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蛟龙’(二合一)
    推杯换盏、酒过三巡,这事就这么结了。

    王越开口说了,再过一两个时辰,等人来齐了,一同出,今日就赶到那里,趁早把事情办了,省得再出什么差错。

    江苍听到,自己的任务也顺下来了,目标‘坐标点’是在城外三十里往西,距离不远。

    那这事就这么定了。

    就剩、等会吃饭喝酒,熬时间,顺便再和同行的侠客们认识一下,基本就齐了。

    且最重要的,也就是认同行侠客,万一相任务有危险了,认识了,还能相互帮衬。

    但江苍和王越吃饭期间,还有一位伙计上来送了一碟菜,又向着在座的王越笑了一下,没什么特别,就是尊师重道的礼数。

    可江苍却根据任务,知道这伙计八成是去城门或者哪里打听了一番,看看自己实打实的是不是从外面来的人。

    而他如今肯定是打听清楚了,就过来和王越汇报一下。

    若不然,江苍感觉这事还要再仔细说道说道,说不定还要上演一副全武行。

    特别是自己朝酒楼内扫了一圈,附近高手有不少,再算上身旁的王越,真要全武行了,自己还真不一定能杀出去了。

    不过,这不能怪王越心太狠。

    没办法,这事关重大,又包括了王越的那么多朋友,王越肯定要小心行事,叫足了好手,不能因为谁谁谁,把自己朋友们摆上一道。

    当然,如今的前因后果了解完了。

    自己也算是王越的朋友,酒钱饭钱都记到了王越这东家账上,不需要自己再破费了。

    如几本书中记载的一样,王越这人虽然贪权势官职,但为人还是很有侠客豪义风范。

    且不出自己意料。

    随着最后的‘前因后果’落下。

    王越又敬了两杯酒,就以‘通知其余人’的说辞,稍后告辞离去,准备下午出的时候再大家一起聚。

    毕竟,如今又多了自己一人,王越肯定是要先通知他的朋友,‘计划有变’,然后再准备饭局的,这样也好说清楚。

    而随着时间过去。

    太阳偏西。

    时间大约来到了下午三四点这会。

    回到后院屋内休息的江苍,也见到了一名伙计过来通知自己,大致是‘时间到了,大家伙聚聚,吃吃饭,就一块出了,省得城门关了。’

    江苍听闻,出了房门看了看自己的纸马,又瞧了瞧院内同样走着进酒楼的几名侠客,想了想,那深山老林的路子,骑马是麻烦,不是方便,加上大家都是地走的,就决定等会吃完饭后,出的时候不带了。

    那就先放在这吧,纸马身上有自己的气息印记,如若自己在山林里迷路了,还能当个‘指路灯’用,比带着强上太多。

    等后手盘算完了。

    江苍出了院落来到了酒楼里面。

    一眼望去,大厅里还是喝酒划拳声响的不停,看似英雄楼的生意没有受到什么战时的影响。

    “您请..”而靠在右边的一名伙计见江苍出来,倒是笑着虚引了一下楼上。

    江苍见了,一边上楼,一边念着行事小心,先放开了神识先打量了一下,现王越等人正在三楼包房内,桌子上更是摆满了酒菜。

    那这还有什么好猜的,就是该行正事了,大家先认识认识,再吃个好菜好饭,等填饱了肚子好干活,没什么勾心斗角。

    ‘嗒嗒’

    江苍思索着,上了三楼,看到左边房门口有个相貌冷峻的伙计。

    ‘咔嗒’他看到东家所说的最后一人来了,也侧开了一点房门,示意人都在里面了。

    ‘“3.9”的体质..’江苍望了这名伙计一眼,略一回礼,才上前几步。

    再等走进房门一看,一阵菜香充斥屋内。

    江苍看到屋里与自己之前所探查的一样,一张放满饭菜的桌子摆着,四周坐了十二名身配兵器的侠客,算上王越,屋内一共十三人。

    而王越如今坐在窗口斜前,端着酒杯,好似在等着自己过来,再把这酒一敬。

    “辰钟来晚了啊..”王越看到江苍进来,是笑着说了一句,又向众人介绍道:“这位侠士就是我说的江苍、江辰钟!”

