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动乱提前(二合一)
    伴随着街边小贩的叫喊,行人百姓匆匆平日生计。

    也巧。

    当江苍一路行过,快要来到吕布府前,本来是想让远处门前的几位护卫通报一下,相信吕布是会见自己这位分别没多久的‘酒友。’

    但如今。

    吕布却好似有什么事情一样,正带着昨日那两位侍卫出门。

    再一听近处传来的‘嗒嗒’马蹄声。

    吕布下意识一侧头,正好和江苍碰了一个照面。

    “辰钟怎么来了?”吕布见到来人是江苍时,冷峻的脸上是露出笑容,还指了指英雄楼的方向道:“布,昨日听闻辰钟那里生了一些事,似是贼人刺客。但亦是昨日,布有事在身,未有前往..”

    吕布说到这里,和下马的江苍相互一见礼,又拍了拍自己的骏马,“而如今,布正准备前往英雄楼与辰钟、王将军商讨此事,看是否需布派人在城内搜查。未曾想,辰钟却先来了。可是为了贼人的事情?还是来找布喝酒的?”

    吕布话落,豪爽一笑,且他话语这么客套,也不是专门为了巴结江苍与王越。

    而是他身为董卓的‘义子’,又管长安的安定,那如今王将军的英雄楼里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身为‘主家’,当然是要问一问,不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更莫说他昨日和江苍两人很聊得来,顺道的事,帮就帮了,没什么别的。

    不过。

    江苍却不是为了这些事情来的,但如今听到吕布起了个话头,又这么客套,那自己也就客气客气,反正都是说话,对人不对事,只要有理由能搭上话就好了。

    “吕将军操劳。”江苍抱拳一道谢,又望着南边的英雄楼道:“事是小事,贼人已经被我杀了,人头抵的债,恩怨两清。而其余孽,既然逃了,那就不足为虑。吕将军就不必费心了。”

    江苍说着,又偏头看向了吕布的府邸,“之前江苍在城内寻贼人,路过吕将军府邸,本想着拜访一趟,却未想吕将军正巧出府。”

    “真不需布?”吕布没有说巧不巧的事,反而是反问一句,先办正事要紧,看上去很上心。

    “小事。我与王将军即可解决。”江苍不想乱欠人情,尤其那人还在自己的规划内,也就落下拒绝道:“若此事查无明细,且贼人又来闹事。江苍再打扰吕将军。”

    “辰钟是客气了。”吕布还手一礼,左右一想,知道这事是英雄楼的人要自己解决,估计是害怕落面子,那就不再问了。

    反正自己该说的都说了,好友之间的帮忙意思是尽到了,没人能再说什么。

    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吕布知道很多人都在暗地里骂自己背信弃义,那自己只能平常尽量的修缮一下形象,总不能一直就这么背着骂名过吧?

    同时。

    吕布思索着,听到江苍虽然无事,但既然都来了,那是又换为了邀请向着江苍道:“辰钟若是无事。不如来府上小饮一杯?”

    “正有此意。”江苍听见吕布主动开口,那是没有什么说的了,直接把马让护卫一牵,自己跟着吕布进了他的府邸。

    再等酒水摆上。

    堪好还到了中午头的饭点。

    两杯酒下肚,稍后,大鱼大肉一摆。

    江苍没客气,吃吧,再按照吕布刚才出门的那个架势,说不定他帮自己找人是假,想去英雄楼混饭是真。

    “请。”

    江苍一杯酒接着一杯,和这年头的武人说话,都不如把他们灌醉了实在。

    ‘叮铮’厅内还有数名美貌女子在伴舞,气氛热闹,不显两人喝酒的冷清。

    但就在两人说着天南地北,八不着边的繁碎琐事时。

    院内有位护卫通报,说有人扔下一封信走了,是左伯纸,上面裹着一层油布,护卫不敢看,就赶忙捂着跑过来了。

    “信?”吕布端起酒盏的手一顿,想要让侍卫退下,怕影响了和好友吃饭聊天的气氛。

    “吕将军且慢。”对面案桌的江苍见了,倒是遥遥一敬酒,言道:“吕将军不妨看看,若是无事,你我二人接着畅饮。若是有要事,岂不耽搁了?”

    江苍说着,还笑道:“到时吕将军又要记恨我了。”

    “辰钟此言..”吕布失笑着摇了摇头,但也觉得自己好友说的对,便让院内的护卫把信呈上。

    “遵!”护卫见到吕布先是对江苍歉意笑了笑,又对自己点头,就低头绕过舞女,把信送了上来。

    ‘沙沙’打开。

    吕布大约扫了一眼,忽然笑了,“以为是什么要事,原来是王允邀请布去他府上喝酒。”

    “王允可是尚书令?”江苍问了一句。

    “正是。”吕布把纸搓成了一团,准备接着喝酒,尽显给江苍面子的模样。

    但江苍见了,倒是念了几息,像是怕吕布因为这些小事,就得罪尚书令一样,劝道:“吕将军在朝为官。若是今日和江苍饮酒,落了同朝为官的尚书令面子,岂不是更让江苍为难?”

