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一个元物妙计(二合一)

《全球诸天时代》 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一个元物妙计(二合一)

    ‘他们绝对会动手..’

    吴氏三兄弟在望着大夫二人,且他们所想的基本一样,觉得等夜黑风高相见的时候,定然会让对方大吃一惊,惊呼这怎么可能?

    只是,青年也许是觉察到了吴氏三兄弟的目光,继而想到了什么‘往事’,便准备在稍后已‘今日功课尚未完成,请教医术’的理由,想让大夫和自己一同回后院屋内,然后再将自己刚才所猜的事情大致说上一番。

    而随着众人闲聊。

    在稍后过了约莫一盏茶的时候。

    青年看到众人都不怎么说话了,加上酒楼内的客人也多了,便觉得时间差不多能回去,就向着身旁大夫道:“先生,弟子还有一事未明。”

    青年说着,声音不大,但正好能让同桌的客商、子明,以及近处楼梯口的吴氏三兄弟听到。

    当然,楼上的江苍时刻观察众人,自然也听到了。

    “何事?”大夫捧茶随口回了句,就像是之前闲聊一样。

    “这..”青年欲言又止,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并且他说话的同时,身子还稍微弯了一下,像是挡着了自己左肾,看似有什么男人的‘难言之隐。’

    而大夫刚品了一口茶,瞧见了青年左看看右看看的‘欲言又止’模样后,心中一想不对,青年八成是‘现’了什么,或者对‘巴结江苍’的章程有什么新计划。

    除此之外,他根本没想过元能者会缺‘精气。’

    于是,大夫念着正事要紧,便也不做耽搁,环视一圈客商等人,就笑着言道:“若有疑问,你我回屋中相谈,切莫扰了诸位的雅兴。”

    “是..”青年捧手一礼,像是感谢大夫给他‘留男人面子。’

    末了,青年起身,还露出了不好意思,又难为情的笑容,不敢看客商等人的‘探寻’目光。

    “在下告辞。”大夫也和众人道罪一声,与青年一同向着后院方向走去。

    不过。

    两人的演技虽然很好,把‘男人的难言之隐’表达的栩栩如生、淋漓尽致。

    尤其青年走着,看似还有些腿弯不经意间抖,又双手紧紧了衣服,有些特别怕冷,这都是亏损的症状,比那个身体被掏空都要鲜明。

    但早就有猜测两人身份的吴氏三兄弟,却在这时不经意间对望一眼,感觉青年不像是身体肾虚,反倒像是做贼心虚。

    ‘两人绝对有问题..估计是穿越者..’老七瞄了一眼走到后院门口的二人,又收回了目光,‘他们刚才应该是现了什么事情,看似想要回去商讨一下..’

    ‘是准备商量着巴结江苍?’老大没有去看他们,而是倚在楼梯扶手,像是休息。

    ‘他们应该是现我们了?’老四看着二人的背影,目光是偏移都不偏移,直瞅着青年与大夫二人,像是目送他们离开。

    “小哥当真好学!”客商则是一边赞赏,又见他们出了门后,还一边打趣道:“那位小哥学医,看来..是另有心思啊~”

    “嘿嘿嘿..大商说的是..”同桌的子明接话一笑,还拽了一句不属于这朝代的词句道:“这叫..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醉翁之意?”客商一听,是暗笑这子明是真的‘显摆’,但表面上是鼓掌称赞道:“好句,妙句!先生大才啊!”

    “好文采!”吴氏三兄弟也在捧,装作一副不知道这词句的样子。

    “客气了,客气了!”

