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三十章 吕布(二合一)
    随着众人阿谀奉承,天天绕着。

    时间匆匆而过。

    江苍除了和王越喝酒聊天以外,是没管他们,照常练功,不想在夏末这么闷热的天气中活动。

    但也在大半月后的一日凌晨,大约三四点。

    天色还是漆黑一片的时候。

    随着‘滴答’雨声渐起,伴随着‘轰隆隆’的雷鸣闪电,照亮天空。

    不过几息时间,‘哗啦啦’大雨倾盆,豆大的雨滴敲打树叶溅落。

    一时间,长安城轰然陷入一片夜色雨幕,哪里都是‘噼里啪啦’的声响,敲打房檐与窗,带来一阵潮湿凉风,驱散了夏季里最后的闷热。

    季节,是来到了秋中的雨季,已是七月底。

    但在大街上几名看似游玩花地才归来的公子,瞧见这大雨落下,却是瞬间急色匆匆,赶紧找着附近的屋檐避雨,怕淋出来了病。

    “快快快..”

    他们用衣袖遮着脑袋,浸湿了一些衣衫,当看到附近有个茶摊店,就赶忙跑到这里,避在了这家茶摊的门前。

    “这雨..”他们望着密集雨幕,抖了抖身上的雨露,对视一眼,看到同伴头都浸湿落魄的样子,还相互谈笑打趣着,开始享受这秋初落雨的凉意。

    只是。

    在这家茶摊内的铺子里。

    正在床上躺在睡觉的客商,当听到雨声与人声后,却猛然睁开眼睛,轻悄悄的下了床铺,顺手拿起桌子上的铁器灯盏,向着门边挨近。

    再一听。

    他听到是几位土著说着夜晚花事,才稍微放松了心神,但却未放下手中的铁器灯盏,远离门边听一听,还是小心。

    没办法。

    他是自己人知道自己事,就怕官府追查到了自己。

    因为他这‘开店钱’明面上是跑商得来的,但暗地里却是杀人越货劫来的。

    虽然这事情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他手脚干净,到如今都没传出什么风声,可是小心无大错。

    他就怕这小事暴露,最后还泄露出了自己的‘元能者’身份根底,那才是真的麻烦,在这‘节骨眼上’摊上大事了。

    ‘应该不会露出什么马脚..’客商思索着,在屋内望了望西边,是英雄楼的方向,‘如今离美人计越来越近了,长安这里绝对会成为一个“中心”..而上次的“中心”是虎牢关,我也是在虎牢关那里现了“子明”这个穿越者..相信他现在已经被很多人关注了,都成了一枚“诱饵试验品”..’

    客商思索落下,又听到了‘嗒嗒’的踩水脚步声后,还瞧了瞧窗外。

    虽然,他什么都看不清楚。

    但在大街上,也有离家近的行人、或是换防的将士,正连走带跑的,一口气的朝家里冲去,权当今夜冲了一个凉。

    而在不远处的英雄楼后院内。

    依在马棚门框旁睡觉的乞丐,也被雨声惊醒。

    不过,当他打了一个哈欠,活动了一下筋骨,凉风透过衣袖,感觉这天凉快,就再往旁边值守屋子里走走,盖个薄单子继续睡觉。

    且与此同时。

    正在南边屋内盘膝打坐的江苍,侧耳一听雨声,又静等了一会,等今日功课落下,才起身来到了窗前,‘啪嗒’一推窗户,望着夜色雨幕,取下腰侧葫芦。

    如此美色。来之不易,若是耽搁、梦中过去,岂不可惜。

    尤其再望西边夜幕中望去。

    后院西边的昏暗屋内,从外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但江苍神识望去,再伴随着天空一阵‘轰隆’雷鸣闪过,照亮了屋内的景象,看到吴氏三兄弟好似起了个大早,正在桌子旁边坐着对望。

    这一看,人家三兄弟也是喜欢夜色美景之人,不忍睡去。

    江苍见了,也是坐在椅子上去听,还听到了他们正小声说着这一段时间来的总结,都是良苦用心之人,半夜做着功课。

    “还有谁是穿越者?”昏暗的屋内,老大先开口,声音不大,再混合着雨声,传不到一两米的距离,常人是听不到的。

    但江苍一边喝着葫芦内的酒,一边听的清清楚楚。

    “我觉得大夫与他的那个病人..像是穿越者..”老七接话,又在江苍的观察下,挨个倒了三杯凉茶,才道:“我前几天暗地里跟他们出去一次,现他们去药店、或者药铺,都是请那些医生们去附近客栈里吃饭,说的还都是无关医术的话题。好似是营造一种他认识长安医生的假象?”

    “事情没什么绝对。”老大接过茶水,“但老七感觉他们是穿越者,那就先让老四监测他们。如果真的是,先别杀,看看能不能获得点什么‘宝贝’再说..”

    “好。”老四憨厚应声,末了还加了一句道:“大哥..你说那个江苍会不会也是穿越者?”

