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此计‘神’妙(6300字)
    英雄楼内。

    青年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想要让两人进一步生矛盾摩擦。

    再随着时间过去。

    一直到英雄楼外来了一位骑马的侠客。

    本就靠近门边的老大见到,是如常的披上蓑衣,出了酒楼,准备牵马。

    ‘机会来了..’后院的乞丐听到马声,也抬脚朝院门口走去。

    ‘会不会打起来?’青年见到老大出去招呼那位侠客,便静等结果。

    因为还是那句话,青年觉得两人不管是不是元能者,只要走到门口,又在稍后交接牵马的工作时,见着一看就‘值钱’的瓶子,到时候,有的是他们为难。

    可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计划行不行..’大夫如今是有赚的心思,可也有赔的担忧,让他心里七上八下的,一直晃荡,算是一种‘自己会来好运’的期待忐忑。

    且与此同时,在楼上。

    江苍一边和王越喝酒,一边望着楼下的景象,当见到门口来了一位侠客,又看到老大与乞丐都不约而同朝着门口行去的时候,就全然明白了青年这般‘恶毒’的挑拨离间计划。

    总得来说,就是让两人等会为财‘争抢。’

    让江苍看来,哪怕是事情再不顺利,只要他们二人能生间隔,青年就能利用他们几人的矛盾,继而进一步的打开局面,让整个事情明朗化。

    同样,青年就是这般计划的,像是一手万全准备,总能生些什么事情,不会让这件宝物打水漂。

    而在楼梯口处,擦着扶手的老四,虽然没有像江苍那样拥有神识,可以作弊般的洞察全部,但他想来想去,也一直感觉这事情不对劲。

    不过,他却没有说什么。

    反而当他听到了酒楼内的一名客人要酒,便扔下了手头的活计,屁颠屁颠的憨厚又去端菜倒酒。

    ‘估计要出事了..’老七望着酒楼外,当看到酒楼外的侠客正在下马,老大正在招呼着去牵,是害怕老大一会暴露什么,继而连累自己。

    于此。

    他再往门口走走,方便随时撤离,心里还在想着一个和老大撇清关系的理由。

    反正不管怎么样。

    众人心里纵然有万般想法,但还是该聊聊,该干什么干什么,从外表的动作上来看,都是没什么反应,一切如旧。

    “请!”

    但楼外的老大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

    他淋着雨,还客气的招待侠客一声。

    当见到侠客走进酒楼,被老七接着招待。

    老大才抱有期待的心思,拽着马绳朝后院口走去,准备看看那宝贝在哪里。

    当然,他的目光都没有往地面元物那里看,反而平视前方,只看院门口。

    但是拳头大小的瓷瓶,就在院门口小坡上的下水处躺着,让这里的积水明显高了一阶,水流涌着瓶子,‘灂灂’朝外流去,非常显眼。

    他与乞丐不管咋样,只要来到这门边的小坡,交接工作,踩着明显高的积水,都能看到自家酒楼的排水系统被瓶子‘堵’着了。

    同时。

    听到马声的乞丐也走到了院门口,正好和老大碰着面。

    “有劳。”

    “好嘞!”

    一瞬间,他们交接马绳,又相互笑了笑,就没有什么掩饰般的把目光望向了门脚的小瓷瓶。

    因为这里的水位明显高了,隔着鞋子都能感觉水流涌动,总不能当成什么都不知道吧?

    真要那样,那才是两人都有‘问题。’

    尤其再随着他们望去,更是看到这瓷瓶在水流的覆盖映照下,瓶身浮刻凸出的花纹泛出光泽,好似随着水流波动,让这花纹像是‘活’过来一样,如风和日丽间的花朵,随风摇摆。

    顿时,这任谁看去,单单这个瓶身都不像是一个‘便宜东西。’

    哪怕是不懂行的人,都感觉这是个稀罕玩意。

    那么,直接拿走,这肯定不行,又不是破瓦片,说拿就拿了。

    而这贵重东西、两人都看到了,怎么说都得见者有份,最起码要看着商量一下吧?

