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合格的NPC(二合一)
    翌日,驿站后院处。

    随着‘咔嚓’声响,一间窗户被从内推开。

    屋中的江苍朝窗外望去,看到今日天色放晴,昨夜小雨只剩点星水珠不时汇聚,‘滴答’从房檐落下。

    再随着‘嗒嗒’轻微脚步声在院内响起。

    朝下望去。

    江苍还看到王越与子明起了一个早。

    此时,子明正在院内坐着,王越则是在右边屋檐下踩着步子,手中宝剑来回划去,演练着劈刺动作。

    而王越听到窗户声响,又抬头望去,也瞧见了江苍正在看着自己,但他却没想过江苍与子明是在偷学自己的武艺。

    因为他练得劈刺动作,是真的劈刺动作,完全就是早上起来活动身体用的,没半点招式套路,只有熟能生巧。

    “启程?”王越手上架势没停,朝江苍问了一句,觉得这天空气清新,还带有一丝凉意,是个赶路的好天气。

    “什么时候都行。”子明是完全听王越的。

    “先喝点粥吧。”江苍指了指客栈后门,闻到了一股清香,是米粥,还有咸菜味,想必味道不错。

    那就先吃个早饭再走吧。

    皆因自己神识望去,看到附近屋内的元能者们皆是醒了大早,如今都在房门后面蹲着点,估计等自己启程,等了半天了,不能让他们饿着了。

    “好。”‘哗啦’王越也把剑合鞘收起,来到了楼下,等着江苍一同前往客栈吃饭。

    “我去喊他们起来。”子明没闲着,站起身子,大差不差的拍了拍屁股上的湿灰,就去旁边屋子里喊吴氏三兄弟了。

    也巧,吴氏三兄弟看似也醒了一个大早,正在屋内休息着。

    子明进屋一喊,他们就跟出来了。

    只是。

    再等到江苍下了楼,和众人一同吃饭的时候。

    没过百息时间。

    伴随着‘嗒嗒’的响声,附近几间屋子内的人,也好似被江苍等人的响动惊醒,继而先后出了屋子。

    ‘咳咳’青年一边打开房门,一边还在咳嗽,看着一点好转都没有。

    “病情又加重了。”大夫再给他把着脉,末了,还摇了摇头,整的像是人不行了一样,得赶快启程。

    “小哥病又重了?”客商也在这时接话,还望了望青年有些白的脸色,言道:“这天雨也停了,看着不会落雨了,那咱们尽早出吧,别耽搁了小哥的病情。”

    “劳烦!”大夫一捧手,一副心寄病人的样子,实则是觉得青年演的好,让这位客商‘心生不忍’,才说出‘赶快启程’的话。

    且他说的,也好合自己的意思,算是落进了自己的套路。

    但客商也是看江苍什么时候走,再大约保持距离就好了,两人算是想到了一块。

    “谢..”青年也在感谢客商,但却一直咳嗽,话语都不清楚了。

    “切莫多言,先吃点热东西。”客商急公好义,一边和大夫扶着青年去客栈里坐着,一边吆喝了一声,让院内真正在睡觉的众护卫起床。

    反正三人看样子都挺急的,像是心急青年这病,不能耽搁。吃完饭,就要走。

    而在客栈内。

    江苍来到这里之后,就现乞丐已经醒了。

    他看到自己等人过来,还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可惜脸上灰太厚,就像是水花了妆一样,有大片眼影,有些狰狞了。