    王越话落,随着众人相互问礼间,他又端起了酒杯,递给了江苍一杯。

    “请。”江苍也没什么推延,不就是喝酒嘛,这个自己更在行。

    尤其是随着自己浅尝一口,现这酒度数不高,能看出这酒就是一个样式,主要还是活络气氛,大家认识认识,省得路上打起来了。

    “江兄一身英雄气!”也有一人看到江苍痛快,便吹捧一句,场面话嘛,都喜欢挑好的来说。

    但说实话了,这人说江苍一身英雄气的时候,在座的众人都点头了,包括王越也对这句话表示赞同。

    因为江苍今日是特意把装备整齐了,带的牛皮护腕、侠客灰布甲,锦棉黑战靴,腰斜双刀,不算短的头向后扎着,脸庞棱角分明,一身萧瑟气息。

    反正楼下有两个女客人,是江苍自从后门出来,眼睛都有意无意的没离开江苍,一直到江苍进了三楼包房,她们才对视一眼,掩饰脸红般的低头喝酒。

    同样。

    这个情况江苍也知道,但那两人对自己的任务没有什么牵连、危险,就没有去管她们了。

    而也是江苍这单单一身英雄气,王越等人就觉得江苍的本事应该不会‘低’,继而没什么搭手练练的。

    “辰钟请!”也等酒落,王越是招呼着众人吃饭。

    众人也没客气,筷子瓷碗‘吭嘡’响声,开始吃,酒杯放到了一边。

    但吃饭的时候,江苍却打量了在座的众人,现他们体质基本都在‘3’左右,是帮好手。

    尤其门外的那位伙计,也在众人吃饭的时候走了进来,和众人客气笑了笑,就坐在了王越身旁,捡着众人不爱吃的饭菜吃。

    王越也在这时笑着一拍伙计的肩膀,向着江苍和几位侠客道:“我徒弟,史阿。”

    “见过几位叔伯。”史阿连忙放下筷子,行礼,按得自己师父王越的辈分,把师父的朋友,唤为叔伯。

    “小侄无需多礼。”一位壮汉叨了几口菜,大手一挥,又敞亮向着王越开口询问,“王兄,咱们什么时候出?”

    他说着,目光又转回了史阿身上,话语有些不确定道:“小侄也同往?”

    “我走后,他看着英雄楼。”王越摇头,“不随行。”

    王越说到这里,话语中还带有一些打趣,“而今日让史阿进来,主要是让他见见诸位英雄。这般,今后在外面了,若是我徒弟有麻烦求助诸位英雄,诸位英雄可莫不认啊!”

    “王兄哪里的话!”众人大笑,又拿起酒杯和史阿一敬。

    史阿是站起身子,挨着饮了一杯,礼数方正。

    就连江苍也是多看了史阿一眼,像是要记得他的容貌,往后出事的时候,看在同桌吃饭,助一把。但实际上是自己今日连见到了两位剑客高手,心下觉得此行不虚。

    起码是让自己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大致武力,好有个差不多的盘算。

    因为很多将领与史阿、王越都比划过。

    再以此类推,省去一大堆的资料比对,最后得出吕布的实力,应该是最少‘6’左右。

    这还是步战,不借用马的冲力加成。

    而在江苍一边思索,一边吃饭的时候。

    王越也大致向众人说了一下计划,就是四点半左右出,城门那个时候还不会关。

    但关于‘蛟龙秘宝’的具体位置、事情,他却没有说。

    不过,众人都知道这事关重大,没到地方,谁也不知道谁会不会偷偷乱传,所以小心为上,这没错。

    于是。

    众人看了看太阳偏西的天色,都不说了,抓紧时间吃饭。

    这一直到西门那里将士换防,一位城将如往常一样从这条街走过。

    靠近窗边的王越见了,一摆手,要走了。

    那边要换防的人是他的弟子,能确保自己等人出城的消息无人得知。

    虽然董卓太忙,也不会关注王越,但这就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同时。

    众人没有什么墨迹,皆是带着自己的兵器,或者找点什么东西遮掩一下,就跟着王越出去了,准备去‘探险秘宝。’