    ‘操..这宝贝掉得地方..’老大见到这一幕,又望了望同样低头打量瓷瓶的乞丐,是暗骂一句‘这瓶子太好看了’,有些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总不能动手杀了乞丐吧?

    老大想了想,想到如今王越和江苍都在楼上,只要敢自己动手杀乞丐,那就是一心求死,拿着宝贝也没时间去用。

    可是,他又想要,又不想与乞丐分,还不想杀了乞丐,一时,他想来想去,倒是陷入了两难,也不说话了。

    ‘要是普通样式的瓷瓶就好了..’

    老大又开始打量瓷瓶,目光毫不遮拦的喜爱之色。

    “宝物咋会掉到这里?难道..”乞丐看到瓶子掉落的位置,则是心里‘咯噔’了一下,是感觉这事情不对,八成就是一个‘局!’

    不然,这东西落得位置怎么如此‘刁钻’?就像是人为的一样!

    那这样想来,如今的酒楼内肯定是有‘同行’,并且他还现了自己的‘身份’,继而才会扔出诱饵,让自己和同为江苍手下的老大生矛盾,算是‘挑拨离间。’

    ‘是谁现我了?’乞丐赶忙回忆过往,却感觉自己掩饰的很好,没有什么漏洞。

    于是,他又感觉先前的假设不成立。

    那么反过来想。

    是不是有人故意让自己和老大争执起来,形成‘混乱’局势?

    比如,自己要是和老大争执起来了,江苍身为主家,肯定会出来看,那么隐藏在暗中的人,就可以趁机在英雄楼内找些什么东西,继而达到一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乞丐想了几息,觉得这事或许是真的。

    当然,他也想过老大可能是‘元能者’,但这个假设还没有任何依据。

    可不管怎么样。

    两人如今淋着雨,望着瓶子将近半分钟了,旁边的骏马还在停着,一直干站着不是事。

    最后,还是老大盘算了一下,想到了一个主意,先开了口,

    “这是个宝贝?”

    雨水顺着老大帽檐流下。

    他说着,又偏头瞅着同样望来的乞丐,两人都是一副雨中茫然、又想要宝贝的样子。

    “看上去是宝贝..”乞丐见老大开口,也是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我也觉得是宝贝..”老大重复了一句,又点头,“这..这瓶子估计是哪位酒客掉的..”

    他说到这里,指着雨水中的瓷瓶,再小声道:“要不然..等天放亮了,咱们去找找失家?今日..我先收起来?”

    “你收起来?”乞丐声音大了一些,好似在质问大家一同见到了宝物,为什么是他先收起来,而不是自己收起来?

    “我意..”老大看到这乞丐果然是贪图‘财物’,则是又笑着圆话,按照自己所想的计划道:“我意为,咱们明日一同去找个客商卖了..或是?”

    老大有个计划,东西可以先放着,到时候等雨停了,或者晚上不太忙的时候,两人一起去找个当铺卖了,权当‘外快’,不上交酒楼。

    但实际上,等东西卖了,分完乞丐钱。

    老大定然会杀一个‘回马枪’,在哪里卖的东西,就从哪里‘杀找回来。’

    这样,乞丐也没得罪,更没恶了江苍的关系。

    可是东西最终转了一手,还会回到自己的手里。

    ‘这方法可以..’老大佩服自己的急智,感觉这事可以试试。

    而乞丐见老大要卖瓶子,亦是想了想,算是受到了老大的启,也想到了和老大一样的办法,相差不大。

    都是卖完再杀,最后苦了买瓶子的店家。

    不过,乞丐为了表现自然,还是把皮球又踢了回去,演出了一副想要‘财物’,又怕惹麻烦的样子。

    “兄台有何意?”乞丐捧手一礼,意思是都听老大的。

    但说实话,乞丐如今看到这宝物没办法像自己之所想的那样简单拿了,其实就已经做好了一个决断。

    就是自己不管咋样,反正不接话茬,不得罪人了。

    因为刚才吕布走的时候,还对他点了点头,让他觉得自己慢慢混着,说不定还能认识吕布,今后渐渐混出头,没必要如今就冒‘风险’,取这件不知是否‘厉害’的宝贝,继而得罪了‘同僚’老大,老大再给那个傻子子明吹吹枕边风,最后传到了江苍的耳朵里。

