后,‘药、马’,则是还没去。

    因为自己一开始来到开阳,去那里转的时候,现药店掌柜出去了,好似是去外地学艺,几位医者交流,听伙计说,这两天回来。

    马站那里,是店家早就出去了,估计是有事,店门都关了几天了。

    所以,自己一开始才在操心这个事情,想知道他们什么回来,好把所有事情整理清楚。

    可好在目前最重要‘兵与甲’好了,这事情就慢慢再顺,边练武,边等,什么都不耽搁。

    也是想到这里。

    江苍出了房门,和店家招呼了一声,让人家忙自己的生意吧。

    衣甲正好,没什么要修的。自己还要巡防镇内,就不招待了。

    但店家离去之前,却悄悄打量了江苍衣着一眼,当现了确实很合身以后,才转身笑着离去,知道城将不是客套,是真的赞赏自己的手艺。

    而江苍收拾了一下,就带着几位将士出了府邸,开始每日的巡防。

    并且这两天过来,自己也与四个城门处的守将、将士相互见过,起码他们都认识自己。

    包括开阳内的百姓,亦是不少人知道自己,见面基本都能认出来。

    也至于此。

    自己走在大街上,是有不少行人向着自己行礼问好,小贩、文士,商人、平民,不一而论。

    就算是不认识自己的人,当自己经过这里以后,侧耳倾听,就听到了刚才向着自己问好的行人,正在向着不认识自己的人解释。

    自己的城将身份,也是在这一传十、十传百中,让百姓慢慢知道的。

    “那位是江城将..张县令的兄长..”附近多是这样的解释声,但他们说着,脸色基本上都是对于张兴的敬意。

    没办法,自己还没有什么功绩,声望肯定是不如怀伯,这没什么好说的。

    并且自己也和张兴一样,没什么好争的。

    只要做实事,求得问心无愧,对得起自己这一身元物恩情就行。

    而也是在江苍穿过这条大街,快走到东门口的时候。

    随着前方街道上传来喧哗声,远处一群百姓好似围着什么人。

    “保护江城将!”

    江苍身后的将士见到这一幕,也是上前了几步,喊了一声,便站在了江苍的身侧前方,‘铿锵’兵器出鞘,把江苍给保护了起来。

    “去看看怎么回事?”当先的一位将士,还命一位站在旁边的年轻将士去往前面街道,打探一下情况。

    但这位将士还未过去,那边的人群中就有几位百姓认出了江苍。

    “马老七,江城将在,不用送城府了!”认出江苍的几位百姓,向着人群内高喊了一声。

    “江城将?”人群内被唤作马老七的人,是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他双手还按着一个人,穿着干净棉布衣,不像是什么坏人。

    但江苍听这里的百姓呼喊,这个人好似是一个来镇里探点的山匪!

    那不用想,他八成是乔装打扮了一下,来城里打探哪个商队走商,继而好通知同伙们提前埋伏。

    可惜,哪怕是他穿的干净体面,但马老七曾经见过他,如今就正巧给认出来了。

    再联合着旁边的百姓,最后给他抓着了。

    而马老七的名字,是一个的外号,实际上,他是镇里的马商,也就是马站的掌柜。

    马老的外号,也是他一开始来开阳做马匹生意,只赶了七只马过来,但他一个多月卖不出去,还是靠着给人家客栈看马打下手过活。

    那时候马老七还小,那掌柜叫他顺,就马老七、马老七的喊着了。

    但这么多年过去,马老七可是开阳的大马商,牵的马都是幽州那边来的好马。

    并且也是他走南闯北多年,自有一手防身的武艺,虽然不能上阵杀敌,但一个小小山匪,还是手到擒来。

    加上两人本就有仇,还怕个什么报复,先送官再说吧,说不定还能审问出来什么,再来个斩草除根。

    “城将!”

    如今,马老七听着百姓们说‘江苍是镇里的城将,张县令的兄长’,那是不疑有他,直接拖着扭着劲的山匪,来到了江苍众将士身前,拱手,

    “此贼子是咱们开阳外山的那伙山贼。小人去年走商的时候就被他们黑过一次,也记得的这人!今日抓到了一个,正想送到张县令那里审问..”

