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遇‘神。’
    事落。

    江苍觉察有提示出现后,便环视一圈将士,命人准备干粮,帐篷、行军、接着朝下邳去往。

    而后从开阳出,一路直行,经过丘县、琅琊境,入东海地界,淮阴乘船,再走大6。

    约莫四天时间过去。

    江苍按照指引,数百里的路程已经赶过,前方不过多远就是下邳。

    但在第四天夜晚。

    江苍在淮阴下了船后,回头看了看众将士,却现他们平均‘1.8’的体质,都有些受不了这赶路乘船的颠簸,皆是有些累了。

    包括自己,精气神也不是巅峰。

    可好在任务地点已经近了,就是在‘三里外的一个村内。’

    按照流程,是‘让自己在这个村内等着,五日后再赶到下邳附近。’

    并且这个村子离下邳也没有多远,大约三四十里路,估计就是一个专门让自己修整的地方,里面说不定还有什么空房。

    实在不行,村内有房屋遮掩挡寒风,能找个空隙扎个帐篷也是好的。

    那么没什么说的,还是赶早不赶巧。

    江苍命人再人坚持一下,于夜色中赶到了三里外的一片荒田处。

    再朝前望,大约二百米外,点星灯火闪现,估计就是让自己修整的那处村子。

    江苍见了,环视左右,向着身后早已累的就差脱衣甲的众将士道:“先在此处村落借宿、修整。等明日一早,王兴率五人前往下邳,等打探清楚了孙店家的位置,再前往下邳城,以防打草惊蛇,让贼子闻讯潜逃。”

    “是!城将!”众将士听到马上就要休息了,那是高高兴兴的领命。毕竟这赶路几天几夜,白天走着,晚上睡不好,稍微能休息一下的船上还是乱晃的,这是个人就受不了。

    他们也是人,是血肉做的,不是连轴转的机器。

    再让江苍看来,就算是没这村子的‘落脚点’,也会让这些将士们修整一番,好好休息一下。

    但随着自己带他们去往村子的途中,将士们也没有看到村子近在眼前,就乱哄哄的涌入,而是提起精神的在村外口处站得笔直,没丢他们开阳军的威风。

    如赶路途中一样,他们是将士,服从军令,都没有什么抱怨,反倒是都咬着牙坚持。

    这最后一步了,得做的漂亮一些。

    而村子里面,有些在屋外闲聊的村民,当见到这威风凛凛的‘军队’列在村口,还有一位大将策马驻足相望,那是心里皆一惊、一紧,有些害怕。

    “我去找叔叔..”还有一位青年迷瞪过来,就小跑着去找村里管事的长辈,算是村里的族老,也是村长一类。

    “莫吓到了百姓。”江苍见此情况,是让将士们把手里的兵器朝后偏偏,不要对着村内,不然,整得像是自己如坏人一样。

    ‘哗啦’将士们身子动了动,辎重放于地面,手里兵器长矛朝上、刀剑朝下,再一调整,也有一种不动如山的肃杀感。

    且没让将士们站着久等。

    那位去通报族老的青年,就带着一位白苍苍的老者出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位身穿青衫中年。

    “这位将军..”老者将要来到村口的时候,就高呼一声,带有敬意,准备捧手作辑。

    但江苍却下了纸马,走入村内,抬手一扶,先捧手道:“这位老翁。在下开阳城将江苍。今夜路过此地,准备借住几宿,不知可有打扰?”

    江苍说到这里,也没讲自己行军所谓何事,相信这位长者都能明白,军事要情,没人会傻着劲的乱问,乱说。

    相反,这位老者如今看到这百余位将士来至,还会尽早提醒村内百姓,让他们守口如瓶,以防惹到了什么麻烦。

    “将军这是哪里的话..”

    同样,当老者听到这位大将要率兵住自己村内,那不管是为了自己如今安全,还是怕得罪这些将士,都是慌忙摆手,又转身虚引道:“请请..”

    “多谢。”江苍再一礼,朝着将士们招手一下,示意进来吧,动作轻些,别扰了百姓们的休息。

    ‘哗啦啦’将士们看到江苍手势,是尽量小声的拿起辎重,等进入村内的时候,还向着老者皆一抱拳,或是手里有东西腾不开的,也诚心的露出微笑,道谢一句。

    再等老者引路安排一下,村尾还真有十几间空着的院落。

    略一收拾,屋内扎起地铺,也不用在院内撑帐篷暴露什么,二百名将士就圆圆满满的住下来。

    等这事整理完。

    江苍再一向着老者道谢,才把目光望向了老者旁边的青衫中年,因为他从头到尾都没说话,好似无存在感,但在自己的观察下,他却有‘3.1’的体质!

    这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可他又没有元能印记,这就有些奇怪,说不定就是这历史内的哪个‘人物’,有所谓的‘聚灵气功法?’

    而青衫中年看到这位领军严明,又待人礼数周正的将军望来,却觉得这将军能结交,才开口先言道:“华佗见过将军。”

    华佗..?

    江苍听到青衫中年一言,是忽然顿了一下,是没想到这中年真是个‘历史名人’,更是受人敬仰的神医!

    同时。

    自己脑海中还出现一个提示,大致为‘和华佗交谈。’

    且也是这提示提醒。

    江苍望着捧手的华佗,突然想到自己还未还礼,便整理了一下心神,还礼道:“见过..这位先生。”

    “先生之名不敢当!”华佗听到这位将军上来就是一个先生的称呼,那是慌忙摆手,“在下只是一介白身,未有所学,只懂一些医术..”

    华佗说着,从怀内拿出一副竹简,“而在下游历之时,曾自编一套强身壮骨的戏法,名‘五禽戏’。现如今,华佗见众将士疲惫,特献上此小术,就不知对将军、众将士是否有用?”

    话落。

    华佗摊开竹简,上用笔墨、利器刻出不少小人动作,旁边还有小字标记。

    江苍见了,伸手接过,也没细看,便方方正正的拱手道:“多谢。”

    “我自行医,是为百姓疾苦。”华佗还礼,“将军行兵,亦是为百姓太平..”

    他笑问,“何来答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