    江苍走在靠后的位置,一路上跟着,看到他们有说有笑的,不时还有人比划一下手中的长弓,倒像是商讨着去哪里打猎。

    并且英雄楼离西门不远。

    半里不到的距离,众人逛着来至城门前。

    王越招呼了一下正在巡逻的一位城将,就从正门出去了,城外还都是来往的百姓商贩,走上几步,朝附近林内一钻,谁还认识谁,谁知道谁往哪里走?

    由此,尾巴的问题是解决了。

    江苍见到这个情况,也知道了自己寻到宝的时候,不用担心后方突然来个大军压境。

    如若那样,自己憋着一肚子气还不一定能跑掉。

    也是想到这里。

    江苍就觉得这任务的奖励这么高,但最危险的‘官府威胁’却被轻易的解决了,那肯定是变相的过程经历不会简单。

    不然,这次的任务也不会多个体质‘5’的剑客帮衬。

    而在一处林内的江苍思索至此,伴随着四周蚊虫‘吱吱’鸣叫,抬头望去,天已经黑了,透过树叶,月亮都从东边冒了出来。

    此时,是夜里七点。

    路途亦是赶了二十八里,只剩两里。

    但江苍和有些期待的众人走在林间接着赶路时,却抱有疑惑,向着前方领头的王越询问道:“按王将军所言,再有两里路程就要到那宝贝处。而如今将军不妨讲讲那蛟龙的事情,好让咱们有个准备。”

    江苍说着,虽然知道此方世界的灵气不高,不可能存在什么‘蛟龙’,但以防万一,还是能知道些情报,就知道些。

    “是啊王兄..”旁边的众人也是心里好奇,帮衬着江苍说话,“地方都快到了,说说吧。”

    “好!”王越见到众人问了,就指着前方不远道:“那是一条巨蛇,我三月前无意间在林中狩猎见到,曾还刺伤过它。可惜被那畜生跑了,不知所踪。但前几日听闻我弟子言,在这片林中又见到了它的踪迹。”

    王越走了几步,指了指夜色下一颗树前的凹沟,宽深正好够一个人躺进去,“诸位且看,这就是巨蛇行走过的足迹。而今日,我特意叫诸位前来,便是要围着那只畜生,让它藏身无处。”

    “放心..放心吧..王兄!”众人本来见到这么深的凹沟,还是有些害怕,但如今听到王越能打过这条‘蛟龙’,那是心里放宽了轻松,觉得自己等人这般游逛了一圈,就落了一位将军的人情。

    而江苍见到这个凹坑,是驻足看了看,没管众人又朝前走了。

    因为自己根据脑海提示,现目标‘中心点’就是在这里,再以此为点,巨蛇应该在方圆一百米内。

    但自己附近接近六十米方圆内,包括地面里面,都没有什么巨蛇。

    那自己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巨蛇应该是过了自己的探知极限,再加上四周有不少树木,它应该是藏到哪里了,挡着了自己的视线,并且它还没有对自己散出杀意,不然自己早就现它了。

    只是,也在这时。

    随着远处众人的四周树木上空,传来突如其来的‘嘶嘶’鸣叫声。

    江苍闻声望去,却看到一条足有三十多米长,身躯如常人腰身,头颅如桌子大小的巨蛇,从树顶侧方猛然一落身子,‘哗啦’蛇尾朝下甩去,伴随着‘咔嚓’骨裂声,树下有五人闪避不及,被抽断了身躯骨头,瞬间没了声息,摊在了附近树前。

    一时间,随着尸体落地,杂乱脚步声与呼喝声响起。

    巨蛇刚一出现,十二名被请来的侠客只剩七人,并且他们此时还在躲躲藏藏的朝后闪去,哪里还有之前意气风的样子?

