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董卓死与收线(二合一)
    翌日。

    虽然秋末的天色昏昏沉沉的还未亮。

    但盘膝打坐一夜的江苍,是精神抖擞的起身下了床铺,状态提到了顶峰,穿着狼皮、布皮、战靴,来到了院中,腰侧斜着一个葫芦,里面盛满了灵酒。

    再侧耳一听。

    寒风‘沙沙’刮着,院内树叶不时落下。

    江苍吃着药膳,除了听到附近的风声、落叶声以外,还听到了王越屋内也传来了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

    这应该是王越起床了,他稍微整到一下衣服,就准备参加董卓在皇宫举办的宴席。

    而江苍吃完了药膳,也来到了王越门前的井边,一边打着一桶水,随便抹一把脸。

    一边也等王越出来,和他说一声,让他带着自己过去皇宫宴席。

    没办法,昨天自己晚上回来的太晚了,使得这事还未说。

    总不能明知道王越睡着了,自己再把他拉起来说说吧。

    就算是能成,这一瞎胡闹,也不一定能成了。

    且也在这时。

    随着‘咔嚓’一声,房门打开。

    王越见到井边的江苍时,因为早就听到了打水声,倒是没有什么意外,反而在屋内拿出一个盆子,又上前了几步,把江苍桶里的水倒出一点,自己也洗把脸。

    一时,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

    王越也是稍微抹了一下脸,整理了一下衣袖,就先朝着江苍笑道:“辰钟起来好早。平日我去上朝的时候,辰钟尚在屋内休息,今日,是怎么?”

    “今日是有事。”江苍望着英雄楼方向,回道:“这两日我听英雄楼内的食客们说过,董卓要在宫内摆宴席?”

    江苍笑了,“这事可对?还是尽传的谣言?”

    “是摆宴席..”王越笑回一句,把盆子放回屋内,当又走出来,才接着道:“辰钟为何问此事?难道..”

    王越说着,也是时间尚早,便猜测反问道:“难道..辰钟是要去皇宫?”

    “对。是要去皇宫。”江苍听到王越一句话就猜出来了自己的目的以后,也没什么意外,因为自己平日来可没有问过皇宫内的事,并且自己还都是上午练完拳后才出房屋的。

    但如今自己不仅‘起这么早’,还问董卓的事,那还有什么难猜的。

    摆明就是告诉了王越,‘自己就是来蹲点等他的’,想让他带自己一块去。

    “辰钟怎会想着去皇宫?”王越见到江苍这么利索的承认,倒是好奇,是觉得以江苍这样的潇洒性格,咋可能喜欢那种‘约束’颇多地方?

    要是江苍说过去吃饭、喝酒,看看皇宫风景。

    王越是真的不信。

    可两人关系在这放着,江苍只要开口,王越哪怕是得罪人,也会带着江苍过去,只是,他却只能让江苍在外围待着,靠近不了‘核心’圈里。

    而江苍见到王越虽然说话客气,但架势上是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就知道皇宫戒备、规矩繁多,也许没有那么好进。

    不过,这是好事。

    起码拦着了不少‘身份’不够高的‘引路人’,以及和他们合作的元能者。

    举个例子,若是元能者的引路人是普通酒楼老板,那元能者和他们合作,是打死都没法通过正规渠道进去皇宫的。

    但要换成了三公之一,或者权利够高的人,那就方便多了。

    同样。

    江苍为了让理由更加充分,让王越带自己平稳走过去,也摆明了自己的‘官家身份’,加重根基,确保万无一失。

    “江苍在徐州,任开阳城将。”

    事到如今,江苍没什么隐瞒的,直接敞开天窗说亮话,“而江苍好友是开阳令,江苍官职亦是他所许。且江苍好友在去年缴了一伙黄巾余孽,是有功。特此,江苍想趁着宴会喜事,携好友功绩,上报朝廷。”

    江苍说到这里,看到王越听到自己身份,突然愣住,则是又想了想,再道:“实在不行,江苍还可以随点礼,再把我的开阳城将身份也定了,使得江苍也吃着朝廷俸禄。”

    “给董卓送礼?”王越听到江苍像是开玩笑又像是认真的话,亦是从江苍的身份中回神过来,且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有些哭笑不得,“且..辰钟你任开阳城将的事?你..你这怎么不早说?”

    王越说着,也是不知道怎么说了,但他也想问问自己的好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自己,自己就全帮他办了,还用什么拖到黄道吉日,选个好日子送礼?

    当然,这个问,不是问江苍为什么不早点说上报的事,而是问江苍这个‘官家城将身份’,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都是‘同僚’,有什么不能说的。

    “官太小,我就没说。”江苍抬脚朝院外走,“走吧王将军,与董卓言一番,不然,我这好友任的官职,总归是不如朝廷正许。”

    “城将官职虽小,但有何见不得人?”王越摇了摇头跟上,但心里面却觉得以自己好友的性格,若是没有到事上了,还真的不会提这偏远地区的连带关系城将。

    说出来。

    丢人的不是面子。

    是他觉得以江苍的武艺,怎么才是一个区区偏地方的城将?

