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有意思。(二合一)
    老七话落,等吃完饭。

    老大等人圆了圆计划,商量了一个‘先礼后兵、打听消息’之类的章程,便出了房门,在后院牵了三匹普通马匹,朝着长安城的方向追去,准备来个半路堵截,看看能不能‘融入敌军内部。’

    且与此同时。

    在陈留城外,四里处的一个村庄外土路上。

    江苍与王越、子明策马而行,度也没有多快,一点也不赶紧,浑然不见王越之前想要快些回皇宫的架势。

    反而,王越笑容依旧,和江苍、子明一边溜着马,一边聊着天南地北的事情。

    江苍见了,乐在这般悠悠闲逛,又在稍后,现那位元能者好似直走小道,要在前方截自己等人以后,那还说什么。

    正好慢慢走着,看看除他之外,一路上还能不能再吸引别的元能者。

    于是,江苍没有催促王越什么,更没怕他晚回去了有什么事情。

    因为说实在了,王越什么时候回皇宫都一样,但就是不能在曹操那里待着。

    这一是,两人在曹操那里确实危险、不是自己的地盘。

    二是防止隔墙有耳,有心人看见了。

    特别是曹操也知道这事,就没有挽留江苍二人,算是心照不宣吧,知道王越回皇宫的理由,只是个客套话的说辞。

    但自己如今出城几里地了,这都无所谓了。

    可以和之前赶往陈留一样,悠悠逛逛的回去就行了。

    尤其情报这事,江苍看到子明的样子也不着急,相信他应该有办法堵着,那自己顺心意就好,看看等会有多少元能者追来。

    而子明看到王越二人慢悠悠的策马,看似没个十来天到不了长安,说白了,他自己也挺高兴的。

    且最重要的情报这事,他基本都能根据历史猜出来,再添油加醋、大差不差,给曹操汇报一下就行了。

    可若是真让他快些到长安内待着,说实话,他心里真慌!

    毕竟那可是董卓的地盘,万一被抓着了马脚,自己不就完事了?

    所以,他感觉江苍二人能拖就拖吧,最好逛到董卓死了,那才是万事大吉,就差回去跟着曹老板交差待命,再接着划水享受了。

    让子明想来,这才是‘先知先觉的穿越者’优势,什么危险都没有,就可以丰衣足食。

    只是。

    随着三人从村口离开,又向着南边接着赶往。

    再走两里路,路过一处山脚时。

    子明却看到有三名身穿布衣的男性,停马站在了这条土路上,像是专门等人的。

    而江苍朝这三人望去,瞧见最左边的那名看似模样憨厚的大汉,正是自己留过标记的元能者。

    除他以外,另外两人也皆是。

    ‘三名元能者..’江苍思索瞬息,看到他们体质都在‘3’左右,并且自己心中一点危险都没有,这就没有什么紧张的,他们应该是对自己无敌意,也产生不了威胁。

    哪怕就算是有威胁,自己再万一打不过,旁边还有王越呢。

    属于‘5’的当前世界‘巅峰值’等级,会告诉他们什么叫做土鸡瓦狗,砍瓜切菜。

    “这位..”老大看到江苍三人来至,则是笑着和老七、老四下了马,把王越与江苍二人当成了‘土著npc’,且也没有表现出来自己三人跟踪、并认识王越。

    不然,什么计谋不都露馅了。

    他们不傻,来到这个世界一段了,知道自己三人本事不行,碰不了这位当世剑仙的。

    同时。

    老大还又捧手一礼,单单望着子明,露出了一种崇拜,还有巴结道,

    “这位先生!”

    老大高喊了一声,是一副忠心报国的模样。

    这让子明有些懵,不知道这拦路的三人是什么意思。

    但老大没管子明如何去想,反而当他看到王越与江苍‘两个土著’真的没有动手驱赶打杀自己,他才心里安心了一下,知道‘初次接触’看似安全了。

    因此,他又按照原有计划,故作伤心、摇头叹息的说出了一个令人怆然涕下的故事,准备以此故事,融入江苍三人的队伍当中,实现打入敌方内部的计划。

    “先生..我吴氏本有八兄弟..”

    老大刚开了一个头,旁边的老四就哭了,老七也低了下头。

    老大见此,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似安慰,又才接着悲叹道:“可在五年前黄巾贼乱..我八兄弟为杀贼子..死去了五人..如今只剩我们三兄弟相依为命..而我等又曾见先生在曹将军身侧,想必先生也与曹将军一般,是除黄巾贼的英雄..所以..我等三兄弟还望先生收留,为先生牵马护卫,上阵杀尽黄巾余贼..”

