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陈火献计(二合一)
    ‘跑的挺远的..’

    江苍望了望脚下的木炭,根据隐约的敌意气息映照,又朝东边望了望,‘这人选的位置还是与英雄楼相反的东边..看来,这人确实是知道他同伴的事了..’

    江苍思索着,第一时间的想法就是他要跑,出了城去,不再长安里面待了。

    不过。

    江苍没有觉得这人怕了自己,或是怎么着的。

    因为如今换成了哪位元能者被王越与自己‘盯上’,以及还是在长安这个即将动乱的这个‘节骨眼上。’

    相信此时换成谁,谁都会慌,害怕到时候打起来了,能不能打过剑仙王越与自己不说,却会先把他们的身份给暴露了。

    那样的话,就不是‘英雄楼和刺客’的问题了,而是一群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了。

    所以,这人的选择也不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嘛。

    总好过像是子明一样,成了所有人眼中的‘小白鼠。’

    但江苍明知道他要跑,却一点都不着急。

    或者说,都被珠子锁住了,任他东西南北随便蹿。

    要是他还能跑了,算是他有能耐。

    只是。

    江苍刚出了灶房的时候,却又根据珠子提示的位置,现这人如今的移动距离很近,像是在某个地方‘漫步、溜达’,不像是着急赶着要出城。

    就好似他在长安内还有别的‘目的?’

    或是,他觉得自己找不到他?

    江苍觉察到这事,感觉元能者们应该不傻,不会赌‘土著聪明,还是他聪明,最后能不能找着他。’

    这是拿命开玩笑的事,不是一般人的元能者,没有走到末路,都不会这样玩的一把‘梭哈。’

    那么去掉这个选项。

    就剩这个人是因为某种可以‘以身犯险的利益’或者某种原因,吃定自己找不到他,才会留在长安内,看似赌博似的拼上一把?

    江苍推算到这里,就感觉那人应该是去接触什么‘大人物’,起码是能‘压’着王越的,并且他是有信心能巴结上。

    反正不管是哪种情况,只要自己去那元能者所在的地方转上一圈,看看他接触的是谁,基本上就一清二楚了。

    当然。

    这也可能是个陷阱,是他故意吸引自己过去。

    但自己有危险感知,加上两种可以保命的‘法宝’,是可以过去探究一下,把整个事情顺理清楚,看看自己所猜的对不对。

    总好过自己天天在英雄楼内待着,不知道长安的大概局势。

    真到乱战起了,自己想要捞点好处,都不知道从哪里切入,无从下手。

    而随着章程定下,该有的防备都敲定。

    江苍想了想,就和王越等人道别了一声,说自己要出去转转,在别处寻寻这个人。

    并且自己也没说什么具体位置,更没问‘东边四里’是哪里,省得半天解释不了。

    “辰钟小心些。”王越是知道江苍的武艺,就没有什么拦的,尤其能多个地方去搜人,也是好事,说不定自己的这位好友就正巧碰上了。

    自然,王越见到江苍如此帮自己‘办事寻人’,也是心里感动,虽然这也是江苍动的杀,可也是帮他了,恩不能仔细区分。

    ‘那贼人或许已经出城..’史阿是板着一张脸,心里难受,是感觉师父与叔伯好不容易交代自己一件事,自己还办的狗屁不是,脸都丢完了。

    “师兄..”旁边的几位侠客,亦是挠头憨笑的,不复他人面前的冷峻样子,尽觉得自己办事无用。

    而江苍是没管王越他们又在附近寻找‘贼人’,反倒是转身出了院落,策马一驾,避着行人,就向着东边四里的指引方向行去。

    特别是在江苍朝王允这里赶往的时候。

    王允府邸内。

    北边的一间书房院外。

    伴随着一阵‘嗒嗒’的脚步声。

    当王允走在院子门口,就朝着身后跟着,且看守陈火的几位护卫道:“今与这位小兄弟交谈一番,你等且先回去。”

    “老爷!”当前一位护卫稍微抬头望了望王允,以及旁边像是没事人一样正在看院外风景的陈火。

    ‘哒’几位护卫低头抱拳一礼,没动,隔在王允与陈火两人之间。

    意思不言而喻。

    他们都不放心自家老爷和这个陌生人待在一块。

    “退下!”王允面露不喜,挥手一摆,让他们该干什么该什么。

    但王允却不是觉得自己侍卫不听话,真的生气了,而是陈火所言的‘除董’一事,确实不能让太多的人得知。

    拿一年‘曹操行刺董卓’的一事来说,就是出自他这里的事。

    虽然看似董卓没有深究,但王允就不相信自己的府邸内会没有董卓的‘探子。’

    所以,一切还是小心。

    可为了大汉朝廷,王允却觉得自己可以冒险和‘陌生人陈火’单独商量计策。

    而陈火见了王允这么小心谨慎,且如此相信自己,倒是心下佩服这年头的文士气节风度,又觉得这气节很傻,便笑着言道:“尚书令,你不妨让这几位跟着。”

    陈火说着,两手伸开一张,拍了拍身上,“学生虽然没有兵器在身,但却会一些武艺。”

    “哦?”王允听到陈火自己说‘自己是危险人物,需要人看着’的话语,倒是瞧了瞧陈火,忽然开怀笑道:“壮士此言可当真?”