    “七碗粥。”子明向着旁边的店家吆喝了一声,顺带着把乞丐的那份也叫了。

    “多谢爷..”乞丐听到,赶忙起身出了有些脏的被窝,连连道谢,字字诚恳。

    “多礼了..多礼了..”子明被赞赏的还有些不好意思,又觉得这年代的人就是实诚,一碗粥都能受到这样的赞誉,若是给他一些钱财,估计还真能卖命。

    难怪很多上沙场的将士,一开始的目的都是为了吃饭,才去参军的。

    只是也在乞丐感恩的时候。

    店家等人也出了后院,来到了客栈里面。

    一时间。

    大夫与青年看到江苍等人没走,反而是在喝着刚盛的热粥时,那是先放了一个心,感觉自己没晚。

    他们就怕自己等人刚才在后院聊天时,江苍等人就跑没影了,让好不容易见到的任务失效。

    “十五碗粥。”客商也是吩咐了伙计一句,又让几名护卫去整理马车,再卸下一辆车的货物,准备走的时候,把这些粮食留给掌柜,换床被褥。

    这样,被子有了,车的空位也有了,就能把青年放上去了。

    并且耽误耽误时间,自己还能和王越等人一同出。

    由此来看,客商也和大夫二人一样,非常在乎这个来之不易的任务,那肯定是把戏演到位,别因为一些小细节,让这到手的任务飞了。

    同样。

    在门口喝粥的乞丐,也在琢磨着怎么搭上江苍的线。

    等想了十几息。

    乞丐最后灵光一闪,想起某些节目的卖惨以后,再抿了一口汤,便把碗一放地面,又上前两步,‘啪嗒’向着江苍等人一大礼道,

    “几位爷!”

    安静的客栈内,他突然高喊一声,且短短三字当中,音腔带有激动、悲叹,以及无以为报的真诚。

    顿时,子明就被吓了一跳,‘我我..’了两遍,出口差点就是现代用语的‘我草’,但好在及时刹着,又接着问道:“我..你怎么了?”

    “这位爷!”乞丐听到子明接话,那是按照自己所想,带有一些悲叹,如实回道:“小人..小人从小乞讨,一直都被驱赶,从未吃过一顿热乎饱饭..但这两日,有幸几位爷可怜,小人终于能吃饱一次肚子,夜时还有个暖和的地方睡..”

    他说着,还哭了起来,黑灰混了一片,尽显悲痛可怜,好似江苍等人是他的再生父母一样。

    一时间,让他身前的子明看去,那是心里揪了一团,远远比见吴氏三兄弟的时候还要怆然悲伤一些。

    哪怕是让江苍见了,也不得不说一声,演得好,哭的更好,悲伤渲染情绪拿捏的非常到位。

    “小兄弟,大悲伤身。”王越被这一幕所染,加上他也是性情中人,不仅感叹劝解一句,还从口袋内拿出了一些银子,准备送给乞丐。

    可是吴氏三兄弟与客商等人见了,却没什么可怜这人的,因为在他们想来,这人分明有手有脚,怎么不去找个活干?

    但客商等人想归想,他们面相上还是带有悲戚,长吁短叹的,尽显悲天悯人的神色。

    而乞丐哭了几息,见到王越送自己银子以后,还又赶忙摆手拒绝,又一大礼道:“小人感激这位爷..但小人想了一夜,觉得无以为报..今日又见几位爷如此关照小人..小人只能用这条贱命来回报几位爷..做牛做马都行!小人只想跟在几位爷旁侧,回报恩情,也想混口吃的..不想饿着了..”

    “唉..”

    随着乞丐话落,子明先是一叹,让乞丐心里一激动,感觉这事估计成了,于是哭声更大了一些。

    只是,子明听了乞丐的故事以后,心里不是滋味,在一叹之后,还半天没回过来劲,依旧沉浸在那种悲伤的气氛当中。

    王越亦是没有说话,反而望向了江苍,因为乞丐最先接触的人是江苍,其中是子明,自己算是属于后者,不能擅自做好友的决定,省得待人断事,坏了感情。

    并且当王越用询问的目光,望向江苍时,客栈内的众人也是心下一奇,觉得这队伍内的‘管事人’,好像不是王越,而是另一个土著‘江苍!’