    话落,老大与老七深深一礼。

    老四还在哭,配上他一副憨厚的模样,又增加了这事情的可信性。

    “哎..你这..”子明听到如此故事,亦是叹息一声,觉得这乱世害了不少人。

    但他如今又看到这三位好汉不远路遥,前来投靠自己,那是心中激动,便赶忙下马搀扶三人道,

    “三位..义士!..”

    子明说到这里,有些词穷了,可想着电视上的情节,也有模有样的还了一礼,笑道:“有三位义士相助,黄巾贼定能除之!”

    “先生!”三人又捧手一礼,脸上皆是激动,但不是为了除贼,而是没想到这傻子如此好骗,一个瞎编的故事就给他唬着了。

    那等自己三人混入这敌军内部久了,岂不是不用动什么刀剑,就有可能把那个宝贝任务慢慢‘骗’出来?

    老大想着,觉得这事好像能成,顺便再结识剑仙,与那个剑仙的好友。

    而四人各有目的,在这里相互客套、就差纳头便拜的感人一幕。

    让旁边的江苍看来,还真不知道说什么,那就让他们先跟着吧,看看他们要演哪一出。

    也不得不说,在生死与诱惑的压力下,元能者都是百年戏精,当代影帝。

    因为演不好的,都死了。

    同时。

    随着这事着落。

    子明是满心欢喜,觉得今日有三名义士投靠,那就证明自己没错,穿越者果然是‘得天地独厚!’

    自己虎躯一震,就让四方壮士结拜!

    “走!”子明现在是自信满满,‘兮律律~’把马一驾,六人结伴而行。

    但同一时间。

    这大傍晚的,陈留城门处却行出了一支商队,看似要在‘乱世之中’赶夜路。

    “回将军..是去长安..”商队为,是一名男性客商,穿着米色袍子,约莫年纪三十左右。

    他此时带着商队刚出城边,正在回答城门处的将士盘查。

    而他身后,则是跟着自己从城内临时招来的十二名‘商队护卫。’

    其中四名护卫,是牵着马匹,其余八人是跟着这四辆架子车旁、推着、护着,真像是跑商的车队一样。

    一时间。

    让城门处的将士们望去,架子车上捆着一些货物,并且上面都是用破布盖着,好似时间真有点赶紧,‘长安买家’急着要,继而没有让客商来得及用油布之类的防水遮布。

    但这路上万一下雨了,货物就遭灾了。

    “查。”将士们想归想,却没管这些,更没有快放行,反而开始掀开破布,看看货物之中是不是藏着什么东西,或者藏着逃犯。

    但实际上,这十二护卫名,确实是陈留的百姓,没有外人。

    货物,都是一些稻谷粮食,更没有掺假、藏人。

    只不过。

    客商却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一名‘元能者。’

    尤其他来到这个时间以后,又知晓了子明是与自己一样‘穿越者’时,还通过一些手段,获得了不少金钱,用来买通了曹操府邸附近的几名小贩,让他们偶尔汇报一下‘子明每天出了府邸,都往哪个方向去。’

    除此之外。

    他没有选择与‘吴氏三兄弟’一样跟着子明,省得暴漏了自己的踪迹,让其余人现自己。

    而如今。

    他听闻一名小贩说,‘今日曹将军和一位王将军在街上交谈,且多有长安一词’,随后子明就跟着那‘王将军’走了。

    那不管为什么。

    客商看到自己的关注目标走了,这肯定是要追上,说不得那子明就接了什么任务,或者有什么宝贝任务等着自己。

    特别是此时。

    他还觉得自己伪装的不错,跑长安的货商,每天都有很多出城往来,不稀奇。

    且在客商思索的时候,守城将士检查完货物,现没情况,就放行了。

    “多谢..”客商笑着道谢一句,等出了城门,望着车队的护卫时,又吆喝了一声,嗓子有些沙哑道:“加紧了,这是长安的货!早到了,加钱~”

    “好嘞!”护卫们听到客商一喊加钱,那是动力十足,推着车子又加快了一点脚步。

    可客商看到护卫们仅仅快了一些,则是又望了望江苍等人离去的方向,觉得自己虽然伪装的好,不一定会让别人觉察出来。

    但总归是走的慢了,说不定就追不上子明了。

    严重了,这‘或许有任务’还会跑了,或者让别人捷足先登了。

    “再快点!”他又喊了一声,伸出手掌道:“早一日到了,加一倍工钱!”

