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结事来往(二合一)
    话落。

    江苍朝林内追去。

    王越则是念叨了一遍江苍刚才所言的几句话,最后在打量了一眼面色复杂的众人,便一抱拳,几步跟往林内,省得江苍出了什么意外。

    不过一会。

    脚步声远去,两人身影就消失在了夜色林中。

    此地只剩下蚊虫‘嗡嗡’鸣叫,几具树下扭曲尸体。

    而剩下的六人相视一眼,望了望地面的尸体,与漆黑如墨的来路,以及巨蛇消失的方向,便不知是谁道了一句,‘跟上吧’。或者说,几人都有这样的想法。

    不过,这倒不是江苍说得对,而是他们想着回去不一定安全,加上他们还要脸皮,更怕王越活着回去了,传言开来,自己名声全臭了。

    最后,王越有权有势,他们的日子能会好过?

    这样一来,还不如拼一把。

    也算是江苍一句话,让他们多考虑了一下问题,没有甩脸就走,那样回路都难了。

    毕竟大家都要面子,真要硬着脸皮逃跑,也要跑下去,不然半途遇到了险情,又跑回来了,那叫个什么事。

    “走..”几人最后相视一眼,快步跟上,同伴的尸体等回来再说吧,现在活人的事情要紧。

    而大约三百米外。

    等王越跟上江苍,则是鼻子一嗅附近,一边戒备走着,一边瞅了瞅地上的血迹,笑道:“有血迹留下,任它逃去,也逃不了多远。而且今日有辰钟相助,实乃兴事。此妖,定然除之!”

    “诚然。”江苍朝前行着,脑海内还有巨蛇的‘范围坐标提示’,是在前方五百米开外,不动了。

    可在之前巨蛇逃跑的时候,自己的‘危险感知气息’就消失了,估计是那巨蛇又与一开始一样藏了起来,收敛了对自己的‘敌意。’

    但不管怎么样。

    江苍是一边走着,一边不时看一眼地上的血迹,像是跟着血迹行走,小心而又谨慎,不像是自己如今知道巨蛇不逃了,正藏在前方的林里。

    只是王越也没在意这些事情。

    反而当他又前行了几步,则是突然“咦”了一声,侧头身后道:“他们跟上来了?”

    王越说着,虽然没有停下脚步,但本就不快的步子又慢了一下,“辰钟之言让他们听进去了,这不,听其脚步,六人都来了。”

    “也许吧。”江苍倒是没感觉自己一言就能改变人的想法,只是感觉能劝则劝,让此次任务多个人,多个探坐标的,起码省些时间,还能安全一些。

    再说句不好听的,真要劝过来了,还不用操心他们生死,属于免费的‘扫雷帮手。’

    没办法,巨蛇收敛了对自己的敌意,若是自己与它距离再远了,也只能像是刚才那样,拿人去探。

    这也不是自己不人物,草菅人命。是他们恩不值钱,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而没过多久,那六人就顺着地上的血迹,追上了江苍二人。

    尤其是当前的一位大汉,见到了前方的江苍二人后,还追捧一句,打消尴尬道:“江兄所言肺腑,让我等惭愧..”

    “江兄大义!”剩下几人也是捧手一礼,嘴皮子比手上功夫还利索,这场面话捧的让王越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唉..”王越不知道怎么说,干脆就原谅他们吧,再说了一句“事成之后再言”之后,就和江苍一礼,接着朝前走。

    江苍则是向着众人一回,和他们没那么多话,继续走吧,反正探路的来了,是好事多过坏事。

    且果不其然。

    六人跟了江苍二人行了几步,就觉得自己站在林子哪里都不安全,便干脆四散开来,相隔个十来米的距离,朝前搜着。

    因为他们感觉自己等人要是聚到一块了,是一死、死一片,连个逃跑反应的机会都没,还不如如今站的开点,等倒是现危险了,还能周旋、‘躲避’一下,让同伴先拖延时间。

    但不管他们怎么站,都是在靠后的位置散开,离前方血迹的位置有些距离,这是本能的害怕,觉得巨蛇会在这条‘血迹线’上。

    而江苍根据他们的站位,自己又是往右前方去了去,这样保证自己踏入坐标圈的时候,再按照众人如今分散的位置,能尽快现巨蛇,或被巨蛇现。

    且也随着距离越来越近。

    当江苍走进标记圈内,一瞬间神识放开,目光夜视,又朝前接着行走。

    但自己神识虽然不受影响,可目光望去,附近树木繁多,还有的树木在春天枝开茂盛,遮拦了不少视野。

    有的二三十米外,什么都看不到了,树影树叶其下杂草灌木与夜色中重叠。

    但当自己走上了大约二十多米,伴随着安静的夜色下,突然传来‘沙沙’与‘咚’的闷响,以及两位侠客的呼救,好似还有尸体落地。

    一时间朝右边望去,几颗大树‘咔咔’被巨力瘫倒。

    江苍就瞧见了巨蛇果然藏在了林内附近,且只要有人快要接触它时,它便会先手偷袭。

    “闪开!”王越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则是转身提剑,冲向了正在追赶另一人的巨蛇。