    一时间,众人的这般惊讶、赞赏,亦是让子明大笑不已,仿佛找到了另一条文抄公的展道路。

    只是他又深知这年头有学问不一定能出头,自己还是有些自知自明,偶尔拽一句就行了。

    而在楼上包房。

    江苍见到吕布和王越聊起了往日征战事后,则是又神识扫望向了后院门口,想听听他们二人说的什么。

    哪怕是大夫二人觉得门口不保险,再回到院内屋里。

    自己神识将近七十米的方圆距离,也能把他们的住处覆盖过去,酒楼内的事情打听的一清二楚。

    就算是此时雨声‘哗啦’作响,也不会影响。

    且在江苍观察下。

    酒楼后院门口处。

    当青年掀开了一层帘子时,院外一阵凉风袭来,‘哗哗啦’的雨还在下着,他又紧了紧自己的衣服。

    同时,他们望了望阴沉天色,又走到酒楼屋檐下,屋檐上的雨也是‘沙沙’不停落下,满院都汇聚成了小溪,浅浅一层铺着,向着院外流去。

    “何事?”大夫也不想冒雨跑到后院,就在屋檐下问了一句。

    因为他觉得青年应该是有新的‘巴结计划’,所以赶快说完,赶快行动,别来来回回的耽误功夫了。

    但青年却望了一眼不远处正在细心照看骏马的乞丐,又稍微偏头向酒楼,才道,“雨声太“吵”了..弟子听不清,回屋说吧..”

    ‘是有大事?现了什么?’大夫心里一转,询问的目光望向青年,感觉事情好像不太简单。

    青年是没有说话,前走一步,淋着屋檐落雨,伸手拉着大夫的胳膊,两人又冒雨赶到了后院屋前。

    “火急火燎的..”弯着腰喂马的乞丐见到这一幕,又稍微歪头看了他们一眼,则是有些想歪了,以为他们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于此,他心中是一片恶寒,再走远点,省得听到了什么污秽之音。

    但楼上的江苍是知道他们二人是八成现了什么事,继而神识探查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

    且也在江苍观察,与乞丐又往马棚里走了些的时候。

    ‘咔嚓’房门打开。

    直到此时此刻。

    青年走进屋内,望着大夫有些疑惑的目光,才反手一关门,斟酌又肯定道:“前几天我一直都感觉有人在跟踪我们..这件事我也和你说过,就是咱们上次从客栈回往英雄楼的时候,我突然拐回去了一趟的事。因为我当时现大街上有个人,远远跟着咱们,我怕打草惊蛇,就没有和你说,而是直接去找他了..只是当时没追到,跟丢了,也就没有和你细说..”

    “原来是这件事..”大夫疑惑顿消,长‘哦’了一声,“我说你这次怎么猴急猴急的..难道?”

    大夫说着,左右一想,再问道:“难道是你刚才在英雄楼内,现了上次跟踪我们的那个人了?”

    “只是猜测。”青年坐在桌旁,挑着下巴点了点酒楼方向,“我感觉应该是吴氏三兄弟中的老七。因为他刚才看我的样子..很像是上次大街上跟着我们的那个人..都给我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青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猜测,“我也不能肯定,这感觉太离奇了,就像是第六感,有点不真实..”

    “不管真实不真实。”大夫反问一句,“你就说,你是不是猜测他们三个人都是穿越者?”

    “估计是。”青年点头,又否认道:“但也有可能是王越,或者江苍派他们来跟着咱们,想要确定咱们是不是哪个军阀势力的‘卧底’?”

    “那这事就不好办了。”大夫皱眉,“万一他们要是江苍或者王越派来的,咱们若是杀了他们,事情败露,就是得罪了江苍和王越..”

    大夫说到这里,又苦笑叹息一声,“到了那时候别说咱们任务泡汤了..让我看来,只要得罪了江苍王越他们,咱们恐怕连长安城都不一定能出去..你要知道..他们认识吕布,吕布又有声望军权..加上王越的武力..”

    大夫摇了摇头,不说了。

    “所以我就是为了这事烦..”青年手指按着额头,又拍了拍像是苦恼,过了片刻,才像是想到了什么计策,望向了马棚的方向道:“要不..咱们试着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大夫呢喃一句,眼睛一亮,“好主意!不管那三人是不是穿越者,还是江苍的人,借刀杀人是准没错!不仅撇清了咱们的关系,还能让他们两败俱伤!”