    简直是明珠蒙尘,痛人心扉!

    而随着江苍和王越向着院外行去,让人备马的时候。

    马棚内的乞丐翻了个身子,半起床映着昏暗天色,向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望了望,又接着翻身睡了,觉得这没什么大事,不就是董卓宴会。

    只是。

    他一想到长安城内还不知道有多少与自己一样的人以后,亦是留了个心眼,手牵着一匹骏马的缰绳,防止董卓万一死的早了,那自己还能赶上一会。

    也是这样想着,他却更坐不住、睡不着了。

    再等会天色大亮,他就骑着一匹马出了英雄楼,向着挨近皇宫的方向行去,权当自己溜圈。

    平常酒楼不忙,他也经常遛马,走街串巷。

    用他话说,这是练习马术,了解马儿的性子,才能更好的照看好马儿,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而在另一边。

    皇宫城外。

    当江苍和王越来到这里的时候。

    江苍却现这说是‘皇宫宴会’,其实就是皇宫别院的一个大校场,举办的一次吃喝。

    也是董卓惯用的手法,叫上很多大臣来自己的军营、或是府邸哪里吃饭,让他们看看自己的虎狼之师,继而给他们施加压力,让他们听自己的话。

    尤其江苍再一打量,还看到这校场也类似野外扎的营寨,很简单,只是四周不是木头,而是土石,很坚实,样式上也很好看,显得正式、威严。

    再配上董卓那戾气且残忍的性格,将士们整齐排开,携带兵器,确实能镇住不少胆小的大臣。

    “王将军来了..”门口一位身披将甲的将军见到王越江苍二人来至,是笑着拱手打了一个招呼,又望向了江苍,没说什么。

    “这位是开阳城的江城将。”王越也没和他说那么多,让旁边两位一牵马,就带着江苍走进来了。

    可见,王越还是有些身份,是可以带人进入的。

    再一走进,随着一声声呼喝传来。

    江苍看到校场内也就几百来人,再往前,是董卓在场内摆了一个台子,上面放着案桌、酒菜,四周坐的是各个大臣。

    王越见到,是先歉意向着江苍一礼,小声道:“辰钟,我先行去往,与董卓言明一二,你且稍待片刻。”

    “多谢。”

    江苍一抱拳,见到王越朝着董卓那里去的时候,左右扫了一眼,见到那元能者在一个帐篷后面,想了想,也就走了过去。

    且这里处于场中心的边角,几座帐篷挨着,确实是个好地方,等会动乱的时候,会相对安全一些。

    而陈火见到江苍过来,则是没有理会,因为自己又不认识这个土著,那还说什么,静等着看‘吕布杀董卓’的戏码就成了。

    同样。

    江苍来到这人四米左右的时候,亦是驻足望向了高台,好似和陈火一样,只是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

    只是,也在江苍来这里时,没过多久,高台那里就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是王允高喊了一声‘动手!’

    江苍望去,看到吕布根本没有什么犹豫,持戟斩下,人头飞起,霍乱朝纲这么多年的董卓,就这么死了。

    说实话,这一切都太快,太突然。

    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或者说,就是这般让人反应不过来,才能顺利的杀掉董卓。

    但也是在董卓死去的时候。

    校场一静,几息过后又爆了低喝声。

    ‘哗哗’兵甲响声,后面的将士不知道生了什么,往前面挤。

    中间的朝后推。前面的再喊,“我等效忠吕将军!”

    可也有不少将士在质问吕布,但却没有一人动手。

    而与此同时,在这混乱的一幕中。

    当江苍现陈火的口袋内有一物浮现‘元物气息’后,亦是猛然提走几步,从衣甲内抽出了匕,直接刺入了正在看‘历史戏’的陈火胸口!

    “我..”陈火被匕刺入心脏的一瞬间,才猛然身子一偏,一手下意识想抓着胸前匕,一手掌心有点星火焰浮现,想要杀了这个不知为何,要偷袭自己的人!

