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与‘仙’谈(二合一)
    江苍想法落下,从林外离去,一路行程赶过,到了村内。

    不出意外,任务流程再变,和自己所想一样,是引荐孙店家给华佗,然后这任务就结了,只剩‘遗物交情、去东海寻仙。’

    那这没什么说的。

    将士整理东西。

    江苍则是抱着结完后事的想法,便带着孙店家和中年,来到了一座院内,寻着了正在院内练五禽戏的华佗。

    “将军。”华佗见到江苍等人来至,先是向着江苍一礼,才望向了江苍旁边的中年笑道:“广林也认识将军?”

    “这..此事说来话长..”中年摇了摇头,又望了望江苍,当看到江苍点头时,才6续开言道:“元化身在此处,有所不知。而在一个时辰前,我和孙店家出城的途中,碰到了一伙劫匪。但好在遇到了将军..”

    中年说着,是一五一十的把‘山匪事情’告诉了华佗。

    尤其中年叙说时,单看华佗时而皱眉,时而望向江苍一眼的样子,就知道中年除了会医术以外,就连讲故事都是一流的水准。

    他说着,不仅能把当时的场面给描绘的淋淋尽致,还能让华佗有一种身临其境,感受到了江苍那种策马贼中、披靡纵横的威势!

    以至于中年话落后,华佗虽然未见,但心中已经谱绘出了那种尸体遍野,人分离的林道凄惨血景,更能想象到这一幕都是出自于这位将军之手!

    包括孙店家也是在中年的诉说下重温了一遍,继而心有激荡,向着江苍一礼感恩,又奉承低喝道:“将军神勇!”

    “这位是..”华佗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叫回了神,又见到了孙店家一身儒雅,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就觉得这人应该是‘同行。’

    “这位是开阳的孙店家..”江苍听到华佗开口,那是顺理成章的相互一介绍,等末了,又再言道:“孙店家在下邳城的时候,就听闻了元化的医术高明,特意让江苍代为引荐一番。”

    江苍说到这里,想了想,准备借幌子离开,再把仙药从盒子内拿出,继而解释一下来龙去脉,快点把事顺清楚。

    但华佗听闻了江苍和孙店家认识,又知晓了江苍救了自己的好友,那是二话没说,就和孙店家聊起来了,相互介绍了一下。

    江苍在旁边听了片刻,就现他们二人三两句的就扯到了医术,又和中年一块开始探讨,完全不用自己再说什么。

    如若形容。

    就和自己碰到了武人、武者、或者哪位高手一样,这都是练武的,先天就有一种惺惺相惜,三两句便会打起来一样自然。

    那正好。

    这事结了,还少了取仙药的麻烦。

    江苍看到三人聊得尽兴,就告辞离去,准备收拾一下行李,回开阳吧,和张兴说道一声,自己就准备独身前往东海。

    因为这数千公里的距离,来回时间最少得几个月的时间。

    自己又是城将,还是开阳的大官,总不能一句话不说,就蹿圈了吧。

    最少得给人说一下。

    算是‘不仅留职、还带薪旅游的年假?’

    江苍想了想,好像觉得自己即将要办的事,好似就是这么个舒服事。

    ‘嗒嗒’

    走出村外。

    江苍没和华佗等人说自己走了,但将士们是回来村内的路上,就遵守着自己的吩咐。

    如今他们也早就收拾好了行李,站在了村外等着自己。

    并且还有几人抬着架子,上面担着十几个大包裹,其中透着鲜血,布袋上还印着人的头颅面孔轮廓。

    在旁边送行的村长见了,是知道里面装的是‘军功’,就离这架子很远。

    可他见到江苍出来,则又笑着上前了几步,问礼道:“将军可是要回往开阳?”

    他说着,朝村内看了看,现华佗等人没送,但村内有不少人朝这里望来,可又不敢靠近,瞄一眼,笑了笑就走一边了。

    “这几日叨扰了。”江苍一摆手,旁边一位将士拿出一个小皮袋子,是剿山匪得来的金银。

    再伸手接过晃了晃。

    江苍约莫里面装得钱差不多,就递给了村长道:“聊表心意。老翁莫要拒了。”