    ‘咯吱咯吱~’

    护卫不说话了,加紧赶。

    只是随着时间过去。

    第三天的夜晚、大约晚上七点左右的时候。

    乌云密布,星空慢慢阴沉了起来。

    不过一会,就开始落下久违的凉夜春雨。

    而距离陈留城几十里外的一处官道上。

    江苍六人策马而行,看到小雨渐渐落下,天也黑了,今天就不溜达了。

    该找个避雨休息的地方。

    且这几天来。

    也有趣。

    这‘吴氏三兄弟’是真能沉住气,很少和自己与王越交谈,但干活是真卖力,打猎做饭都是他们一手做的。

    估计是他们觉得时机不太熟,就先混个熟脸,好印象?

    这般想着。

    江苍和众人又策马走了一里多地,那里有一家驿站,是官家朝廷开的,专门让往来的使者,或是附近的百姓客商休息、落脚。

    自己和王越来陈留之前,还在这吃过饭,味道不错。

    而来到驿站前方。

    官道门前的夜瓦灯亮着,火芯在冷风中摇摆,小雨顺着屋檐落下。

    江苍抬头望去,这驿站两层高,面积和英雄楼差不多,后面还有马厩,够体面,是这片最大的‘客栈。’

    这歇脚避雨的牌面,选这吧。

    江苍和众人没啥不满意的,就进了这客栈里面,人也没多少,三名游侠,一名来往送信换马的将士。

    且那将士大差不差的胡乱一吃,念着军情要紧,让店家备马。

    店家是关心他跑了一天,还又拿了一点干粮,冒着小雨,塞到了门外策马要走的将士身侧。

    而江苍见到这一幕,又等王越等人点菜的时候,那三名游侠没过多久,也吃完,和回到屋内的店家打声招呼走了。

    一时间,客栈内安静了,就剩自己六人的聊天声,掌柜的算盘声,以及两名伙计擦板凳的声响,屋外‘滴答’雨声。

    但没过片刻,官道上却走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他站在店外屋檐下,或许觉得自己身上有些脏,就朝屋内望了望,没走进,挺可怜的,雨水和灰尘混到一块,脸上黑漆漆的,都看不清相貌了。

    正在算账的店家抬头见了,心不忍,让伙计停下手中的板凳活,去后厨拿些馒头给他。

    “等。”江苍见到这一幕,亦是叫停了去后厨拿馒头的伙计,又指了指门外的乞丐,“多烧一斤肉,分他。”

    江苍说着,也没别的意思。

    无它,他跟着自己一路了,从昨天就开始跟的,那自己咋能让‘同行’的人饿着,

    “谢谢这位爷..”乞丐在门外是慌忙答谢,目光却无意瞄了子明一眼,还不知道江苍认出了他的精妙伪装。

    江苍也是朝他点头,好好吃吧,同行嘛,一顿饭几个馒头一斤肉,能请的起。

    而等饭菜上来。

    江苍六人喝酒在吃,门外的乞丐也在吃,说话声渐渐小了,换为了茶酒盏碗的相敬。

    但随着时间过去,晚上八点左右。

    小雨渐渐变大。

    客栈外却又响起了车马声。

    江苍朝外望去,看到一位被雨水淋湿衣衫的客商,经过了门口的乞丐,当先进了客栈内。

    他身后,是停在路上的车马,大水滴带着粮食,雨水顺着车板子滴下,全部淋湿了,估计这生意黄了,称得上伤筋动骨的损失。

    但当客商进入客栈里面,映着昏暗灯光,见到王越等人后,心里却乐开了花,

    ‘追上了..天佑我啊,这雨下的好!’

    客商心里想着,又见身后的商队护卫跟来时,表面上却是一边摇头顿足叹气,一边朝店内空位走去道:“这雨下的,我的货唉~”

    “店家..”旁边的几位护卫也是再劝客商,但心里却是想着好不容易休息了,是个好事!

    或者说,这雇主他妈的就是个疯子,这几天来让他们紧赶慢赶的,快了又快,没完没了,完全都不把他们当人看!

    这钱,他们真不想赚了,鞋子都快磨破了,门外的马都不想走了。

    这不,老天看不过去,下雨了。

    几位护卫心里偷笑,望了望门外淋雨的架子车,报应!

