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正确的修炼方式(二合一)
    七名元能者..

    江苍搓着酒盏,又望了一眼在吃饭的王越,他宝剑负身,是背着的,左手搭在饭桌旁边,可以随时取剑。

    想必,他也觉得这一小会时间内能来这么多人,估计是有点不正常,时刻戒备。

    “辰钟,来!”

    瞧见江苍望来。

    王越左手顺起手边的酒盏,一敬,身旁窗外,夜色小雨‘沙沙’冲刷屋檐,好似掩盖了屋内众人吃饭的闲聊话语。

    但江苍侧耳听去,亦是能听到他们谈天说北,话语中都是这段时间内听来的趣事。

    而王越看似敬酒,实则也是让自己的好友小心些,谨防有诈。

    虽然这里是官家的驿站,但难不保碰上什么贼人截胡。

    如今,王越小心堤防,只是觉得曹将军那里都过了,便希望这回去的一路上顺利,悠悠逛逛的自在一些,别在归途中又出了什么幺蛾子的烦心事。

    “敬。”江苍倒酒一盏,意思是自己知晓了,或者说没人比自己更明白这里的气氛。

    因为随着自己喝酒掩袖,朝客栈内一扫,再根据他们的交谈,就知道了事情八九。

    总结,这老实巴交的掌柜,忙里忙外的伙计,与那十二名被客商邀请来的商队护卫,是真的普通人,不可能是土匪,王越是猜错了,这个可以划过不记。

    其余,吴氏三兄弟、客商、乞丐、大夫、病人,这七个人既然是元能者,就是各怀目的,其心不善,那才是不用想。

    不过。

    这事也只有拥有天趣眼的江苍,是一开始看透了他们的身份,才能明白的这么彻底,无视了他们自认为的高演技。

    但其余元能者是把‘同伴’以外的所有人,都当成了土著,继而想融洽进去,遮掩自己。

    不用想。

    他们几人也是感觉自己武力不行,便想通过一些办法,慢慢认识王越,再渗入到敌军内部,在暗中获得自己想要的奖励。

    当然。

    他们也觉得客栈内的众人之间,有可能存着在与自己一样的‘人。’

    但他们能怎么办,只能按照自己的计划,做好自己的事情身份就行了。

    总不能自报身份,或者指着谁,说什么什么,亦或是施展什么计谋,让别人露出马脚。

    说实在,那才是真的在找死。

    毕竟,除了正在看雨的子明在悠哉以外,只要能活过几次元能世界的人,都是小心谨慎,耳听六路,哪个不是人精?

    无中生有,反咬一口,枪打出头鸟,以及同归于尽,那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交流技能。

    以至于此。

    众人是各聊各的,说的皆是天南地北的废话、奇闻异录,八竿子都打不到王越、与朝廷的事,省得露出马脚。

    且在这年代,在外不议论朝廷的事,也符合这年代,更莫说这还是官家的驿站。

    而江苍看到他们入戏太深,基本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话后,也开始吃饭喝酒,不去管他们演双簧、或是单人戏了。

    “稍待..”掌柜与伙计等人,则是把他们都当成了路过客人,还在细心招待,端茶送水的取饭菜。

    这般来来回回一掺搅,大家都不知道具体情况,反而觉得客栈的气氛依旧如常,没什么好奇怪的,和戒备的王越完全不同。

    因为按照正常来说,下雨了,又到饭点了,这饭店内来点人吃饭、避雨,那是多正常的事。

    谁要下雨了还在客站外面咣当,死活不进来,那才是真的有问题。

    包括门外的乞丐没钱,见到雨大了,雨滴乱溅,都移步到了门框的小角落,靠在了客栈里面。

    掌柜见了,非但没有驱逐,还让他去后院住着。

    只是他也许怕弄脏了人家的床铺,就没去,睡地上就行。顺便,他还避着顾客们的目光、桌子,防止人家看了厌恶。

    掌柜听了,没法,就让人拿了带有补丁看似没多久就要扔的褥子,让他盖着,防止他着凉,也防止他不要。

    而乞丐接过褥子一盖,道谢了一声,就窝角落里了。

    且与此同时。

    在掌柜刚离开乞丐这里,以及‘附近的元能者’都进到了这家客栈当中以后。

    江苍脑海内却隐隐有个提示,是指向了客栈的门边。

    同一时刻。

    客栈门口朝内的墙框上浮现一行字迹,为‘护送’,是字迹任务。

    但江苍却没有朝门边那里望,而是用神识‘看’到的。

    大致流程为,‘接触、或认识王越,再送他回长安。’

    江苍觉察,再思索一下,那如果自己没有猜错,这一定是个‘团队?任务’,还是那种‘团队的引路人任务。’

    因为自己与王越是早就认识了,哪还有再接触一说?

