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葫芦、不客(二合一)
    来来回回赶往,将近一月匆过。

    在三月底的一日下午,江苍又行至了长安城这里,来到了英雄楼当中。

    后院内的王越得知消息,是第一时间让大厨操刀,准备在屋内摆了上一桌子好菜招待江苍,不为别的,就为这应诺一事,当请。

    随后。

    他一边吩咐着人去准备,一边出了房门,望向了刚被伙计请到后院的江苍道:“辰钟别来无恙!”

    他说着,又四处瞅了几眼,好奇问道:“辰钟的白马哪去了?”

    “在我一位好友家中。”江苍是在城外把纸马收起来的,想跟着王越坐马车,或者找其余骏马赶往陈留。

    也是俗话说的,防人之心不可无,留个心眼,不多暴露自己的‘实力。’

    因为自己这次见的可是差点统一三国的曹操,那在自己没有确定安全与任务以前,是能藏拙就藏拙,‘财’不外漏,总归比大摇大摆来得强。

    “那咱们明日出?”王越没曾在意纸马的这个事情,只是搭话随口一问,就像是‘今天吃饭了没’一样。

    而后,他才指了指屋内,邀请道:“今日我看天色不早了。特此摆小宴美酒一桌,为辰钟接风洗尘。尤其我在这几日内请来了一位好友,宫内御厨,如今他坐镇楼内,烧出的饭菜更是一绝,辰钟何不尝尝?”

    王越说到这里,还用手比划了一下,形容了那饭菜多香,让自己吃过以后如何如何,比划的有声有色。

    这也是他把江苍当为好友,想一块分享分享关于吃的快乐。

    “依将军意。”江苍笑着一回礼,也是被他比划的饿了,加上自己一路紧赶慢赶的,天天吃药膳,嘴里早就没味道了。

    如今,看似有陈酿地窖好酒。

    英雄楼的本有饭菜就香,一月前在英雄楼喝的鸡汤,再添点小酒,本就一绝。

    此时还听王越说,后厨里面有一位师傅是皇宫中特意请来的御厨,看似有一手刀分鸡骨、不伤劲儿道的手艺。

    那自己说什么都要搓一顿。

    反正不管什么汤,自己只要添点酒,那都不会太差。

    同样,王越也知道江苍这种爱好,叫汤‘鲜’,招也‘鲜。’

    由此,随着两人进屋以后。

    虽然饭菜还未上,但王越想了想,却吩咐伙计先拿一瓶好酒出来,让江苍看看。

    等片刻过去。

    伙计敲开房门走进。

    江苍望去,看到这酒倒不是用陶瓷瓦罐装得,反而是以两个巴掌大小的土色葫芦装着。

    再仔细一瞧,葫芦上烙精致花纹,带红绳的木塞,半绕一圈,犹如一个绝色女子,轻挽细纱,犹抱琵琶半遮面。

    且单以这‘酒葫芦’外观来看,就比自己前段时日见的美酒包装要好上太多,或者说两者都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根本就没法比。

    “辰钟。”王越见江苍望去,亦是笑着解释道:“这可是先皇曾赏赐于我的御酒,我也只有这一壶。而数年过去,我放置至今,一直不舍得喝。却也未放坏、放心。”

    他说着,哈哈大笑一声,接过伙计小心递来的酒葫芦,推至到了桌子正心,“今日拿它洗尘,辰钟觉得怎样?”

    “将军抬爱了。”江苍笑着一接葫芦,本来是想看看摸摸,就还给人家的。

    可与此同时。

    江苍却现这葫芦与自己的灵气杯子遥遥呼应,看似两者有什么关联。

    于是。

    江苍看了看王越豪爽的样子,觉得自己推却的话,总归不好,干脆到口边的话不说了。

    先喝酒,再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任务要顺吧。

    以至于此。

    先不说葫芦的事。

    再等稍后饭菜摆上,葫芦打开,一阵清香扑面,混搅着肉汤香味,弥漫屋内。

    江苍看到王越递来一个酒盏,自己也没耽搁,两杯满上,早就想尝尝这葫芦里的酒何味。

    “请!”

    “请。”

    酒盏遥遥一碰。

    江苍一口酒下肚,味道和平常的酒一样,有一股辛辣甘醇,但又像是蜂蜜花酿,带有一种酥甜的感觉。

    再等几息。

    江苍还现自己呼吸间,口齿内一片清凉,就像是吃了薄荷糖一样,精神气爽的。

    且这个精神气爽的感觉,还不是‘提神’的作用,而是真的让自己多日来的赶路疲惫恢复了一些!