    可惜,王越距离它足有百米距离,等他追上时,那人早已葬身蛇腹,旁边尽是杂乱的树木。

    同时,江苍未管最后的三人在四周树木后藏着,反而是抽出了腰侧双刀,在满目怒火的王越与巨蛇战成一团的时候,从附近绕过,准备找准机会,给巨蛇致命一击,就像是它一直偷袭自己一样。

    且随着‘呲呲’好似钢铁交击声。

    巨蛇‘嘶嘶’鸣叫,不时抽打一下尾巴,巨力带倒了附近的几颗树木,‘轰隆’作响,但根本奈何不了身法高明的王越。

    而王越反倒是有时找准机会,从树旁闪过,刺一下江苍劈出来的伤口,让巨蛇越打身子越是盘到了一起,但却未有离去这片林内。

    而也是这个时候。

    战团的三十米外,江苍贴着一颗树木,几步攀登枝梢,几颗树木之间纵踏而过,当来至巨蛇战团后,在王越的帮衬缠斗中,朝前一跃,短刀向下,蓄力一刺,‘呲呲’声响,短刀卡入它的头顶鳞甲缝隙!

    同时,长刀从斜后方划过,猛然穿透了它的眼皮,‘噗呲’声响,扎入了它的眼睛里面,直穿大脑!

    再一转,长刀在它眼珠里划过,部分脑组织搅成一团。

    虽然蛇类的神经分布在全身,就算是脑袋被砍下了,神经尚不会死,但总归是主导思想的大脑尽碎,使得巨蛇垂死挣扎下猛然一摆脑袋,冲力袭来。

    一时间‘嘶啦’双刀脱落血肉,江苍无处借力,被巨蛇甩下,‘噗通’撞在了一棵树上,少许灰尘飘落,短刀脱手斜插地面,直入刀柄。

    但幸好自己有皮甲、狼皮、‘坚韧元能’保护,受伤不重,只是气血虚浮,静养两日就好。

    可若是换成了那些体质3的侠客,这一撞,已经死绝。

    而伴随着‘咚咚’蛇尾敲打大地声响。

    江苍深吸几口气,四五息内就站起了身子,捡起短刀,朝后退去,以免前方在林中盘打地面的巨蛇波及自己,再加重伤势。

    包括王越等人亦是站在了几颗大树后面,望着这巨蛇垂死挣扎前的威势,‘哗啦啦’四周大树栽倒、脚下地面颤动,皆是有些心震不已。

    这般情景一直到十几息过去,蛇身鳞甲都渗出血液的时候,巨蛇才慢慢平静了下来,‘轰隆’平躺到了满是土沟、折断树枝的地面上。

    再等片刻。

    江苍感知任务点已经消失,才走到了巨蛇的旁边。

    “死了..”王越亦是走来打量了一番,但他又看到远处剩余的三人,好似在围着一堆东西观看时,倒是心里念着‘蛟龙秘宝’,便朝着江苍一点头,向着那里走去。

    江苍见了,朝百米外望了一眼,树木平铺一片,目光不受影响,能看到那里只是一些普通珠宝。

    于此,自己又盘算了一下,突然用长刀划开蛇腹,‘嘶啦’一声,鳞甲不复之前坚硬,轻易破开。

    ‘呼啦’刀尖一挑,翻找了一下血肉。

    江苍最后剥出了一枚拳头大小的‘蛇胆’或者说是‘妖兽的内丹。’

    那如若自己没有猜错,这东西才是真正的‘蛟龙秘宝!’

    且这个时候,自己还有一段关于‘巨蛇记忆’,也即是任务流程‘回放、补全。’

    大致为,巨蛇前些时日吞下了南华仙人留下来的一颗仙药,继而才变得浑身凡兵不入,又开了神智,能唤为‘妖兽’了。

    只是它能修炼以后,为了能把药力挥完善,又与自身精血混为一体凝练,使得浑身所有血肉的妖力精华,都集中到了这颗‘蛇胆’上,让它即是药、也是妖。

    而也是通过这段记忆。

    江苍望了望这颗‘内丹’,就觉得此物不仅是宝贝,更是‘药性’远远大于了之前的仙药,能称得上是一个天然的‘仙药内丹’了!

    且如此‘仙药’,才能配上这任务中所言的‘仙丹药引!’

    尤其是随着这颗‘内丹’取出来以后,江苍还看到蛇身上的鳞甲光泽暗淡,好似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簌簌’落下了一些。

    也有不少‘枯萎’,露出了其下掩盖的鲜红筋肉。

    如此血腥一幕,和自己所想观的记忆一样,这巨蛇的妖力精粹,都集中到了这颗‘内丹’当中,而如今内丹被取,那它的道行肯定就散了,血肉筋骨和普通蟒蛇无意。

    而在江苍观望这条巨蛇还有什么价值的时候。

    王越等人的目光,则是被一颗大树后的蛇窝吸引,那里如今正放着一柄古朴宝剑,还有在夜色下闪闪亮的一些珠宝金银。

    哪怕是他们见到了江苍好似在远处取蛇胆,也没有转动什么目光。

    因为不说此战江苍出力最大,他们不想抢什么。单说句实在的,他们觉得那一颗蛇胆就算是再好,只要不能让人成‘仙’,那还真不如拿些财宝来得实在。

    且那巨蛇的蛇胆真若是能让人成仙的话,‘蛇仙’又怎么会被自己等人杀了?

