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契机’点(二合一)
    江苍话落。

    众人追捧、言道几声‘不敢’,尽皆和气生财,此物‘非君莫属’的模样,让人不忍拒绝。

    而江苍见了,也没有去管他们,反倒是望向了刚走来的王越,询问之前的事情道:“可能查到此人所居何处,是否还有其余贼子藏在城内?”

    江苍说着,也不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要帮老大他们除去什么尾巴,而是这人若是有同伙,那自己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斩草除根。’

    因为这人都杀了,梁子也结下了,人头还被史阿拿去见官查人。

    那么,自己要想今后过得安生,定然得让仇人活的不安生。

    “应是有才对..”王越听到江苍所问,是沉思一下,觉得这不是小事,或许是朝廷内的哪位大臣谁针对他,才派这人过来。

    于是,王越感觉今日出了这事,打扰了自己好友的雅兴,便有些歉意与承诺般的开口道:“此贼相貌未毁,尚且清楚。我已派史阿带着他的人头去我一位弟子那里盘查,定然要查出个眉目..”

    王越说到这里,又望了望雨幕中的院外,是一副势要把这事搞清楚的坚定模样,肯定不能再让这些贼人过来这里‘捣乱。’

    不然,时间一长,让其他客人见到了他酒楼内天天都有人动兵器,他王越的面子还往哪搁?

    反正不管怎么样,哪怕是江苍不开口,王越也会帮着用心查,算是为了他自己。

    于是。

    这事算是结落。

    江苍又见到往后章程定下,那就没什么说的,和王越等人告别一声,便准备回屋瞧瞧自己的这枚丹药,再接着刷劲打拳。

    无它,歇也歇过了,该干正事了。

    而王越念着查人的事情,也没心思喝酒,就一边吩咐弟子给老大送点伤势草药,一边让人备辆马车,准备一同去张将军那里瞧瞧,和他一块办案查人得了。

    不过。

    当旁边的老大见到江苍与王越‘这两位高手土著’,看似都要帮自己‘报仇’,且大雨天的还要连审带查、如此‘上心’,就觉得这应该是自己‘送土著元物’的一种‘回报。’

    因为老大可是知道王越所查的那个人是‘元能者’,就算是揪出来了他的同谋,那也是元能者,或者是他的‘引路人。’

    反正说来说去都是自己的敌人。

    所以江苍与王越只要杀了他们,这对自己来说都是好事。

    那这样想来。

    老大觉得江苍与王越做的事,确实是帮自己报仇。

    包括他旁边的老七和老四,当他们见到了江苍和王越势要‘斩草除根’,也是变相的‘保护老大’以后,就觉得这‘赠送元物’一事,或许真的不亏。

    举个例子。

    若是自己等人碰到了强大的元能者。

    那他们是不是也可以送给土著一些元物,继而寻求‘土著庇护?’

    这样想来,此法好似也是一个‘保命’的手段。

    只是这般保命手段的‘限制’太大了,只能在当前的元能世界内管用。

    出了这个世界,谁还能跨界帮他们?

    当然,要是人都快活不下去了,那这当前当后的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而吴氏三兄弟虽然心思活络,想的开心,好似又摸清楚了一些‘元能世界内的潜规则。’

    可是随着江苍与王越二人相继离开,老大也是不在意自己的伤势,反而和老四他们哈哈聊天时,乞丐心里却有些不满,但也没有任何举动。

    ‘便宜都让他占了..’乞丐心里不爽,但表情带有喜意,和老大等人聊着‘劫后余生’事情,没提瓷瓶与丹药的事。

    就当那‘特殊宝贝’,真是个寻常的神丹吧。

    不然,自己还能怎么样。

    难道要说这东西是一块捡的,自己也要落分红吗?

    乞丐想了想,觉得现在不能提,因为这和没事找事没什么有两样,很容易让兴头上的人‘窝火’,那不管自己怎么演,都是错的。

    而乞丐看似大度,忍着心思不去想了。

    但大夫心里却没有丝毫高兴,怎么都转不过来这个弯。

    ‘我的保命宝贝啊..’大夫脸上是微笑不已,心中却是更加阴沉,望向青年的眼光中是恨,后悔,悔自己为什么不多劝劝,为什么又被猪油蒙了心。

    并且他扭头看到哈哈大笑的老大时,心绪波动更大,目光中都快浮现出了杀意。

    “雨又大了..”青年感觉自己的同伴有些不对劲,就借着转身看雨的架势,稍微一下大夫的肩膀,现没撞动,便知道他恨自己,都恨之入骨了。

    若是换成他自己,相信此时也比大夫好不到哪里去。

    只是。

    如今若是吵起来,打起来,那才是真的身份暴露,死无葬身,赔了夫人又折兵。

    “先生。”青年怕真出事了,还专门唤了一声他,指了指屋檐外的大雨,“这天又冷了。先生说我的风寒还会犯吗?”