    “当真!”陈火大笑回一声,朝那几位护卫勾了勾头,让他们跟着,替王允拿主意了,省得王允不好意思。

    但这样一来,他的危险系数就高了,万一等会谈话的时候得罪了王允,他可是被人围着了。

    不过。

    这倒不是陈火又傻了,自己往火坑里跳,而是他觉得让人跟着王允,加上自己这么一说,相信王允会觉得他敞亮,也有气度,继而会更相信自己一些。

    只是王允听到陈火此言,却更不让护卫跟着了。

    “你等若是还不放心..”王允脸上笑容消失,“这位先生也有言。你等在院外守着即可。”

    话落。

    王允扭头唤了陈火一声,抬脚就朝院内走去。

    并且一开始王允还准备带陈火去书房相谈,体现出自己对他的话语重视。

    但如今王允带他来到了院内亭子,却让侍女茶水一摆,就光喝茶看水池小鱼了,也不说话了。

    一时间。

    侍女倒完茶,施了一礼,走了。

    王允是目光悠然,转过身子只看着水面,不时还拿着一些谷子喂鱼,顿时院子内‘滴嗒’水声、鱼声,有些安静。

    而坐在石桌对面的陈火,当见到王允的目光一直盯着水池,好似不理自己,就感觉自己是八成得罪了王允,可他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他的。

    ‘古时候的人真是怪脾气..’陈火心下摇了摇头,继续品茶,又在思索着措辞,想着怎么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更想找到王允生气的‘原因’所在。

    而王允喂着小鱼,手里谷子不时洒出,或许等喂完了这些鱼儿,他就会搭理陈火了。

    但事实上。

    陈火之前的想法也未错,王允确实是生气了。

    因为古人重气节不错,但却更好面子。

    皆因,

    王允之前在院外说的那句‘不让人跟着’,多霸气!

    但让陈火一祸搅,还摆手越过自己,向自己的手下号施令,这明显就是不给自己面子了。

    加上王允是第一次见到陈火,又不是非得求他。

    如今还能带他来这里喝茶,没给他赶出去,那是真的给面子的待客礼仪,以及确实想知道陈火是否有‘除董妙计。’

    “尚书令。”

    而陈火想了想半天,不知道王允为何生气以后,也不去猜了,反倒是直接开门见山的道:“学生有幸见过吕布、董卓。且听人言,两人皆是好色狭隘的贪财之辈。皆因,吕布曾有一父丁原..”

    陈火说着,是把吕布为何杀义父丁原的事情,按照历史所记,全盘道出,想证明吕布反复无常,贪财负义。

    让王允听来,就好似陈火如亲眼所见,也就没有打断,仔细听着,看看这计将安出。

    再等末了。

    陈火把这事说完,又举了很多这年头众人都知道的例子,如董卓贪色猜疑,霍乱朝廷,霸占后宫,想证明董卓也是一个气量很小,且疑心病很重的人。

    一时。

    王允与董卓接触了最久,是对陈火说的是不疑有他,反而是心中大赞陈火看人‘很准。’

    而之前的小事。

    王允忘了,不记得了,他现在听完了陈火所言,看到陈火把吕布二人的性格分析的如此透彻,便一转板着脸的神色,反而有些期待的虚心问道,

    “先生可有谋策?”

    “有!”陈火抿了一口茶,望着王允有些期待的目光,突然笑着道:“此计需尚书令找一美人,找一位让两位名传天下之人,也为止倾倒的美人..”