    没见,就连队伍里添人的小事,‘剑仙王越’都要询问征求一下江苍的意见,看似不好做主。

    那以他们活过了这么久的生存经验看来,江苍八成是头、或是军师一样的副手,这事十成没错!

    尤其他们喝酒的时候,还看到王越很多次主动和江苍干杯,这事也是一种证明。

    ‘这时代还是读书好..’大夫看到江苍一身气质随和,便感觉是这土著聪明,才能让王越听他的。

    ‘吃饭吃饭..’客商感觉计划需要变动,觉得自己要是想要巴结王越,要目标先是江苍,等巴结上了江苍,这任务基本就成了。

    当然,这也是他们的猜测。

    如今,他们都是在耳听八方,想知道江苍同意的时候,王越会不会同样默许。

    而江苍是想着‘人’多,奖励多,不想前期就落下人以后,便随口答应下来了乞丐的恳求,但也话里有话道:“既然兄台开口。言,无路吃饭。那如今就立个契据,跟着吧。仅仅饭食,这里有。”

    江苍说着,不仅是为了任务,也是自己既然想要合格的当个‘npc土著’,要就定然要有‘公正。’

    毕竟,他刚不是说,没地方吃饭吗?那自己这里有。

    看在大家都是同行,这‘卖身契’自己收了,饭管了,命也拿了。

    但要是他在今后做出其它事,贪图元能、元物,那这生死契都签了,自己什么都不说了,动手就是。

    这在情在理,公平公正。

    “好好..”乞丐不知道江苍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反倒是觉得自己小施计谋,便成功的混进了王越队伍里面。

    这怎么说?

    他如今感觉那穿越者不仅是个傻子,就连这一群土著也是想当好骗!

    今后就剩慢慢混着,再找机会获取点好处。

    “辰钟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王越看到江苍让这人跟着,那更是二话没有,只剩鼓掌而笑。

    可也是通过这件事情。

    客栈内的元能者们,是真的知道了这位王越的‘好友’,在队伍内有很大的‘话语权’,是一句话就让乞丐进来了队伍。

    旁边的剑仙王越都双手赞成,问都不问。

    但江苍却没管众人想的什么,又在稍后招手叫来了一名伙计,望向乞丐道:“带这位兄台先去梳洗一番,找身干净的衣服。”

    “多谢爷..”乞丐连连弯腰,心里抱有激动,跟着伙计去了后院。

    且也在乞丐离去的时候。

    店家等人的喝粥度却稍微有些慢了,是怕自己到时喝完了粥,不走不行。

    ‘咳咳’青年也在咳嗽,看似如常,实则吃饭慢了,又一步放慢了先行的章程。

    江苍见到这一幕,亦是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但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些戏精。