    大夫越想越说越兴奋,在屋内走了两圈之后,却又表情一顿,望向了正在沉思的青年道:“但是..你这个临时起意的计划,需要多久才能实现?”

    “我现在只有个苗头,还没有想出来这个计划怎么实施..”青年沉思了几息,打量了一下大夫,望向了他的腰侧,忽然道:“但有个办法应该可以实现,可是却需要你的一件‘宝物’。就是你在上个世界内获得的那枚‘止血丹’,能重伤吊命的那个‘救命宝贝’。”

    “你是说..”大夫挥袖一摆,摸索着从身侧的口袋内拿出了一个青色的小瓷瓶,又有些不确定道:“你准备用这‘保命’的宝贝做诱饵?让他们相互争夺?但前提也得是吴氏三人的身份是穿越者啊..”

    大夫经历过几次世界,见过几位和自己一样的‘元能者’,也获得过几件‘元物。’

    因此,他知道‘元物持有者’要是断了‘元物的认主’关系,那自己的‘元物’就会被其他元能者感应到!

    简单来说,没主人的元物,就和普通的元物差不多,都会让元能者们的脑海内产生指引。

    其中‘特殊元物’的指引更为强烈!

    那么,他们若是得知有个‘特殊元物’,是装作看不到,还是会找机会抢?

    所以,青年的办法,是有一定的可行性的。

    当然,要想‘完美’使用别人的元物,也有两个条件。

    其一,就是让持有者‘断关系。’

    其二,就是杀了持有者,这也是获得对方元物的一种办法。

    “保命的宝贝怎么了?”青年走过去,一把夺过,才望着有些苦笑的大夫,安慰道:“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咱们能不能清除对手,再占用他们的所有资源,就看着一次了。而我上次都当你病人了,这次你也狠点心!等会,你就把宝物的‘关系’断了,这样附近的穿越者们就能感应到。只要有人来捡瓶子,一定就是穿越者..”

    “靠谱不靠谱?”大夫眼睛望着青年手中的小瓷瓶,是心疼,“他们会不会这么傻?过来捡宝贝..”

    “你觉得呢?”青年笑了,拍了拍大夫的肩膀,“特殊宝物谁不要?而且我会妥善安排计划的,你放心。只是我就一件衣服,实在没法脱下来,只能委屈你了。但要是确认了他们的身份,今后杀了他们,出宝贝了,全都归你,我一个都不要!”

    “那就这样吧..”大夫叹口气,也不说话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先下个套。

    或者说,他很相信青年的‘谋略’,继而想赌上一物,获得更多宝物。

    这是赌性,总觉得会赚。

    而两人把细节商量完了,也走出了屋子。

    将近中午,‘哗啦啦’雨还在下着。

    他们盖着一层油布,向着酒楼方向行去的时候,当瞧见乞丐在马棚后面,不知道再忙活什么。

    青年才动手轻着一扔,把瓷瓶仍在了挨近大街的后院门口。

    ‘噗通’瓶子落进小水坑里,也未摔碎,加上大雨下着昏天黑地,还不明显。

    若是大夫不断关系,还真的不容易被现。

    可只要牵马路过院门口,就定然能看到。

    这位置很刁钻。

    青年对自己的掌控力道还是很有自信的。

    “走。”青年压低声音,“等我安排一个他们必然会见,也会捡瓶子的计划。”

    “好。”大夫最后望了瓶子一眼,狠心跟着青年进酒楼内了。

    不过,两人虽然做的小心,还有油布身侧头顶盖着,没让乞丐觉他们的掷出动作。

    但楼上的江苍是觉察到了,尤其再听青年他们之前在屋内所言,自己是对这个‘止血丹’产生了想法。

    因为保人重伤不死,加上自己药膳与葫芦双治疗,不就是第二天‘精神奕奕、生龙活虎?’

    形象一点,算个数学题。

    ‘这一颗止血丹+药膳+葫芦灵酒’=‘另一个救命稻草?’