    ‘嗒’附近将士也是一捧手,虽然没有说话,但目光都是望向了村长。

    村长见了,这是不收也得收了,不然就是不给他们开阳军的面子。

    “多谢将军..”村长接了,表情都是苦笑,是觉得这位将军太客气了,客气到了他都不好意思了。

    “行军。”江苍则是一回礼,不说什么了,跃上了旁边的纸马,启程。

    再随着江苍带着将士们走远。

    村内的华佗等人知道江苍走了,也是为了追上江苍等人相送,还特意放下了正在讨论的医理,赶忙从村内跑出来。

    但可惜。

    他们一眼望去,眼前除了一片荒野草地,已经看不到江苍等人的身影了。

    “这..”华佗见此一叹,只能好好教孙掌柜了。

    再等孙店家过几日回往开阳的时候,自己还能有‘好友做客’的理由一同去往开阳,说说自己这次没相送道别的失礼。

    而与此同时。

    在三里外的河边。

    江苍如回往来路一样。

    带着将士们顺着河边先走着,碰到渔船了,就拦一拦,登船几名,再随着渔船越找越多。

    顺着水路一路回往。

    又是一路颠簸。

    等到第六日下午。

    约莫三四点左右。

    江苍才算是又带着累得不成样的将士们,一同回来开阳城外了。

    好在这天气寒冷,‘军功’保存还好,未有腐烂,不算太难闻,这是好事,没有让将士们路上吃干粮的时候还受到这嗅觉折磨。

    但也是一到开阳城外这里,将士们就又抬头挺胸,手里抓着兵器很紧,中心架子抬得很稳,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

    “城将回来了..”附近认出江苍的百姓,还有城门处的将士,当见到江苍衰众将士,也既是他们的好友、亲人回来,那是欢呼一声,目光还瞄向了将士们抬得架子。

    “这是山匪全杀了..”

    他们见到架子上满满十二个大包裹,上面血迹干枯,映出面孔轮廓印记百余,再略一比较人头大小,以及布袋大小数量,现里面装得最少有二百余颗头颅!

    估计是城将此次出征,把整个山匪窝都给端了!

    而也是这个时候。

    提前得到开阳探子汇报的张兴,也出了镇内,在城门四周一片问好声中,向着将士前方的江苍一捧手,大笑、又歉意道,

    “兄长!兴才得到信,便放下了手中事情,前来迎接兄长。却没想到..没想到兴又来晚了..”

    张兴说着,是歉意难表,还要行一大礼赔罪,因为江苍是为开阳太平安定立功,但自己身为‘开阳令’,不仅没帮上忙,更是连迎接开阳功臣都接晚,这叫个什么事?

    尤其他满脑子礼数,更觉得江苍是自己的兄长,咋能让兄长等着?

    他心里过意不去,感觉自己太没用了。

    但江苍见了,倒是上前一扶,方方正正的言道:“张县令有政务在身,是开阳安定之事。而今因苍一事,便放下政务相迎,会让听者、见者、闻之,笑话的..”

    “哈哈哈..城将说的是..”附近百姓有聪明的,听出江苍圆场的意思,就插话打趣一句。

    不过小片刻,城外就响起了欢呼笑语声,都羡慕这兄弟情。

    但张兴看到自己兄长如此照顾自己,又为自己帮衬,那是心里更过意不去,还要再说什么。

    而江苍看到,却一拉他胳膊,小声笑道:“怀伯意气了。回府喝酒。兄长跑了半月了,为正事,滴酒未沾,别让我再站着了,后面的将士也快站不住了。”

    “好!”张兴望了望归来的将士,看到他们虽然挺得笔直腰身,但却难掩疲惫的神色,也是突然不说了。

    再等安排完了将士,请着自家兄长回往府中,摆宴洗尘。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

    这事情才算是告一段落,就等上奏功绩。

    但江苍想着自己去往蓬莱一事,又想着现在开阳安定了,便向着有些醉意的张兴道:“江苍准备出游一段时日..”

    “兄长要走?!”张兴一听江苍要走,那是心里一紧,酒意醒了一半,慌忙站起身子捧手道:“兄长..可是因为兴接的晚了..生为弟的气了..”

    “这有何生气?”江苍看到张兴又扯到这事上,倒是指了指东边,直接道:“我准备去往东海一行,短则月余就回来了。城将位置给我留着,俸禄照,先存着。可能放心?”

    “好..”张兴又笑了,喝酒不说了,明白自家兄长是真的出去游玩。

    那这有什么说的,自己哥哥既然想出去玩,这肯定是‘留职带薪。’

    而当日酒宴过。

    江苍从开阳出,前往东海国。

    随着时间过去。

    两日后。

    江苍策马来至海边,纸马一收,在附近买了一条渔船。

    自己行着,不需要船夫。

    因为自己目前所处的海边,离目标地点却只有一百余里,不复之前的千余里了。

    那自己要没猜错,自己应该是找一个‘会移动的目标。’