    再说实话,江苍还觉得他们来元能世界里真是亏了,不如留在哪个平行世界演戏,相信以他们的卓越演技,个人奖杯定然能拿个一屋子。

    不过。

    有这演技也好。

    反正自己等待‘仙丹’的日常练武中无聊,回去的一路上更是无趣。

    但有这些人在旁侧。

    自己是有乐子了,能看戏了,还是七位元能者影帝演的,这阵容可是够强大。

    而导演嘛,自然是自己了。

    因为自己既然要当一个npc,那肯定会在任务顺利的情况下,出点幺蛾子,为难为难他们,让他们感觉这任务不一般,自己这npc也真的很真。

    只是,他们演的这戏,是命只有一条的皮影戏。

    随后。

    江苍落了章程,就没什么说的,开始编排着自己的导演剧本。

    一直到乞丐收拾干净,普通的相貌,再穿着一身普通的长袍穿着出门。

    江苍几人出了客栈,骑着马,又让伙计给乞丐牵了一匹。

    ‘咴咴’乞丐上去,装出了一番陌生,手忙脚乱,好在是温顺的马,装一小会就好了。

    且客商他们在乞丐试马的时候,也正好出来,收拾了一下,被子一铺,让青年躺着。

    大夫再掖掖边角,问他躺的舒服不舒服,墨迹墨迹。

    反正在江苍等人离去几息时,他们也出了。

    但一路上江苍是在想着剧本,和原来一样悠闲逛着,行的不快,没人催,说不定还能再等来一些各种身份的影帝。

    而客商等人的度和江苍差不多,基本隔着一二十米跟着,近了远了,差不了多少。

    王越见了,没多说,因为跑商的人,都喜欢成群结队,能相互车队、或是多人相互跟着,总比一支车队碰到山匪来得好。

    他年轻时行侠,就照顾过不少这样的商队。

    今日又有好友在旁边看着。

    王越也想装得再侠义一些,显得自己为人仗义,不拘小节。

    但随着时间过去。

    江苍策马行出了十几里地,过了一处山边林子以后,却好似想到了剧本,便故意把马一停,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指向刚过去没几里地的林子道:“此天时大好,雨后山林如墨。而如今咱们用来赶路,是否有些大煞风景?”

    “辰钟何意?”王越听到好友有话说,亦是停马一顿,捧手笑问道:“可有安排?”

    “有。”江苍一笑,一掉马,望了一眼跟着的客商等人,“如此大好天时,何不去林中打猎?对酒畅饮?”

    “打猎?”王越一思,大赞,“好!”

    王越说到这里,心意动了,是眼睛乱瞄,顺着江苍所指,最后定睛望向了来路上的一座林子,“此处可行?”

    “行着。”江苍言了一声,一抖缰绳,准备再拐回去。

    且此时此刻。

    后边的客商等人,当见到了江苍走着走着突然一停,又听到江苍一说‘打猎’,便准备带着他们的任务目标拐回去以后,也是突然懵逼了,是真的对这个‘土著’咬牙切齿了!

    他们感觉这土著实在是和游戏里面的npc无二,都是照死为难人,让自己等人跑来跑去,变相的增加任务难度。

    但更难受的是,这连个‘充钱变好运’的渠道都没有,只能咬牙死作坚持。

    毕竟,是稀有的字迹任务。

    江苍更是剑仙王越的好友,不能得罪。

    不然,往后更麻烦。

    “几位怎么了。”江苍见到客商的车队也停了,不往前走了,亦是询问了一句,因为他们挡着自己回去的道了。

    而客商也不愧为活过生死危机的聪明人,在一瞬间就想到了对策道:“小人也想跟着几位壮士,心里才会安心些..怕独行路有山匪,剩下的货物送不到喽..而且车上的小哥也危险咯..这可是人命啊..”

    “是啊..”大夫也在这时开腔,望着一直侧躺在车上咳嗽的青年道:“正好几位壮士去山林,驱猛兽。在下也可去那里采药。”

    “咳咳咳..”青年好似被感动,咳嗽声又重了,但实则是怕自己不懂医的朋友,采着什么毒药,那等药拿来了,他到底是吃,还是不吃?

    他都可以想象到自己等会无助的躺在病床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好友苦口婆心的熬毒药一幕。

    尤其他们三人说着、咳嗽着,是满脸担忧,是感叹昨夜雨太大,又感叹这乱世山匪多,更害怕死到自己人手里。

    且经过他们这么一提‘山匪’二字,那十二位本就是临时拉来的平民护卫,亦是心中怯怯,感觉雇主终于说了一句人话了。

    “我们也想跟着几位壮士一同打猎..再去长安..”有两名护卫小声低语了一番。

    而江苍听到,又看到他们把章程圆了,那没什么说的,就打猎吧,一同去着。

    ‘嗒嗒’

    江苍策马,和王越带头而行。

    但在架子车上,青年看到自己离森林越来越近后,则是半起着身子,靠在了车架子上,向着望来的大夫等人道:“咳咳..多谢几位兄台关照..我自喝完那碗粥后,好像好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