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长安遇(二合一)
    青年说完,定定的望着大夫。

    大夫想了片刻,了解其意,给他投去了一个放心的眼神。

    只是,当客商听到青年的话语,虽然心里面也想着拖住青年的病情,让青年别那么快‘好’,省得少了一个掩护。

    但当他一开始就助人为乐,定然戏要做足,便语重心长的劝解道:“小哥可莫如此。这病好不容易轻一些,岂能再作耽搁?”

    ‘你他妈是想让我死..’青年虚弱的面目望向客商,被子里的手握紧了又放开,最后换为笑道:“多谢..兄台好意..可..”

    “病确实轻了一些。”大夫这个时候摸着青年的脉搏,算是横插了两人的话,定了结语,“一会儿等那几位壮士猎得肉食,若是烹煮。在下去讨要些肉汤,补补身子即可。”

    “谢过先生..”青年道谢,又‘咳咳’起来,虽然听上去轻了很多,但也躺到架子车上了,不想说话,怕这好心的客商,乱了自己的计划。

    而这一幕都在江苍神识当中浮现,瞧见了他们这些眉来眼去的小动作。

    不过。

    这次是真是打猎,不是为难他们。

    江苍觉得大家好聚的时间不多,还不如珍惜这些时间,一起过来玩玩,别天天绷着心神,到死都是如此。

    因为人若是真有将死前的‘走马观花。’

    那当‘元能者’们死之前,回顾自己成为梦寐以求的‘凡一生’时,好似一点开心的时光都没有,只剩拼杀与勾心斗角,岂不是有些单调、遗憾。

    而随着众人走的近了山林,‘哗啦啦’林中飞鸟惊起。

    护卫留下了几人,是停在了外面,看着货物,以及拴在林边的骏马。

    青年则是在大夫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和客商一同走进了林内,不想离王越太远,省得任务刷没了。

    但江苍与王越等人是在前走着,没管他们能不能跟上。

    毕竟大中午头了,先猎点好吃的,再说其它事情。

    “你等分开找找哪里有水。”王越一边走着,还一边向着吴氏三兄弟下了个吩咐,让他们找个河道之类的地方,作为中午做饭的场所。

    包括其他人也未闲着,皆是找路的探路,捡干树枝的找干树枝,就等江苍与王越狩猎。

    “这附近,草药有些稀少..”大夫和青年两人看似在找药材,是越走离众人越远,可也把王越放在了自己的视线内,确保不会丢失。

    “我就怕你给我毒死..”青年见得离众人远了,也开始低声正常说话了,但偶尔还咳嗽一下,像是让远处林内的众人听的。

    不过。

    他们二人却不知道,四五十米外的江苍不仅是听到了他们咳嗽,更是把他们的小声闲聊,听得清清楚楚。

    “咱们现在走的远了。”大夫不知自己一举一动尽在江苍掌握下,反而还不时弯腰,拔出一颗不知道是不是药材的小草,“吃不吃无所谓,做个样子就行了,我也知道你为难..”

    “可不是..”青年摇了摇头,先是‘咳咳’了几声,拿着小草一撮,顺着手缝扔到了地面上,再用脚踩进泥土以后,才道:“我他妈咳嗽了一天一夜,就算是没病,也快把我咳出病来了..我觉得,我真的该找药草治治了。”

    他说着,揉了揉胸口,“咳嗽多了,震得心口都不舒服。看来再咳嗽几天,都不用装了。”

    “这都是小事。”大夫听到‘装’一字,则是不知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又突然道:“你说咱们之中..有没有和咱们一样的‘异世界穿越者’?”

    “我感觉应该会有..”青年咳嗽了几声,偏回头望了几眼远处捡树枝的客商等人,最后瞄向了乞丐身上,又转回头道,

    “如果有,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乞丐!”

    青年说到这里,虽然又压低了一些声音,但远处的江苍侧耳一听,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那个乞丐他洗过澡之后,虽然皮肤不白,但是不是太过干净了?一点灰黑印记都没留下?”

    青年声音很小,“要知道,这东汉可是没有沐浴露,他洗澡时间又短。那他是怎么搓掉这些长久以来的黑馇?还是他乞讨的时候有时间去河边洗澡?”

    青年说着,像是猜测,又像是肯定道:“但要按照他一开始的样子,我想着他吃都吃不饱,每天半死不活的样子,应该不会有时间、有力气去洗澡才对..”