    老四说着,看似是大家伙一块探讨探讨,把身边的人都顺清。

    包括正在听他们谈话的江苍也是好奇,想要听听这吴氏三兄弟对自己有什么见解、或者自己是不是无意间‘暴露’了什么?

    但老四刚话落,不仅没有得到正经的回答,反而惹来了老大的笑。

    “他?”老大笑了一声,像是看呆子一样望着老四,又摇了摇头道:“谁都有可能是,但江苍绝对不是!”

    “为什么?”老四样子挺疑惑,“大哥刚才都说了谁都有可能是..”

    “老四这话错了。”老七打断,又看到老四样子更加疑惑,则是想了想,解释道:“你还记不记得在两月前,咱们还在客栈内的时候,王越曾喝酒时无意说过,‘他认识江苍有“五年”了。’”

    “好像是有..”老四像是记性不太好,回忆了一下,过了片刻,等老大二人都喝了两杯茶后,才道:“确实说过。”

    “那就对了。”老七点头,还告诫一句道:“以后多长点心吧,像是土著人物说的话,最好都记下来。说不定哪句就是破局与触任务的关键。”

    “好的..”老四喝了一口茶,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样子憨厚傻笑,仿佛没一点‘心机。’

    ‘这记性..这脑子..’老大瞄了老四一眼,是不知道说什么话语,来开阔老四的‘单一思维。’

    因为联想一下。

    王越曾‘无意’说过自己与江苍认识了‘五、六年’了,加上他们不觉得‘剑仙王越’会故意骗自己这些‘普通人。’

    那么,这看似‘五年以上的穿越时间’,是怎么都对不上迷雾出现的时间。

    毕竟他们三人可是在迷雾出现的二十几分钟左右,赶至迷雾地界,又进来三国世界的。

    怎么着,二十分钟,也抵不了五年时光吧?

    如果真的能抵上。

    那这更不用说了。

    人家都在这灵气世界内展‘五年’了,那自己是怎么样都不一定能拧过,还不如好好夹紧尾巴,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做好自己的护卫就行了,这还能保命外加安稳修炼。

    而老七和老大都是这样想的,就是这个老四看着像是什么都不知道死脑筋,还傻嘿嘿的一直笑。

    但除了吴氏三兄弟以外。

    大夫等人想来想去,也从未想过江苍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的‘人’,反而觉得江苍是有很多史书中都没有记载过的‘江湖游侠。’

    并且这样的情况也很常见。

    每个时代都有‘无名侠客’,没有被记载进史册。

    因为哪怕是一个朝代内的朝廷大臣、有功之士,让谁数,都数之不清,记录不全,何况江苍只是一位和王越有关系的‘草莽游侠?’

    亦是如此。

    他们觉察江苍身份干净,还有话语权,才会找办法巴结江苍。

    同样。

    在另一边,江苍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现他们所猜测的‘自己身份’问题,和自己所计划的一样。

    或者说,还是那句话,让他们随便查。

    自己可是有正儿八经的身份,可不是他们这些‘黑户。’

    除此。

    江苍通过他们所言,还知道了他们把大夫青年二人怀疑上了。

    那如今暴露身份的,已经有三人了,算是相互猜着。

    若是没自己这个‘土著’与王越压着,估计早就见血了。

    而江苍思索着,随着时间过去。

    大雨是一直下着,等到了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还是无日、无光,漆黑昏暗一片,只有‘沙沙’落雨声。

    但在长安城的一座府邸内。

    后院的小凉亭子中。

    吕布望着小了一些的雨幕,想着今日长安城内无淹水,无乱,亦无事,自己又在府邸内闲得无聊,便准备去英雄楼那里转转,顺便和算是认识的‘同僚、高手王越’喝点小酒,打一下无聊的时间。

    “来人。”

    吕布佩戴一身编排整齐的蓑衣,从凉亭内走出,未拿兵器、也未乘马车,而是向着雨内跑来的两名护卫吩咐道:“备马。随本侯出府。”

    “遵!”两名护卫领命离去,在途中穿好蓑衣,又来到后院牵出了三匹骏马。

    等来到门前。

    吕布跃马而上,‘嗒嗒’马蹄践踏雨水迸溅,带着两人直向着西边的英雄楼行去。

    且一路上人也不多,下雨天的都在家里休息,几间商铺还关了门。

    吕布见此一幕,是放开了度,用不了多久就会达到。

    哪怕是等会董卓找自己有事,也不影响什么。

    而这个天气、这个时候。

    英雄楼内的人也不多,没有往日那么热闹。

    如今十桌坐了五桌,算是各半,吆喝声都没有雨声大。

    “今天闲了..”打下手的吴氏三兄弟不算忙,还有时间聚在楼梯口处闲聊,就差点根烟。

    加上今天下雨,大夫和青年二人也没出去找好友,同样是在酒楼内待着,偶尔几人还聊聊天,算是曾同行的熟悉好友。

    尤其雨太大,茶摊生意不好,客商也是在稍后来到了酒楼内,几人是一块聊着,说的天南西北。

    但乞丐是在后院待着,挺悠闲的。

    可此时随着‘律律’几声骏马嘶鸣,史阿带着三名身穿蓑衣的人来到后院门口的时候,他却不闲了,并且他还多看了一眼,四人中间身高足有两米左右的吕布。

    ‘这么高..’他心中疑惑了一下,也没多问,就上去牵马。

    因为这次牵马的伙计既然是史阿,那就证明这人的身份不一般!