    尤其自己时刻打量四周,也是现了随着门外的最后一名‘同行’进了这客栈后,字迹任务才出现的。

    如特殊世界里,那前哥二人一样。

    当他们来到了一定的范围,才会触‘团队?任务。’

    那这样想来。

    这任务是团队任务无疑。

    江苍是明白了,这任务也是提示附近的元能者们,让他们先和王越说句话,或者在王越面前晃一下,认个脸,再送王越回去。

    不然,在判定里,他们就不算是接了这个任务,也无奖励。

    而也不出江苍所想。

    此时此刻,客栈内外的七位元能者,也感受到了一种隐约提示,是指引向了门框。

    可他们也是真的能忍,虽然心里都恨不得马上扭头看看,但表面上是该喝酒喝酒,该聊天聊天,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听说..”

    过了十几息,还是客商一边吃饭,一边和护卫聊天,再一伸手拿筷子叨菜,叨的是门口那个方向的菜肴时,才顺眼瞧见了门上的‘字迹。’

    ‘护送?’客商瞧见了以后,把菜叨起,送到了嘴里面,动作行云流水,找不出任何毛病。

    末了,他还饮了一口小酒。

    但他脑海里却出现了一个任务流程,大致为‘送“任务目标”回一个“地点”。’

    而这个‘任务目标’在他脑海里也有显示,是附近吃饭的王越。

    ‘地点’,是在长安方向。

    一时间,客商盘算完了这个任务后,是觉得自己在客栈内坐着,也算是和王越‘见过面’了,那这第一项流程应该是过了。

    那自己就等雨停了,或者怎么着,跟着王越等人走就是,来一手,王越什么时候走,他约莫什么时候出。

    客商思索了几息,觉得这事不错,还是该吃饭吃饭,与附近的护卫、大夫二人闲聊。

    ‘任务..’大夫与青年喝茶时,则是笑着对望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看看客商何时出,省得自己说个雨停了就走,客商若是走了,万一江苍等人不走,那自己是走还是不走?

    但若是客商晚了,他们就以病重为由先走。若是和王越一同,那正好,一起跟着。

    ‘护送..’乞丐是正好在门边角落,稍微整一下铺盖,翻个身子就看到了。

    且他所想的和客商差不多,都是跟着就行。

    尤其在他想来,那位剑仙的‘好友’之前还请自己吃过饭,那自己算是间接‘接触’过王越了。

    哪怕是没有接触,自己也完全可以从江苍这里打开关系。

    因为江苍刚才送自己酒肉,自己又在他们走的时候感恩相送,这不就是一个可以搭话的‘理由?’

    不过,现在屋内人太多了,王越等人又还未走,那这事不着急,再等等看。

    这般想着。

    他还往里又去了去身子,无意朝客栈内望了一眼,看到除了子明有些‘疑惑表情’以外,众人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好似都没有注意门框上的字迹。

    ‘也许..是我多想了..’乞丐目光收回,‘真只有我一个人,还有那个子明?’

    他思索着,身子往下秃鲁了一下,被子一蒙,换成了侧躺着睡觉,实则暗中调养精神。

    ‘果然有任务..’而吴氏三兄弟的座椅是正朝门框,是怎么样都看到了,但面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并且他们根据子明有些‘疑惑神情’,还觉得这是子明的‘任务!’

    ‘不出我所料..’老大瞧见了字迹,又瞧了瞧子明,是心里暗笑,觉得自己等人猜对了,这人果然触了任务!

    ‘护送任务?会有什么奖励..’老七看了老大一眼,是在比对兄弟情谊重,还是将来到手的宝贝重。

    ‘我要多学学四哥..大哥..’老四是憨笑着,一直再吃,‘他们都比我会做人..我只会吃..’