    他们不知修道、炼丹,就觉得那蛇胆最多就是强身壮体,或是有个噱头的‘稀罕物’吧。

    但也是这时。

    随着江苍走来。

    王越最后望了一眼蛇窝内的宝剑,想着此次功劳最大的是江苍,便先指了指这些财宝与宝剑,向着江苍询问道:“辰钟要何物?”

    王越觉得那个蛇胆不太值钱,所以就想多分江苍一点,想要和这位高手侠士打个关系,说不得今后互有照顾。

    “江兄?”剩下三人也是望了望江苍,他们知道自己这战完全无功,更是不敢挑。

    “诸位请。”江苍见到他们一直让,也是上前几步,随便拿了点金子,装到口袋内。

    毕竟不是元物,带多就麻烦了,够用就行。

    “那这剑..我可是拿走了..”王越拿的宝剑,向着江苍说了一声。

    江苍瞧了瞧,不是元物,不是名品,随便。

    由此。

    王越收了宝剑,那些金银财宝,随便分吧,他感觉一把宝剑便此行不虚了,其它什么都不要了。

    等末了。

    众人挑挑拣拣的,宝物还剩下不少。

    王越看到了觉得可惜,也和剩余几人说了一声,准备去附近村内找点布匹之类的物件,把东西包完带走,等卖出去的钱,给死去的人补填家里。

    而江苍听了这事,也不急于回往蓬莱,跟着再转一圈就是。

    因为最简单的,‘蛟龙秘宝’可是不外漏的秘密,自己如今又是合伙人,咋能不等事情结了,就先一步走了。

    说实话,若是现在有其余人要先走,自己为了防止走的人泄露消息,引来外人,还会把那要走的人扣下。

    但随后。

    众人这一路上来往,是一点事都没有。

    宝物是安安全全的在第二日上午,全部送到了英雄楼。

    也是今日中午。

    江苍准备走了。

    但王越听闻消息,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或者觉得江苍这人侠义能交诺,便处理完珠宝后,带着那柄宝剑,来到江苍屋内,向着收拾行李的江苍小声言道,

    “辰钟,我有一事要言,且此事事关我一家老小性命,如若辰钟无意,就当未有听之。若有意,一月后,四月初,咱们长安英雄楼相见。”

    “王将军请言。”江苍抱拳,又感觉王越神情如此郑重,那应该不是小事,说不得还有什么大任务。

    “你可知曹操?”王越反问一句,见到江苍点头,又往前走了半步,虽然听到门外没动静,但还是更加压低声音道,

    “前些时日,曹操追董..追太师兵败之后,有一人曾自称曹操麾下使者,前来英雄楼中找上我,言...他向曹操举荐了我剑术高,想要让我过些时日,去陈留那里饮酒做客一番,与曹操见上一面..而几年前,我跟着先帝时,也未见过曹操几面,所以有些生疏..”

    王越说到这里,有些苦笑,“尤其我如今是跟着太师,和他对立。这宴是好是坏,谁也不清楚..于此,我想恳请辰钟与我同行..我想,只要不是大军围城,以你我二人的武艺,绝对能杀出去!

    且我仔细想来,有此武艺肝胆者,非君莫数!”

    王越话落,朝江苍一大礼,能看出他是真的想见曹操,给自己再谋一条生路。

    也能看出他很够朋友义气,想为江苍引荐一番。

    当然,危险是有,但是共同的,谁也不会少了。

    而江苍听闻,自然同意了。

    无它,不是自己投靠谁,而是自己去往蓬莱,交完了任务后,估计该没事干了,静等着炼药了。

    那这无聊时光中,自己肯定要走走转转,看看有没有其余机遇,不能光闲待着。

    还是那句话。

    所有人都进步了,自己也进步了。

    但他们若是进步的比自己快,那就是自己退步了,没有什么好狡辩的。

    随后。

    杯酒一过,一句话落下。

    江苍从长安出,一路没停,辗转将近十日又回到了东海国这里。

    再找到自己藏着的小船,驱物符一贴,去往了蓬莱。

    等几日过去。

    见到了左慈。

    大致把自己的事情说一下,不外乎是偶遇了巨蛇,携刀斩之。

    又见这蛇胆奇异,便想着能否入药,特来蓬莱一叙,让其道长一观。

    而左慈听到了江苍所言,除了觉得江苍运气太好以外,就没说什么‘丹成’准信,也没说能不能成,便开始去琢磨了。

    江苍见了,隐隐约约感知这十天八天的出不来,那就没什么说的,再又一别,启程长安,去找王越,陈留喝酒一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