    特别是没过几息时间,江苍也与王越来到了后院门口这里,更是让他觉得此人绝对‘不对劲!’

    ‘难道是..’乞丐约莫了一下吕布身高,心里已经有猜测了,但也低着头,不敢吭气,牵着马就走了,把下人的身份表现的丝毫不差。

    没办法。

    那可是三国的‘无双飞将、吕布’,而自己就是一个‘牵马的身份。’

    这能打什么交道?还不如早点走了,省得惹来麻烦。

    再随着身后传来王越一声大笑,他也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吕侯。”王越大笑一声,望着吕布等人,抱拳虚引酒楼道:“不知吕侯前来寒舍,有失远迎。”

    “王将军此言差矣。”吕布听到王越如此推崇迎接,亦是笑着回礼,且他望了望王越身边同样拱手的江苍,虽然没见过、陌生,但看到江苍气质不一般,也是方方正正的一回。

    “进去再聊。”王越又一虚引。

    “请。”江苍身为‘半个主家’,也是一礼。

    只是等众人进了酒楼,一下蓑衣,挂着,往三楼行去。

    大夫等人看到了个子明显太高的吕布,也是心里念叨了一句‘那个是谁?’后,与先前乞丐一样在好奇,偷偷猜测。

    而江苍和吕布等人来到包房,将士和史阿在门外站着。

    王越坐至主位,或者说三个桌案随便摆的,没什么先后之分。

    “吕侯。”王越端起酒盏,满上,“可能饮?”

    “今日无事。”吕布拿起桌案旁的酒罐,“王将军见某家来,都备好了酒水,岂能不饮?”

    “痛快!”王越一笑,先干为敬,又举杯望向了江苍道:“吕侯,这位是我生死好友,江苍,江辰钟。”

    ‘江辰钟..’吕布见江苍一身气质潇洒,也早就想问了,如今听到王越说话,那是记下了名字以后,顺着王越话,一敬酒道:“好一位侠士!”

    “见过吕侯。”江苍回礼,同样拿起酒盏一干,两人一饮而尽。

    无它,吕侯的武艺当有此礼。

    且在这杯酒时。

    江苍望了吕布一眼,看到吕布的体质为‘6.2’,和自己几月前推测的差不多,远远过了王越的‘5。’

    但‘6.2’也只是代表吕布的身体素质很高,不代表他体质碾压,就能一招杀了王越。

    因为步战、马战、兵器、以及各种因素都是意外,也是加成。

    单拿兵器来说,方天画戟太长了,步战影响挥,很多能在马上大开大合的兵器,放在平地上,就有些为难了。

    可若是让吕布换武器,就如让王越换个长枪,上阵马战一样,这都没法比对。

    总结,还是各有各的打法,体质数据只能作为片面依据,不代表最后鹿死谁手。

    也如巨蛇的体质是‘7.3’,王越就能和它对练一样,还能占尽便宜。

    亦如自己只有‘4’多点的体质,但在各种元物、以及元能加持下,就能抓着巨蛇,再一击袭杀它。

    这都不确定。

    但自己如今见了吕布,也知道了顶级武将是什么水准,又借助王越关系,搭上了吕布的边,算是好事吧?

    起码这段时间内,自己看似不会和吕布生矛盾,应该能无危险的饮酒、再看美人貂蝉伴舞了。

    而在楼下。

    随着英雄楼内的众侠客们纷谈,小声说着刚才那位高壮汉子是‘虎牢关一战成名的飞将吕布。’

    一楼拐角处的大夫等人,当听闻这个消息,亦是心里一惊,但也在之前猜出来了一些。

    ‘果然是吕布..’

    他们思索着,表面上是不动神色,还在聊着自己的。

    可他们心里又在打着算盘,是没想到‘土著江苍’不仅是认识王越,还认识战神吕布!

    没见,刚才江苍和吕布几人是笑着上楼的,关系看着就不像是‘陌生。’

    那自己等人更得要好好巴结江苍了,还要在今后驱赶可能会来的元能者,不能让他们分享任何属于自己的‘势力资源。’

    其中。吴氏三兄弟想到这里,是望了望大夫二人一眼,想着,假如有‘新的穿越者’来到英雄楼这里,那自己三兄弟与大夫二人会不会明面上还在演戏,暗地里却想要一块弄死‘新来的?’

    同样,另一边的大夫二人思索着,也望了望后院,觉得乞丐到时候估计也会动手。

    最后,来个好巧,几人碰上当头,大夫相信乞丐会意外的。

    而青年想了想,还记得一就叫做《原来你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