    三人思索着,是各有所想,但稍后一杯酒中又饮尽,大声说笑,无人言其它,三兄弟情谊金坚。

    而子明之前感知到了脑海中的提示,又瞧见了门框上的字迹以后,则是惊异了一下。

    但随着吴氏三兄弟的杯酒声中,他又慢慢回过神来。

    ‘门上好好的怎么有字了?难道..难道我有..’子明琢磨了几息,突然不知想到了什么,继而心中惊喜异常,暗自在心里面呼唤了几声‘系统。’

    可是伴随着几息过后,却无系统应答。

    子明见此情况,还不死心的又呼唤了几声。

    且他有如此条理清晰、颇有套路的行为,也不怪他。

    因为小说里面都是这样写的,人穿到异界,又听到了提示,不都是这样,这都成了公式化。

    包括很多元能者一开始来异世界内,猛一感知到元能提示,也觉得是有系统。

    就算是没有提示的人,也觉得自己是气运娇子。

    吴氏死去的五人,前哥、少青他们,不外乎都是这样想的。

    而江苍见到子明低头的模样,又见到众人依旧开始吃饭喝酒以后,亦是边和王越说着‘东末江湖上’的趣闻,如哪名侠客有何武艺。

    这让客栈内时刻注意王越这边的元能者们听来,那就是‘两名高手土著’在无意泄露情报,得赶快往心里去记。

    江苍见了,也没有别的想法,反正自己和王越聊得是斩蛇死去的那些侠客。

    如今,自己只是打听他们的过往,再和王越聊着善后的事,没提巨蛇。

    “唉..你说他们..”王越也是表情带有哀叹,言之不尽,和江苍喝完了一杯又一杯,这让谁看来,两人估计是有几年的交情。

    江苍亦是无意引导,让他们去猜吧,反正自己和王越说过了,也在曹操那里说过了。

    自己是和王越认识‘五年’了,以这般‘时间’放着,任他们怀疑到自己,咋去打听,也会觉得自己是‘土著。’

    更莫说,自己还真的有这个世界的身份,和他们这些黑户不一样。

    同样。

    江苍也是想到这里,忽然觉得这个身份真的很重要。

    打个比方,若是众人都在一个水平线的实力,但自己是有‘身份’,不就占尽了‘不被察觉’的优势,继而最后来个渔翁得利?

    但不管怎么说。

    等晚饭过了,回屋休息。

    江苍来到了自己的房中后,还顺了一下今日来的章程,再往后推测一下任务,确保万无一失。

    那这,从任务整体而言,其一,自己的任务简单多了,情报也比这些元能者多。

    那如果自己没有猜错,这条主线走到后面,应该是‘曹操线。’

    并且自己与‘王越与曹操’的接触事情早就结了,如今就剩抵达长安,等着子明传递消息就成。

    再说句显摆的话。

    自己和王越的关系在这放着,是什么时候想走都成,完全是牵着那些元能者的鼻子。

    除此之外。

    再按照这‘团队’意思的理解。

    主线走到后面,应该是自己和那七位元能者一块加入‘曹操的阵营’,然后撇去相互提防的关系、来个共同联手,和曹操一同开创一个盛世太平。

    但这可能?

    江苍想了想,换作自己和竞争对手一同去战场杀敌,这心里咋想都不会安心。

    或者说,防人之心不可无。

    但不管怎么说。

    他们应该会到曹操阵营之前,就把自认为的同行杀得差不多了,来一手‘宁可杀错,不能放过。’

    不为别的,单说人多宝物怎么分?

    仅这一条,就卡死了所有人。

    于此。

    江苍思索着,还是当个‘土著npc’看戏吧,顺便再落点好处,这是实在的。

    因为归根结底,自己是走的隐藏剧情、‘左慈仙人线。’

    好像和他们不是一个档次。

    不说别的,单单这开头的奖励下来,自己的体质就达到了水平值,远他们太多了。

    这个是事实,不容作假。

    那这样想来,先看看任务怎么顺吧。

    在不破坏自己利益的前提下,肯定是获得的越多越好。

    当个‘npc’,或许还挺有趣的。

    江苍想到这里,坐在了床榻上,不去想了,该练功了,这个是更实在的。

    而与此同时。

    在三千里外的一处连绵山脉的林中。

    夜色如旧,满天繁星。

    但伴随一颗大树‘轰隆隆’倒塌,倾斜到了一处山脚下,带起了一阵树叶灰尘。

    夜色中。

    周胖子活动了一下肩膀,拍了拍手掌,才弯腰抬起了地面上的几颗光滑树干。

    “充足的灵气,是一个修炼的好世界!”

    周胖子一手掂起一颗最少三百斤的树干,又依次搭在了倾斜的大树旁边,“而在三日前,听我所杀的那两名元能者说,他们好似与我一样都有这个世界提示。那我要是没猜错,前来此方元能世界的元能者会来越来多,并且,这里还是三国乱世年代。相信,随着时间过去,会有不少高手武斗厮杀..”

    周胖子深吸一口气,抹了一把汗,最后望了望自己搭建的小屋,笑道,

    “还是山里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