    那么这一切,就全完事了。

    所以,他觉得这事就算了,不吃亏就行了,毕竟自己还有退路。

    而在两人稍后看似和气的商量分钱章程,实则各有想法,算计着怎么得到这个元物的时候。

    酒楼内。

    青年品着茶,心里默数了二百来个数,是数着老大出去的时间。

    ‘按照他平常牵马送马的时间,也就是半分钟的事情..’青年心中惬意,望着楼外大雨,‘而他现在还没有回来。估计是已经看到了宝贝,正在想着怎么“分”..?’

    青年暗自嘲笑,智珠在握,静等着事情出结果。

    说不定,一会还能听到打起来的声音。

    ‘他这“借刀杀人”的方法到底行不行..’大夫还在忐忑,喝到嘴里的好茶都没味。

    加上他明明着急,却又要表现出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不能泄。

    这滋味,是百般折磨,着实不好受。

    但也在这个时候。

    随着‘嗒嗒’马蹄声,门外街上却有一位身穿黑色衣饰,身材中等,头戴面罩遮着看不清面容的人,正策马从英雄楼门前经过,又直冲冲的朝着后院门口奔去!

    而这人,却是城南边的一位元能者。

    他是之前来到这附近,想要打听英雄楼的情况时,却现了‘元物提示。’

    可当他又现宝物出现的地方,就是‘英雄楼’,是剑仙王越在的地方以后。

    于是,他没有第一时间过来,而是专门打扮了一番,才蒙面过来,准备来一手‘抢完就走。’

    再算上这雨天‘哗啦啦’的,抢元物的‘动静’应该不大,八成是不会让剑仙觉察。

    ‘那里就是宝物出现的地方..’

    且几息过后,当马上之人来到了后院门口时,正看到了老大把‘指引中的宝贝’拿起,和乞丐说着什么。

    同一时间。

    老大两人听到马蹄声,本以为是顾客。

    但在随后一转身,老大看到马上之人蒙面,且直冲冲的向自己策马冲来以后,便想都不想的一个驴打滚。

    呼——

    一阵轻微风声响起。

    那马上之人刚来到老大身前,亦是什么都没说,便一刀朝着老大的头顶抡去。

    好在老大提前朝院内来了一个驴打滚,躲过了这一砍。

    又在起身。

    满身泥水。

    老大手上没兵器,觉得自己不一定是这人对手,加上他还不想暴露自己实力,便想都不想,开始在马棚附近绕着圈逃命,还不敢走宽阔地,怕被这人骑马赶上。更不敢背对着这人,单纯逃命,因为那才是真的找死。

    可老大东躲西藏之中,也知道这人绝对是宝物吸引过来的‘穿越者!’

    要不然谁会好端端的白天雨中蒙面,又专门来杀自己这样的无名小卒?