    且与此同时。

    这十二名护卫跟着长吁短叹的客商,正在客栈内歇着点菜时。

    在客栈外的两百米处。

    夜色小雨中。

    一位穿灰布衣的中年,搓了搓有些胡须的下巴,看了看前方雨幕的客栈,最后向着身旁的一位青年道:“王越和跟在曹操身边的那人不走了,看似要在那家驿站内过夜...那咱们?进去?”

    “我感觉可以跟着进去。”青年二十来岁的年纪,穿着打湿带些泥土的衣饰,像是附近村内的人。

    “那好。”中年听到青年所言,则是正了正自己的衣冠道:“我有个办法能一直跟着他们,但需要你扮个病人,我是医生,咱们先混进去。”

    “好。”青年抬头望了望他,又去旁边踩了几处水坑,雨水浸湿裤腿,显得自己落魄。

    并且他还又突然‘咳咳’的咳嗽起来,再闭一会气,硬是把自己的脸色憋的红白相间。

    “就是这个脸色,真像是生病一样!”中年一赞,上前半扶着青年,“你是不是该叫我大夫还是什么了?你历史好,称呼上别露馅了。”

    “大夫这称呼不对..”青年思索了一下,示意先走着吧,不能在外面滞留的时间太长,省得让客栈内的人看到了起疑。

    “你先想着..”中年,也就是大夫点头,扶着青年朝远处夜色雨幕中的客栈走去。

    等来到这里,路过门口好似吃饱睡着的乞丐。

    两人走进客栈内,听着附近客商传来的叹息,还有聊天、茶碗筷子声,目光也没乱瞅,便找了个靠墙的空位坐下。

    “如何?”大夫把青年扶在了背靠众人的方向,自己则是坐在了众人当面。

    “咳咳..”青年望着这位‘大夫’,目光一转,好似在想着古代的‘医生’二字怎么称呼,想了几个咳嗽,觉得‘疾医、医士’之类的词不妥,基本不会正儿八经的喊出来。

    大夫和郎中又是官职,后世才演变成医生称谓,对照这年头不对。

    唤‘什么妙手’、‘或者药物为后,姓为先’的外号,以及表字更不行。

    于是,他想来想去,才模糊不清的换成了‘通用词’言道:“先生..我这是患了何..”

    “是下雨后又受凉,风寒重了。”大夫摸着他的手腕,虽然不会看病,脉搏也不太懂,但还是装着一副老道的样子言,“这天也无法采药..”

    大夫叹息一声,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又道:“依我看,等雨小了,虽能采药,但时日不知长短,会耽搁你的病情。不如,等天色放晴,我带你去长安看看,那里有我几位好友,相信能治你风寒。”

    “多谢先生!”青年高兴一礼,‘咳咳’又咳嗽了起来。

    而客栈内的掌柜见到这一小会来这么多人,也是亲自开始招呼,怕伙计忙不过来。

    末了,他还端了一碗热面汤,给青年送了过去。

    与此同时。

    商人望着大夫二人,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也不怕那病人传染,反而是站起身子,笑着邀请道:“两位,在下的货物没了,是要不了..但在下的车马具在,要不..在下送二人一程,同行长安?莫让这位小哥的病情加重。”

    商人说着,看似是自己遭了‘报应’下雨货毁,继而想助人为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落个好报。

    但实际上,他是想多找点土著‘打掩护’,让视线更乱。

    并且,其中不掺杂什么货物坏了,他就没有理由去长安。

    因为坏归坏,他完全还可以去长安找‘不存在的买家’,解释货物为何会坏的原因。

    “多谢!”大夫听到这位客商邀请自己,那是眼看着自己的‘病人’有马车坐,这肯定是不能否决。

    不然,自己还要再编点其它不能坐车的疾病,这说多了,就很容易露馅了。

    或者说,三人互有掩饰的目的,当然是一拍即合,都想让自己的身边多些‘土著’挡着。

    这一时间。

    让店内的江苍看来。

    门口屋檐下避雨的乞丐,是元能者。

    歇脚喝茶、遭报应的客商,是元能者。

    咳嗽的病人、与为他诊脉的大夫,皆是元能者。

    投靠子明、身世悲惨的吴氏三兄弟,亦是元能者。

    如今,就子明什么都不清楚,还在望着春意凉雨,喝茶吃菜,是一个实打实的局外人,不知危险遍布四周。

    而江苍品着酒,打量了一圈,看到客栈内热热闹闹的,都演技非凡,就差自己在门口竖个牌匾,上书‘龙门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