    话落。

    陈火不再说话了。

    王允则是望了望陈火,想了想,忽然道:“先生若无事,可否先在寒舍住下?允有时技拙,还需商讨。”

    “好。”陈火想都不想的答应下来,根本没想过王允是不是要害他,因为随着王允言落,他脑海内浮现一则提示,为‘触反间、美人记。’

    而在两人稍后喝茶看鱼,一边继续完善计策,一边又让下人准备午宴的时候。

    在王允府邸外的大街上。

    江苍策马来到这里,望了望不远处的府邸,又感知了一下位置印记,是明白了,那人感情是跑到了王允府上。

    这说实话,自己还真的不能来一手硬闯,抹了尚书令的面子。

    因为这人万一和王允搭上了,王允就是他的‘引路人’,那自己过去,就是找事。

    尤其这人若是触什么任务,自己要是把他杀了,就什么都没了,还平白得罪了一位‘真土著。’

    但按照之前的位置提示,他走的‘很慢’,使得自己也不知道这人是‘偷偷’进去的,还是和王允聊着。

    如今,这‘时间差’是一个问题。

    那还是先问问,打听一番。

    江苍想到这里,看到附近的一位小贩四周没人,便下马牵着,走上前去,来至他摊前,捧手问道:“这位店家。在下特来拜访尚书令,但如今不知尚书令可否在府内?”

    “尚书令?”小贩望了江苍一眼,本不想搭理‘官家’这茬,但看到江苍这匹马不错,像是有钱人,自己得罪不起,便实在没法,有些无奈但又客气道:“壮士,尚书令如今在不在府邸,应该是问府前那几位护卫,而不应该问我才是..”

    “店家此言差矣。”江苍不动声色的拿出了一枚银子,掩着马身,递到了小贩手里,“尚书令的护卫,明知道我去找尚书令,可会对我言实情?”

    “这..”小贩一接银子,笑容敞开,慌忙点头,觉得江苍说的对,又想要感谢这位爷的大方。

    只是,当他看到江苍手掌压下,比划了一个小声,才猛然止住到嘴边的追捧,再左右瞧瞧,现附近的人没注视这里,才换为了小声言道,

    “壮士说的对!他们不会说实话!平日来,我曾见有人来拜访尚书令时,明明尚书令都下朝回来了,但他们却说尚书令不在..”

    小贩说着,摇了摇头,好似再说大官手下的人,不一定都是实诚人,很赞成这位壮士的说法,说到他心坎里去了。

    而江苍见到这理由把小贩给说服了,也就没别的话,而是再接着自己的问题道:“尚书令可曾回来?”

    “回来了..”小贩没有隐瞒,“小半个时辰前就回来了。”

    “那尚书令回来之后,可否有人拜访?”江苍一思索,又摸出了一个银子,放在了摊位上,推了过去,“人多我不好拜访尚书令,怕被人瞧见。”

    “哦..”小贩忽然笑了,瞧着桌子上的银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又一边小声道:“我就见着一个人过去了,是在门前拦着尚书令的。但尚书令分明不想见这个人,命人驱逐。可那个人却高喊了一声,让尚书令把他带进去了..”

    小贩说到这里,是好似是害怕,声音再小了一些,真的如蚊子哼哼道:“那个人喊得是‘除..’”

    小贩说着,虽然是与不少人一样恨董卓,但最终还是不敢说出那个‘董’字,就悄悄往天上指了指。

    ‘除董..’江苍看到小贩都这么明白的手势,也没有再为难什么,便又放下了几块碎银子的‘封口费’,就朝吕布的府邸策马而行。

    因为自己大约猜到了那人的计划是什么。

    八成就是他不舍得放弃长安的这块‘大蛋糕’,继而像是赌博一样的投靠‘王允的势力’,来作为他的依仗。

    这样,他不仅能躲避自己这边的英雄楼探查,还能抱上了一个大腿,顺便看看闭月的美人貂蝉。

    说不定,他现在正和王允一边讨论着计划,一边看着貂蝉跳舞伴酒。

    而江苍想到这里,一边策马躲着行人,一边也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这人有点聪明。

    万一,他运气再好了,接到什么任务。

    那自己更不能杀他了,而是要‘养’着。

    养到任务成的那一刻,等着‘元物’出来。

    不然自己横断一手,杀了他,这任务进程就没了。

    形象一点来说,自己会少一件‘元物。’

    也像是自己很早以前想的那样,后世元能者们,都不会‘半道劫财’,而是事后‘杀人越货。’

    但自己要想‘养’的好,除了有珠子锁定他以外,还要时刻把握着‘任务进程。’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和吕布搞好一定的关系。

    这样,等成功的那一刻,吕布杀董卓的时候。

    自己不说趁手帮忙,起码也能找个理由,和吕布一同进皇宫里面,占领绝对的‘先手。’

    到时真出元物了,应该没几个人比自己还近。

    再算上董卓‘死时拿东西’的任务,正好顺手一同拿了。

    反正不管咋样。

    自己今日去找吕布,不仅要打通关系,还要在吕布那里看着待上几日,看看能不能住下。

    这样一来,王允要是真的按照了元能者的计谋,提前使用了‘美人计。’

    那自己或许也能名正言顺的跟着吕布去王允府邸上瞧瞧,近距离观察一下那位元能者,再看看美人伴舞,月下的美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