    没见,乞丐都‘吓傻’愣在了门口,那马上之人都没有找他的事。

    而乞丐看到这马上之人出了七八刀,还没有杀死老大,又听到‘铿锵’兵器响声,马棚内的骏马鸣叫,这么大的动静,酒楼内的人迟早会听到,宝物的事没法遮掩了。

    于是,乞丐才像是从‘惊吓’中反应过来,颤抖小声喊了一句“杀人了”,又双腿软,从院门口慢慢走了,准备回酒楼通知众人。

    看上去,乞丐还想再拖一拖,最后害死老大。

    因为在他想来,反正院内动静这么大,一会来人多了,那瓶子是拿不了了,还如不报复一下老大之前干扰了自己的‘宝贝’一事。

    同时。

    马棚内,老大在跑,一直侧身对着那位元能者,躲着不时的挥砍。

    元能者也早已下马,用骏马挡着唯一出口,又在追砍中想着一刀下去,结果了老大,最后自己卡着时间上马再走。

    但随着乞丐出了后院,小声喊着被雨声遮盖的‘杀人了..’

    楼内的青年等人,亦是听到了后院的多只骏马嘶鸣声,以及老大自己喊得“救命!”

    ‘坏了!’青年先是眉头一皱,约莫一下,大概知道咋回事了,‘估计..刚才那个蒙面的人..是过来搅局的穿越者..会破坏我好不容易布下的计划..’

    青年思索着,感觉此计甚妙,却出了意外,有些可惜。

    “后院出事了?快去看看!”大夫听到了后院响起的兵器声,心里更是万分着急。

    但有‘救命声’,他也有理由过去,不然,真的是听天由命,自己看都不能看这宝贝最后一眼了。

    “有人闹事!”老四几人身为酒楼内的伙计,当听到喊叫声,那是义不容辞,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就朝着门口后院赶,不需要什么理由。

    “走走走..”酒楼内的诸位侠客,算是看热闹,又像是帮够义气的王越镇场,于是皆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杯盏,拿起兵器朝外走。

    而后院内。

    老大已是身上中了两刀,肩膀、腰侧、血水混着,被那黑衣蒙面的元能者,给逼的在后院乱跑,给人一种下一刻就会倒下的感觉。

    这一幕让元能者见到,也是不忍放弃,加上今日机会难得,就没有一种刺客那般‘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架势。

    相反,他还在追,并未上马离去。

    但老大躲着,偶尔拿起木架子的挡着,两处伤口被湿透衣衫蛰的生疼,也是感觉真他妈的晦气,明明这人实力不如自己,可自己没有兵器,又不能还手暴露自己实力,别提多委屈。

    尤其他绕着圈跑的时候,还没有机会打开这元物。

    若是再过个十几息,没人来,自己就交代这了。

    可与此同时。

    随着‘嗒嗒’的脚步声,后院门口,还英雄楼后面也跑出了不少侠客,以及子明等人。

    元能者见了,又看了看躲在门侧的老大,虽然心里有不甘、愤怒,但怕被围着,还是翻身从旁上马,‘驾’的一声,朝着院外行去。

    “挡我者死!”他怒喝一声,声音洪亮,吓得院门口的几位侠客还真侧开了一些脚步,或者说,他们没有责任帮王越拼生死。

    ‘拦不拦?’老七等人望着朝自己策马奔来的元能者,最后想了想,怕这人也是有组织的,就算了,怕惹不起。

    同时,他们目光还有意无意的望向了依靠在门侧的老大左身,他手里正拿着引这事起因的‘特殊宝物。’

    但也是这时。

    众人都散开,不想拦的时候。

    元能者是大笑,感觉自己不仅在剑仙王越这里威风了一把,还没有吸引王越过来,估计王越是有事出去了。

    不过,他没有贪,还是目光望向院门口,‘驾’的一声接着走。

    只是。

    他刚策马跨过小坡的时候。

    江苍从酒楼内走出,前走几步,左手一探一位侠客的腰侧刀鞘,伴随着‘铿锵’长刀出鞘,雨滴挥洒,忽然一阵冷冽劲风吹来。

    ‘噗呲’轻响。

    策马而行的元能者只感觉眼角一阵亮光闪过,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但四周的众人却看到江苍一刀斩过,他的人头与尸身分离,‘啪嗒’从骏马上跌下,摔倒了街面上,滑出半米,人头滚滚,染红了落雨,又被雨水稀释冲散。