    “小心!”王越见到如此一幕,亦是心中怒火中烧,脚步轻点,一边闪去了蛇尾来袭,又转身一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未收回的蛇尾刺伤去,但‘呲呲’响声,剑身半弯,却没有刺入蛇身鳞甲!

    让附近正在赶往这里的江苍看来,这哪是能打过?

    王越说的自己之前刺伤过巨蛇,八成就是开玩笑的!

    或者是王越离去的这段时间内,这条巨蛇的‘道行’又高了?

    而巨蛇受到长剑一刺,则是一扭身子,长剑‘呲呲’作响,又弯了一些。

    王越怕长剑折断,手无兵器,便撤去劲力,几步踏出了战圈。

    但与此同时,江苍几步跃起树间,来至巨蛇后方,‘铿锵’抽出长刀劈下,‘咔嚓’好似钢铁摩擦声响,一片扭曲蛇鳞从蛇身上剥落。

    ‘嘶嘶’巨蛇吃痛,身子也‘哗啦’从树上盘下,一扫尾逼退了附近围来的众人,才一偏蛇头,人头大小的竖瞳,望向了身后刚落地站稳的江苍。

    而附近一人瞧见了巨蛇转移了视线,则是咬牙切齿的望着巨蛇缺少一片鳞甲的伤口,便掂起了手中的兵器,朝着巨蛇身上的伤口刺去,想为自己兄弟报仇。

    可随着‘呼咙’风声带起,蟒蛇虽然未见到,但却一扭腰身,蛇尾甩在了这人身上,伴随着‘嘭’的闷响,以及‘咔嚓’骨裂声,这人胸口完全塌陷,从口中挤压出鲜血,身子如断线的风筝,折断在了附近的一棵树上。

    同时,随着这人尸体落下树间。

    巨蛇嘴巴张开,朝着江苍咬来,度快若闪电。

    江苍只闻一股腥风迎面,脑海略晕,两颗倒勾的利齿近在眼前。

    未有多想。

    江苍短瞬回过神来,见到自己即将葬身蛇腹的一幕,本能下,短刀一刺蛇头,虽然未刺入,但同时蓄力一踏地面,‘啪嗒’土石纷飞,一跃七八米的距离,先是躲开了这一咬,再寻机会。

    而王越在那人尸体倒地的瞬间,亦是一剑刺来,在江苍闪开的同时,‘噗呲’穿进巨蛇伤口血肉。

    ‘嘶嘶!’

    蟒蛇顿时哀鸣一声,放弃了追打江苍,反而猛然身子一团,‘沙沙’向着更深的东边林中窜去,留下了有些暗红的血液。

    “走。”江苍见到巨蛇逃窜,又看了看自己就准备跟着它留下的血迹追上,非杀了这个畜生。

    “追!”王越亦是和江苍不分先后的道了一声,踏步准备前往。

    而剩下的六人见到巨蛇逃窜,才从树后出来,并且他们此时又望了望林间同伴的扭曲尸体,脸色都不太好看,皆停下了步子。

    “王将军,你可是害苦了我们啊~”

    “是啊..江兄,你要去,就你们自己去吧..”

    六人面色有些苦笑,是不敢追了,谁知道里面还有没有其它异兽。

    “你..”王越见众人看到没便宜占,就违背之前诺言,不走了,一时间心有怒气,但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怪自己交错了朋友。

    可好在,他如今看到还有辰钟这位高手不惧蛟龙,依旧帮他,那是心里感激,决定‘蛟龙秘宝’若是对自己无用,就交朋友送了。

    “诸位,事已至此,走吧。”而江苍见到众人不走了,说过的话转眼不认,倒是转身望着他们道:“英雄楼宴间,听诸位谈,王将军待诸位不薄,而诸位都自称为侠士,未曾听,睚眦之怨必报,一饭之德必偿?”

    江苍收起双刀,“以血酬恩、以命践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