    马老七说到这里,更是言辞决断,有股恨意道:“只要查清这伙贼人的下落。如若城将要马,小人马站尚余三十二匹幽州骏马。如若要人,待小人回去安顿了家中老父。不需衣甲,提刀便能阵前!”

    “店家有心即可!”江苍看到这汉子一腔忠义肝胆,是正正方方的还手一礼,又望向了他擒着的山匪,看向了这山匪凶狠的目光,“本城将正有此意,早想清了贼患,还开阳安宁。”

    江苍说着,扫视了一圈四周百姓,又看到了早起那布店掌柜也听闻消息赶来,在附近朝自己行礼,便再道:“择时不如撞日,就在这里审吧。诸位见证,等审出来了,江苍定然剿了那伙贼人。不枉诸位爱戴。”

    “江城将..”百姓们听到江城将立下令,是齐齐一礼,敬佩这位新来的城将,上来就要剿去开阳一患!

    “江城将要审山匪?除贼人..”四周听到消息的行人,也是慢慢的再聚集过来,把街道上给站的水泄不通。

    后面的人还在掂着脚尖看,或是站在了谁的架子车上。

    而江苍看到马老七走到一旁,和附近百姓们一块站着,都在等着自己审问。

    那自己也没二话,直接向着被将士们按着的那名山匪道:“若是本将问,你自知会死,也许不言。但本将有言在先,今日百姓作为见证。只要你招了,言告其余人的下落。本将许你盘缠,送你出城,免你死罪。”

    江苍话落,望着衣服早已脏的山匪。山匪却没有吭气。

    但附近人群中的布店掌柜却是不理解,倒是惊异了一下。

    “怎能放了他?”布店掌柜很迷惑,并且他心里还有点难受,感觉自己衣服好似送错了人?

    因为他觉得这贼人哪还有放过?直接问出来全杀了不就好了!

    不过,马老七就看着,是什么都没说。

    “城将..”可是很多百姓也和布店掌柜一样不理解,还前走几步,想要再劝一劝城将,因为他们刚才也是加入到了马老七围堵山匪的事情,所以怕山匪走了以后,还会回来报复他们。

    “唉!”将士们倒是一拦四周有些激动的百姓,捧手,但又不可反驳般道:“江城将自有决断。”

    几位将士说着,还有几位将士听到江苍让他们审问,就几步走到了山匪旁边,开始逐一盘查,审问姓名。

    但山匪却不听别的,直接哼笑一句,“想让爷爷出卖你其余爷爷们?”

    山匪说着,脑袋一仰,“你杀了爷爷吧!”

    话落,他一副十八年后还是一副好汉的样子,就是不说他们的贼窝在哪里。

    “这贼子该死!”附近的百姓听到,是心里气急,恨不得上去代替江苍去审,把这人先给打一顿。

    而江苍看到这人硬气,将士们又不好在大庭广众中下手,倒是走前一步,一手捏着山匪的下颚,防止他咬舌自尽,一手探出成爪抠在他的肩膀,伴随着‘咳呲’,指尖穿了他的皮肉,两根手指挑着了他的一条鲜红大筋!

    “疼..疼..”一瞬间,山匪不复刚才无惧生死的样子,反而疼的眼睛瞪得滚圆,口中模糊不清的喊着,声音歇斯底里,大冬天里疼的满头大汗,把附近的百姓给吓了一跳。

    “不能看..”四周的几位行人见到这筋条被硬生生挑出的一幕,还捂着他们孩子的眼睛。

    附近的百姓见到血沫溢出,满是血腥的一景,也是心里又解气,又是心惊江城将的手段,脚步都不自觉的退去,不用旁边的将士再次劝阻。

    包括那位布店掌柜也是什么不舒服都没了,反而是觉得这山匪在城将这样的‘抽筋’手段下,反而有点生不如死,真不如一死了之。

    “敬酒不吃吃罚酒。”

    而江苍挑着山匪的大筋,‘呲呲’血液溢出,手指一搓,才望向痛的脸色扭曲一心求死山匪道,

    “说。剩下的人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