    “唉..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大夫本来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其它,但如今听到青年这句话,也在心中回忆了一番起乞丐的模样,现乞丐所露出的肌肤部位,确实都挺干净的,就像是现代人才洗完澡一样。

    或者说。

    在青年想来,乞丐身上之前的灰黑,都是一层‘浮’的,是乞丐这几日,或者这段时间内专门贴上去的,还没有肌肤混成一团,留下印记。

    所以,这一洗澡,当然掉完了,露出了本就有的干净皮肤。

    “你是指乞丐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大夫还想回头去看、去确定,但却硬生生的打消了这个念头,怕被乞丐觉。

    同样,青年猜测归猜测,也没有想过自己去揭穿乞丐。

    因为最简单的一件事,他自己拿什么身份去‘揭露’一位元能者?

    难道单单举报乞丐不正常?身上太干净了?有可能是贼人混进来?

    那万一乞丐一脱衣服,身上还有灰渣怎么办?

    或者说,就算是乞丐浑身到下都干净,人家也有‘偶尔去洗澡’的借口解释,这没人去深究。

    于是,青年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只要开口说别人有问题,那这事就说不清了,反而自己会出问题,成为众矢之的。

    莫说,乞丐现在还跟着那位名为江苍的‘土著’混着,远远比自己的‘势’要大,这就更惹不起了!

    “他这一手玩的好。”青年一时也没辙了,便‘咳咳’两声,叹了一口气道:“就算他是穿越者,咱们也动不了他。只能先留个心眼,防着那个人,再找机会下手..不然,一直让他跟着子明和王越,说不定就抢先咱们一步,把奖励给拿到手了..到时候,那咱们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只能这样..”大夫深以为然,“不管他是不是穿越者,都要杀了!”

    “对..”青年点头,“宁可杀错,不能放过。”

    话落。

    大夫又和青年商量着今后的章程,顺便采下几颗小草,背着江苍等人的目光扔了,就当做青年吃了。

    但江苍是把他们的所作所为,包括所说的话是全部听齐了。

    不得不说,江苍觉得这青年有点小聪明,还真猜出了一个人。

    或者,就像是刚才青年所言的那样,怀疑就好了,宁可杀错,不能放过。

    而随着时间过去。

    山鸡、兔子猎着以后,众人又在河边汇聚一团,大张旗鼓的生火、做饭。

    除了青年在河边不远处的树下靠着,看似要找机会以外。

    江苍也看到了客商等人是啥都有一手,煮汤的煮汤,收拾食材的收拾食材,手法都利索。

    不过多久。

    烤兔子、鸡汤、鱼汤什么都齐了。

    并且江苍一尝,这味道不错。

    那什么都不用说了,吃完了好赶路,不能让青年咳死在了路上。

    而这一路行去。

    走走游游。

    青年是忍不了天天咳嗽,真咳出事来了,就暗地里和大夫商量了一下,干脆让病好了,反正天天吃着大夫采得‘药材’,加上这天气又好,是理所应当。

    为此,众人还又庆祝了一下,路过许县,在那里的山里打猎了两天,准备相送同行半月多的大夫二人。

    只是大夫未走,反而一句话,去长安找好友。

    青年则是大病大愈后,好似开窍了,想要跟着大夫学医术,将来悬壶济世,救自己一样的人。

    尤其他们说来说去,也是除了‘任务’以外,更是想时刻跟着江苍王越等人,再找机会弄死那个乞丐。

    乞丐则是什么都不知道,如常帮江苍与王越等人牵马、喂马。

    就这般。

    一路行过。

    这次因为带着客商等人,马车走得慢,加上悠悠玩玩。

    在一月以后,江苍才和众人一同回到长安城这里。

    且这时候,已是夏天,六月底。

    陈留一行,已经过去了两个月的时间。

    而这日上午。

    等回到长安这里的时候。

    除了客商去‘交货’以外,大夫等人还是跟着自己,一块回往了英雄楼,看似要在这住上一段时间,每日去寻找他的好友。

    但不管怎么样。

    江苍收拾一番,吃顿饱饭,就回到后院屋内,观看了一下任务变化。

    其字迹变为了‘等待董卓死时、或死后,去皇宫内取一件东西。’

    再按照自己隐隐感知,这‘东西’应该是元物!