    “无名宵小,也想在江某面前放肆。”江苍反手一斜长刀,入鞘那位侠客的刀鞘,

    “好刀。”

    江苍赞赏,让这位望着尸体愣住的侠客懵然几息,又连呼不敢,心里却是一直回荡着江苍刚才那干净利索的一刀之景。

    ‘他竟然会武艺?!’老七等人也是愣住了,是没想到这江苍深藏不漏,或者说,平常也没机会让这位王越好友施展。

    可这事也不奇怪。

    他们觉得江苍既然是剑仙王越的好友,那会武功,也没什么稀奇。

    但这样想来,王越有时还听江苍的‘意思’,那是不是两人的武艺差不多?

    如今,江苍能一刀杀了这人,是不是也能杀了老大?

    虽然有偷袭,以及占体力上的便宜,但生死交战中哪有那么多虽然。

    可不管如何。

    他们想来想去,巴结就对了,比往常还要巴结。

    “此事因何而起。”王越走来是喝问一句,又摆手望向了身旁的史阿,“把尸体拖出城外,喂狼。人头送至张将军府邸,查明此人身份!”

    “是!”史阿应声,又叫了两人,去处理后事了。

    而老大听到了王越询问‘原因’,又看到附近聚集来的百十名侠客,是想着这宝物已暴露,留不得。

    因为谁知道这些侠客内,还有没有元能者?

    于是他开始想着之前巴结江苍的事,便忍着伤痛,在老七等人的搀扶下,前走几步,来到了后院酒楼的房檐下,朝着同样走来的江苍,小声捧手道,

    “小人今日有幸捡到一物,看似是盛着某种药丹..”

    老大说着,是把宝物递给了江苍,想用来打点这个土著的‘关系’,算是圆事了,还能套个近乎。

    与此同时,附近的侠客等人,看到江苍与王越好似要说自家事,也回去喝酒了。

    但大夫、子明等人,却走了过来,冒雨跑到了江苍面前。

    这都是‘自己人’,皆住一个院的,肯定要听听,这关于安危问题。

    或者再实际一点,他们虽然得不到元物,但也想看看这元物什么样。

    特别是大夫,望着江苍手中的瓷瓶,是心里都在滴血,如这院内的大雨,房檐的串联落珠。

    而江苍拿着这瓷瓶,又打开木塞的时候,附近元能者的感应也断了,元物是自己的了,还不用‘开锋。’

    只是,江苍又望了望众人看似追捧自己,实则心里愤恨的架势,也真的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自己要是没有神识,不知道这些事情流程,还真的不得不感叹这些元能者们玩的真花,想送东西巴结自己,就送东西巴结自己吧,还要转那么几手弯,整这么多的客套。

    不过。

    东西来了,那就收了。

    但自己是土著,应该是不懂这瓷瓶装的‘元能神药。’

    于是。

    戏演全套。

    江苍还拿着瓷瓶,向着身份为‘医生’的行家大夫问道:“先生,你懂医理,可知此药是何物?”

    “这..”大夫觉察元物指引消失,又接过江苍递来的药瓶,望着里面一颗圆滚滚的青丹,说实话,他心里不止是滴血,而是已经有了想杀了青年的心!

    因为大夫感觉他的‘借刀杀人’计划,是一点都不靠谱。

    如今丢了夫人不说,还折了兵,硬是从‘借刀杀人’转成了一手‘借花献佛。’

    最气的,这花还不是自己献的。

    只是。

    大夫此时为了活命,把‘行家’的身份演全,不漏破绽。

    虽然他心里已经痛不欲生,但面相上还是大笑又恭喜的长赞献媚道,

    “江兄!此药为好药!妙药啊~!”

    “当真?”江苍望着这瓶‘丹药’,又望了一圈其乐融融,相继恭喜自己的众人,最后盛情难却,捧手言道:“既然诸位如此好意。那江某、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