    “风寒..”大夫回头看了青年一眼,背着老大他们的时候暗吸了一口气,才朝着青年笑了笑,“回屋吧,我去找些干净布子,为吴小哥包扎一番。再拿些药草,为你熬些药汤御寒。”

    “不了!”老大听到大夫要为自己熬药,倒像是不想暴漏什么一样,捧手拒绝道:“我等三兄弟自幼打闹,前些年还除过黄巾贼子..”

    老大说着,又哈哈一笑,指着蓑衣下的胳膊伤势,以及刚才一位王越弟子送来的草药瓶子,“这等皮毛小伤,就不劳烦先生了。”

    “好。”大夫见老大说出这么多话拒绝,再加上自己真不待见他,便也顺着话下坡,不管他了,让他自个抹药吧。

    ‘哗啦啦’大夫与青年二人冒着雨走了。

    ‘嗒嗒’乞丐是小跑着去马棚打扫,但也是今天幸好下雨,马棚内没几匹马,刚才出事没伤着,不然自己没落好不说,还又要落了吵。

    “还能喝酒不能了?”子明见到几人离去,又经过刚才的事情,酒也醒了一些,便捞着憨厚的老四,叫他们回去楼内喝酒。

    “走~!”老四很痛快,好似什么提议都不拒绝。

    “我去换身衣裳。”老大是让老四等人先去,自己是掂着药罐,冒雨跑回了屋子。

    蓑衣、衣服再一脱。

    他朝胳膊上的伤口望去,看到翻开的血肉虽然看着狰狞、泛白,但已经不怎么渗血了。

    ‘我的体式已经和普通人不一样了..’老大望着伤口,稍微拿干净布子擦了一下,屋内的草药一抹,包着完事。

    而随着时间的过去。

    众人回到酒楼内,还是该干什么该什么,聊着说不完的废话。

    但酒楼内的侠客们却多出了不少话题,都在说着江苍刚才一刀杀人的事情。

    “你没见之前..”

    “江兄刀法一绝!”

    “江兄用的是我的刀!江兄还说我这把刀是好刀!”

    酒楼内热热闹闹。

    侠客们话语间,推杯换盏,多是称赞江苍刀法,但也乱哄哄的,都压盖了屋外的大雨。

    再等一场酒喝下来。

    天色也是黑了。

    众人吃喝玩乐过了,说了半天,没见到江苍出来,雨也小了,才相继道别离去。

    不过。

    这倒不是江苍摆谱,是真的再练功,又再研究这颗丹药。

    且这一下午过去,江苍也明白了这颗丹药的属性。

    大致来说,‘只要自己受伤未死时,不管当时是多重的伤,只要吞下这颗丹药,又没有受到进一步的伤害,就能维持五日内的生机不流失。’

    在这五日内,自己就可以找医生、医院,也可以自我疗伤。

    是个‘吊命的宝贝。’

    再配上自己的药膳和药酒,确实又是一个‘救命稻草。’

    而江苍盘算完了这些,望了望窗外,这一场大雨,是整整下了一个白天。

    晚上七八点,才渐渐停了。

    但不时点星落下,秋意凉凉,谁也不知道它还会不会再下起来了。

    这一直到第二天的清晨六七点。

    太阳出来,好似带走了一些寒意,这雨或许在今日不会下了。

    但也是今日早晨。

    江苍与王越带着史阿几人,早早就策马来到了长安的西南边。

    听史阿说,他们今早打听到了蒙面刺客,曾和一人在这里出现过。

    而这里是一片民房搭建着,大小巷子挺多,大早上,小贩来往,异常热闹。

    江苍与王越史阿等人来到这里,最后再一打听,就朝着大约二百米外的房舍巷子行去。

    且与此同时。

    在两里外的西边。

    一位青年走着,又勾头看了看远在几条街外的英雄楼方向。

    ‘早说了他不听,死了吧?’陈火笑着摇头,‘这狗东西死就死了吧,还连累了我,也不知道我穿越者的身份有没有暴露..估计就算是没有暴露,王越和那个江苍,现在应该都去南边抓我了吧?幸好我昨日就离开了那,不然就被他们给抓着了..’

    陈火思索着,又望向了西边,‘现在我唯一能留在长安的办法,就是巴结上一位德高望重的人,起码要比王越厉害,能罩得住我,还能隐瞒我的身份..这样算下来,长安城内好像只剩一心想要杀死董卓,但却没有任何办法的王允好接触了..不如..我提前给他说“美人计”?’