    好似这酒具有药性、灵性,带有一种‘回精气神’的效果。

    尤其江苍觉察到这里以后,还观察了一下王越,却现他喝这酒的时候,就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反而真像是喝到好酒一般,带有一种‘酒香沉醉。’

    “这酒如何?”王越见到江苍望来,是回了回神,以为这酒不太对自己好友的胃口。

    “绝佳。”江苍一笑,又满一杯,再拿着葫芦朝王越酒盏里一倒,接着饮。

    这多喝,才能更加了解这个效果,顺便再把任务引出来,看看这任务到底是什么。

    但随着时间过去。

    江城从却现这次的‘葫芦指引’,或许单单只是指引。

    因为自己都快把酒喝完的时候,都没有现什么‘关联任务。’

    再等最后一杯酒落下。

    倒是有个敞亮的提示,是‘获得这酒葫芦。’

    而江苍想了想,看到太阳偏西,旁边窗纸印的暗红时,觉得两人吃的差不多了,才斟酌了一下,向着无任何醉意的王越道:“将军,江苍有个不情之请,不知..”

    “辰钟尽管言就是!”王越豪爽打断,指了指南边道:“明日你我陈留一行,本就是托命的交情,还有请不能言?何话不能讲?”

    王越说到这里,站起身子,望了望一直搓空葫芦的江苍,还有一桌子的空碗碟,一捧手,好奇反问道:“难道是辰钟没吃饱?还是酒不够..是王越怠慢了。”

    ‘嗒’江苍搓着葫芦的动作顿了一下,右手一窝葫芦,同样起身回礼捧手道:“将军。这饭是吃饱了。但是这葫芦..”

    江苍说着,看了看手里的葫芦,觉得它太漂亮了,加上是先帝赠他的物件,一时倒不知道怎么和人家说了。

    总不能大大咧咧的来一句‘你不舍得喝的酒,我帮你喝完了,而且还喝的很多,那这葫芦是不是也顺便归我了?’

    江苍想了想,觉得这话好像不太靠谱。

    但王越瞧见江苍的样子,加上他为官多年,为人处世老道,倒是猜出了自己好友为何难为情,便毫不在意的笑道:“辰钟若是喜欢这壶,尽管拿去!留在我这里,壶内无酒,或许过段时日就忘了,有些可惜。”

    “多谢。”江苍听到王越送葫芦于自己,那这客套话先前没说,如今也不用说了,收下就是。

    “辰钟客气了~”王越大笑一声,又正了正神色,指着窗外言道:“辰钟,若无事,我此去城内选匹好马。明日一早,咱们去往陈留可行?”

    “同行选马。”江苍没让王越太过客气,把门一开,一块去选。

    这般,一下午转转,选一匹上好的红枣马回来,让伙计看着。

    所有事情结下。

    自己在西边屋内住下了。

    但等待晚上练功的时候,自己亦是根据提示,把杯子拿了出来,挨近了‘葫芦。’

    一瞬间,杯子就化为了一道符文流水,涌进了葫芦里面。

    同时,自己脑海内还有个大约提示,为‘融合成功。’

    大意是指,葫芦不仅成了元物,还拥有了杯子的全部特性,以及聚灵的效果。

    且融合之后,这葫芦还多了一项新特性,为‘化灵为酒。’

    其大致效果,是类似于‘回气。’

    效果为,‘自己整整喝完一葫芦酒之后,不仅有“原有杯子灵水的强化效果”,还会在往后半小时内加快自己的劲力恢复度。’

    这形象来说。

    就像是上个‘回蓝buff’一样,变相的增强了自己的战力。

    而等这事处理完。

    江苍把葫芦一收,卡在了腰间,刀柄偏下的位置,不影响自己的出刀。

    啪嗒——

    再往床上一坐,开始日复一日的修炼。

    这一直到月亮西落,翌日太阳东升,天边泛起了一抹鱼肚白。

    江苍睁开双眼,略微收拾一下,当觉察到王越已经到来院落中的时候,也出了屋子。

    “辰钟。”王越见到江苍起来这么早,是笑着一抱拳,别的不说了,让附近井边打水的伙计去喂草、牵马。

    且随着酒楼内一阵香味飘来,还有隐约的烧火声。

    江苍神识感知望去,现那名大厨也起了个大早,正在招呼伙计们打下手。

    而王越也虚引酒楼,又指了指后厨方向,示意江苍和自己过去。

    江苍跟着他走进厨房,现这里的几位师傅正忙着,案板上还有两碗米汤,一桌子菜,估计都是他们一大早准备的。

    那这没什么说的。

    吃吃喝喝,再等牵马的伙计喂好马,引到酒楼前方。

    填饱了肚子。

    江苍和王越在史阿的恭送中出了门,跃马上去,策绳一驾,走着。

    而这一路上。

    自己和王越聊着天南地北,也不算无聊。

    白天赶路,偶尔在哪个城内搓一顿好的,或是林内打猎野炊,让王越尝尝自己的手艺,汤内添点酒。

    晚上赶到最近的一个城,如往日修炼功法,一刻都没耽误。

    这一到小半个月后。

    陈留将至,游玩赶路算是到此为止。

    而也是这日上午。

    江苍和王越策马行至陈留城门,就见到一位身穿普通袍子,但却留着一头短的青年,如今正在朝自己二人这里望来。

    尤其他袍子旁边还自己缝了一个兜,左边手插着,右手一斜拍着石子,身子靠着城墙,尽显等人的无聊模样。

    同样,江苍见他行为怪异,衣着、型又太过个性,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亦是觉得这人‘不对劲’,就望了他一眼。

    可他的体质却为‘1.1’,且没有任何元能印记。

    一时间江苍下了决断,他不是元能者,但他也绝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因为自己能看到他的‘气息’与周围不同,又与元能者相似,只是少了一个‘元能印记。’

    那自己若是没有眼拙,这人就是来自于现实中的人。

    且在同一时间。

    这青年见到了王越来至后,也是上前几步相迎,哈哈笑了一句,像是开玩笑,又像是表功重义气道:“王兄,你说四月十日来的。你看看现在都十二日了,让我天天在外面站着等你,就怕你不来了..”