    但他手掌还未抬起,手心的火焰就一闪即逝,手也慢慢落下了,是他生机在迅的流失,已经没力气去施展什么术法、或是异能。

    江苍见了,用匕再在他的心脏处一转,‘咯吱’刀刃磨着骨头,粘稠血水浸染他的衣衫,顺手从他口袋内拿出了一张书纸。

    ‘呲呲’拔出匕,随着陈火的尸体渐渐倒下。

    江苍见到陈火这么容易就被自己杀了,也没多想什么,便趁乱向着校场外走去,准备把最后一件元物也拿了。

    毕竟以自己这样的实力、体质,还不能一击致死体质只有‘3’的陈火,那什么都不用说了,自己天天练得功,刷得劲,真是全白瞎了。

    而也是向着校场外行去的时候。

    伴随着将士们的呼喝声、质问声,吵闹声。

    江苍是朝着偏西人少的地方走,还得空略微一扫书纸,看到其上记录的是一些药物名字。

    同时,自己脑海内也有个提示,‘此物,是一个强化身体的“药浴”方子’,特殊元物,和药膳正好一内、一外。

    另一个的‘团队任务’元物,则是在城西,位置是在‘吕布府邸附近。’

    但说实话。

    江苍见到这药浴方子的功效时,才觉得陈火死的有些可惜,他还未用,就落到了自己手里。

    不然,若是让他拿着这配方练个半年,单单以这‘药浴’药效,他的体质还真会过‘水平值’,且在三国内拥有一席之地。

    可不管怎样。

    江苍来至墙边,又瞧见到校场内乱成一团,便在偏角的遮掩下,匕‘咔嚓’一卡校场的城墙缝隙,‘嗒嗒’几步蹬着三米多高的围墙,轻易翻过。

    加上江苍的动作太快,校场内的将士注意力又在前面,是没人现。

    再等跳下来。

    江苍看到四周无人,又把纸马一招,双刀取出,直朝着吕布府邸行去,准备把最后一件元物拿到手。

    但与此同时。

    随着董卓死去,元物散气息。

    朝着吕布府邸赶往的还有乞丐等人。

    只是吴氏三兄弟是才出门,青年与大夫是‘在外访友’,乞丐是早就走了,三伙人都没打着照面。

    子明是还在睡觉,昨天喝多了。

    反正不管咋样,东南北的三伙人,当现了元物指引后,是相继认了一下元物的方向,有马的骑马,无马的找马,皆是朝着吕布的府邸赶去。

    特别是乞丐先行一步,早就出来。

    在江苍朝吕布府邸赶往的时候,他就悄悄翻进了吕布的院落,避开了几名护卫,把吕布房间内的东西拿到手了。

    他拿在手里望去,是一把‘锋利的匕’,董卓赐予吕布的‘七星刀。’

    并且他拿到元物以后,又悄悄从原路返回,脚尖点着地面,身法不错,落地无声,好似会内功一样,避着护卫,没过多久,就来到了院墙前。

    再一个助跳。

    不高的院墙就被他翻过去了,落进了院外的一条小巷子内。

    不过。

    在他落下来的一瞬间,他却看到了江苍正骑着一匹白色骏马,看似在这小巷子内等着他一样。

    ‘江苍?他怎么来了?’乞丐猛然看到江苍,是心里慌了一下,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不好好看马,反而来到了吕布的府邸,且又被自己‘主家’瞧见了!

    那自己怎么解释刚才翻墙的一幕?

    但也是这个时候,他想到吕布,又想到江苍不是明明去参加董卓的宴席时,却轰然一悟,望向封着他去路的江苍,充满不可思议,却又肯定的语气道,

    “你也是现实世界的人?!”

    “不管现实,还是现在。”江苍没否认,也没肯定,而是指着他手里抓着的匕道:“就拿你原来说的话来说,当初是你饿着肚子,要一口饭吃,我江苍给了。而如今,你吃饱了,想过界了?”

    “先生..不..江哥..”乞丐听到江苍语气不对,便讨好的笑着,也不狡辩什么,因为他自知自己武力不行,不是江苍对手。

    “江哥..您说怎么办?”他说着软话,准备先逃过这一劫再说。

    “东西留下。”江苍则是抽出长刀,望着他,“命也留下。”

    “大哥,我东西给你..”乞丐哭丧着脸,膝盖一弯,好似要求饶,但实际上确实曲腿一助力,想要再翻回院内,没有坐以待毙,交上好不容易得到的元物。

    只是随着纸马踏蹄一跃,四米距离瞬过。

    长刀划出一条弯月。

    江苍反手抽刀,刀尖一挑,乞丐半空的身子被生生斩断,匕也落在了自己手里。

    同时,随着两截尸体、血肉内脏摔落地面。

    元物也提示为‘可以融合。’

    而江苍望了一眼乞丐的尸体,却没有融合七星刀,也没有认主,反而让七星刀散着指引,想要吸引老大等人过来,看看他们怎么说。

    没办法,这事一出,东西一落下,戏算是演完了。

    那剩下的事情,就是清场落幕,众戏子下台了。

    且他们几人的气息,自己留的都有,能演完这最后一出下台戏。

    也巧,剩下的青年、老大等人,也在向着自己这里靠近。

    按照他们的度,估计会在十几分钟以后,相继来至。

    不过。

    江苍思索几息,没等他们,反倒是策马走了,想在动乱之前,城门未关之时,出了这长安城。

    无它。

    要打、清灾,也得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好行事。

    他们想来,就跟着吧。