    那自己只要获得这丹药,手头上就有两个‘保命物件’了!

    在今后的元能世界内,会安全,也能挥的更多。

    只是。

    江苍想了想,感觉直接去拿,好似没什么理由,那就先看看,构思一个妥善的章程。

    而青年和大夫回到了酒楼内,又是接着和客商他们闲聊,就像是他的‘难言之隐’被神医大夫给解决了一样。

    这般。

    闲话说说,众人打趣。

    中午饭一落。

    众人吃吃喝喝的,说的都是不着边的话。

    再等到下午,吕布起身告辞,看似有事。

    江苍与王越下楼相送,亦是接着回屋喝酒。

    没办法,下雨天,功也练完了,就是闲着,今天就等落那个丹药,自己哪里都不去了。

    但客商或许是看到吕布不在了,又感觉和江苍套不上什么惊呼,也在随后没多久走了。

    而也是这个时候。

    青年喝了一杯茶,又听到街道上的‘嗒嗒’马蹄声,当几位侠客披着蓑衣,呼喝着冒雨从门口路过的时候。

    青年觉察时间刚好,便对大夫使了一个眼神,‘断宝物关系。’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大夫一咬牙,也抹去了元物的感应。

    与此同时。

    酒楼内的元能者们,脑海内都浮现出一个‘特殊的指引’,是刚才那几位侠客路过的地方。

    好似这个‘特殊元物’,就是那几位侠客无意中掉落的一样。

    包括远些的客商,都浮现了‘特殊元物’提示。

    ‘神物?’回到茶摊内的客商觉察到指引,是心里一动,刚半站起的身子,最终还是坐在店内,不动了。

    因为他觉得自己不管用什么理由拐回去,都会被有心人察觉。

    加上他又不知道元物是因为什么‘事件’的出现,谁知道那里是不是一个圈套,英雄楼内有没有与自己一样的人。

    他不想冒这个险,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这是什么?’

    除了客商不参与了,子明也是喝的晕乎乎的,以为脑海内的强烈指引是幻觉,酒后头疼,没去管它。

    ‘我的宝贝..’大夫是心里唉叹,但表面上是照常和青年喝酒,不时和众人聊天,看着他们的反应。

    ‘掉落高级宝贝了?’吴氏三兄弟感受到了指引在后院门口,是心中激动异常,无意中相望一眼。

    因为关于‘特殊元物的指引’,他们经过了这么多世界,也只感受到了一次,最终还没有获得,是种种不甘。

    可想而知,这如今又出现,‘吸引力’很大。

    只是,老七望了老大与老四一眼,想了一会,却总感觉有些不对,又说不出哪里的问题,便心血慢慢降下,根本不想去,省得出事。

    ‘估计是个局..’老四憨笑着用破布擦扶手栏杆,擦的非常仔细。

    最后。

    还是需要元物的老大点了点头,示意等会来客人的时候,他出去招呼牵马,有机会了,他就顺便再拿。

    并且他没什么好犹豫的。

    因为还有一种让‘元物指引消失’的办法,就是破坏元物,或者土著获得,都会使得指引消失。

    所以,他牵马的时候,看准机会捡起来,就没什么错的,也没什么好暴露的。

    毕竟他想获得元物,这已经是最好、最快、最正常的流程。

    再快,显得他们太急,有可能身份暴漏。

    再稳妥,他们还怕元物被其他人捷足先登了。

    ‘有东西?’马棚内的乞丐稍微起身,隔着木栏望了一眼院门口,虽然大雨看不清,但想了想,他的想法也和吴氏三兄弟差不多,都是等着有‘伙计’送马的时候,自己看准机会去拿。

    但他们却不知道这瓶子角度刁钻,若是他们走到门口,就定然能看到这雕花纹的华丽瓷瓶,其样子还是价值不菲。

    于此,他们既然走到门口交接牵马、又能看到,就没有什么所谓的看机会,只有‘拿’与‘为什么看到不拿?’

    或者说,

    谁‘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