    “子明兄弟担待,担待!”王越下了骏马,歉意回了一句,又侧身介绍同样跃下骏马的江苍,“这位是我好友,江苍、江辰钟。路上偶遇,便一起来了。”

    王越说着,也不傻,没说自己和江苍是一同出的,并且还有‘同甘共苦’的目的,省得让人起疑心了。

    ‘江苍?辰钟?’而青年,也就是子明,当他打量了江苍几眼,心下第一反应就是‘书中’没听过这人,应该不是名人。

    但他看在江苍是王越好友的份上,又见江苍一身打扮不赖,和自己平常在城里见得侠士差不多,便觉得江苍应该是有武艺在身,就笑着捧手道:“原来是辰钟当面!久仰大名!”

    子明说着,不是恭维,是觉得江苍是‘剑仙’的好友,才会如此客气的。

    因为他来自于现实世界,看过一些三国的小说,知道三国里面的王越很厉害,好似不次于吕布,但也很贪权势虚荣,可以利用巴结。

    那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吹捧,吹捧他,再吹捧他身边的人。

    而他为何会来这个世界,让他自己来说,也是恍恍惚惚,说不出清楚。

    反正,他只记得自己是在将近两月前来到这里的,来到了历史中的‘东汉末年!’

    且他知晓这个情况后,虽然心里有恐惧,但他更多的是感觉自己如小说中的‘主角’一样,知道这东汉历史,就肯定能做出一番大事!

    可当他又过了几天,却现这世界看上去不太正常,很多人的力气好大,和历史中的不一样,好似与‘演义’里面类似。

    不过,自己可是‘先知先觉’,掌握了‘时空大势!’

    这是什么都弥补不了的!

    自己还是有很大的机会做出大事,来个晚上美女、侍女作陪,白天美酒美食、权势。

    并且他定了信念之后,也是机缘巧合下,顺利的攀上了曹操的大船。

    虽然他如今在曹操麾下还只是小小的文士,小到了曹操都记不住自己。

    但他有意在军中和曹操制造过一次偶遇,第一次和曹操说话,说过自己认识一人,武力很高,想去邀请。

    曹操听了,随便给他派了一匹马,让他去了,没管他死活。

    可他却已曹操使者的身份,先去邀请王越了,这个在他心里最好拉拢的人,又属于当世顶尖的剑客。

    因为他觉得自己这次只要邀请过来了书中的‘剑仙’,再把这事给顺清楚了,让王越投靠曹操,相信自己的地位会升一升,还会在曹氏军团里有了‘自己人。’

    这是他计划的‘大事第一步’,‘拉帮结派’,建立自己的根底。

    所以。

    他对这事很上心,这一段一直在城门口等着王越。

    再说实话,王越要是再过几天不来,他还会亲自再去邀请。

    求,也要求过来。

    古人嘛,这叫求贤若渴、礼贤下士。

    而如今,王越来了。

    他肯定是心里激动,觉得自己的计划成了第一步,相信曹操等会见到了王越的武力,肯定会嘉奖与自己。

    且随后。

    随着三人进城。

    江苍虽然知道这人是现实中的人,可却没有多言什么。

    但自己也知道,他经常混迹于曹操身旁,举止又颇有些‘另类’,就如黑白画上突然多出来了一抹彩色,不太符合这年代的情景,肯定是会暴露什么。

    起码让自己看来,只要一个人有办法,能时刻关注曹操,那就能现他的‘不对劲。’

    哪怕是没有自己的‘天趣眼’,也能感觉出来。

    因此。

    江苍觉得这人看似是混的好,其实已经是站在了风口浪尖,自身还未有察觉。

    说不得如今就有人‘瞄’上他了。

    但子明却无任何担忧,反而走着走着,笑着向王越道:“两位,我估计曹将军这时候正在城里酒楼吃饭,我们过去吧,我可以为你们引荐。”

    “有劳!”王越笑着一回礼。

    “正有此意。”江苍亦是抱拳一礼,同意了。

    因为如今都有现实中的人出现了,那自己也想看看曹操阵营里面还有没有其余的元能者。

    自己有‘天趣眼’,抓着一个,算一个,没人能隐瞒过自己。

    再加上‘睚眦必报’,只要自己留了他们的气息,定了他们的位置,那今后天涯海角之中他们也无法遁藏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