    只是依照历史轨迹,董卓要死,也是一年以后,王允让貂蝉施展美人计,引得吕布和董卓相互猜忌,才会导致此次事情生。

    时间,看上去还长。

    可是江苍却觉得这些元能者不一定能‘忍住’元物的诱惑。

    就算他们能忍,万一有别的元能者接到‘加快历史进程’一类的任务,这事还是要往前推进的。

    因为难不保会有元能者冒死夜探王允府,看看貂蝉美人什么样,继而‘任务’即时布,导致了什么关联任务触,加快历史进程。

    这都说不准。

    但反过来说。

    江苍还是想在这个‘平稳时间点’内待个一两年、在确保自身安危下,把自身体质再给提提。

    起码也要练到‘5’左右的‘极限等级’,比起王越也差不了多少更好。

    当然,这听起来有些难,但也得练,拳脚劲力一滴一滴积累,走走看看。

    只是,也在江苍思索这些的时候,突然一只飞鸟落到自己的窗户旁边,‘吱吱’鸣叫,小嘴叨着脚踝,那里正有一封书信。

    ‘是枭?’江苍见到这熟悉的一幕,先是神识一扫,没人觉察‘飞鸟送信’的这一幕后,才探手一伸。

    飞鸟也没躲,书信取下。

    再打开书信。

    入眼是熟悉的笔迹,上面记着几句话,言道:‘江师傅,您进城的时候,被我朋友看到了,就冒昧打扰了。而我和武师傅正在长安的一处客栈喝茶,也不知道能不能来找您,就特意书信一封。’

    ‘果然。’江苍看完了书信,望了望飞鸟,“带路。”

    ‘吱吱’飞鸟扇着翅膀,飞了,在半空盘旋。

    江苍起身走出房门,神识观察附近,按照飞鸟的指引路径,向着三里外的客栈行去。

    而一路行过,大街杂吵。

    等来到了这家不大的客栈门前。

    江苍朝内望去,武弘和枭正在角落位置坐着喝茶,客栈内也没有什么人。

    “江师傅来了。”

    等江苍走近,枭二人才笑着招呼了一声,又满一杯茶,推到了江苍的面前。

    “来多久了。”江苍询问一句,三人说话声很小,一两米之外都难听见了。

    “将近三个月。”枭回了一句,又望着武弘,“我与武师傅在来到元能世界以后,一直在青州附近闲逛,做着一个‘大型任务’,只是十日前,按照任务杀了一伙黄巾贼时,任务却提示让我们来到长安取东西,随后,再回往青州那里。”

    枭说着,又拿出了一片手指大小的竹简碎片,“而在三日前,东西已经取到了。但我想着长安是这时期的风云之地,便想多留几日,看看江师傅会不会来,没想到功夫不负..”

    “枭师傅还是莫言。”武弘听到枭半天废话,没说到任务正事,则挥手打断,直接道:“武某来至此方世界时,任务起始,是‘接触黄巾军、再剿杀他等’,随后,任务又让武某与枭师傅来长安寻找一物。而如今此物获得,看似是最后奖励。字迹提示为‘仙人遗物’。”

    “仙人遗物..”江苍听到武弘所言,又接过枭手里的竹简碎片看了看,第一个想法就是‘仙人遗宝、太平要术!’

    因为黄巾军的起始,归根结底来说,是南华仙人传授了张角‘仙书’,才有了之后一类一类的事情生。

    那如今武弘与枭走的是‘黄巾遗物线’,说不得最后获得的东西,就是黄巾军最关键的‘太平要术!’

    也算是契合了武弘‘神通者’的身份,以及‘升级功法’权限。

    而这应该是最合理的解释。

    “是好事。要赶紧了。”江苍拿起茶杯和两人一碰,确实是好事,自己的功法看似马上就有着落了。

    “龙头既有言,那事不宜迟!”武弘是豪爽性子,看到人也见了,茶了也喝了,加上任务期间不饮酒,那便告辞一礼,起身走到了门口,还向着刚抿了一口茶的枭招了招手。

    枭见了,摇头笑了笑,一杯茶喝完,向着江苍拱手一礼,和武弘走了。

    来去匆匆。

    看来,这茶钱是自己掏了。

    而等茶喝完。

    回到英雄楼。

    随后几日。

    江苍看到大夫两人是在英雄楼住着,看似要歇脚。

    实则,他们是一直想要找机会弄死乞丐。

    乞丐,是在店里打了下手,牵马养马,天天来往都是前院后院。

    因为在他想来,自己这样不容易被人起疑心,还能接触不少有坐骑的‘土著侠客、豪客’,说不得自己哪天就接到一个小任务,当成‘外快。’

    吴氏三兄弟,是一直跟着子明,或是有时候在酒楼内帮忙,算是英雄楼的半个伙计。

    反正江苍看来看去,看到他们几人都是围绕着酒楼转圈。

    只是。

    客商是真有办法,在短短几日内,不知从哪里弄来了钱财,在长安内开了一个小茶水铺子。

    江苍去看过一次,见到他虽然天天在店内待着,可却是甩手掌柜,活计都是聘来的人做的。

    但有时,他还回来酒楼内转转圈,喝上几盏小酒,想要和自己套个近乎。

    同样,江苍每天看着他们围着自己这边转,也基本明白了。

    估计他们也觉得长安将来是个‘风云乱战’之地,继而想要提前‘扎稳跟脚。’

    这跟脚嘛,也就是抱大腿、借势。

    这大腿,更不用猜,就是王越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