    那这样的话,见证人肯定是越少越好,省得干扰了自己的任务,破坏了自己和‘交情人’打交道。

    尤其自己在九十年代那个世界里,跟着几位大少划过船、游过泳,熟悉水性,百里路程,就算是落水了,以自己的体质、平衡性,也能安稳游回来,顺便锻炼劲力。

    于此看来。

    万事俱备,等一切事落。

    江苍就架着小船走了,但在海上的时候,却把‘灵气杯子、仙药、遗物仙丹瓷瓶’都拿了出来。

    随后,打拳也省了,全用在划桨飘着了。

    特别是自己还有任务指引,也不怕迷路,就是往东边走,一条直线。

    ‘哗啦啦’船桨敲打浪花,行驶在茫茫的大海中。

    偶尔,还能抓一条鱼,小锅架着,碎石沙子在船上一铺,烤着炖着都行。

    而就在开始有趣,后来无聊的划船中。

    一日后。

    风平浪静,碧波无云。

    江苍按照提示,就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海上,见到了远方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岛,正是任务目标。

    离得近了。

    江苍鹰眼望去,看到小岛面积大约有方圆三四百米左右,沙滩后面的岛上杂草顿生,十来颗树木散落周围。

    ‘哗啦’

    再一加把劲。

    最后百米距离过去。

    江苍下了船了,‘沙沙’踩着被海水浸染的沙子,登了小岛,还现百米外的岛上树旁正有一人盘膝。

    但之前却没有看到他!

    只是如今见了,江苍却现他正是任务点,也是‘交情任务中的人。’

    再一打量。

    江苍还看到他样貌虽然普通,说不出来多少年龄,但说他二十可以、三十尚可,四十也行。

    尤其他身上还穿着像是道袍一样的服饰,配上他下颚长胡须,满身风霜的萧瑟,说他五十有余,好似也没有什么不对。

    一时间。

    江苍见这人奇怪,便思索几息,也是想按照自己所知晓的东汉信息,猜猜他是谁。

    但在这时候。

    道人却睁开了双眼,一步跨出,百米瞬过,站在了江苍身前十米处。

    而江苍却没有任何动作,因为在自己心中,一是没有任何危险感知,二是,自己确实没有反应过来,是根本没想到这道人的法术、还是轻功之类的身法竟然这么高!

    不过。

    按照任务提示,此人既然是‘任务交情人’,那自己就没有任何危险。

    反过来,这还是自己的机遇!

    同时。

    老道见江苍没有任何异动,又见江苍一身无邪气,反而有一股萧瑟游侠气质与正气后,倒是笑着率先开口,声音如中年,

    “贫道左慈。知你来何事。”

    他说着,指了指江苍的口袋:“贫道觉察到了先秦方士的遗物,嗅到了仙丹遗留的气息。如若贫道未猜错,此物可是装仙丹的瓷瓶?而你来此,可是听闻蓬莱仙岛一说,便想东去寻仙岛,来破这仙丹之谜?”

    “正事。我曾听闻..”江苍看到左慈把话说了,那是顺着任务,又顺着说,话里话外,不外乎是史记中关于蓬莱仙岛的传闻。

    末了,再把上个世界被元能依附的仙丹瓶子取出,递与左慈。

    “还望道长一观。”

    江苍双手一捧瓷瓶,礼数周正,如求学者。

    “是先秦之物。”左慈先是回礼作辑,才伸手一招,瓶子隔空浮到他的掌心,打量几息,又道:“但此岛无贫道丹炉、法器。若想勘破此仙物,难。而你若不放心。可愿随贫道一同去往蓬莱?那里是我道场。”

    “江苍愿同行。”江苍没说别的,因为自己的其余元物晋级,估计就是落到那里。

    而左慈见江苍同意,又怕江苍会觉得自己‘吞掉’他的东西,倒是笑着回礼,又道:“贫道曾观《太平要术》其‘阴阳’一说,与先朝《易经》所记。皆言、‘一阴一阳谓之道。阴阳壹体两面,彼此互藏,相感替换,不可执一而定象。二者虽无定象,随道而变,上皆可为道,下亦可为器..’”

    左慈说着,是出口成章,各种典籍所记如数家珍,一一道来,想要解释这所谓‘道家阴阳’一说。

    而江苍听闻左慈如此学问,也没什么意外,因为在《后汉书》所记,左慈不仅会炼丹之术,还精通五经,兼研星纬,学道术,明六甲,驱使鬼神,坐致行厨。

    这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神人!’

    并且他刚才所讲的意思,说来说去,其实就是‘两不亏欠。’

    他如今拿自己的东西,也会送自己相同价值的物件,谁也不欠着谁,省得他占了自己便宜,往后坏了阴德,再落了什么血灾恶报。

    这也相当于佛家的‘不沾因果。’

    有句话怎么来的,江苍隐约记得,为‘大福大祸因果轮转,福兮祸兮阴阳平衡’,讲的就是这么个天道轮回的意思。

    而左慈讲完了‘阴阳’一说,摆明了自己不会欠着江苍的意思后,才许诺道:“等丹成了,你一枚,老道一枚。如道家先圣所言,天道谓之阴阳。”

    他说着,作辑望向江苍,“以圣人之师,法家管子《明法》所讲。又可为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