    “那辰钟是何意?”吕布说实话还真的想去,不想得罪人,也就顺着话道:“是让布抛下好友,去往尚书令府上?”

    “能否一同?”江苍一敬,直接把话点明,“江苍早就听闻尚书令为人宽厚,才学渊博,想见一见。”

    “同去。”吕布没什么说的,命人备马,一同去往。

    而一路匆匆行过。

    快来到王允府邸门前的时候,江苍朝原先那位小贩的所在位置望去,现那位小贩已经走了。

    如今他的位置是在城北,很有规矩,不仅是封口了,还封了摊位,估计是在那里摆摊了。

    “吕将军来了..”

    同时。

    王允府前的护卫见到吕布那么好认的身材,也是赶忙相迎。

    “吕将军。”王允与一位青年也在门口迎着,是笑容满面,没在意吕布多带了一个人过来。

    尤其是江苍今日穿的随意,兵器什么的都收起盒子内了,让人看上去,对比人高马大的吕布来说,好似也挺普通的。

    今日,江苍算是故意当了个绿叶,就像是吕布的护卫一样。

    不过。

    王允二人虽然没有过多注意江苍,并且吕布见江苍没有说话,也就没有介绍。

    但江苍跟着几人进府的时候,却打量了一下身旁的元能者,现他心口有个印记,隐隐透出‘红光’,应该是‘特殊元能者。’

    体质,是‘3.2’,不高。

    和自己挨得这么近,三米左右的距离,是一刀的事。

    除此之外。

    自己没有现什么任务,那八成是这个人接了,得留着他,不能让任务‘飞’了。

    而随着江苍跟着几人来到一处院子前。

    王允是笑着站到这不动了,开始和吕布扯着什么长安城的各种琐事,或者朝廷内的政务。

    但江苍听着无聊,又见元能者在旁边同样闲着,自己就放开了神识,朝着院里扫去,却看到院内屋中有个美人坐在妆台前。

    再仔细望去。

    这女子二八的芳龄,轻纱挽着香肩,冰肌玉骨、明眸皓齿,正浅笑着望向了桌上的铜镜。

    且她一举一动,一瞥秀眉,仿佛牵动、揪着了一个人的心。

    一时间。

    江苍也不知道是刚才喝多了,还是这美人太美了,使自己有些微醺,但还未醉。

    因为那位元能者在自己旁边站着,这能醉?

    但不得不说,貂蝉确实是让明月失色的美人。

    自己刚才见到她的一瞬间,就想到了月下美酒,星夜浪漫。

    “吕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王允则是话语说完了,见到吕布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便对着江苍笑了笑,又示意吕布和他来,是去往貂蝉的那个院落。

    吕布见了,没明白尚书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是好奇,就向着江苍点了点头,便跟着去了,根本就不怕王允给他来一手阴的。

    ‘事情成了..’陈火目送着两人离开,又瞧了瞧江苍,不认识,就不搭理了。

    而江苍也未理会他,或者说,这没什么好说的。

    且接下来。

    江苍朝院内望去,现吕布就如演义中的记载一样,无意在院内见到了貂蝉,继而一见倾心,相逢恨晚。

    于是。

    他都把自己的好友江苍忘了。

    什么和王允一块喝酒之类的话,早就抛到了脑后。

    还是江苍等了一会,感觉吕布魂没了,自己就没什么逗留的,便让人和王允说了说,自己就走了。

    ‘我记得历史上..’陈火望着江苍离去的背影,思索了一下,‘好像是没有人跟着吕布一同过来..不过,我也是提前改变了历史,谁知道这人是吕布的好友,还是护卫,正巧跟过来了..’

    陈火心里想着,也想打听一下江苍的事,但想到自己现在被英雄楼通缉,那就算了吧,或许那人真是的护卫也不一定。

    而在这事落。

    江苍是回到了英雄楼,但却标记了吕布的气息,方便自己跟踪任务流程。

    并且有‘睚眦必报’的定位下。

    江苍是现第五天的晚上,吕布吃完晚饭后,又出了自家府邸,向着王允府上赶去。

    但江苍想了想,却没有在大街上截着吕布,来个好巧。

    这明眼人都知道咋回事,再让那位元能者看来,自己第二次又来了,那确实是‘太巧了。’