    陈火想到这里,感觉这事好像可行,便朝着王允的府邸行去,大不了一起乱套吧,混世好摸鱼。

    而在南边的一家小院舍内。

    随着‘咔嗒’房门声响。

    王越仗剑走了进来,打量了一圈不大的屋内,没人。

    “人去哪了?”王越回头问了史阿一句,又拿起剑挑开了床上的被子。

    “清晨有人见他了..还在..”史阿上前几步,朝着杯子里面一摸,摇了摇头,“褥子是凉的。难道是走漏了风声..?”

    “应是那人谨慎。”王越扭头望着窗外,想了一会,感觉知道这事的也就自己和江苍,以及几位弟子。

    那么自己人不会说,就是那人小心谨慎,跑了。

    “也许是有事出去。”江苍环视一圈,也走到了床铺的旁边,避着王越他们,手掌处浮现‘睚眦必报’,想要看看这人大早上的跑到了哪里。

    只是随着珠子一探。

    什么消息都没有。

    或者说,这张床是昨天那个蒙面元能者睡的,因为珠子所采集的残留气息,和自己昨天所杀的那人一样。

    但之前又听附近的百姓说过,这院子里是有两个人住着。

    那么,这人的气息是肯定会留在这家院落里,就是不知道在哪里。

    江苍思索着,干脆来个大搜查吧,这行自己顺手,把院内附近的气息都截取一番,筛选一下,看看这‘隐约的敌意’对照不对照收集来的‘气息。’

    “查!”王越是没有那么多想法,直接让史阿带人在附近搜,没有什么打草惊蛇不惊蛇的了,反正在王越想来,那人肯定是知道自己在抓他,那就是看他藏得隐秘,还是自己找的更快。

    而随着时间过去。

    在东边四里外的一处街道上。

    陈火自从来到这里以后,就进了一家附近的客栈,靠窗户坐着,看似喝汤吃早饭。

    但他的目光是有意无意的通过窗户,望着大约百米外,斜对面街上的一座府邸,是王允的府邸。

    ‘王允应该是上朝还没有回来..’陈火喝了一口米汤,咬了一口包子,是一点都不着急。

    因为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让这家店的老板给他开了一家房舍,是准备今天住到这里了。

    所以,哪怕是王允上朝早回来了,自己今天截不住,那明天他也得上朝、下朝,总有截着的时候。

    实在不行,夜探府邸总行了吧?

    再不行,王允对自己喊打喊杀,那自己尽早离开长安跑路准没错吧?

    这里再出什么宝贝,自己不要了。

    但不管咋样。

    他是不准备回原来的住处了,怕被王越等人给抓着了。

    且在他思索的时候。

    ‘咔咔’客栈外经过一辆轿子,直朝府邸门口行去。

    尤其门口的两位护卫见到轿子,亦是下了台阶,前来相迎。

    陈火见了,轿子内八成是王允没错,就饭钱一放,随即出了门。

    再等到轿子在府邸门口落下。

    陈火见到一位高冠老者从车马上下来,心里左右一思,上前几步,站在马车旁的十米左右捧手道:“学生见过尚书令!”

    陈火捧手,唤了王允一声,声音中带有一种很真诚的意思,像是学生请教问题,又像是草民伸冤一样。

    按说,像是王允这样宽以待人,为官尽忠、尽诚的气节读书人,应该是会朝府邸内走的身形一顿,继而停下来问一下的。

    谁知道,当王允听到了背后大街上有人喊他,不仅是没有转身,更是没有停下,反而是走的越来越快,都快蹬上了门前台阶。

    因为王允觉得自己身为司徒兼尚书令,应该是为民为朝办事的。

    但在半年前,他不仅没有阻止董卓的暴政与火烧洛阳的罪行,反倒是如今与董卓‘和谐相处、相安无事’,使得他早就没脸见长安城内的百姓了。

    虽然这都和他无关,他管也管不了,但他这倔脾气,执拗的文人气节,却都感觉是自己做错了,这些事情皆是和自己的‘无为’有关系。

    所以,他谁都不见了,省得又是来骂自己的学生。

    而稍微抬头的陈火看到王允一跑,也是愣了一下,虽然他不知道生了什么情况,但想着自己好不容易等到了,并且他自信‘除董的计谋’定然会让王允感兴趣,便也小步追了上去。

    “驱之..”王允走到府邸门口,向着旁边的护卫低声一句,就准备接着往自己的府邸走,是一点都不准备和陈火多说。

    “除董..我有..”

    陈火则是低喝一句,望着围来的两位护卫,手中有一阵火星闪过。

    但这时,王允听到陈火敢在大街上说出除董二字,却是猛然喝了一声,“大胆!”却又一招手,让护卫散开,颇具威严的目光望向陈火,像是探究道:“小兄弟,可否进府一叙?”

    而与此同时。

    在西边四里外的一处民房内。

    江苍手握珠子,走至灶房,路过脚下一块焦黑的木柴时,亦是查出了那位元能者的位置,在东边四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