    尤其吕布是去‘相亲’,自己要是半路截一下,这不是缘分,这是晦气。

    特别是这‘事情起落’,按照历史所记,是基本上明明白白。

    自己还过去干什么?除非是想要当场看一出‘现实版的史记。’

    那这又耽误时间,还耽误练劲的功夫,尽听一堆无用的教科书式废话。

    有这空余,还不如早点练完劲,早点喝酒吃饭,顺便再看看大夫他们互飙演技。

    于是。

    江苍不去了,在酒楼内练功,日复一日。

    而随着时间的过去。

    一日、两日,半月的时光匆过。

    吕布自从见过貂蝉之后,就算是偶尔去王允那里,也是独身去的,连个护卫都没有带。

    除此,他没有乔装打扮,因为他这样的身材,就已经把他暴露了,索性就天天晚上黑灯瞎火的时候去。

    不过。

    江苍无聊的时候,有时也会在王允府邸附近转一转,随便找个地方掩着,想看看那位元能者还有没有同伙接应。

    最重要的,是看看这‘美人反间计’的历史是否有‘偏折。’

    而在王允府邸附近待上的这一段时间来。

    那位元能者的同伙没有见着。

    江苍却见到了董卓有时也会来王允府上转了一圈。

    再等董卓出来的时候。

    江苍就见到他有些色眯眯的魂不守舍、流连忘返。

    那这不用说,定然是王允也请董卓吃饭了,又让貂蝉无意间来伴舞了。

    顿时,江苍也知道这‘美人计’已经施展,如今就看这‘反间计’什么时候实施。

    但这一等。

    也许是王允与吕布再找时机,或者怎么回事。

    江苍一直等到一个月后的晚上,大约十点多的时候,才现了吕布又从他的府邸出,朝着王允附上前去。

    一时间。

    正在英雄楼后院屋内打拳的江苍,觉察到吕布大晚上得不睡觉,还在往王允那里跑,便觉得这事情估计不一般,说不定就是王允他们开始密谋什么了。

    于是。

    江苍思索几息,‘咔嚓’打开房门,也朝着王允府邸前去,准备用‘神识’瞧瞧,看看他们说的什么,或者说是,他们什么时候动手。

    这样一来,自己也好有个准备,不至于两眼一抹黑,就像是这秋夜的天一样,不定什么时候就天阴下雨了。

    再等来到街上。

    大街上空无一人。

    江苍放开了步子朝王允那里赶。

    等来到这里。

    江苍悄悄绕到了府邸院西,神识所观,正好能看到他们在一间屋内说着什么。

    再在院外听了一会。

    总结下来。

    就是‘明日董卓会在宫中的大广场上摆宴’,届时,吕布会找准机会,出手‘除贼’,‘王允则会联合几位大臣,安稳军心’,再加上吕布的名声,应该是能震得主‘动乱。’

    而江苍得知这些事情,也现这和历史相差不大,就是这时间相比较历史,好似是提前了大半年。

    但自己也和吕布的关系,还有王越的交情在。

    应该是能让他们带着自己过去。

    起码,王越是不知道的‘密谋’,他是有可能会带自己参加董卓的‘宴席’,权当喝酒吃饭了。

    那等到生这一系列事情的时候,自己绝对是在‘事件展中心’,或者附近。

    这不用说,机会是有了。

    再来一手‘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事就全部成了。

    不过。

    等董卓一死,虽然是有吕布和王允镇着宫中,但长安内外的一些西凉将士却会乱成一锅粥,人心不齐。

    还有各地诸侯都会眼巴巴的望着这里,想要盛上一口热乎的喝喝。

    自然,江苍觉得那些没赶上趟的元能者们,目光也会望到这里,瞧瞧是哪个‘大高手’改变了历史。

    尤其让任何人想来,这‘改变历史的人’,若是没有在这次机遇中获得‘宝物’,那是换谁,谁都不会信。

    简单来说。

    他们会把那位改变历史的人,当成一台会行走的‘宝物出货机。’

    说不定,他们当知道了董卓死后,都会在长安城附近蹲点。

    所以,江苍想了想,就决定明日打完、拿完,占个大便宜就走,不在这危险的长安城内待了。

    毕竟,自己要是还在这里,那除了会惹人生疑,以及树立一堆敌人以外,好似也没有太大的作用。

    但闷声大财的这一招,却会在这个‘个人武力’不能敌国的世界,或者任何世界内,都能起到最好、最高效、最安全的作用。

    如果自己没猜错。

    周胖子要是来到这个世界的话,八成就是在哪里藏着的。

    虽然他在末世内说的好听,但人的性格一时半会能变吗?

    更别说他深谙此道。

    于此。

    江苍念着赶早不赶晚,就赶回了英雄楼,准备和王越说说,明日董卓宴席的时候,带着自己一同去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